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之罪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3月6日 21时00分

漫画家も提出了一个想法:每个男性作画群,都会因为身边实在没有异性,所以开始把群里的伙伴女体化画成图,是不是已经可以就此写一篇论文了?

https://twitter.com/kireina_mochi/status/1102840328946479104


成人漫画家水龙敬心生疑问:如果埋头拼命工作,就没有办法画能发表在社交网站上的图,就会失去世人关注、也无法增长粉丝,从而接不到下一份工作。在这个时代,这岂不是一种恶性循环吗?

水龙认为,如果可以实现的话,商业工作也在社交网络上公开制作进程,兼做宣传,更适合这个时代。不过,能不能这么做,也要取决于委托工作的出版社或者游戏公司的判断了。

https://twitter.com/mizuryu


小说家二宮酒匂认为,类似一个角色说“我是笨蛋所以不懂复杂的事”然后开始讲出正确道理之类,“单纯的人可以直指问题核心”的现象,只有在娱乐作品里才存在。虽然娱乐作品这么写很开心,可现实中的问题可不像戈耳狄俄斯的绳结,能让无知之徒一刀两断。

https://twitter.com/cmaoyan/status/1102321225387270144

娱乐作品里为了情绪效果可以做出不符合现实的描写,其中不少桥段更已经约定俗成,甚至深入人心。但如果在现实里照搬这些娱乐作品里可以做的事,只怕就要吃苦头了。

漫画家稻垣理一郎也说,“娱乐之罪”中,最重的一桩,就是“关键时刻大发雷霆很帅气”这种观念了。

现实里发毛,不但一点都不帅气,而一个人一旦发过一次飙,就要花费几年的时间,才能重建信用,让别人相信他不会再血气冲头。

而像是棒球打群架之类,放到现实里,就更只是纯粹的犯罪了。

当然,稻垣认为,在娱乐作品里,还是大可以这么写,特别是少年漫画。他今后也还是会让角色发飙。如“你失败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惹火了我!”这种桥段,仍然大可以有。

https://twitter.com/reach_ina/status/1102863721158737920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创作者们畅谈自己的创作理论,有人著书立论,有人登坛授课,还有人无私地在网络上发表观点 ,给新声提供了不少素材

但是,尽信书不如无书,这些创作者们的建议和教训固然可贵,却也万万不可奉为金科玉律,束缚了自己的手脚。

网络小说家远野九重便主张,“无视创作论的能力”——不谈、不看、不关心,对有志于创作的人来说,是最重要的能力。

https://twitter.com/Six315/status/1102383032978235392

网络小说家佐竹アキノリ也认为,归根结底,许多创作论并没有明确指出其可重复性和适合范围,所以不可能百分之百地适用于自己。

其中最极端的就是“我就是这么做成功了的”。用自己的个人经历做论据,这一点,就已经让这类论调不值一读了。

https://twitter.com/satake_ctl/status/1102413335541112832

这样的说法也未免有些极端。至少知道前人走过了什么样的弯路,对我们来说还是会有很大帮助的嘛。

虽然不少人对创作论不屑一顾,却还是挡不住其他作家争相讲述自己的理论。

轻小说作家川岸殴鱼猜测,如果有轻小说作家忽然开始说起自己的创作论或者是“不用在乎什么写法尽管放开写就是”的“反创作论”,那这些作家肯定是自己的作品要被改编了。

轻小说作家都是很胆小的生物,不过是出了一两本书,根本不敢讲什么创作论。一定是因为有了改编,才给了他们高谈阔论的底气。

https://twitter.com/ougyo_kawagishi/status/1102456201923592192

而轻小说作家伊藤ヒロ则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他认为,在网上免费讲自己的创作论的作家,是想要接专门学校讲师的工作了。而原本谈天说地、忽然又不再发表创作论的作家,很有可能是已经接到这类工作了,又或者是因为别的工作太忙顾不上了。

不管是哪一种原因,都让伊藤妒火中烧,饶不了这类作家。

https://twitter.com/itou_hiro/status/1102771736800505856

而除了创作论,还有一个频繁出现在新声里的话题,就是所谓的“业界常识”。对这一类言论,各位读者也一定要多个心眼。

小说家三田诚经常看到“这是商业出版的常识”一类的言论。但“商业出版”这四个字涵盖的是非常广泛的世界,所以最好还是先确认一下发表这些言论的人自己主要是在哪一个领域活动。他甚至经常见到这种案例:“这些话虽然在○○领域是常识,但在截止到 2010 年代中期的轻小说界,情况却完全相反。”

https://twitter.com/makoto_sanda/status/1103115374374006784

封面: 《五等分的新娘》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业界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