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甘于现状的年轻人们

彩色铅笔动画导演史涓生专访(二)

China Animator|lll2016年12月31日 6时30分

上期说到入行之后的第一部作品,也就是视美动画的第一部作品《麻辣小冤家》。
——视美最早的《麻辣小冤家》这个在网上应该找的到吧?(《麻辣小冤家》分为好几部,可惜第一部网上已经找不到了。)

史: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也不太想找,现在来看绝对是黑历史(笑)。我还记得那一集叫:麻辣小冤家之私房钱,也算是我自己单刷的一个处女作吧,我当时就守着那个后期的人,做那些光的效果,当时连光都不是用插件做的,我用PS手动画了一层透明通道,他用后期叠上去,调了一下亮度,就是用这种方式来做。出来的效果跟其他集数比还是有显著的区别,整个颜色,你是感觉人是合在那个背景里面,看上去比较和谐,没有之前那么像那种公交电梯动画(笑)。而且人物方面,也第一次尝试做了很多色指定工作。就是人物在白天、夕阳和晚上,皮肤颜色应该是不一样的,包括人物的那种阴影线画法,晚上的场景会是逆光源的情况比较多之类的,那部片子做完后,好像我还听说还被拿去参什么奖了。自从那一集做了之后,后面那些集数基本上都参照这个模式来做,算是小小的提升了一下当时《麻辣小冤家》的质量吧。

我之后主要就去画原画了,当时最注重产量,而且也不是说质量有多好,所有人都是在赶着画。不过我在赶量的那一段时间,对我自己的原画还是学到很多东西的,学会怎么去控制自己质量,用最省的方式完成原画。这种方式,我觉得对我以后做商业动画还是比较有帮助的。

——是,做商业动画普遍都是这个样子,都在考虑如果在规定的时间内最高要求得完成原画。

史:至于视美现在这种原画的体系,我觉得应该是从《麻辣小冤家》这个项目结束之后就开始逐渐形成的吧。当时公司发布了两个原创作品。一个叫《缇可》一个叫《月尘》,分了两个小组,一组人就去做《缇可》,另一组人就去做《月尘》。我就被分到《月尘》那个组,《月尘》相较《缇可》有更多的制作时间。

视美在2009年推出的原创科幻动画。

——我记得《月尘》的那个OP好像很厉害?

《月尘》观看地址:http://www.tudou.com/albumcover/jb40f1FQ5FY.html

史:当时成都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的马晨笛(现视美总演出,原画方面领头人,负责新人原画的指导)已经来了,他就坐我旁边,我左边还有一个兄弟。这时候感觉我们三个人就是跟之前《麻辣小冤家》时期的工作状态完全不一样了,我们在画卡的时候会讨论,就说这个东西怎么表达会比较好,或者说人物的这个动作要怎么画才会有真实感,会时长讨论这些东西。我觉得还是挺难得的,一旦有问题,就会去翻动画。当时参考比较多的,就是在热播的就是《天元突破》和《交响诗篇》。

——我觉得《交响诗篇》里面很多一直在飞来飞去的板野马戏啊(笑)。

史:当时还没有马戏的概念,就觉得那种线条,那种穿梭非常好看,主要就是参考这两个片子。当时连原画集都没有买过,也根本就没有接触过原画集。就是单纯从看到的动画成片开始去学习,我们当时还每一帧逐帧按暂停来研究,去研究别人是怎么画的。通过原画的这种线条啊,人物的结构啊来研究。现在想想其实就是研究金田流,这种一下子跳过来跳过去的动态结构,很帅。之后我们就开始摸这种规律,每一张暂停去看,结果发现是没有规律的(笑)。

之后干脆就想了一个办法,就先抄几卡,就直接抄,体会别人是怎么画的。

——那个时候才08年吧,能有抄这个想法就非常了不起了。

史:不过当时我们也没选择完全的抄,就是抄一部分然后再自己加一部分这样,感觉对学习也很有帮助。

后来从《缇可夏季篇》开始,就疯狂研究《天元突破》了。因为那会《天元突破》的原画集已经到了,这些是实实在在的书本,你可以看到别人线感、色线分布,整个造型的这种感觉。就是那种线条的节奏感,这些东西我们画一卡就要翻一下,当时我们不怎么注重律表。因为当时律表我们感觉已经比较熟悉了,有自己的一个感觉,觉得自己不缺这个东西。不过现在回头去看当年的自己真是傻的可以,最缺的不就是率表意识么…

主要当时他们的那个律表我们也看不懂,他们有时候印在原画集上面那种,类似A2过了然后就是A2、然后点点点那种。当时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基本就是看画面,还有那种一卡之间的动作连接。他们是怎么从这个动作画到另外一个动作,包括透视的理解,基本就从这些地方开始画。当时我们所有人都这么干,都去研究这本原画集。

——当时视美买了多少本?

史:基本上是人手一本吧(笑),不过研究了一段时间之后,当我们还沉迷在金田流那种似有似无的规律中的时候。马晨笛就自己独立开来去研究另外一个方向的原画理念去了。

——分到哪个方向去了?

史:他就分到京都动画那边的风格去了(笑),当时京都动画出了很多高质量的作品,最让我们震惊的就是《凉宫春日的忧郁》,现在来看已经是十年前的作品了。当时有一集就是演唱会,凉宫抱着吉他唱《God knows…》,这段确实把我们震惊到了。这种震惊和看《天元突破》的那种震惊是不一样的,这种感觉就是日本动画做出了迪士尼的感觉。就是你是看上去像是日本动画,但是动起来感觉又很丰满。我们当中马晨笛是最震撼的,就是他看了这个东西之后,他每次上班摸鱼的时候就一直画妹子弹吉他,每次摸鱼也就画这些东西。

《弹珠传说》第21集的跳舞场景,从画面上可以看出有收京都动画的影响。

——我记得在哪看过一个短片,就是里面有马晨笛原画,就是一个妹子在跳舞?

史:那个本来是当时公司的一个新的企划,但是后来没有做。这个片子的原画就是我跟他两个人负责的,所以在这个片子里我们两个的风格区别就很一目了然,他画的那一部分就比我画的那一部分要柔韧的多,我自己画的就比较硬,因为当时研究金田流比较多,始终很硬。就是那种柔软跳舞的感觉画不出来。后来我和马晨笛在视美就是两个比较极端的风格了,我觉得我们两个还是能做出一些好片子的。可惜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后来一直在做一些量产的东西。始终是搞量为主。

——就是没有类似,一个月或者更长时间来做一集的这种机会了?

史:确实,之后就再也没有《月尘》这样的机会了,其实我后面是很想要这样的机会的,但是始终没有。因为《月尘》的那个时候毕竟什么都不会嘛,有那个机会去研究,不过以那个时候的水平你也做不出来什么东西,即便你是有这样的时间,最多也就只能做成《月尘》那样的作品。现在看来其实也相当的崩,天崩地裂(笑)。

——听说月尘之后每天工作量特别大,一天几十卡这样的?

史:恩,有过这样一段时间,不过那个片子的造型比较简单,但辛苦的是当时因为原画部只有7个人。然后3天一集20分钟的,每个人手上的卡一集差不多有50卡左右,所以会出现一天强迫画20卡这样的超神记录。

——整整一年这样的工作量?

史:是的,整整一年都是这样的强度。52集,20分钟一集的片子,七个人画出来。因为是电视台的片子,每日更新播放,这个片子做完做下一个,最后做的是《神魄》,也是我在视美做的最后一个片子。

下期谈谈建立彩色铅笔动画的那些事。

封面: 彩色铅笔动画

© lll / Anitama

彩色铅笔动画导演史涓生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