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骋在新东京的夜晚

《AKIRA》上映30周年纪念

Fun|金田正个人专栏2018年4月17日 6时20分

近日,斯皮尔伯格导演的电影《头号玩家》在国内上映,票房火爆。相信看过电影的观众,一定会对影片开头那辆风骚酷炫的红色摩托印象深刻。那辆别具一格的红色摩托,是片中女主角心爱的装备,也是这部「由彩蛋组成的电影」中所致敬的名作的彩蛋之一。它的出处正是大友克洋的名作《AKIRA》。比起影片的剧情,剧中2040年代的青少年还能记得将近六十年前的《AKIRA》这点说不定更感人一点。恰好今年是《AKIRA》动画版上映30周年,就让我们重新了解一下这部经典名作。

电影《头号玩家》中女主角驾驶的摩托车。

《Akira》中金田驾驶的红色摩托车。

说到《AKIRA》这部作品,Anitama新声的读者们也许记得这么一则新闻:去年七月,日本东京都政府大楼采用了光雕投影技术进行2020夏季奥运会的宣传活动,在投影中出现了《AKIRA》的主角金田正太郎飙车的片段。《AKIRA》中的日本恰巧也在准备迎接2020年奥运会的到来,然而,片中的东京并没有顺利迎来奥运会,而是在这之前就被化为废墟。这一极具魔幻现实主义气息的宣传活动,一时成为粉丝间的趣闻。

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还有147天。

《AKIRA》是漫画家兼导演的大友克洋(Katsuhiro Otomo)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作品,漫画在1982年到1990年间连载,中途由大友克洋亲自执导改编为同名动画电影在1988年上映,后续又被引进到各国,在国际上得到了高度评价。可以说正是本作奠定了大友克洋在国际动画界上的地位。

年轻的大友克洋导演

中年的大友克洋导演

故事发生在2019年,观众们所知道的东京已经在电影上映的1988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爆炸化为废墟,并引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后过了31年,取而代之的是在东京湾填海造陆后建成的新东京(Neo Tokyo)。

主人公金田正太郎(Kaneda Shotaro)是一个飙车族不良少年团伙的头目,成天正事不干,带着发小岛铁雄(Shima Tetsuo)和一干伙伴们逞凶斗狠,胡作非为。电影的开头,金田一伙和另一个群飙车族小丑党(Clowns)在旧东京废墟的公路上追逐斗殴,为了逞强而冲在前头的铁雄在31年前的爆炸中心附近遭遇了白发苍苍面容衰老的超能力少年26号(Takashi),铁雄撞上26号时被弹开,摩托起火爆炸身负重伤。车祸后,铁雄被军方收容,在药物激化下觉醒了超能力,故事由此展开。


驰骋在新东京的夜里,车尾灯光划出美丽的残像,电影的灯光效果一直被观众津津乐道

金田正太郎这个名字,听着有些熟悉,其实这个名字来自于横山光辉的《铁人28号》的主人公金田正太郎,而两位金田正太郎的爱车恰好同样是红色的。不止如此,岛铁雄这个名字,也是来自《铁人28号》主角的朋友敷岛铁雄;而故事中反政府组织的成员龙作(Ryusaku)、负责超能力者研究项目的敷岛大佐(Shikishima),在《铁人28号》里也有同名的角色。就连故事中最大的谜团AKIRA,在军方超能力实验所的编号也是28这个数字,并且同铁人28号一样是战前军方留下的秘密兵器。大友克洋也说过,《AKIRA》某种意义上算是《铁人28号》的复述。


自称是「健康、优秀的不良少年」的金田正太郎

作为科幻设定的未来都市,新东京充满反乌托邦和赛博朋克的各类要素。2019年的新东京是座繁华的都市,日本正筹备来年的奥运会,结束战后时期,然而风光的背后却是难以掩盖不断激化的社会矛盾。如果说剧中1988年爆发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可以对应到二战,那么2019年的新东京就是战后完成复兴的日本,虽然讲的是近未来的故事,但反映出来的却是现实中已有的问题。相信对战后日本的历史有一定了解的观众,都能找到以下场面在现实中的对应。


由于税收改革而失业的工人打出「反帝」「共斗」口号进行游行抗议,并与军警爆发武力冲突。


以社会矛盾为养料得以发展的邪教团体、以及进行恐怖袭击的反政府武装。

不过,战后日本的社会问题并不是电影的主题。实际上,《AKIRA》讲的更多是「反思科技进步和文明发展对人类的影响」。在科幻文学发展的早期,对于科技进步更多的是抱着乐观主义的态度,相信科学技术的进步能给人类带来美好的未来。然而在科技得到充分发展的未来到来之时,人们却陷入了幻灭。两次世界大战让人类见识到军事科技发展带来的武器杀伤力的飞跃提升;五十年代开始的冷战,让全世界陷入核战争的恐惧中;接着是被认为毫无意义的越南战争,许多人开始对当下的文明产生怀疑。科幻文学开始对科技进步进行反思和怀疑,乃至否定现代工业文明。

电影《AKIRA》没有陷入这种迷思,科技进步带来的是正面影响还是负面影响取决于人,因为人才是科技的主人,科技只是人的工具,大友克洋的这一观点从《AKIRA》到后来的《蒸汽男孩》一脉相承。电影中,他借女主角K(Kei)说道「比如像变形虫那样的东西如果获得了人类的力量的话……变形虫不会建造房子和桥梁,只会把自己周围的东西吞噬掉」。这句话其实是对铁雄的讽刺,铁雄和金田是孤儿院的青梅竹马,金田一向争强好胜,是飙车族小团伙的头目,是铁雄的最好的朋友,也是他的保护者。但是铁雄对金田的感情却很复杂,铁雄受欺负时总是金田帮助他,但铁雄想成为强者,「想要显本事」,摆脱听金田指挥受金田保护的弱者的角色。在得到超能力后他开始为所欲为,用超能力扫除妨碍他的人,杀害了过去的同伴,前往东京奥运会场馆附近的地下秘密基地寻找31年前被冻结的AKIRA向他挑战。


对于片中追求绝对的力量而进行超能力研究的日本,电影中给了两次毁灭,一次毁于军方造出的AKIRA,一次毁于在破败混乱的社会底层成长的铁雄,与《最臭兵器》(编剧:大友克洋)中研制细菌武器的日本同样自食其果;痴迷于科学研究不顾后果促使铁雄觉醒出超能力的科学家,最后死于被铁雄引起的东京毁灭;满腔愤怒期待AKIRA毁灭新东京的民众,跟在铁雄身后摇旗呐喊,最后和新东京一起毁灭;耐人寻味的是,制造恐怖袭击的反政府武装和吹鼓AKIRA将要毁灭世界的邪教团体,却是由政府「最高干部会议」的根津(Nezu)议员暗地支持的,他向反政府组织成员龙作声称「将要改变这座城市的,是相信AKIRA的人民」,可在最后却开枪杀害自己的部下,带走所有财产证明逃走,最后心脏病发横死街头,伤痕累累的龙作也望着奔向铁雄的群众跪倒在路边死去;而最后竭尽所能对抗铁雄的,居然是在铁雄出逃后下克上,发动政变逮捕了所有最高干部会议成员的敷岛大佐。


大友克洋不希望电影太过英雄主义,而是往群像剧的方向处理。影片的最后,铁雄的力量在与金田、军人敷岛大佐以及三个31年前的超能力者26、27(Masaru)、25(Kiyoko)的最终决战中失去控制,三位超能力者唤醒了被封印的28号超能力者(Akira),让他带走铁雄。政客和乌合之众不可靠,科学家和军人也不值得相信,因为人类过早得到了自身难以控制的力量只能是自取灭亡,但电影还是寄希望于有一天人类能够进步,能够将强大的科技运用自如又不招致祸患。「这种能量对于目前的我们而言太过巨大」、「但是总有一天,我们也能……」、「你看,已经开始了……」,在影片最后的对白中,三个超能力小孩保护了金田,把希望寄托在了金田和K身上,他们回到了城市里,生活还在继续;而铁雄被四个超能力者带走,最后的一句台词「我是铁雄……」和无数星体的画面,暗示了他们或许前往了另一个宇宙。

「我是铁雄……」

电影《AKIRA》全长两个多小时,共计738页分镜,制作费用在当时突破了十亿日元。作画枚数达十五万张左右,色彩上用了327种不同颜色,在使用赛璐珞胶片和手工调色的当时相当罕见。片中的城市以巨构建筑为主,科幻感强,机械设计和人物造型都相当时髦,尤其是一身红色衣的金田和他的红色摩托车,堪称本片的符号。本片中的超能力是以用于战斗的不可见念力为主,还有读心、传声、透视、瞬移、预知梦,战斗设计也很时髦。本片中的医疗机械运行片段,人物转身的长镜头,以及几处背景动画,都堪称经典,多处精彩场面火爆的战斗作画,难以细数,如果说本片是长达两小时的作画MAD,似乎不算夸张。电影中背景的丰富细节,对作画水平的高要求,到最终成品的质量,在当时是超越时代,在如今也是手绘动画中的佼佼者。片中铁雄的大脑波形图,也是日本动画中较早使用了CG技术的画面之一。


即使是如此高水准的制作,也难免有些……小失误


某种意义上新东京本身也是电影的主角之一




顶级的作画与场景

《AKIRA》明显不同于其他日本动画电影的一点,便是该片采用了先行录音(prescoring)的制作方式,先让角色演员配音,为不同的音速出对应的口型,然后再配合录音进行作画,如此一来让画面中角色的口型能够符合配音台词。要做到这点,需要庞大的预算和宽松的工期,十分奢侈,因此即使是现在,能够对得上口型的日本动画也不多见。在大友克洋看来,脱离画面先行录音让台词浸透着演员们的发想,更能够激发演技和感情;但与此同时又会限制作画人员的想象空间,是个双刃剑。

《AKIRA》的配乐方面由音乐团体「艺能山城组」(Geinoh Yamashirogumi)负责。其前身是御茶水女子大学和筑波大学的合唱团体「心之会」,成立于1966年,后来在1974年改为现名。组头山城祥二(Shoji Yamashiro),本名大桥力(Tsutomu Ohashi),除了带领艺能山城组从事艺术事业外,也以本名活跃在生物学界,是一名科学家。(生命科学界人才济济啊)。在《AKIRA》的配乐创作方面,除了时间以外几乎没有限制,这让山城祥二感觉就像在做梦一样,于是尽情地创作了充满独断和偏见的音乐;但又感到不安,就像蒙眼挥刀,不知是砍中了目标还是砍到了自己的脚。《AKIRA》的配乐大量使用了来自印尼的甘美朗和克恰克,节奏感极强的打击乐与电子乐配合,以及多处人声伴唱,充满紧张感的喘息声,宗教感极强的佛教经文诵读,既传统又前卫,创作思路上与艺能山城组在这之前的《轮回交响乐》一脉相承,可以说是其升级版。搭配快节奏的本片,效果良好,风格独特,也是本片的一大亮点。大友克洋认为,艺能山城组的作品包含了多种不同的音乐风格,这样海纳百川版的音乐最能接近他想象中的新东京,如果仅仅是古典乐加上合唱,对于《AKIRA》这部作品而言是远远不够的。

山城祥二老师
友情提示:不要在驾驶摩托车时欣赏本片的OST。

「为什么大友克洋的作品里,不会出现像其他动画里那样的可爱女孩子呢?」相信这是不少现在回过头去补大友克洋作品的观众都会有的疑问,其实不只是现在的观众有这样的疑问。大友克洋就自己说过,经常被人吐槽为何要把女孩子画成那种怪怪的样子。其实,对大友克洋来说,受市场欢迎的那种可爱女孩并不难画,更多的是出于对写实的追求,因而在作品里对亚洲人的体态特征进行不加美化的描绘。在这点上,确实是充斥着大眼长腿美少年美少女的日本动漫中的异类。

原作漫画长达六卷,共120话,在改编成动画电影时,由于篇幅有限,难免要删减改动。大友克洋自己提到,他在创作原作漫画时会以单行本一卷为单位营造出一定程度的速度感,让每一卷看起来都很精彩,所以在动画化时,也是以单行本一卷的架构进行改编的。结果上,表面上是新兴宗教的领袖实际是超能力者19号的宫子(Miyako)夫人变成了路人,从漫画里的重要配角变成了背景里的邪教神婆,连带教团其他角色的戏份也没了;Akira在电影里也失去了完整的肉身,只剩下神经系统被保留冰冻,连带铁雄带着Akira在第二次爆炸后的废墟上建立了大东京帝国的剧情也被删去,只剩下金田嘲讽他的一句「你现在也算是个大人物了,在这废墟上……」;漫画中美国派遣特种部队潜入灾后的新东京侦查,最后为了击毙铁雄收拾事态,又是派出携带生化武器的特种部队,又是轰炸新东京废墟,然而美帝妄图干涉大东京帝国内政的阴谋都被粉碎,铁雄手撕战斗机,扔下卫星镭射炮砸烂美军航母,还在月亮上挥拳打出一个大坑,结果这些精彩剧情都被删减,美军也没能登场,实在可惜。

宫子夫人的教团,白幡上书「南无亚辉罗大明神」,可见剧中对AKIRA的汉字定为「亚辉罗」

大友克洋的漫画作品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掀起的浪潮,亦影响了许多至今仍奋斗在漫画界一线的漫画家们。其写实细致的画风、注重透视和空间感的技法,颇具法国漫画巨匠墨比斯的神韵,在当时深受手塚治虫影响的日本漫画界引起了震撼,甚至有评论家以「大友以前﹒大友以后」来形容这一冲击带来的影响。前阵子,漫画家石黑正数还在《聊聊「令你按捺不住的漫画」!》中也提到了来自《AKIRA》的影响。

漫画家石黑正数《聊聊「令你按捺不住的漫画」!》#14

漫画原作在1988年就被漫威公司引进到美国,发行了全彩版,1989年电影也被引进美国。由于《AKIRA》在欧美享誉盛名,早在2002年就有华纳兄弟要翻拍《AKIRA》真人电影的消息,然而传闻中的导演一变再变,电影就是迟迟没有进展,也不知该高兴还是该失落。毕竟片中预言的2020东京奥运会只剩下两年多,如果不能在这2020前上映,不但宣传上少了一大噱头,想必观影时也会少点乐趣吧,到那时人家奥运会都办完了,再给观众看东京在奥运会之前被毁灭,这不是搞笑吗。

不过,在此之前,受够了华纳兄弟跳票十多年的影迷们,终于决定「自制假药」。于是一个名为「AKIRA Project」的项目诞生了,主创人员也是在电影行业的业内人士,从2012年起在Indiegogo众筹网站上募集资金,其后又在加拿大的魁北克蒙特利尔进行拍摄,终于在2014年公开了这段长达5分钟的「预告片」。片中甚至还还原了漫画里铁雄与山形和金田对峙的场面,可以说是非常走心了。在八字还没一撇的官方真人版电影出来前,不如先来感受一下这段真爱粉的诚意之作吧。


【资料参考】

『ユリイカ』1988年8月臨時増刊号「総特集 大友克洋」青土社
夏目房之介『手塚治虫の冒険 戦後マンガの神々』筑摩書房、1995年
『BSマンガ夜話 ニューウェーブセレクション』カンゼン、2004年
『BRUTAS』2007年1月1日・15日合併号別冊「新解説 大友克洋」マガジンハウス
文明科学研究所の歴史: http://www.bunmeiken.jp/history.html
芸能山城組とは:http://www.yamashirogumi.jp/aboutus/library/
[音で探る関わり] 音は身体全体で感じている:大橋力×中村桂子: http://www.brh.co.jp/seimeishi/journal/049/talk_index.html
Kôsei, Ono (Winter 1996). “Manga Publishing: Trends in the United States”. Japanese Book News. The Japan Foundation. 1 (16): 6–7. ISSN 0918-9580.
https://www.animenewsnetwork.com/interest/2012-04-09/akira-katsuhiro-otomo-remembers-french-artist-moebius
https://www.forbes.com/sites/olliebarder/2017/05/26/katsuhiro-otomo-on-creating-akira-and-designing-the-coolest-bike-in-all-of-manga-and-anime/#562c1d026d25

封面: 《AKIRA》

© 金田正 / Anitama

文章标签AKIRA大友克洋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