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位在商业画上画战损“高达”的人

“2018麽多动漫嘉年华”之加藤直之访谈

Interview|录音笔2018年8月25日 6时30分

“2018麽多动漫嘉年华”于8月11日-12日在广州举行,不少国内外嘉宾亲临助势。Anitama也有幸参与到了本次的活动中,并参与了几场采访活动。次日我们也参与到了所属于Studio Nue、为《银河英雄传说》设计了宇宙舰艇、插画、小说《宇宙战舰大和号2199》《豹头王传说》绘制了封面的著名科幻插画家加藤直之的群访。

——加藤老师非常钟情于画女性与机械的结合,您觉得女性与机械这两者有特别吸引您的地方呢?

加藤 首先,画美丽的女性角色,这是全世界共通的主题。之后关于机械这点呢,一般大家在说到漂亮的服装时,都会想到裙子之类的着装,因为我不擅长画裙子,所以就画我自己擅长的机械,而将这些机械穿在女性的身上,身着机械的女性这一主题在当时也是非常稀少的。

——您进入科幻领域的契机是什么呢?

加藤 我小时候就很喜欢看书,为什么喜欢读书,因为我的父亲非常喜欢读书,收藏了非常多的书。在他的藏书中,我发现了法国作家亚历山大·仲马(Alexandre Dumas)的《基督山伯爵》和吉川英治执笔的《三国》。《三国》和《基督山伯爵》都是长篇故事,在看这些长篇的过程中,我就突然想读别的书了,这时开始看的就是写过《人猿泰山》系列的美国著名小说家埃德加·赖斯·巴勒斯(Edgar Rice Burroughs)写的《火星》系列,我当时看中的是《火星》系列在日本发行时的封面插画,当时看到这些插画和小说的时候,自己也跃跃欲试,想着将来也能从事这样的工作,画出科幻小说里所描写的世界。我当时也很崇拜这部作品的插画家武部本一郎,就开始模仿他的画风,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这就是我进到这个领域的契机。

——那么如果您没有进入这个领域的话会想做什么工作呢?

加藤 我想应该会去出版社当一名编辑,简单来说就是将自己喜欢的作品做成书然后出版发行。在出书的时候,就需要一个封面,如果我是编辑的话,就希望凭自己的喜好来选择封面,我也很想做这样的工作。在日本有很多插画家,但能画科幻题材的太少了。在我喜欢的科幻小说中,邀请能画的插画家来画适合插画,这本应该是编辑做的事,结果我自己做了。

——您平常都从哪得来的灵感呢?

加藤 比如说,我喜欢机械,就拿数码相机举例吧,我就会买很多,因为现在科技进步了,数码相机也在日益更新,我就会把过去这些旧的机器给全拆了,螺丝全卸了,拆个粉碎,然后观察,之后就不要了。再比如说打印机,就平常业务用的打印机,或者是厂商提供的,一般这些老了旧了就会拿去扔了对吧,我的话不是直接丢了,而是先拆了它,再丢。拆了看它内部的构造,观察它的细节,寻找能够用在画中的部件和形状。

——在为《银河英雄传说》这样的作品设计宇宙舰艇和其他作品的设计、插画有什么不同呢?

加藤 在为其他的作品设计战舰、画机械的时候相对自由,《银河英雄传说》这部作品中的战舰是其他作品中不会出现的,只属于《银河英雄传说》这部有着壮大历史的作品。一开始的时候,不是先考虑这部作品会出现怎样的宇宙战舰,而是只考虑银河帝国和自由行星同盟两个势力的设计,在《银河英雄传说》这部作品中,战舰被量产化,所以大方面只要考虑两种就行了。但是呢,动画的制片人就开始不断提出意见,比如希望有提督级别的战舰,这样的订单也就增多了。虽然说突然要考虑两种以上的战舰有点难度,不过根据订单的要求,设计的种类变多了,我也乐在其中。

——您和松本零士老师过去也有过合作,在合作的过程中有什么趣事呢?

加藤 松本老师对我来说也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一位,初次和他见面的时候我才刚初出茅庐。因为《宇宙战舰大和号》的工作,也让我更加有机会接近他,有一次松本零士老师突然造访了我和朋友一起建立的公司。松本老师对我们来说当然是德高望重的前辈,但之后我们就一起喝起酒来,那次我喝多了,醉了直接睡过去。浪费了一次和他交流的大好机会。这算是趣事吧…?

——那么您当时为什么会被邀请来画《银河英雄传说》这部作品的插画呢?

加藤 简单地说,就是当时还没有会画这类插画的人。我自己在以科幻类插画家为目标的时候,就没有谁是专门来画这类科幻作品的,自然而然地就有很多科幻类的出版社找了上来,因为只有我能画,所以都来找我。

——在《银河英雄传说》的新动画《银河英雄传说Die Neue These》中您也担当了原创机械设计,您是如何看待这部作品的?

加藤 首先,这还只是第1季,第2季是以剧场先行的形式出。所以感想什么的还是等真正完结了之后再说。新动画里我虽然是以“原创机械设计”的身份参与到剧中,但实际上就是希望能够将我过去为小说画的战舰设计直接用在新作动画中,需要经过我的许可。还有就是,动画是集体作业,机械设计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负责的,要将我原本的设计用在动画中还需要重新设计,为了能发挥出其他设计师们的个性和能力,因此我不会对他们的设计发出指示,希望他们自由发挥创作,我在和他们签合同的时候就希望这么做。所以虽然是“原创机械设计”,但动画中实际用上的设计并不是我来负责的。按照合约上的要求就是,你们要直接用我当年设计的战舰也行,不用也没关系,在新版中主人公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的座乘舰布伦希尔德的变化非常大,但银河帝国和自由行星同盟两个势力的设计概念还是以我当年的为主。这么说吧,我其实是不认同我以外的设计的,虽然说这次的设计中也有我不太满意的设计,但这毕竟是新的动画,所以是符合新动画的机械设计,这点我是认可的。其他比如在宇宙空间中通过CG来表现的战斗场面,这和我的设计是毫无关系的,我看着是挺满意的,相比当年用赛璐珞做出来的战斗场景有很大的飞跃,我过去参与的动画是很难表现出像现在这样主炮发射的场景,我看到新动画中这些场面的时候自己也很感动。

——您为《机动战士高达 逆袭的夏亚》原声带画封面的契机是什么呢?

加藤 其实,这事我也很好奇当时为什么会找上我,所以我自己去问了当时拜托我这份工作的人。首先,找上我的人是《逆袭的夏亚》这部作品的音乐制作人长崎行男,现在也为不少动画担当音响监督的工作。他当时也还年轻,同样也非常喜欢科幻类的作品,在接到“高达”的工作的时候,通常情况下画原声带或者其他唱片的封面都是找动画原画师或者漫画家来画,但他希望找个活跃在不同领域的人来画,画出真实感的“高达”,那会儿能画这类的就只有我、生赖范义和高荷义之,我问他为什么会选我,长崎就告诉我,他当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于是就希望我来接这份工作。要求是,要与其他唱片的封面不同,这张封面插画上只有“高达”,没有任何的文字,侧封上当然是有文字的,摘了侧封之后只留下我的这张画,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只用我的这张画来与其他的唱片竞争。

这里还有个有趣的事,这张画画好了之后,长崎最先就把我这张画直接带到SUNRISE给富野(由悠季)监督看,富野监督看了我的画后,就对工作室的动画原画师们说到,“看到没,你们都给我画成这样!”因为《高达》毕竟是买玩具的动画,画的不好就卖不出去,所以他们一般不允许画被损坏了的“高达”,这样的一般人不会买。在《逆袭的夏亚》的时候,如果只让我画那样的“高达”,那我不画,没意思,我当时就说,我想画弄坏它的,如果能让我画战损的高达我就画。长崎就去问富野监督,只有他同意了才能画,很荣幸得到了“可以”的回复,我就开始画了。我大概是全世界第一位在商业画上画战损“高达”的人。

——您接到为《豹头王传说》绘制封面的契机是什么呢?

加藤 这份工作也是,因为当时确实没有能画这种风格的人,所以找到的我。我想先问问,《豹头王传说》这部作品在中国的知名度怎样?

——大家应该都是因为看了动画才知道的这部作品的。

加藤 我知道了,那么小说呢?

——只看过小说的封面,很可惜,这部作品在中国大陆没有发行。

加藤 原来如此,《豹头王传说》这部小说最早是在《S-F Magazine》上连载的短篇,之后成了长篇正要出书的时候,原作的栗本薰老师原本找的并不是我,而是我也非常崇拜的武部本一郎老师,可惜的是武部老师去世了,这时候想到的就是因为崇拜和模仿他的画风而开始从事从事插画家工作的我,“能画的人不是就在这吗?”因为武部老师离开了人世,所以很多与他关联的工作就都到了我的手上。所以当我在画《豹头王传说》的插画时,我就想着如果是武部老师的话会怎么画,就是这样的经过。

——非常感谢老师的回答!

封面: 加藤直之受访照片

© 录音笔 / Anitama

“2018麽多动漫嘉年华”系列访谈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