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咖啡厅为什么开不长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2017年5月8日 21时00分

同人漫画家はまけん。回忆过去,说,有一次Comiket,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一位客人来到他的摊位,看到桌面上还剩下几本同人志,便说:“剩下的书我都买了。恭喜你,你卖光了。” はまけん。闻言,千恩万谢,从身后取出了一纸箱没卖出去的书。结果客人面露难色,表示“这我实在买不起了”。最后,客人还是只买了一本书,就走掉了。

https://twitter.com/twdshamano/status/861440719453470720


日本科幻研讨会在 5 月 4 日于京都举办。该活动的创办者之一、科幻评论家牧真司在两个不同的企划上,都听到了批评动画真实性的声音:有人说,《正确的卡多》里日本政府相关人士一个个都过于理性,太不真实;也有人说,《少女与战车》里的角色,包括竞争对手学校在内,没有一个是坏人,太不真实。

牧真司叹息说,用这些理由来批评动画的人,什么都不懂。你们知道那些强行塞进烦人的真实性云云、写得又臭又长的作品,让我们吃了多少苦吗?——这里主要说的是分上下卷出版的某引进科幻小说。

牧真司以《轻音》举例。这部动画里的五名主角,没有阴毒,没有嫉妒,没有怨恨,大家只是在一起快乐度日,就构成一种可以自圆其说的青春了。放学后茶会时光存在,就是作品世界里独有的真实性,所以作品才能够表现出自己的普遍性。

牧真司进一步阐述:任何作品,都有自己独有的真实性。你非要去找那种照着现实描的“真实”,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所谓“现实主义”,也只不过是创作品可选的意旨之一罢了。

https://twitter.com/ShindyMonkey/status/860373734623858689


轻小说作家蝉川夏哉卧病在床,无所事事,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思考一个问题:从“你花钱人家就对你好”这个角度来看,手机游戏和妓院有相似之处。

然而在思考的过程中,他意外地发现,这个话题,和“为什么女仆咖啡厅往往开个三五年就会关门”这一难题之间,竟有也有相通之处。

长期光临一家女仆咖啡厅的老顾客,和店员混熟了,也知道自己在店里消费的钱多,所以可能就会凡事都想要得到优待,或者是很随意地就去和店员搭腔。而店里因为不想失去老顾客,所以也默许了这种做法。

结果,店里就会产生一种让新顾客很难融入的氛围,客户群固定在现有的这群老顾客,就只有缓慢死亡这一条路可走了。长此以往,要么店员毕业,老顾客也不再来光顾,要么咖啡厅入不敷出只好关门大吉。

所以蝉川认为,女仆咖啡厅或许也需要一个像“老鸨”这样唱黑脸,让顾客安分守己的角色。

https://twitter.com/osaka_seventeen


Sunrise 官方网站宣布重开作画实习项目“若木塾”。这一项目曾经培养出许多优秀动画人,如金世俊、渡部里美、室田雄平等著名动画人,都是这一项目出身。

若木塾自 2011 年之后,一度沉寂,令许多 Sunrise 出身的动画人感到惋惜。在动画业界人手不足、培养年轻人成为重大议题的现在,Sunrise 重开若木塾,收到了不少好评。

http://www.sunrise-inc.co.jp/sakuga/

封面: 《冰菓》

© 谢枫华 / Anitama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