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态|做个更纯粹的爱好者

被动漫“耽误”的天仓零

People|魂弹2017年8月11日 6时30分

Freedom

和天仓零约饭一直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如今在科技媒体做总编的她,一年中有一半的时间可能都是在飞机和世界各地的酒店度过,我们曾经开玩笑地说:“每天醒过来,先想一想这个天花板到底是哪个酒店。”而这忙碌的工作早已经是她生活的一部分,想要玩一把《塞尔达荒野之息》可能只有某一个空闲周末的短短几小时。

“最关键这类游戏玩个两小时都在找地图,实际剧情根本就没怎么推进。”她知道这很正常,但从一拿起机器到她放下,看着时针转过1、2点,还是会觉得有点懊恼。

对于现在很多年轻的读者可能对天仓零这个名字并不怎么熟悉,或者说,如今也早就过了对某一个网站的编辑ID留有印象的时期了。

但对于稍微年长一些的80后、95前的读者,这个曾经在太平洋游戏网、天极动漫频道留下自己足迹的编辑;在《梦幻总动员》、《二次元狂热》等杂志撰稿的作者,一度是很多人的二次元“启蒙老师”。

粉丝为天仓零所画的人物图

我认识她的时候是在6年前的某场演唱会的嘉宾采访上,我有点记不清那个时候的心情,我只是多少意外于原来自己看了许多年文字的作者是这样一个身材娇小的女性,后来还发现竟然还是高自己几届的学姐,就又感叹于这谜一样的缘分。

“所以连我都要被采访了,是不是说明我真的老了。”

“您说笑了,在二次元可是永远17岁。”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还知道她过去的经历,可能以后不再会有人提及,但在我们眼里,她还是那个用热爱和坚持贯彻自己爱好“柴刀萝莉身,御姐女王心”的天仓零。

天仓零以前的桌面,以及她笔名的出处

Fun,Fun,Fun

2002年,有一部颇为晦涩但是风格鲜明的机器人动画《翼神传说》横空出世。BONES的这部原创动画,虽然一直脱不开被人戏称为“BONES的EVA”,但不论是监督、脚本、音乐、人设、现在回头看看,依旧是不少人心中的“神作”。

2003年,天仓零一个人制作的名为“翼神传说中国联盟”的专题站上线,一直到现在,如果网上有看到《翼神传说》相关的cos,还是会有人at一下这个多年前的站长。因为十多年的个人网站经历,至今她在个人网站“JPbeta日本文化资讯站”上仍然用十多年流行的“站长”来自称,而不喜欢用现在流行的“创始人”。

这并不是天仓零的第一个个人站,但可能是她在进入太平洋动漫之前最为粉丝熟悉的个人站,从小比起琼瑶言情就更加喜欢金庸古龙卫斯理的天仓零似乎注定了她的喜好并不会那么“少女”。

为二次元狂热撰写的专题

“我的知识体系里有很大一部分来自ACG,以前玩《女神侧身像》研究北欧神话,玩《异度传说》研究尼采,玩《机神咆吼》研究克苏鲁神话,玩《海猫鸣泣之时》顺便看了阿加莎克里斯蒂和《瓶装地狱》,看《翼神传说》研究阿兹特克神话,看《舞-HiME》研究日本神话,玩《Ever17》研究量子力学和薛定谔的猫,玩《Remember11》研究荣格心理学。与其说是玩物丧志,不如说是玩物赏志。” 这份对于深挖内容的执着,俨然已经是一个“OTAKU”不可或缺的要素。

2005年,刚刚大学毕业的天仓零正式加入太平洋游戏网(动漫是其中一个频道),开始了自己成为“编辑”第一步。

隐约可以看到左上的天仓零

“当初也并没有多想为什么要做编辑,给的工资ok,办公环境也不错,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并没有太奢求什么。”

在那个被称为1.0时代的网络环境下,“网络编辑”的大多数工作其实更加贴近于传统媒体,编辑需要整合信息、撰写文章、起个吸引人的标题然后发布在网站上,而用户更多地只是看,而这些网站的编辑,就是那个时代的大v,或者说,用文字来表达的UP主。

对于原本就能写会写的天仓零来说,那毫无疑问是一个如鱼得水的地方。更多的用户可以看到她的文章、专题,更多的人能够了解到ACG背后还有着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内幕。

之后,太平洋以“和谐洋”的圈内“美名”一度被众人所熟知,以“扫雷”为名的专题方式即使到现在也依旧被众多媒体和自媒体所使用,再加上本身的流量在频道之间也一直遥遥领先,那甚至可能是门户网站下“网络动漫编辑”最被人所熟知的时代。

也可能是最后的时代了。

Bad

天仓零工作3年的太平洋游戏网只用了短短3个月就分崩离析。

2008年1月,伴随着太平洋游戏网总编的人事变动,太平洋游戏网的动荡悄然开始。

根据当年编辑留下的一些八卦,很多问题被归结在了某一位从广州来到上海的总编身上,由于此人的来临导致了原来的办公室结构出现了巨大的变动,各种异想天开的策划和不切实际的产品走向,逼得诸多编辑相继出走,而太平洋游戏网的办公室也在这次事件后从上海搬回广州,经历时代变迁于2015年底以极低的价格被出售,现在还能看到的太平洋游戏网已经是易主之后了。

就在当时人员变动最激烈的时候,天仓零却是一直坚守到了临近最后。

“当初就是觉得,如果只是领导问题,忍一忍就过去了。但大势所趋是搬去广州,那就没办法了。毕竟当时年轻,没有考虑过离开上海。”

虽然对于当时的变动也有颇多遗憾,但天仓零对于工作一直保持着一个相对谨慎的态度。太平洋的三年,毫无疑问是她人生中重要的三年,如果说其他人用出走的方式来表示对“太平洋”的一种爱,那么选择坚持到最后也可能是天仓零自己的一种表达。

早年专题的风格

天仓零之后前往了天极网,在那里重新开始了动漫频道的建设,但也是她还在为爱奔波的过程中,她感受到了整个行业的不规范性,为她之后的抉择埋下了伏笔。

“十年草寇,是我对这个不成形产业的从业人员的评价。”天仓在2009年的某一篇博文中这样说道。

她通过爱好所积累的知识虽然让她在编辑工作上绰绰有余,但观众看得是盗版动画,消费的是盗版周边,而上游资源在过去显得那么遥不可及, 产业链的不成熟,让“动漫编辑”更多地处在了一个“外站信息搬运工”的位置,而并不能真正在行业内起到桥梁的作用,或者说,拥有更高的行业地位。

这样的环境下的“动漫编辑”,让她深刻地感受到了未来的发展空间有限,而随后选择了产业链更加完善科技行业。

有个“小天仓零”形象的jpbeta

2010年,离开动漫媒体的天仓零选择了科技媒体,工作至今,她创立的个人站“JPbeta日本文化资讯站”以更加泛娱乐的状态来延续自己的兴趣,而她自己则以一个旁观者加业余参与者的身份看着动漫行业从过去盗版的杂乱无章到现在“二次元”变成一个炙手可热的概念,曾经被拒之门外的单机游戏也已经落户天朝,虽然多少有一些限制,但总体环境和过去相比,早已经是天差地别。

“只能感叹自己早生了十年吧。” 她表达出很大的遗憾。

“如果现在再让你去做什么动漫啊游戏啊,你去吗?”

“如果是喜欢的公司的话,我还是会考虑一下吧。” 她歪着头想了一下。

“那你现在还喜欢吗?”

“这是我从小喜欢的东西,但我并不喜欢跟普通人讨论‘二次元’,因为跟‘不懂’的人聊不起来,那还是聊聊‘三次元’的东西吧。”

这句话像是在回答我,又像是在回答她自己。

There Is Something Special

天仓零华丽转身的后一年,土豆在2011年年底宣布了与日本东京电视台的合作,《火影忍者》等动画开始在视频网站上以正版动画的身份开始播出。发展至今,用户们早就习惯了随手点击视频网站就有正版动画观看的模式。

更年轻的观众将会在一个更加完善的产业环境下成长,在过去有所积累的“动漫编辑”们有不少以“KOL”的身份在自媒体平台呼风唤雨,任何和“二次元”有关的东西似乎都在一夜之间沾到了光,如果太平洋的老板在当时能够想到会有现在这般景象,也许他在抉择的时候也会再多一份考虑,但这也只不过是一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感慨。

而这些,和天仓零已经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可能是她现在更感兴趣的爱好

现如今,天仓零在世界各地出差,经常环游各地,闲暇之余,用过去考据的精神来研究商旅,做了个关于航空、酒店、信用卡的公众号“商旅狗”,俨然已经是商旅达人了。她不再过分透支自己的爱, 过去她将自己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那个处在混沌时期的动漫,用自己的经历劝解着后来的年轻人在未来道路的选择上多一些判断,多一些思考。

再与她吃饭,聊得最多的是“现在的年轻人耐不下心做事情”和“你怎么还在做编辑”的尴尬话题(笑),但我现在依旧能够在ACG活动上看到她的身影,可能只是以前的朋友叫她捧个场,或者她喜欢的某厂商开了发布会,甚至是发个其他小伙伴参加活动的照片假装在现场。

作为一个更加纯粹地爱好者,天仓零终究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


最后感谢天仓零接受我们的采访。更多ACG行业百态可以关注Anitama,在web、App、微博微信都可以找到我们。如果你也有想要述说的故事也可以随时联系。

封面: 天仓零

© 魂弹 / Anitama

文章标签百态
Anitama百态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