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骑士》的3件难产危机

东映超级英雄年代记(七)

History|煌言个人专栏2018年10月29日 6时10分

【本周的东映超级英雄年代记】

第七回 《假面骑士》的3件难产危机


1970年12月,每日放送电视台(MBS)与东映的新作企划《十字假面 假面骑士》正在顺利进展中。企划书定稿了,设计图通过了,男女主角的演员也已经敲定了,一切都看上去顺风顺水进行着。但是营业现场、企划现场、制作现场,三方面各自出了件麻烦事,搞得临近大过年了新作却出现难产危机。

第一件是MBS的影视部长庄野至提出个要求,想让石森章太郎在漫画杂志上开个同步的连载。这正是多媒体联动商法的经典操作,现在也是东映动画的光之美少女系列的一项基础操作。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进行铺天盖地的攻势,就像联军出征一样。在那个时代专属于未成年人的普遍娱乐活动基本上就是漫画,漫画杂志上有个同步的连载,对电视上的新番组起到的宣传效果太大了。

这么一来,站在东映的电视营业部部长渡边亮德,以及石森的经纪人加藤升的立场上,当然的选择便是联系讲谈社的《周刊少年杂志》总编内田胜。过去的连载中曾反复提到内田,渡边和内田已经是自《机器人小宝》《咯咯咯的鬼太郎》《恶魔君》《改造人009》《柔道一直线》《虎面人》以来的老战友了。想开个新连载当然也不过就是个一蹴而就的小事,然而发现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因为这都年末准备过年了,内田一家人已经出门旅游去,不到正月长假过完再开始上班时回不来!这就麻烦了,新番组在1971年4月开始,这是1970年6月时MBS的编成局次长广濑隆一已经编排好的事了。要是真等内田过一个月回东京来,再跟他谈这个事然后敲定,再又等到杂志方面安排好档位以及石森能开始动笔,然后开新的漫画连载形成宣传效果,那是万万来不及滴。

肿么办,东映的平山亨和阿部征司两制片人当机立断,拉着加藤经纪人一起就跑过去了。只要见了面那一切都好说,当场在屋子里让内田把该安排都安排了,电话也都打了交代好,剩下的总之交给他们拿着文书奔回东京去办就行。所以直接杀向内田一家旅游地的住宿处,原来这货正在八丈岛的度假村逍遥呢。这地方虽然行政上其实仍算属东京都的,可地理上也是真・海外。

当时的漫画中最畅销的就是《周刊少年杂志》了,联络内田的意图也是在这上面连载。可是火成这样当然席位也紧张,你这个新连载还是想紧急上排不起队的,那就真心没空位了。不过内田说还有救,给你放到《周刊小朋友杂志》去连载,这是相当于和《周刊少年杂志》是兄弟的杂志。对象年龄层要低一点,以前是月刊,一年前才改成周刊。既然如此那就只有这一选项了,不要也不成啊。

其实之前月刊时代的时候,60年代第一期奥特系列也有像这样漫画化搞多媒体联动宣传,就是在这上面连载的。《假面骑士》企划时的重要参考对象《虎面人》,当时也在这上面连载,所以还是不失为一项优越条件。再加上这小弟杂志没有兄长杂志那么挤,所以每回连载的空位比较宽裕,意思就是页数能比较多、每格画面也能比较大。虽然让石森这么个忙人可能再累点,不过如果在很挤的地方连载,反而可能表现不出石森想表达的魄力。


第二件是石森自己又来找平山了。讲谈社的事紧急搞定后,1970年12月25日洋人的圣诞节当天,这边MBS、东映、石森制作三方,第一次开了正式的大型制作会议。大局已定,这便总算过了个安生年,转头到1月份,一天晚上石森突然一个电话打来给平山。说平山桑,真是不好意思,之前那个十字假面的设计图取消吧,我又有了点新想法。这个事就很麻烦了,搞得平山完全是进退两难。

首先是主观上这一下难以理解,十字假面的设计图当初是一致叫好的啊,石森自己平山自己都满意的,交上去各种巨巨也表示不错很帅。结果你这突然一变卦肿么回事,很吓人的你造不。然后是客观上操作也很困难,上司已经下达制作许可了,电视台那边也已经通过了,还联系好出版社准备漫画杂志上连载了。

离放送开始不足3个月了,到这个节骨眼上你说要取消换别的,临阵更换产生的多种费用损失和时间成本谁赔,尤其是杂志方面的大规模批量印刷整个重来。虚构角色的外形设计,这个东西是最直接形象最刺激观众眼睛的,这要换跟一般意义上的电视剧突然换领衔主演差不多。这让夹在中间的平山不好做人啊,他只好硬着头皮到各个巨巨那里都再跑一趟,说设计图要撤回要取消,再换别的。

一般只有上面的资本家大佬不满意,打回来重搞的,这年头已经很难见到反过来,下面自己提出取消换别的了。石森解释说,之前的设计图哇的确是我画的,自己也满意了。但是反复想,怎么就还缺那种灵光一闪的感觉。你看这就像所谓催婚,老的说谁谁谁有貌有才有德有钱简直完美对象,小的说但就是没来电怎么破(虽然来电了也反正总会消散的)。那么石森来电的设计又是什么外形呢,拿给平山一看,新设计画上有个骷髅头,全身白色为主,有点阴森感。

石森招了,其实我是趁机安利一下之前的作品《骷髅人》,能派上用场。这《骷髅人》是一年前,同样在讲谈社的《周刊少年杂志》发表的,但是总共就一回的短篇作品。在这时来说的性质等于是,一个结束了的,已经成为过去的历史的东西。但是石森特别中意这个,骷髅原形移过来这么一用,角色名就叫“假面骑士骷髅人”了。

平山觉得,诶嘿也还不错啊,因为他们这代日本人的童年,最理所当然的超级英雄是《黄金蝙蝠》。那个就是黄金骷髅的外形,加上黑色的大披风形似蝙蝠。在平山的童年30年代,还没有家庭电视机普及的时代,诞生于纸芝居形式的《黄金蝙蝠》渗透了这一代孩子的娱乐世界。可参照Anitama以前的连载《对20世纪日本电视动画史的回顾与拾遗》第八回第2节,或是《东映与周日早间 六十六年的系谱》第二十三回

平山是第一个对“假面骑士骷髅人”的设计图赞赏的人,于是加固企划案写下了一张《假面骑士骷髅人设定备忘笔记》。这张笔记有3条特征,第一是后来《假面骑士》正片的关键设定,要点都已经具备最终形态了。修卡的目的是征服世界,使用怪人重复犯罪和破坏工作;本乡猛是出自修卡的改造人;风压和水压是他的能源;所骑的机车能变形;这些都是笔记中所最终明确的条目。

第二是记录得极为细致,细致到以影像作品为考虑前提,对演出方面和音效方面需要注意的要点都有指示。第三是相当于像是个里设定补完,其实有些设定后来在正片中没有空间逐一说明,或是直接弃用了的,比如本乡猛住的公寓旁边就是绿川琉璃子住的公寓。


然而唯独设计图方面,这回反过来了,是上司也不同意电视台也通不过。平山给渡边亮德看,渡边部长说骷髅人啊,这不是以前画过的东西么。大胜负当前时,一定要出全新的东西,这个不行。带去MBS的东京分公司看,还没等给影视部的那个课长引野芳照再看一遍呢,营业方面先给吓得发抖。

营业局电视营业第一部的副部长叫箱崎赏,他反对得最激烈,说这骸骨什么鬼,有点恶心。大哥就算我求你了,只有骸骨那是千万不行滴,骸骨以外随你便。跟你实话实说了吧,赞助商大多会是食品药品公司,他们的头头基本上都是老家伙。就是快要进坟头了的那种,对骷髅很不爽的,太特么不吉利了。

营业方面的人就是在外交最前线的,说这个事太有说服力了。给钱的大大只要看不上,那什么企划啊设定啊剧情啊演出啊设计啊,意图全是扯全是空的。这是世代的原因了,当时的老人世代童年可没有什么《黄金蝙蝠》。平山只好回去跟石森说,被毙了,再考虑别的吧。这件事其实让石森相当受打击,当时整个表情都呆了。后来等冷静下来也还明显不甘心,嘴里嘟囔着,这模样明明挺好的啊,明明挺好的啊。

这样《骷髅人》这个东西本身再有后续,也得是几十年后的事了。那石森当时也只能再接着画别的呗,这又画了几十张,再找不到能让他灵光一闪的感觉了。这个关头,加藤经纪人上了一波神助攻。他拿来一本昆虫图鉴,很兴奋地在石森面前打开说,怎么样,这个!那一页是张蝗虫正面的近景照片,这么一近看还是挺有魄力的,恐怖。最重要的一点,近看蝗虫的正面你想象一下,就跟骷髅似的。石森大喜,哦哦哦哦哦,就是他了!

这马上能联系上两点。第一,之前《十字假面 假面骑士》的企划书和《假面骑士骷髅人设定备忘笔记》中,都已经明确风力能源这一关键词了。这与蝗虫这种飞翔的昆虫正好能匹配,所以新设计的蝗虫意象的主人公,腰带上有风车。第二,昆虫甚至比骸骨更不错,能当作是代表着大自然的象征。修卡是破坏自然的邪恶,蝗虫外形的主人公便是与其对抗的超级英雄,所以新设计的面具上眼睛下方有种流泪的感觉。

还给长子小野寺丈看长得帅不帅,当时不满5岁的阿丈从50多张设计图里,还真就挑中蝗虫为原型的一张。这要牵扯到日本战后以来的社会背景,50年代是复苏期,60年代是高速发展的最巅峰期,连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上两位数的势头。工业和经济飞速发展之后,到60年代末70年代初,环境污染问题就成当时的第一大热点了。象征大自然的超级英雄这条发想,在当时是既蹭了热点又占了政治正确的一步棋。

别的不说,仅说跟本连载的专题看似很相关的特摄片这方面,同在1971年的哥吉拉电影《哥吉拉对黑多拉》,就是以环境污染为主题的大名作。不约而同,还是1971年的嘎美拉系列,《嘎美拉对深海怪兽吉古拉》也提到这个问题。同年电视上,1月新番《宇宙猿人哥利》当初也是环境污染主题。圆谷英二的弟子鹭巢富雄的P制片厂制作的特摄节目,第一期奥特系列的特技监督的场徹为主力。再到4月新番《归来的奥特曼》,第1话还来个污泥怪兽扎赞。


第三件是最困难,也是花最久时间克服的难题。企划现场的战略决定了,往上达营业现场的战略也决定了,往下达则是制作现场。本来这是看上去最没有障碍的一环,东映这么个老牌的影视业界巨头企业,制作起新片来所需的场地、设备、人员,那自然是样样都不会缺。然而当《假面骑士》的制作临近正式开机的关口时,却发现这才是自企划立案以来半年间最艰难的一环。

东映的制作体制,详实的(且烧脑的)解释说明,可参照过去的连载《东映儿童片年代记》第六回中段,这里只说对于《假面骑士》当时的具体情况。大方向来说制作影视作品的必须硬件条件是摄影所,东映自古以来有两个摄影所,在东京都大泉的东映东京摄影所、在京都府太秦的东映京都摄影所。

东京摄影所以现代剧为主,京都摄影所以时代剧为主,《假面骑士》当然是现代剧所以前提便在大泉制作。摄影所是东映总公司的直属事务所,不是子公司不具备法人格,不过大泉摄影所里有3个从事影像制作业务的,东映的子公司。第一个叫东映电视制片厂,以制作一般电视剧为主;第二个叫东映东京制作所,以制作儿童片电视剧为主;第三个叫东映动画,制作什么这个当然一目了然。

三者管理制作事务,可以使用大泉摄影所里的制作资源,诸如场地、设备、人员等。那要是制作电影呢,就是母公司东映直接来使用大泉摄影所了。《假面骑士》是现代剧儿童片,所以当然由东映东京制作所制作。往前60年代凡是知名的所谓东映特摄,也基本都出自东映东京制作所。

同时《假面骑士》现场的制作阵容,已经基本没悬念将要采用《柔道一直线》的班底。就是那个同样由平山亨担任制片人的,与东京放送电视台(TBS)合作的60年代末体育根性风潮的支柱作品之一,TBS一方的制片人是奥特系列的桥本洋二,脚本也是奥特系列的佐佐木守和上原正三。《柔道一直线》将在1971年4月结束,所以从制作现场的角度说,精神上接档的后番组正好是1971年4月新番《假面骑士》。

可是上面的一切都成了理想状态。《柔道一直线》的制作担当者叫内田有作,到了1970年11月底,当时东映东京制作所的所长石田人士,把内田叫来向他宣告了一个坏消息。大泉摄影所铁定是用不成了,新番组《假面骑士》要是真想制作出来,只有一条路就是流放出去,自己在大泉摄影所外面看着办。制作担当者,就是制作现场实务的总负责人,预算、日程、人事等等事项的细部安排、调度、交涉都要操心。往下他们的助手是制作主任和制作进行等,往上他们就是未来制片人的预备军。

1970年的大泉摄影所内情况在逐步恶化,公司(东映)与员工的劳动雇佣关系的争议不断,到了11月份石田所长终于向内田宣告无望。因为公司里下一轮大规模的无产阶级运动就要来了,摄影所的职工计划在1971年初举行又一轮罢工,正好撞在新作《假面骑士》开始制作的时期。所以必然会被波及到,届时劳工组合不会允许任何作品在大泉摄影所里制作。罢工期间一旦有公司的产品仍然生产出来了,那当然意味着公司的胜利和无产阶级运动者的失败。

要阻止罢工或剧组仍公然开拍是不可能的,这就等于是背叛平时一起工作的小伙伴了。所以如果同时还想确保新作能顺利制作,那就只剩一解,在大泉摄影所外面自生自灭。我们的连载在第二回《假面骑士的三将星》中所提的,继企划者平山亨和制片人阿部征司之后的第3个将星内田有作,那个2011年7月假面骑士40周年纪念活动的发起者,就在这里登场了。内田的战斗才刚刚开始,为了摆平这件事1971年的新年他算白过了。


【本周的东映史拾遗杂谈】

附属短篇环节本周停播一周。

封面: 《假面骑士》

© 煌言 / Anitama

东映超级英雄年代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