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的虚构世界,不只有恋爱与工作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3月8日 21时00分

在一场座谈会上,主持人问美国奇幻、科幻小说家 Mary Robinette Kowal:“你把主人公设定成女性,会多关心能否吸引到男性读者?”

Kowal 回答:就像男性作者关心能否吸引到女性读者那么关心吧。

Kowal 表示,她有几个男性挚友,自己的配偶也是男性。但是男性只占到总人口的不到 50%,在虚构市场中所占的份额也只有约 20%。她为什么要花时间迎合这么小众的市场呢?

https://twitter.com/MaryRobinette/status/1102590321949638658

在和读者交流时,Kowal 解释说,她所说的 20%,是男性在整个小说市场中的份额。如果具体到奇幻、科幻小说,就可能会被误导——因为很多女性作家的此类作品都被分类成言情小说了。

男性科幻小说家 Charlie Stross 也表示,就算是科幻小说中最大男子主义、最男性主宰的亚类(如军事科幻),也有 35~45% 的女性读者。其他亚类的读者更是绝大多数都是女性了。许多男性根本不会为了消闲而阅读。

https://twitter.com/cstross/status/1102949381425238017

Kowal 给出的 20% 这一数据,来自在英、美、加三国进行的调查。而日本撰稿人堺三保称,日本的状况同样如此,如今的小说、动画、电视剧和电影,受众的主体都是女性了。

https://twitter.com/Sakai_Sampo/status/1103514678955634688


虽然女性已经是虚构市场的消费主力,但与此同时,主流舆论似乎仍然对这一市场缺乏正确的认识。前些天,声优诹访部顺一便曾经指出,许多总结日本“平成”年代动画、动画歌曲的活动,都忽视了受女性喜爱的作品。

动画文化记者渡边由美子也说,她就算想要在媒体上报道女性向作品,也会有媒体回答她:“我知道这作品人气很高,但是我们的读者很有可能不会懂,也不会感兴趣。”

渡边不认为这是什么人什么地方做错了,而是刊载评论的媒体的读者以男性居多。

而虽然这种状况一直在持续,但渡边仍然认为,若是从商业市场的视角出发撰写文稿,已有的以男性居多的读者应该还是能够接受的。因为女性粉丝的市场就是已经如此之大了。

https://twitter.com/watanabe_yumiko/status/1102406928376819714


面向女性的虚构作品,不仅作品种数和市场份额不断增长,其内容也呈现令人应接不暇的进化。《朝日新闻》一篇国际劳动妇女节特稿采访了两位漫画界相关人士,请他们讲述女性漫画的多样性。

特稿介绍了渡辺ペコ《1122(好夫妇)》、海野つなみ《逃避可耻但有用》、鸟饲茜《老师的白色谎言》等畅销漫画作品。这些作品超脱了俊男美女花前月下的窠臼,反思婚姻制度、揭露性别不平等。

鸟饲茜《老师的白色谎言》描写女性教师遭受朋友未婚夫的性暴力,聚焦男女在性中的不平等。鸟饲提出,冈崎京子和安野梦洋子笔下对性爱积极的女性虽然令人憧憬,但与此同时,能够这么做的只有被认为身体有价值——也就是相貌好的人。而在《白色谎言》里,她想要关注并非如此的女性。

女性向漫画月刊《FEEL YOUNG》编辑梶川惠表示,最近 5 年里,涉及性别不平等和性别观的作品开始触动读者的内心。这不仅仅是受到 MeToo 运动和东京医科大学招生歧视等社会事件的影响,可能也要源于女性们在社交网络上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不合理,并且彼此分享这种认知。

梶川提出了三个关键字,总结近年女性向漫画的倾向:“尊重我的尊严”“可以逃避”“无法命名的关系”。

例如,コナリミサト的《凪的新生活》讲述一名职场女性过于察言观色,以至累垮,辞掉工作开始节俭生活。而鶴谷香央理的《萍水相腐檐廊下》则描写了喜欢上 BL 漫画的老妇和高中女生的交流。

コナリミサト《凪的新生活》描写在工作和恋爱中压抑自己的女性抛开束缚、重新开始人生的故事。

《FEEL YOUNG》杂志的封面上原本有“恋爱和工作并重!”的宣传语,然而在 2013 年,他们去掉了这句标语。梶川解释说,这是因为,作家们描绘出的作品,已经不能用“恋爱”和“工作”来限定了。越来越多的漫画开始传达“没有恋爱和工作也可以活下去”的信息。

而女子漫画研究家小田真琴指出,如果说恋爱至上的少女漫画有固化性别分工的一面,那么女性漫画或许就承担起了调养这一“后遗症”的使命。小田自己虽是男性,但他认为,女性向漫画大多以人与人的关系为主轴,不管是谁,读来都会产生同感。

小田回顾女性漫画的变迁,认为,1990 年女性漫画的基调是“恋爱”和“性爱”,2000 年代是“工作”,而到了 10 年代,漫画把握住了二者的平衡,开始面向女性日常生活和内心。

1980 年前后,Ladies’ Comic 凭借过激的性描写获得了女性支持。其后,到了 1990 年前后,冈崎京子的《pink》、安野梦洋子的《Happy Mania 恋爱暴走族》等大胆描写性爱的作品也登上舞台。这些漫画以泡沫期前后的氛围为背景,描写了热衷于恋爱和消费的女性和她们的复杂性。

冈崎京子《pink》描写了消费主义时代女性浮华放浪却又空虚的生活方式。

进入 2000 年代,描写职场女性的漫画受到欢迎。其中佼佼者有冈崎真里基于自身经历、描写在广告公司就职的女性的《恋爱补给品》、安野梦洋子以周刊杂志女记者为主人公的《工作狂人》等。这也要归功于 1985 年日本男女雇用机会均等法成立已过 15 年,担任职能岗位的女性得到了增加。

曾经致力于描绘职能岗位女性的真实生活的冈崎真里,如今正在连载的《かしましめし》,描写的是在恋爱和工作中碰壁的两名女性和一名同性恋男性一起用餐,补充“复活”的能量。她希望,自己的孩子走上社会的时候,世界已经可以包容各种各样的障碍和性别观。

https://digital.asahi.com/articles/ASM35675PM35UCLV00T.html

封面: 《凪的新生活》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漫画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