婚姻和同人,都是人生的一部分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2018年12月17日 21时00分

话说在前面,这是一篇很长的文字,而且尽管要素非常丰富,但就算读到最后,它也不会给你任何答案。如文章所说的,它代表不了什么人,只是一个选择了不正常的活法的人的日记罢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读到最后,再做评论。


2016 年,曾经有人在 Hatena 匿名日记网站上发表一篇文章,从一位已婚女性的角度,讲述同人活动和婚姻。

作者今年 30 岁,是一位深度宅女。结婚前,她以每年 10 本的步调量产同人志,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去大阪或者东京“远征”,从下班回家到第二天早上都再肝原稿,一天发 100 条推文表达对角色的喜爱。这都还不够,她还开设了博客,动辄发表 5000 字的长文,分析角色的萌点所在。

当时的她,每天都能收到大量的评论和点赞。她完全放弃了社会人生活,为了能挤出画稿的时间而从事“短时间高收入的工作”(你懂的),会被人用真名称呼的机会只有医院候诊室。她曾经发自内心地相信,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结婚,会永远过这样的生活。

然而,到了她 27 岁的时候,她活动的那个作品的同人创作已经衰退,同人志卖不出去了。而她自己的体力开始衰落,身材和脸也开始出现还只有她自己知道的轻微走样。现实中的工作,同样即将面临下坡路。

再加上她虽然多年来一直努力活动,但到底技不如人,几乎没什么知名度,画风却越来越过气。她自恃以考察深入、尊重原作、用心创作故事取胜,可是这也带来了极大的精神负担;特别是当原作偏向致郁的时候,她自己的心理健康状况也会受到影响。长年进行同人创作的过程中,她还不可避免地会被卷入纠纷和嫉妒、圈子里的派系斗争。这更让她内心不堪重荷。

就在这时候,她交上了男朋友。男方本是她工作上的客人,长得像她喜欢的声优。她原本就对这客人有好感,而对方也中意她,于是两人很快开始交往。

作者不希望对男友隐瞒,就给他看了自己的 R-18 同人志。男方兴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还夸奖了她的作品。于是,作者决定停止离开同人圈子、注销同人账号、从自己长年从事的工作也金盆洗手,找了一份光明正大的白天上班的工作。她发自内心地相信,自己会和男友组建普通的幸福家庭。


然而,虽然离开了圈子,她毕竟不可能放弃做一个御宅族。她与过去的宅友仍然保持着联络。其中一人向她推荐了一款“基本免费”的手机游戏。她本出于打发时间的考虑试着玩了玩,却很快也深陷其中。在那位宅友的邀请下,她拿出尘封一年多的画图板,又画了一幅插图,发表在了新注册的推特账号上。

这一连串的——用她自己的说法——“错误”,让她久违地体会到了自己的二次创作被许多人读到的喜悦。

虽然离开同人创作,她在现实中也可以得到丈夫和其他人的认可。但是这样的称赞虽然会让她高兴,却无法给她带来仿佛脑汁都要溢出来一样的快感。而自己的画作、考察和故事之类没有任何用处的东西得到不认识的人的称赞的快感,让她再一次不能自拔。从那之后,不到半年,她又开始出现在当地的同人活动,颁布同人志,与推特上的网友聚会。她重新感受到了自婚后便不曾体会到的至高无上的幸福。她觉得,这个世界才是最快乐的,可以让她做最充实的自己。

只是,重开的同人活动,很快便和她的现实生活发生了冲突。刚刚停止同人活动时,她对和同事们聊天还乐在其中,可是如今却只觉得是噪音、麻烦,酒会也开始让她感到痛苦。和丈夫的对话和家务活也是一样。她为家务和夫妻生活付出那么多努力,却也只能得到一个人的认可;相较之下,她更想多画哪怕一张图、更想专心和朋友谈论心爱角色的萌点。夫妻间的对话开始减少,争吵却开始增加。她的工作也开始频繁休假,在职场的评价暴跌。但尽管现实生活不顺,因为还有周末的活动,她便感到开心,不以为苦。

然而,丈夫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她无法再把自己的工资全都用在自己身上,要用来做什么都必须向丈夫报告。如果是为了同人活动花钱,就要听丈夫抱怨。终于,她的存折和银行卡都被丈夫没收,零花钱从每月 1 万日元变成了工资的 3%,无法再像以前一样量产同人志。

她开始感受不到工作的意义,辞职只靠做兼职过活。一个月 1000 日元的零花钱连给手机游戏课金都不够。她每天在家里发狂,可丈夫说他很幸福:妻子不会再昼夜颠倒、突然缺勤,也不会再每个月为手机游戏花几万日元;家里可以攒下存款,她也会每天做家务。等她精神安定下来,他们就可以准备要孩子。

而她却完全不觉得幸福。为了生活不得不做的兼职让她感到疲倦,游戏只每天登陆领奖励,曾经那么热衷的画她也有三个月没有再画了。话说到底,她仍然对自己的画风过气感到自卑,因为去不了线下活动也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和别的作家交流。

她的压力已经积累到了顶点,每天晚上都在考虑自杀或者离婚。可是她完全没有积累像样的工作经验,再加上体型已经走样,决计不可能再像婚前一样去做那“时间自由的高收入工作”。要想维持她的生命活动,她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用死人的眼神继续现在这种奴隶一样的生活。


作者知道,所有的不幸都是她自作自受。她不怕受人批评,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发到网上,是想要以身作则,给他人敲响警钟。

她相信,有很多腐女(实际上不仅仅是腐女),现在也在对今后的人生隐约感到不安。基本上,腐女这种生物,越是深入,就越会孤独。能够靠喜欢的事物养活自己、受人追捧的,少之甚少。绝大多数的人,虽然能画画比一般人稍微好一点的半吊子的画,却成不了专业作家,却一直在做着“漫画家游戏”“书店游戏”。有能促膝长谈作品和角色的朋友,却因为环境差异太大,而无法讨论现实话题。要是到了岁数,还会被家人催婚搞得焦躁不堪。

她警告这些人,不要以为自己结了婚还能维持现在的活动水平。越是倾向于依赖同人活动的人,越要三思而后行。

如果想要婚后还一如既往地热衷于同人活动,那只能去和衣食无忧、雇得起家政、还不会干涉配偶的兴趣的人结婚。也不能想要孩子。就算她自认人渣,也觉得做母亲的不能有看得比孩子更重的东西。

而且,也不要觉得自己不对。人生只有一次,要喜要悲都取决于你的选择。如果对同人活动以外的事物感受不到乐趣,那不顾后果一头扎进同人里也是一种人生。只是作为代价,你会失去作为平凡女性的人生。她自己就是因为两者都想得到,最终两者都失败了。

越是受到许多人好评的人,越要好好思考,自己能否忍受失去这一切的婚姻生活。而如果想要维持同人创作,也要精心盘算,自己能不能一直这样下去、经得起意外状况。

而她自己,虽然自称已经成了丈夫实现自己心中的幸福的道具,却仍然没有离婚,理由只有一个——因为他还在用不带姓的名字称呼她。

她仍然在贪心地寻找着爱与兴趣的共存之道,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为了成为像样的人,为了不要浪费自己一半的人生。

https://anond.hatelabo.jp/20160622100234


文章发表之后,曾经在网络上引发很大反响。许多人都对作者大加抨击,认为也有御宅族婚后得到了幸福,她会不幸是她咎由自取。甚至连作者买过书的著名作家都批评了她,她看到后还掉了眼泪。

如今,两年半过去了。就在所有人都忘记了曾经有过这么一回事的时候,一名自称是那篇文章的作者的人突然出现,又在 Hatena 匿名日记报告了事情的后续。

她没有离婚,也没有放弃同人活动。

她得到了丈夫的全面理解,在丈夫的认可下,继续着同人创作。

她告诉丈夫,自己的人生难以离开绘画写作,这对她有多么重要,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放弃,向丈夫道歉。自相遇以来整整 4 年,他们每当有什么事都会发生争执,甚至有时还会谈到离婚。但她仍然想要和丈夫相互理解。

丈夫爱财如命,给她施加压力,要求她每当参加活动必须黑字。但反过来,明明是自己的兴趣却能有金钱回报这一点也帮助她得到了丈夫的帮助。她改掉了婚前挥霍无度的金钱观,用零花钱和同人创作获得的收入维持着自己的活动,如今已经做到每次活动都能保持盈利。

有一天,丈夫忽然对她说:

“我要不要也搞搞同人试试看呢?”

原来,一直旁观着妻子的活动的他,开始羡慕妻子有这样一个能够带来外快的兴趣。他和妻子一起看过原作,知道内容,文章的话自己也写得来。只要和妻子写一样的 CP,就可以在妻子的展位颁布,不需要额外申请。虽然他也不见得真萌这个 CP,但既然能卖钱,他也想试试看。

她自然是非常赞成。虽然她不觉得丈夫的小说真能带来收入,但是世界上能多一本她萌的 CP 的本子,她当然会高兴。更何况是自己的活动刺激了丈夫的欲望,那更是她无二的喜悦。她给丈夫推荐了同人志,全力传教,顺带参考丈夫的读后感。

丈夫读过之后,也吃了一惊:“这些都是业余的人写出来的?”他面露愁容,过了好几天没有动笔。等不到丈夫的作品的她一问,丈夫果然不想写了。

她下跪求丈夫,说自己无论如何都想读他写的自 CP 小说。而丈夫的回答,让她再无话可说:

“说实话,我看得太低了。自己想要尝试、接触了之后,我才第一次明白。这不是我这种半吊子的‘喜欢’做得来的。”

这种心情,她也非常能理解。

丈夫问她:

“你也真能不屈不挠地搞这种兴趣啊?不会觉得难受吗?”

“难受啊。甚至有时候,晚上我会觉得自己水平比谁都低、丢人现眼、干不下去了。可是不管这么想过几百次,还是对写作的喜爱更强,就又动笔写起下一部作品了。”

丈夫听了这番话,微微一笑,突然说起了以前的事。

那是他们刚刚相遇没多久,她还在做小姐、他是她的客人的时候。她本以为对方是迷上了自己的外表,但实际上,他是被她无心的一句话吸引的:

“我啊,虽然做的是这种工作,却是有目标的,是在为了做想做的事才在干这行。所以工作一点都不觉得苦。”

这句话,让他深受震撼,如遭雷击。

那时候,他没有任何自己想做的事,只是麻木地工作、相亲、为了填补人生的空缺来找小姐。所以,在他眼里,说出那番话的她可以说闪闪发亮。他想要一直在她的身边,感受她的光辉。

当然,当时的他完全想象不到,她所说的“想做的事”是画男男小黄本。而且两人同居之后她很快就不画了。所以他还困惑了好一阵子,自己当时感受到的光辉到底是怎么回事。

丈夫说:

“说不定,和我在一起,让你的自由度降低了、人生的幸福度也降低了。因为你是作得出能留下形状的了不起的东西的人。但我还是觉得,做着自己喜欢的东西、闪闪发光的你非常有魅力。自己试着做了,才终于明白了这一点。你可以更有自信一些。”

听到这句话的她,放声大哭。


作者说,世间有着各种各样的夫妻。那些一开始就能过上幸福生活的正常夫妻,读到她的第一篇文章,会嗤之以鼻,觉得这是一个适应不了社会的上岸小姐碰上一个小气男人的家长里短;又或者会获得优越感,心想像自己这样像样的人就能建立起更像样的夫妻关系。这都是无可奈何的。

读过那篇文章的人所知的她的人生,只到那时候为之。但是,写出那篇文章的她的人生,在那之后仍在继续。

正因为遭到了惊人的批评和刷优越,她才明白自己的人生并不寻常。文章的评论令她深受打击,但那种屈辱不服,反过来也让她发誓,再也不要回到那样的世界。正因为度过堕落人生的过去无法改变、正因为受到了那些获得正确幸福的人抨击,她才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幸福。

她花了四年时间,终于正确地把自己的“喜欢”传达给了丈夫。她发自内心地感到喜悦。丈夫理解了她的一切,却仍然爱着她,带着爱把她在一定程度上拉到了正常人的道路上来。他不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丈夫,但对她来说,他却是不能更好的、必不可少的人。

走到这一步,她经历了无数的痛苦煎熬、骄傲嫉妒、还有绝望。如果可以,她也想活得更聪明一些。但是每一次遇到挫折,她都靠自己撑了过来。所以,她可以带着自信,告诉大家下面这番话:


只要不放弃自己喜欢的东西,人生就可以无数次改变。绝对可以。

同人活动和结婚大概不是放在天平两边的东西。

只要贯彻自己的“喜欢”,就能做到喜欢的事,这就是人生。

至于婚姻生活会不会出现问题,只是顺带的。

所以,没有必要强迫自己维持婚姻,如果同人的有限度降低了放弃也可以。她认为,人生可以活得更轻松、更忠于自己喜爱的事物。反正到死为之都会持续。

有人努力之后相互理解了,也有人努力了却还是无法理解彼此,在不断地擦肩而过中活着。

不管是婚姻还是同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一部分。不管缺少哪一个、放弃哪一个、坚持哪一个,自己的人生都会继续下去,所以没有关系。

这么想,就让她觉得轻松多了。

她希望大家不要想太多,只把这篇文章当做是一个选择了不正常的活法的个人的日记。她绝对不想把自己的人生扩大成同人女的一般代表。

她说,结婚并不可怕。只是最终会不会分手,就有点看运气了。

她只想说:对自己来说,最能充实人生的是什么?只要坚定不移地行动,人生一定会如自己所愿。

https://anond.hatelabo.jp/20181213162650

封面: 《茜色少女》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同人志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