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特曼,绝望的媒体发表会

初代奥特曼史录(十五)

SFX|煌言个人专栏2018年12月20日 6时10分

【本周的奥特系列通鉴・初代奥特曼篇】

第十五回 奥特曼,绝望的媒体发表会


1966年4月1日是新番组《奥特曼》第一次向世间公开的日子,既是发表会也是摄影会。各种相关情报对大众解禁,各角色和演员的模样也第一次亮相,众多媒体的记者和摄影师聚集在现场。

这时《奥特Q》已经放送了一个季度,取得了平均收视率接近35%的超绝爆发级人气。所以后番组新作的发表,也早就受到世间的高度注目,各媒体不赶来现场抢新闻不行。地点在《奥特Q》和《奥特曼》的摄影场地,东宝旗下的二线摄影所,东京美术中心。俗称美中,这里直到《大决战!超奥特8兄弟》那年,都是奥特系列的主要摄影所。

这就是之前在连载的第二回,曾经透露过只言片语的那天了。是奥特系列史上具有里程碑性质的事件之一,然而成了个充满尴尬和绝望的摄影会。那天,到了预定的开始时间后,又久候多时了。各相关制作职员和演员已经早在舞台上站好,台下各媒体关系者举着相机也早已就位了,然而关键的主人公奥特曼还迟迟没出现。现场躁动了几十分钟,终于,舞台一侧的小门打开了。

第一个走出来的人,是制作局东京放送电视台(TBS)番组宣传部的摄影师。紧接着第二个走出来的是铃木俊继,《奥特Q》特殊技术班的领班助监督,此时也正在担任《奥特曼》的领班助监督。只见铃木正在引导着身后的人,原来在他的身后,奥特曼的模样才缓缓第一次出现在众人眼前。但是奥特曼不是自己走出来的,他的一左一右各有一个人,是《奥特曼》特殊技术班的操演助手,分别牵着奥特曼的两只胳膊。走出来了,发现奥特曼的身后还有另一个人,是操演技师沼里贞重,手在扶着奥特曼。

我们已经说过《奥特曼》的制作现场,最初3本的本篇监督任命为饭岛敏宏,TBS出身的那个演出家。当时他正站在台上,当然立马就察觉到不对劲了,怎么奥特曼要合计4个人的协助走出来。接下来看奥特曼走路的动作,明显脚正在靠触觉探查路面周围,也就是说,简直是盲人的动作。莫说是各媒体关系者以及世间大众这时是第一次见到奥特曼,连饭岛本人这也才是第一次。晚年饭岛年过八旬时,回忆起当时第一天见到盲人奥特曼就是这么描述的,那时的场景还能鲜明地在记忆中苏醒,某种意义上是与人生相关的冲击性的相会。


普通的情况下,就拿之前《奥特Q》中各回登场的怪兽来说,现在俗称的皮套这玩意儿,造形完成之后当然会让演员有试穿的。这是开机前很早的阶段,连本篇班和特殊技术班都还没分出来。可是奥特曼的这个服装,造形作业却极端地迟到了。不但连试穿的机会都没有,发表会的这天就是饰演者古谷敏第一次穿上这衣服,而且本篇班都早在半个月前的3月16日已经开机了。

本来开始作业的时间倒也不是很晚,上回说到2月份拿下古谷敏让他终于同意出演,紧接着第二天成田亨就带着他去量尺寸了。从头到脚都要很严格地量,因为奥特曼的衣服造出来会是紧身衣,严格按照古谷这个人的精确尺寸来造。素材是跟造潜水服一样的橡胶,好吧不过既然习惯了叫皮套这么多年那就皮套吧,另外当时还是2月份所以要脱衣服量很冷的。

接着造面具的素材有两层,外层是纤维增强复合塑料,内层紧贴着脸的是乳胶。所以需要取脸型模具,于是需要古谷躺下,罩上脸封上眼,鼻子里也塞上棉花,然后缓缓注入乳液之后凝固。奥特曼的造形师是佐佐木明,成田在大学的学弟,后来也是假面骑士1号2号的机车旋风号的造形师。

回去等造形作业了,古谷这边就开始正经考虑关键问题了,这个奥特曼到底怎么演啊?可以参考的材料啥也没有,第一没有皮套演员这种行业,第二没有以前的奥特曼因为他自己就是初代,就算去问在东宝演了十几年哥吉拉的前辈中岛春雄也问不出答案来的。第一反应当然只有还是问成田,可成田说你问啥不好,问这我也是懵逼的,介绍个人叫金城哲夫你自己去问吧。

3月下旬古谷去圆谷特技制片厂的文艺企划室了,比他年长整整5岁一天不差的金城室长沉吟良久,最后只能蹦出3句话。第一,奥特曼不是人。第二,但奥特曼也不是机器人。第三,奥特曼是宇宙人。你看看这3点,对于今天的人来说感觉简直是废话。

要是你从没见过奥特曼,你自己想象一下光凭这3点,脑子里能不能生成概念奥特曼怎么演。小金说,所以呢,总之奥特曼无论是表情还是动作,肯定跟正常人是不一样的。至于是个什么样,那得请你自己思考了,小敏自己塑造一个古谷奥特曼出来吧,跟特技监督一起走一步看一步。

我们都知道,奥特曼的面具有分A型、B型、C型的3种,把A型脸叫硫酸脸也不止十年的事了,但是一般很少有认真谈,为什么最初那个A型脸会搞成硫酸脸了。因为最初的预定,是要让奥特曼有表情的,嘴巴也能一张一合的。本来就是个宇宙人嘛,没表情才比较奇怪。又不像美帝那些遮脸的超级英雄,或是后来的假面骑士,定义上就是戴了面具的,所以脸上会没动作。“假面”是什么意思,就是面具的意思,超级战队也是定义穿上强化服戴上面具的。

上面刚说的面具分两层造形,内层乳胶贴着脸就是这个目的,要能接收到内部演员的面部动作。但是下巴能开闭,脸部还分两层感应表情变化,时间稍微久一点,面具上就能体现出变化残留的这种痕迹。所以呼吸加表情动作,最后就形成面部坑坑洼洼,也就是所谓的硫酸脸。尤其是嘴部,你仔细看A型面具,从嘴唇有一条横着的纹路延伸到整张脸,那就是下巴一张一合形成的痕迹。

其实早在造形作业动手之前,别说是制作前线了,就光是TBS自己内部,也分成两派不同的意见。一派是有表情派,代表人是编成局影视部的演出家饭岛敏宏监督。另一派是铁假面派,理由是洋人就是喜欢那种无表情的面具,尤其米国爸爸觉得这样有逼格。持这一派观点的代表人,是编成局企划部的大谷乙彦,他是在TBS米国分公司营业部干过的人,对爸爸国的人的喜好掌握得清楚。

我们之前已经说过数次,《奥特Q》到《奥特曼》这些电视剧由于制作费过于庞大,所以TBS一开始就不得不以借着圆谷英二的名声,出口到洋人地盘为前提的。因此米国市场是个重要考虑对象,片中的设定、人名、场面等等都力图排除日本风格和日本人的日常私生活,尽量做到一般化的原因以前也说过。

于是虽然一开始有表情派占了上风,但是既然出现了挫折,也就马上向铁假面派一边倒了。英二老爹去视察了现场后,跟佐佐木明说既然如此这条方针就改进好了,这才之后做出了B型面具,再到末期又改进出C型。A型以外这么几十年间,面具就不再用那样的分两层了,直接就是纤维增强复合塑料来造。


以前的附属短篇中我们讲解技术,讲解过设计、造形、机电、操演,仅就奥特曼这个角色本身的现场作业来说,再明确一遍具体的相关人员。第一是外形长相的设计师,这都知道是成田亨,也担任的是《奥特曼》的特殊美术监督(特美监督)。第二是造形师,刚也说过了是佐佐木明。第三是造形好后负责机电的,精确对于奥特曼来说,也就是发光的眼睛以及彩色计时器那部分。负责人叫仓方茂雄,也是整个《奥特曼》中负责各怪兽的机电部分的。第四是操演技师沼里贞重,就是前面刚说的扶着奥特曼走上舞台的。第五那就是演员了,在这儿是古谷敏。

奥特曼有人演了还要操演技师干什么呢,操演的工作范围本身很广泛,本质是操作镜头中的物体来配合演出。比如如果精确到个体怪兽身上,可能是控制他的尾巴怎么动,嘴巴什么时机张开吐些什么东西出来。精确到奥特曼身上呢,就比如控制彩色计时器什么时候闪烁。

于是沼里贞重就顺带着有了个任务,平时他都是主要协助古谷的人,相当于在现场专门照顾好奥特曼的。因为操演技师的工作本质终究是,确保一切在镜头范围内的物体,符合正式摄影时演出上的需要。比如穿上和脱下奥特曼的衣服和头套,这套工序还是很繁杂的。古谷一个人难以完成,平时主要就是靠沼里帮着他,再所以那天上台时也是沼里扶着他。

上面明确了,仅仅奥特曼单独一个角色本身,要塑造完成就需要至少5个核心人员。那么话说回来当时是个什么情况和阶段,成田的设计工作已经完成了,佐佐木正在进行造形作业。接下来需要的是,造形完成后负责机电的仓方来继续完善,最后正式在现场时是古谷和沼里的配合。但是就卡在造形这一步了,造好的奥特曼衣装迟迟不到,仓方也就不可能开始机电方面的作业。最晚在4月1日的那个发表会摄影会之前,机电作业肯定是必须完成的。

然而最后居然事态变成,直到3月31日大晚上了,衣装的成品仍然没有摆在眼前。仓方只能一直等着下不了班,成田身为总负责人特美监督当然也急,古谷也在场他得等着试穿。那时又没手机更没微信,电话座机联络算是联络过了,但这没有即时性。等到夜里成田说算了,小敏你先回去吧,明天你是主角可得休息好,我们俩接着等送来后把该干的事干完。

当天夜里紧急需要完成的事,可不止机电作业一项,还有一件是奥特曼的眼睛那里。造形时眼睛采用乳白色的,这样才无法从外面看到内部的机电设备,但是这样就有个问题,穿进里面的演员看不见外面。以前的附属短篇讲解技术时也讲过,一般怪兽的造形作业中,演员穿在里面时眼睛的位置相当于是在怪兽的脖子部位。而这回奥特曼不一样了,就是按完全吻合古谷的身材来造的,面具的眼睛位置即是古谷穿在里面时眼睛的位置。

所以怎么办,需要各项作业完成后,把面具的眼睛对应古谷的眼睛那个位置,一小块由乳白色替换成透明的塑料板。这就是为什么那天晚上古谷也在场,以及成田心里不是一般地焦急。所以古谷一开始也是拒绝自己先回去的,因为还有眼睛这项事需要搞定,但最后还是被成田赶回家睡觉了。古谷知道他不在场眼睛的事肯定完不成,第二天4月1日早上也迅速到场了,却大跌眼镜地发现,原来造形好的服装仍然没有送来。

一直要等到什么时候,发表会预定下午1点钟开始,到这时还不见踪影。1点半了,照旧不见,度秒如年,好了终于送来了。没有任何时间再做任何事,古谷直接穿上就出去了,所以就导致了那一幕,奥特曼根本就是个盲人。当时现场仿佛一切如常,媒体们兴奋地拍照会场各种闪光灯,而站在台上的各人心中立马有千万匹草泥马跑过。


饭岛监督当时已经是个功成名就的演出家了我们说过,1961年起他负责了长寿电视剧《星期一的男子》,最高收视率达到40%。所以他当时见到这景象时,第一反应是药丸,我接下了个什么不得了的片的监督职务啊,虽然才30多岁出头但怕是要晚节不保啦!毕竟虽然成田有对策,只是没来得及实施,但台上其他人不知道哇。第一反应当是,本来按预定做好就是这样的,结果奥特曼成盲人了,意味着正式摄影也将完蛋了。

特殊摄影技师高野宏一,后来《奥特曼》现场的实质主力特技监督,在尴尬和绝望中第一反应是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饭岛。这也都是在第二回中稍微讲过的情景,最初3本的本篇监督是饭岛,而最初3本的特技监督是《奥特Q》后半以来的主力的场徹。他就直接丢了句没救了,然后悄悄溜出门去找成田了。

奥特曼在台上,应TBS宣传部的喊声表达的要求,变换着各种姿势,来给媒体关系者拍照。到中途有个中场休息时间,然后会换场地继续。趁这只有10分钟左右的休息时间,成田赶紧拿着家伙来休息室见古谷了。这点时间决不够按预定的,在对准眼睛的位置把一小块乳白色更换成透明的塑料板。但是又必须应急解决奥特曼是盲人这一问题,成田只好简单粗暴决定,直接在两只眼睛上各开一个小洞。

成田当时心情当然是很糟糕的,有怨气也有哀伤。第一佐佐木迟迟没能交货最终导致了这些紧急事态,第二刚刚奥特曼在台上是如此狼狈真心看不下去,第三他现在还不得不在面具上开洞。身为设计者的成田跟别人感情是不同的,这根据自己的设计图造出来的面具,就相当于是自己的孩子,本来是不可能情愿开洞的。不过对古谷还是得心平气和的样子,解决眼前的问题要紧。

但当然他内心有多崩溃还是被古谷看出来了,多年后还问起这个事。成田只好说是自己身为设计者当时不合格,设计阶段没考虑好眼睛的位置这个问题怎么处理。自从那天紧急开洞处理后,从此也就一直顺势按这种方法解决眼睛的问题了,后面B型C型面具也都这样。就是你如今看奥特曼的眼睛,那两眼接近鼻子的下方的小黑孔,造成仿佛是奥特曼的眼珠似的,而且还简直像斗鸡眼的模样。

所以这是造形作业没能按时完成,这一偶然事件所造成的延续后世的结果。而这正是成田给眼睛开洞当时,心情很复杂的最核心缘由。因为按照成田原本在设计阶段的意图,奥特曼是谈不上有什么眼珠的。奥特曼的眼睛上,类似钻石形状的有棱有面的模样,意思是他有复眼。

紧急在眼睛上开了洞之后,也不是说立马就会万事大吉了,只能说是应个急不至于成盲人。最多就看到个远方的科学特搜队队员穿的队服是橙色的,但视野还是极端狭小,古谷连自己的脚边都看不见。后半场是换了个摄影棚,让奥特曼在特殊技术班的各种楼房微缩模型的布景中,摆出各种架势继续让媒体拍照。其中最难的一个场景是奥特曼要在半空中,所以是用操演班的吊线吊上去的,离地面至少2米高。

很多年后饭岛监督问起古谷当时,古谷说那一刻真心感到太恐怖了。因为眼前仍然是几乎漆黑的,自己被吊了多高也根本心里没数,处在一片未知的恐惧中。高野宏一在古谷耳边对奥特曼作出指示,说做个飞踢的动作,古谷就摆出个后世印象中那种假面骑士的骑士踢的动作,静止在半空中。然后是操演班的事了,吊着奥特曼的吊线是连接在天花板上的一个索道中,操演班一松手让滑车动起来,绳索便会带着奥特曼滑下去。

这就形成了奥特曼真的在半空飞踢过去的样子,横着对着各种镜头。奥特曼保持着飞踢的姿势,一脚弯曲膝盖另一脚伸直向外踢出,就这样顺着索道在镜头面前左右方向滑过。然而滑向的终点在哪里呢,没顺利在预定位置落地,而一脚踢到了台子边缘的幕壁。幕壁我们也讲解过,特殊技术班的摄影现场绘画有背景的大道具,现在简单打比方来解释一下就是说,仿佛巨人奥特曼一脚飞踢出去踢中了本该在千百公里之外的山峰和云彩。

当然也就摔了个四仰八叉,饭岛监督后来回忆描述那天眼前的场景,就说奥特曼仿佛像暴雨雷电的天气中刚变成了落汤鸡的小鸟。这时饭岛和高野的眼神对上了,两人不约而同地望向对方寻求安慰,然后又苦涩地心照不宣,充满绝望的视线。


摄影棚外,英二老爹正在被包围着,宣传部员啊采访记者啊,一窝蜂地把话筒往老爹跟前凑。饭岛知道老爹是大忙人,不料先搭话的却是老爹。见饭岛从摄影棚走出来,老爹从人群中喊了句,辛苦了!饭岛回应,啊,早上好……。虽然这时已经是下午了,甚至近黄昏了。不过他们传媒界的人不管这一套,见了面反正一般都是喊早上好,这条有概念的人大概是不少的。

答完话,饭岛就灰溜溜地逃离了现场,反正他今天的任务已经结束了,一刻也不好意思在这里多留。而被人群包围的老爹,则满面正常笑容地转身,走进了摄影棚,也就是饭岛刚出来的发表会场。事后饭岛还去探视一下,正撞上再次休息更衣中的古谷。只见摆在他旁边的靴子,也就是奥特曼的脚,里面有很深的积水,就跟刚在洪水里趟过漏进了水一样。没不久饭岛就反应过来,那其实都是古谷的汗水,惊得他自己也出一身冷汗。

现在我们要至少第3次提到以下这点:网上流传很广的一张黑白老照片,所谓圆谷英二正指着奥特曼的鼻子训话的,背后站着有巴尔坦星人,那就是在这天1966年4月1日的发表会上拍摄的照片。因为《奥特曼》制作顺的第1本,就是巴尔坦星人登场回,后来的放映顺第2话,好了跟目前为止我们讲过的东西都对上号了。这回我们要来看看同一天的,甚至从同一视角拍摄的,老爹对奥特曼拍肩的不同照片:

老爹:奥特曼,怎么样?感觉很痛苦吗?
小敏:是……,全身就像被捆绑得很紧,手脚都麻了。
老爹:能不能好好呼吸?闷不闷热?
小敏:出了好多汗。
老爹:看得见外面吗?
小敏:几乎看不清楚。
老爹:真是很不得了啊……
小敏:习惯了后会好的。
老爹:坚持下去,我们干的事啊,是梦想啊……把梦想,给孩子们……给孩子们梦想……


【后记】

这个《初代奥特曼史录》是延续自《奥特系列通鉴》的连载,想必追下来的读者大体是心里有数的。目前为止的十五回,相当于就是讲述了,从1965年6月《奥特曼》这一作品最初的雏形闪现,到1966年4月制作前线已经完全进入摄影状态,这期间的故事。再往下就应该是讲述各回制作现场的故事了,原本预定中也确实是要逐集讲解,有对应性具体性地既讲制作进程的现场幕后故事,也解说制作手法特摄技术。

但是这样最大的弊端就是会太久了,有追过很多的读者可以有参考的例子,诸如过去我们的番外篇讲纪录片、讲《迪迦奥特曼》第49话、讲《奥特Q》制作顺第1话、甚至隔壁讲《初代假面骑士》第1话。这些都是单一例子,意思就是我没有把握能把每回需要讲解的内容,塞进一篇的篇幅内。就算真能塞进,专题连载是以星期为更新周期,如果真要一本正经地把《奥特曼》,甚至以后的奥特系列也尽量逐集讲解,那比如光《奥特曼》的全39话就耗去三个季度。

这样老问题终究还是那个老问题,明年说不完赛文,三年见不得归曼,五年不可遇爱迪,平成三部作遥遥无期,40周年纪念作要成连载本身10周年……。所以决定果然还是应该修正方向,当下连载的核心路线,应该以讲述大脉络大线索大系谱为首要。并不是说逐集解说现场和技术的方面就此放弃,可以改为别的形式或途径,比如大系谱讲完再回过头来细说具体,比如只取作品中的重要回详细解说,比如移到附属短篇慢慢说。

正式的并未完全决定,如果能有观众留言以表明希望当然更好。不过大方向上这个《初代奥特曼史录》为题的路线应该会停止了,到今天的这回为止正好也是内容上告一阶段。但是不用担心是大方向上出现什么腰斩,《奥特系列通鉴》一直是《奥特系列通鉴》(当Anitama一直活着时),包括当年夭折的前传《圆谷百一十年史》在内野心一开始已经放在这儿了。另外就是我也真心好累了,想修整几天……。

封面: 《Eiji Tsuburaya: Master of Monsters》

© 煌言 / Anitama

初代奥特曼史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