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冒险王到冠军

不该忘却的纪念-《周刊少年Champion》简史(一)

History|王新禧个人专栏2016年8月27日 6时10分

一直以来,大多数漫画读者只要提起日本的少年漫周刊,脑海里浮现出来的都是《周刊少年Jump》、《周刊少年Sunday》和《周刊少年Magazine》这鼎足而立的三大杂志。其实呀,日本的少年漫画周刊,在鼎盛期可不止这三家,除开那些二三线的刊物外,尚有《周刊少年Champion》和《周刊少年King》这两大主流周刊,能与前三名一掰手腕。遥想当年五雄争霸,气冲牛斗,煞是热闹。笔者从本期起,就带大家一起走近《周刊少年Champion》,回顾那段激动人心的争雄岁月。

一、创业1969

话说上世纪60年代末的1968年,集英社的《周刊少年Jump》创刊后雄心壮志,跃马扬鞭,以《无耻学园》和《小鬼当大将》为两大利器,试图打破小学馆与讲谈社旗下两大周刊垄断的局面,在周刊漫画杂志市场上瓜分一块蛋糕。就在三家周刊你争我夺之际,一本没有太深厚背景,却有着远大抱负的新漫画杂志于第二年的1969年7月15日创刊了。与《Jump》一样,创刊之初,这本杂志是半月刊,1970年6月24日周刊化,杂志的正式名称为《周刊少年Champion》(週刊少年チャンピオン,下文一律简称《Champion》)。尽管雄心勃勃,志在夺冠,不过后来的事实让周刊的拥有者颇感失望——名为Champion,却从未登上过冠军宝座,也从未超越前三大巨头,把老四的位置坐了个一万年不变。

《周刊少年Champion》创刊号封面图。

《Champion》的出版商是秋田书店,以缔造者秋田贞夫的姓氏命名。在早期的月刊时代,佼佼者《冒险王》就由秋田书店编辑出版。进入周刊时代后,秋田书店不甘落于人后,遂以新刊《Champion》出马搦战,希望能延续《冒险王》当年的威势。

任何事业的开端,都必定竭尽全力,期冀着许未来以美好。《Champion》编辑部在创业期也是热情饱满,昂扬向上。他们认真研究了三位前辈的优劣点,结合自身实际,打出“新鲜的少年周刊”作为杂志口号,并制订了宽松的创作机制,对所刊登漫画的风格及表现手法一概不加限制,一时间吸引了不少名家供稿。当时正给《Jump》画《无耻学园》的永井豪,也来凑趣,奉上了搞笑漫画《马屁世家》(あばしり一家)。《Jump》主编长野规对此极为不满,他认为漫画家应该集中所有精力,专一画好当下的作品,不该一心多用。但同时给几家杂志画稿是延续了二十多年的行风,长野规此际也奈何永井豪不得。受此刺激,《Jump》加快了漫画家专属制度的出台步伐。

《马屁世家》的复刻版单行本。

干劲十足的《Champion》,创刊首发阵容亦算豪华,封面是泰拳高手泽村忠,连载漫画除了《马屁世家》外,尚有手塚治虫的《神秘洞》(ザ・クレーター)、松森正的《俺のマウンド》、贝塚广志的《赤い牙》、梶原一骑编剧的《黄昏番长》(夕やけ番長)、旭丘光志的《流れ狼》等。这些漫画,有的是从《冒险王》转来的,有的则是在《Champion》编辑部力邀下加盟的,比如手塚治虫的作品。

手塚治虫的《神秘洞》内页图。

手塚于1961年成立“虫制作公司”,主要从事TV动画的制作。他用疯狂连载多部漫画所赚来的丰厚收入,来投资培养日本的动画事业。只可惜手塚是漫画天才,但不是商业天才,虫制作公司长期处于亏损状态,撑到60年代末,已经濒临破产。手塚别无他法,只能靠画更多的漫画这个法子,来弥补动画造成的亏损。《Champion》创刊后,手塚大喜,又有一个可以捞稿费的阵地了。赶巧《Champion》的首任主编成田清美为扩大创刊号影响力,有意请大腕压阵,主动上门约稿,手塚欣然同意,以《神秘洞》献之。《神秘洞》由十七个恐怖短篇构成,各篇故事在内容上彼此无关,只以少年隆一作为松散的连接。通观全作,中规中矩,连载后也没太大反响,只能算手塚的二流作品。尽管如此,手塚与《Champion》凭借此次合作,初步建立起了融洽的关系。

二、奋斗之1970——1972

创刊号之后,从1970年到1972年,相继有藤子不二雄的《狂人军》、《漫画之路》;手塚治虫的《我的玛利亚》、《透明人》;南波健二的《大强夺》、《手枪王子》;一峰大二的《宇宙猿人哥利》、横山光辉的《巴比伦二世》、角田次郎的《别哭!十日元》、石森章太郎的《原始少年龙》、望月三起也的《赤脚巨人》等名家作品在《Champion》进行连载,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萝莉控”的祖师爷及同人志大佬吾妻日出夫,也在同时期崭露头角,开启《ふたりと5人》的连载。这么多作品里,以手塚大神的《我的玛利亚》与藤子不二雄的《漫画之路》最为轰动,是当时的“人气冠军”,引发了大范围的关注与讨论。

你可能想不到,大量作品都老少咸宜、思想境界高远的手塚大神,也是曾经画过不少成人向漫画的,有些甚至口味比较重。而他在早期曾和永井豪一样,画过一部备受争议的“涉黄”漫画,其名曰《我的玛利亚》(やけっぱちのマリア,又译《烧野矢八的玛利亚》),于1970年4月至11月在《Champion》连载,所造成的轰动,到了举国喊打的程度,可想而知多么“深入民心”了。

《我的玛利亚》单行本封面图。

与《无耻学园》纯粹为了商业噱头不同,手塚是本着向青少年普及正确的性教育这个崇高的目的,尽心创作《我的玛利亚》的。70年代日本民众的生活水平已相对较高,营养充足的少男少女们普遍性早熟,成为当时社会面临的一个棘手问题。手塚的儿子在三年级时,某天竟然若无其事地对父亲说:“你昨晚真棒啊!”把手塚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因此,他觉得很有必要给予少年男女正确的性观念和性知识。此初心大是可赞,可惜画着画着,竟画过了头。《无耻学园》毕竟还有底线在,《我的玛利亚》则完全到了“绘声绘色、栩栩如生、纤毫毕现、呼之欲出”的地步。手塚对〇〇××和女性生殖器官进行了细致的描绘,令人观之血脉贲张。别看日本现在是AV大国,那会儿还只是桃色电影时代,连成年人看了这部漫画,都大呼受不了,未经人事的少年们又岂能把持得住?于是继炮轰《无耻学园》之后,舆论又将矛头指向了手塚治虫。尽管手塚一再强调《我的玛利亚》的内容是正当的、积极的,各社会团体依然不依不饶。福冈县儿童福祉审议会认为该漫画“刺激过度,有损青少年健康成长”,遂将其指定为有害图书。手塚再怎么辩解也没用,索性不予理会,硬顶着压力把《我的玛利亚》连载完毕。

《我的玛利亚》被批判为有害图书的报纸。

《Jump》刊登《无耻学园》,挣得“名利双收”。《Champion》连载《我的玛利亚》,却是“手塚切大葱,切开方知两头空,名也空,利也空。”盖因《无耻学园》是彻底的商业化,没有道德包袱,娱乐感十足,读者乐意看。而《我的玛利亚》一出世就奔“教育”二字去,说教性质浓厚,情节没啥看头。手塚吭吭哧哧画了大半年,也不见得教育了多少孩子,反落了滚滚骂名。真是吃力不讨好!

与《我的玛利亚》差不多同一时期在《Champion》连载的《漫画之路》(まんが道),是一部值得所有漫迷至少要看一遍的佳作。他的作者是藤子二人组中的安孙子素雄,也就是藤子不二雄Ⓐ。这是一部自传性质的漫画,是藤子Ⓐ耗费巨大心力绘就的大制作,也是他最长的作品。全系列连载长达43年,直到2013年才最终完结。

《漫画之路》的内页图。

《漫画之路》以藤本弘与安孙子素雄为原型,描述了满贺道雄(安孙子)、才野茂(藤本弘)这两位从小志趣相投的好伙伴,因受到手塚治虫感召,立志成为漫画家,并为之努力一生的故事。作品按年代顺序分为《翌桧篇》(翌桧是一种幼时长的很像桧树的树,传说其总梦想着长大后会成为桧树)、《立志篇・青云篇》、《春雷篇》及续作《爱在情窦初开时…》(愛…しりそめし頃に…,又译《爱…在初识的日子里…》)。手塚治虫、石森章太郎、赤塚不二夫等友人在作品中均以实名登场,一起讲述当年奋斗打拼的历程。因为是从当事人的角度真实回顾昭和年代漫画界的人与事,所以本作对于了解日本漫画发展史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

由于连载时间过长,《漫画之路》换过数本杂志,《Champion》1970年第8期至1972年第30期刊登的是《翌桧篇》。这是《漫画之路》的最初形态,以“漫画入门讲座”的名义发表,共21节。从满贺道雄童年时期转学到高冈市定塚小学,结识才野茂讲起,两人兴趣相近、一见如故,互相阐明志向,而后一同制作幻灯片、创办同人志、合作投稿、上京旅行,一直到拜会手塚为止,安孙子详尽回顾了入住常盘庄之前的点点滴滴。当时《哆啦A梦》正在小学馆的学年志上登得红红火火,许多读者对这部藤子不二雄的自传漫画产生了浓厚兴趣。大多数漫画迷也是看了《漫画之路》,才了解到藤子不二雄原来是两个人。

《漫画之路》在《Champion》上刊登的翌桧篇。

《漫画之路》令藤子Ⓐ在《Champion》上有了一席之地,该作完结后,他又推出了独力创作的漫画《魔太郎来了》(魔太郎がくる!!)。70年代时,藤子二人组已基本上处于各自创作状态,只是笔名尚未分开。《魔太郎来了》堪称藤子Ⓐ暗黑化风格的代表作,《哆啦A梦》有多么阳光灿烂,它就有多么阴森翳黑。友爱学园的中学生浦见魔太郎,无论外表还是性格都毫不起眼,属于典型的常被欺负的学生。然而不为人知的是,他拥有黑暗的超能力。每当被坏学生欺凌后,他就会用自身的超自然之力和神秘道具,对施暴者进行残酷报复。施暴者固然手段残忍,魔太郎的报复更加阴损暴虐,被整的人非死即废。令人毛骨悚然的画面由始至终不曾停歇,阴暗的人心被揭示得淋漓尽致。

《魔太郎来了》的彩页。

藤子Ⓐ之所以创作出魔太郎这个人物,在于他小时候也常被坏同学欺负,心中的怨念积累到此时大爆发。70年代日本校园的霸凌现象日趋弥漫,不良学生成为很多正经孩子的噩梦,他们都在内心潜埋着深深的怨念和报复念头,只是不敢付诸行动。《魔太郎来了》通过另一种途径,帮他们发泄了仇恨。是以漫画风格虽黑暗,竟也颇受欢迎。漫画中的著名台词:“我不洗刷这怨恨可不行”,成为很多学生的口头禅。该作从《Champion》1972年第30期直连载到1975年第47期,在彼时算难得的长篇了。

《魔太郎来了》的内页。

1972年4月,壁村耐三出任《Champion》第二任主编。这位可是漫画编辑史上响当当的硬角色,他带领《Champion》进入了黄金时代。虽然含金量不能跟《Jump》比,可也算得上金精玉润,风光一时。

壁村耐三是同为冈山县出身的秋田书店社长秋田贞夫的老乡,在讲究亲缘乡谊的私企里,很自然地受到重用。进公司不久,他分配到《漫画王》当编辑,成为手塚治虫《我的孙悟空》这部重要作品的责编。高层对他的栽培之心一望可知。经过锤炼后,他担负起《漫画王》兄弟刊《冒险王》主编的重任,把《冒险王》引领至月刊时代的顶峰。1972年初,《Champion》的销量一直徘徊在40万册以下(年度平均销量,下同),似乎铁定只能坐第四把交椅了。高层对此十分不满,遂将悍将壁村耐三空降到《Champion》,期冀他能缔造奇迹。

壁村为人洒脱无羁、不拘小节,外表看上去就像道上混的。他的工作作风极其强势,想到什么就立即去干,绝不容属下磨叽。就职伊始,他把除了横山光辉的《巴比伦二世》(バビル2世)之外的漫画全部停载,而后重新约稿,输入新血,令杂志面貌焕然一新。这期间,水岛新司的棒球漫画《大饭桶》(ドカベン)、梅本幸雄的《青春アタッカー》、古谷三敏的搞笑漫画《どくだみ先生》、贝塚广志的《烈风》等,都有着相当的影响力。壁村还结合当时的科幻热潮,请斋藤隆夫把小松左京的名小说《日本沉没》改编为同名漫画。一系列改革措施和新作收到了良好效果,《Champion》的销量步步看涨,到1973年8月20日,突破了50万册这个整数关口。

《日本沉没》的漫画版。

然而这还不够,1973年11月,《Champion》史上最伟大的作品就要诞生了!

下期待续。

封面: 《週刊少年チャンピオン》1970年22号

© 王新禧 / Anitama

《周刊少年Champion》简史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