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铅笔动画的今昔

彩色铅笔动画导演史涓生专访(三)

China Animator|lll1月7日 6时30分

——最开始是怎么成立彩色铅笔的呢?

史:最早不叫“彩色铅笔动画”这个名字,当时叫做“三色铅笔工作室”,说起来这个名字其实还是大名鼎鼎的在日国人动画人——梁博雅起的,当时她是想到作为原画人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彩铅,彩铅中原画工作常用的基本上又是黄色、红色和蓝色三种铅笔,然后这三个颜色又有三原色的意义在里面,但是之后成立公司,兴高采烈地去注册“三色铅笔动画”的时候,发现这名字已经被另一家纯粹生产铅笔的工厂占用了。(笑)后来才没办法就直接改成彩色铅笔动画了。

——后来彩色铅笔是怎样接活儿的?

史:一开始主要是跟现在绘梦的李豪凌导演合作的很多,因为我们最早发了一个项目叫《零星笔记》嘛,发了一些人设啊原画卡上去,然后李导就看到了。就找我们看看能不能搞一些合作之类的。于是做了《中国惊奇先生》的部分集数、《撸时代》第一季。另外就是其中也简短的接一些其他的活,类似短片之类的,还是比较稳定的。

——网络动画档期也比较紧吧?

史:嗯,也比较紧。因为当时我们人少嘛,彩色铅笔最开始连一个外招的员工都没有,就我们几个作画的人。

主要做的还是《撸时代》,后来开始做的《中国惊奇先生》,差不多是同时开始进行。当时是做一集《撸时代》,然后做一集《中国惊奇先生》,这样穿插着做。

《中国惊奇先生》我记得我们是做了4集之后,《撸时代》那边压力有点大,我们自己更愿意做《撸时代》一些,所以惊奇先生第五集开始就是其他公司负责的了。

bilibili

2014年彩色铅笔动画内部制作的MAD,内容包括《撸时代》和《中国惊奇先生》。

——记得《撸时代》第二季开始你只是负责总作画监督,后来貌似是导演了。

史:《撸时代》第二季开始还是甲方找的另一个导演,但是合作沟通好像出了点问题。最后两集,就让我们自己来做。不过当时因为之前的导演是需要负责后期的,所以换成我们自己做的话,按照惯例所以最后两集就连后期摄影也必须要我们自己来。

——所以后期部门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找的?

史:就是从《撸时代》的时候开始招的。开始的时候我们只画原画嘛,也没想过招什么其他部门的人才,有过这种想法但是没有时间去找。因为动画作画这边实在忙不过来。后来《撸时代》第二季后面两集实在没有办法,我们之前也考虑过成立一个后期部,已经有一两个人在那里了,但是没有事情。刚好《撸时代》是一个机会,就让他们去做。

撸时代第二季的时候,最后两集,就是我们全部做完,从头到尾从分镜开始,做到后期结束,除了配音之外,整个画面都是我们做完的。当时我们又给自己添加了一点信心,我们其实也能全部做完嘛。

bilibili

《撸时代》第二季最后一集,总长达到了16分钟33秒,也是最长的一集《撸时代》,当时的国产网络动画平均时长在10分钟左右。可见彩色铅笔工作人员的热情。

——那你们自己独立完成的最后两集的后期感觉质量怎么样?

史:起码要比《撸时代》第二季前面那些要好一点,虽然并说不上有多好。自从我们有了这点自信之后,我们就开始向整包方面去接了。我们之后接的东西都是整包,就直接接一个短片pv项目,是跟日本方面合作的,当时做完之后感觉比《撸时代》第二季后面那几集还要好一点。

——从你们官方微博上有说,奥飞入股彩铅了,那么之后奥飞有向你们提出什么要求么?

史:奥飞其实没有怎么向我们提出过要求,基本上也是零干涉,也就是一年下来,财务要给我们审一下。大概要了解一下我们的盈利状况,也就仅此而已。其他具体生产、业务基本不会干涉,现在为止也没给我们塞过什么片子。我们以前是什么样子,现在依然是什么样子的。

——说起来,你们彩铅的原画都是比较有个人风格的?

史:是的,包括我们几个人风格差别都很大。即便是我们内部,所以这个东西统一起来也是比较有难度的,所以我们非常需要专业作监修型这样的人才。

——最后到头来还是需要你来修型?(笑)

史:看是肯定都会看一遍,至于到底要不要去修我自己也是有标准的。毕竟我是做商业动画的人,也就是说要求其实没那么高,也是能放的就放。我感觉我的要求算是低了(笑), 很多那些外面的甲方以及外面的一些朋友,他们作画要求都挺高的。我个人的特点就是,我就是抓住一个点,只要这个点有,其他点舍弃一点,整个卡看上去也不会那么差。就说做商业动画的是需要保证产量的情况下,不能追求太多细节,太扣细节可能因小失大,尽量把力气花在刀刃上。我修到这种就可以,把握观众能接受界限。

——所以说,结果还是平衡的,彩铅那么多原画风格不一样,最后还需要你来统一一下,我还经常听到玩笑话说你一个修彩铅全部。

史:只是会看全部的卡,以前可能会修其中大部分的卡,现在不会了。其他也在成长嘛,一些肢体的特写,没有出现什么内容,不太容易出问题的卡,我不会去修的。我最容易全修的是那种,分镜上看上去是全集的亮点,但是那个画师画的有些普通了,这种卡我会去全修。不一定是打斗,有可能是对于剧情是一个比较有重要交代作用的地方,一个需要表演的地方,这种我都会全修。基本上就是我自己重新画一遍,还有一种就是大脸,一张脸,不光是眼睛,整个五官都有,这种卡我也会去修。

——那这样工作量岂不是很大?

史:也还好。因为我会权衡张数,如果是张数多的卡我的要求会变得更低(笑),因为张数多一般都动的幅度很大嘛,也就看不出崩不崩了,只修一些张数比较低又很重要的卡,其实工作量也不算太大。

——不过有不少全修吧,不过全修和重画不太一样吧?

对,视其重点,有些全修,我是属于那种,动作画的还不错的,造型错的实在是太离谱的,我会每一张盖在他们上,以他的画法尽量去帮他完成,他那种想完成的效果。他没有画出来,我会试着帮他去画出来。虽然最后也不一定会是他想要的(笑)。

——这样的话,下面的人也能学习到,知道这东西该怎么画。

对,这种修的话,他的率表节奏我都不会去改变他,里面有多少张,做出来还是有多少张。但是中间的动作我还是回去改一点。不光是造型,其实动作也会去修改,举个简单的例子,有的人画一个举手的动作,中间这一张打了一个参考张,参考张时间点是对的。但是动作本身不太对,我就会去把参考张去修正了,但时间和张数都不变。

封面: 彩色铅笔动画

© lll / Anitama

彩色铅笔动画导演史涓生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