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在等着我们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3月13日 21时00分

《体育报知》报道称,演唱组合 Kalafina 现有的 3 人体制将在今春结束。围绕该组合的音乐制作人梶浦由记在上月退社一事,该团体成员之间出现了分歧。

去年 12 月, 另一家媒体《体育日本》透露了梶浦决定退社的消息。自那之后,Kalafina 的成员开始犹豫是应该继续留在事务所还是和梶浦一样退社。离开了她们全盘信赖的梶浦,Kalafina 已经无法再像过去一样制作乐曲。部分成员无法理解明明梶浦已经不在,为何组合却仍然保留了下来,决定在本月底退出 Kalafina,组合也将就此分裂。

http://www.hochi.co.jp/entertainment/20180312-OHT1T50277.html

同时,有网友发现,Kalafina 成员 KEIKO 在去年年底以个人名义申请了“Kalafina”的商标。不少粉丝猜测,KEIKO 此举是为了在追随梶浦离开事务所之后,确保 Kalafina 这个名字的使用权。

网页地址太长不好看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乐团、组合解散,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而在曾经所属的乐团解散后焕发新生的音乐人,也不在少数。

作编曲家中土智博说,他年过 30 才成为了职业作曲家,可是当时的乐团 Remark Spirits 在短短几年后就解散了,让他一度陷入了忧郁。在这种连自己都养活不起的情况下,他和女友结婚,饱受挖苦。但正是当时心里的懊恼,成为了他奋发向上的能量。和那种屈辱感相比,就算提交的乐曲没有被采用,他也不会受到打击。而愿意帮助他的人,也接二连三地出现了。

由于自己的作品一而再再而三未被采用,中土开始觉得这样赖下去不像话,是时候给自己一个了断,如果这一次不能成功就放弃音乐去找工作。这个时候出现在他面前的,就是 Lantis 的音乐制作人佐藤龙之介。让他可以留在音乐界的那首歌曲,则是为歌手麻生夏子创作的专辑同名曲《Precious tone》。

那时候,中土之所以选择结婚,是为了照顾妻子的母亲,寻找符合条件的房产。可是好不容易找到的房产却不肯租给未婚同居的人,他们才只好去领了证。就在婚礼之前,自己的作品得到了采用,中土心里的大石终于落了下来。

https://twitter.com/Remark_Spirits/status/973241608329076737

中土日后创作出了《打工魔王》OP《ZERO!!》、《翠星的加尔冈缇亚》OP《この世界は僕らを待っていた》、《吸血鬼仆从》ED《sunlight avenue》等歌曲。不过我个人最推荐的,还是他为佐咲纱花作编曲的一首饱含悲愁的《サディ》。


漫画家赤松健在推特上讲了心理学名词。

他说:心理学上有个蔡格尼克效应,指的是人们比起已经完成的工作,对未能完成的工作记忆会更鲜明。所以结尾很干净利落的短篇漫画很快就会被读者忘记,反倒是长期连载的结尾如果不那么爽快,读者就反而会很在意、想看续作。

心理学上有个柯立芝效应,指的是男性对同一个女性的兴趣会逐渐衰弱,转而将注意力投向别的女性。男性出于本能,会去爱多个女性、和她们留下多个子孙。而后宫漫画正体现了这一欲求。另外,男性会每次都被新动画的新女主角吸引,三个月换一次老婆,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心理学上有个卡利古拉效应,指的是一件事物越是被禁止,人们就越是想看、想做。也就是说,比起官方推的 CP,受众必然会更萌别的 CP。而一旦官方开始推原本民间萌的 CP,受众对这个 CP 的热情也必然就会冷却了。

https://twitter.com/KenAkamatsu


昨天,国际御宅活动协会及其代表佐藤一毅、出版社星海社及其代表董事副社长太田克史、漫画家井上纯一等人先后发布声明,称,中国有人正在计划一种叫“萌币”的虚拟货币,并且擅自将他们的名字列入了资料中的支持者一栏。他们对这一虚拟货币一无所知,也并没有任何关系。

https://twitter.com/IOEAOfficial/status/973106399352823809

http://www.seikaisha.co.jp/information/2018/03/12-post-mudan.html

https://twitter.com/KEUMAYA/status/973153910629134337

撰稿人赤木智弘对此嘲讽说:既然是虚拟货币,那支持者也都是虚拟的喽。

https://twitter.com/T_akagi/status/973214135335903232

封面: 《LoveLive! Sunshine!!》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音乐
相关讨论音乐少女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