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儿童文学到MADHOUSE

中村亮介访谈(一)

Interview|酱牛腱 高濑司3月7日 6时30分

【受访嘉宾资料】

中村亮介(Nakamura Ryosuke)

1976年生,动画监督。东京大学毕业后,于1999年进入MADHOUSE,直至2010年5月转为自由之身。MADHOUSE时代以《魍魉之匣》(2008年)监督出道。之后监督了《青之文学系列 奔跑吧梅洛斯》(2009年)、《被狙击的学园》(2012年)、《AIURA》(2013年)、《灰与幻想的格林姆迦尔》(2016年)。作品类型丰富,覆盖拼盘作、长篇剧场、短篇、普通TV等多种作品形式。并形成了一套以人设细居美惠子、美术监督金子英俊、摄影监督五十岚慎一、CG监制菅友彦、剪辑肥田文所组成的固定制作班底。近年来还大量负责动画的OPED的分镜演出,代表作有《野球少年》(2016年)ED、《3月的狮子》(2016年)ED、《机动战士高达 铁血孤儿》第二季(2016年)ED、《来自深渊》(2017年)OP等。


(本访谈采于16年3月,因各种原因拖延至今,还请各位读者谅解。)

■从演剧,到儿童文学社团,再到动画

——非常感谢您接受Anitama的采访。今天我们会通过您出道前的经历和您的监督作品,按时间轴进行采访。首先想先简单请教一下您的个人经历,您儿童时代的动画体验是怎样的?

中村 大家知道,很多动画业界人都是自小就受到动画影响,但我则没有怎么看过动画。放到现在,这种不让小孩看电视的家庭或许已经不多了,但我小时候,父母的教育方针就是这样的……。所以我在学校里都跟不上小朋友们的话题,非常困扰(笑)。这造成我小时候的兴趣爱好其实是体育。有一段时期我甚至希望能够成为体育媒体撰稿人。

——那您最早是怎样才开始看动画的?

中村 这要到我进入大学之后。我加入了儿童文学社团,或许是儿童文学和动画有很多共通之处,社团里喜欢动画的社员很多。平时开个读书会,一帮人经常聊着聊着就歪到动画的话题上去了。看他们聊动画聊得那么开心,渐渐地,我也对动画产生了兴趣。

——说到您的大学时代,恰好是《新世纪福音战士》(TV:1995-1996年/剧场版:1997、1998年)和《幽灵公主》(1997年)带起新一波动画热潮的时期。您当时主要关注了哪些作品?

中村 《EVA》我当然是看得很开心的。而说起其他的TV动画,我对《EVA》之后的佐藤龙雄监督作品《机动战舰Nadesico》(1996-1997年)心动不已,这部作品中的“玩心”让我非常拜服。然后就是佐藤顺一监督的动画电影《祈愿物语》(1995年)和OVA《魔法使Tai!》(1996年)。另外渡边信一郎监督作品《宇宙牛仔》(TV:1998-1999年/剧场版:2001年)也让我印象深刻。

——那您之后的心态是怎样从一名观众转变为有意创作的呢?

中村 其实我在初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有参加创作型工作的想法。我的初高中在筑波大学附属驹场学园(译注:也就是那家以女装选美闻名于中国网络的学校)度过。这所学校的文化祭办得有声有色。其中尤其盛行的是演剧类节目。而我正好也是个喜欢参加活动搞事更胜过学习的人,于是便希望将来参加工作时,也能够保持搞活动那样的心态。但是当时的我对于自己的将来并没能够完全考虑透彻。我有一位同班同学,他是之后担任《光速蒙面侠》(2002-2009年)漫画原作的稻垣理一郎。他当时的未来目标就非常明确:“我就是要当漫画家,我不去上大学。”我就非常羡慕他的这份强大。而我最终也没能像他那样早日决定自己的将来目标,于是决定先去上大学。在四年大学生活中,一边学习,一边考虑。在我经历儿童文学社团后,最终找到的将来目标,就是动画。我的大学专业是社会学,毕业论文选题选的是宫崎骏监督作品《风之谷》(1983年),文中我将《风之谷》和宫泽贤治相联系进行论述。当然了,就算我没有选择动画作为我的工作,漫画版《风之谷》依然是一部伟大的作品,其价值完全配得上以社会学观点进行学术研究。


■MADHOUSE的修行时代

——您毕业后进入了MADHOUSE,能否介绍一下当时的经过?

中村 我有一位大学同社团的朋友,叫作平山理志。他之后担任了《LOVELIVE!》(2013、2014年)的制片人,便是他邀请我去的MADHOUSE。他最后虽然走了制片人路线,但当时还是想走演出路线当监督的。然后据他调查,MADHOUSE就是新人最容易当上演出的动画公司!我就想你真能查啊(笑)。我本来对于职业生涯的第一家公司并没有太多的要求,但是既然公司里有个朋友,那总是心安一些。于是就和平山一起,以制作进行身份加入了MADHOUSE。从结果上来讲,进入MADHOUSE对我今后的人生起到了极大的正面作用。

——这么说,您在入职当时其实就已经把逐步积累经验走上监督之路这一职业规划纳入视野?

中村 我?完全没有(笑)。动画行业其实是这样的一种状况,行业里不存在一条固定的,所谓“这么做就能当上监督”的职业路线。并不是说我按图索骥,这样做那样做,就一定能当上监督。为了得到周围的认同,我就只能在自己的工作职权范围内去尽量展示自己。但是如果连展示自己的机会都没有的话,那就只能自己主动去找机会,讨机会。事实上,包括我在内,之后成为监督的MADHOUSE的年轻员工们,当时都是主动向公司的前辈们表达过“我想做演出”的意愿的。但是,毕竟前辈们既不是每人都记忆力超群,也不会没事来关注我们这批新人,他们首先都忙于自己手头的工作(笑)。但如果我们主动展示过的话,运气好时或许就会被他们记住,然后对我们说“要不先来当演出助手试试?”这时我们才能拿到机会,但这个过程其实很凭运气。

而具体到我个人,我走上创作之路,其实第一步是从脚本家开始的。“看你也不会画画,不过文章好像写得还可以,说不定会比较适合当当脚本?”于是我就在前辈浦畑达彦担任系列构成的作品中开写脚本,差不多在他手下写了三十多集动画。这也多亏了当时MADHOUSE有个政策,公司打算在自家社内培养脚本家,于是就给新人写脚本开了方便之门。但是,我最终还是想当演出。于是脚本一边写,一边成天把“我要当演出”挂在嘴上。说实话,当时的我并没有能够在演出道路上获得成功的自信,但是我就是想体验一次,尝试一次。我觉得人年轻的时候,与其走一步前算三步,还不如把自己的好奇心放在第一位,凡事顺着好奇行动。当然说真的,其实就算不年轻了,我觉得还是要把自己的好奇心放在第一位(笑)。但这并不是说我排斥脚本工作,事实上对我而言,能够在接手演出工作前积累脚本上的经验,对于我之后的职业道路起到了很大的好处。

——您说您不会画画,您是原来就从没画过?

中村 作为一个进入动画行业的人来说,我觉得我算是比较特殊的,真的就是完全没画过。一般按理讲,你要在动画里做演出,那肯定是会画画更有利。要给动画师传达内容的时候,有些用口述和文字难以准确描述的,只要画个参考图就可以一下解决问题。所以我刚进入行业时,我很清楚自己在这方面存在短板。就先去买了大量的绘画教程。当时我基本就是个纯外行,所以买的都是最为初级的教材。对于所谓的演出“论”,对于影像的知识,我在学生时代就读过包括《希区柯克与特吕弗对话录》在内的许多著作,做过各种方面的学习。所以在我进公司的时候,对于怎么制作影像、怎么切镜头等等的演出基础,其实已经有一定程度的掌握。在这个理论基础之下,对我而言,学画其实有点接近于学语言。素描技术也好,透视知识也好,我需要学习的其实是这些最最基础的东西。

所以当时不仅在公司,回到家里我也扑在画画上。我本来完全没有想过,自己这辈子还会有画画的机会,但是一旦下了决定,画起来还是感觉别有一番乐趣的。而在我当上演出之后,如果感觉动画师交上来的构图有问题,虽然我不怎么能画,但我依然会努力去试着修。其实之后还会有正牌的作画监督来修,所以实际上我的修正是不需要的。但对我而言,这不是需要与否的问题,而是我自己怎么练习的问题(笑)。

然后我就站在作画监督后面看他怎么修,他是怎么发现错误然后怎么改的,这样一步一步地学习。而在作画监督之前我自己先修的那个过程,其实就是在发现问题时,不要先看答案,而是先自己思考解决方案。在这一基础上,我再观察高手所采取的解决方式,两相对照后就能达到极好的提升自身的效果。演出初期的时候,我负责的集数都由滨田邦彦担任作画监督,从他身上我学到了非常非常多。而时至今日,我的想法是,从作画监督的角度看,就算演出不会画画,只要他有努力去试图传达一些东西,那对于作监而言,肯定会更容易决定修正的方式。当然,我也是到了现在才悟出这一点的。

——说到MADHOUSE的演出家,川尻善昭监督的影响力想来会非常巨大。您有受到过他的影响么?

中村 我和川尻监督没有直接的接触。但我想我依然受到了他的影响。这是因为川尻监督的作品中,他不仅仅会把分镜画好,所有镜头都由他亲自完成构图和草原。然后开作画会议时,他会带着这些构图和草原直接和动画师进行讨论。也就是说,对于他而言,所谓的演出不仅仅是画分镜和做演出指示,还要画好构图,画好草原,打好时间点,这些原本应该是原画做的工作他都亲自处理。大佬凡事都亲自动手,便造成MADHOUSE中弥漫着这样一种气氛——演出在对于画面的控制上如果做得太过松垮,就会被周围认为这个演出没好好干活。因为我进的第一家动画公司就是MADHOUSE,我还以为整个行业的演出就都是这么干活的呢。结果离开后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别处的演出控制欲可就低多了(笑)。所以川尻监督在演出方式上的影响是在整个公司层面的,这对我也间接地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影响。我现在偶尔也会自己下场做做原画,这就是我受到的影响之一(笑)。

——听说川尻监督的工作量和手速都不是常人可以模仿的。

中村 反正我肯定不行。川尻监督的工作速度非同一般,我还听说过他曾经一天画完了半集TV的构图。换我的话,光是画半集的分镜都要花不止一天,一周都够呛。我就想这位别是个超人吧(笑)。

——然后对您而言,浅香守生监督的存在应该也非常巨大。您在《NANA》(2006-2007年)和浅香监督一起担任了第一集的演出。

中村 浅香监督虽然是一位天才演出家,但他的工作速度并不能算快,所以我第一集也只是作为救火队员进去帮忙。但是也依靠这个机会,我之后还负责了三集总集篇的演出,这让我非常高兴。《NANA》是一部播放时间接近一年的长篇,其间插入了三集总集篇。浅香监督完全没有插手这三集,从和金春智子对脚本进行讨论的阶段开始就完全交给我来处理。所以我虽然做的是总集篇,但实际上的具体工作内容与其说是单集演出,不如说更接近于监督。不仅自由度很高,而且做起来很有成就感。在《NANA》动画完结的庆功会上,原作者矢泽爱老师亲口对我表示,总集篇让她印象非常深刻,对我而言也是非常光荣的评价。毕竟原作者专门挑出总集篇来夸奖,这算是一件非常少见的事情,这也成为了我的美好回忆。

(未完待续)

封面: Anitama

© 酱牛腱 高濑司 / Anitama

文章标签中村亮介访谈
动画监督中村亮介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