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鱼得水的“原作助手”

漫画家小畑健回顾成长历程(二)

Broadcast|izumi7月4日 6时30分

历经孩童时期心无旁骛地描摹,学生时代孜孜不倦地钻研,毕业后上京的小畑健从漫画家助手做起,朝着儿时“以画为生”的目标迈出了坚实的步伐。皇天不负有心人,1989 年,小畑终于实现了在《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漫画的夙愿。

小畑的出道作品《CYBORG爷爷G》的设计风格颇有些另类,用他自己的话讲,除了想要绘制结合机械与老人两者间落差的画面外,还想给那些认定“此等内容不可能延续周更频率”的读者们一个惊讶,光是这样就足够他心中得意乐呵一番了。

小畑透露,他曾试图将人物身体的裸露度加大,或干脆搞成完全透明的机甲外壳……可惜未能如愿。然而比起这些,更让漫画家抓破头皮的是,每周还得接茬把故事往下编这件苦差,让他觉察到单凭一己之力的确难以维系周刊连载的节奏。

顺便讲下《爷爷G》的彩页原稿,角色躯干部分的金属感与头部的肌肉感所形成的失衡,给人以特殊的欣赏妙趣。小畑彩页上色的画材选择,并非时下流行的 Copic 马克笔,而是丙烯亚克力。据说当年他偶然在位于新宿的纪伊国屋看到销售空山基画集的展示角,正巧现场在播放画家作画的录像。小畑便在屏幕前立定边看边记,回去就仿照此法绘制彩页。

《爷爷G》之后,小畑健画了各式各样的连载。由于小畑非常中意已故电影特效大师雷·哈利豪森的《辛巴达》系列电影,因此他心目中的王道,就那种靠笔触营造气氛的魔幻类作品。于是从 1991 年起,小畑开始连载《魔神冒险谭》(原作:泉藤进)。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原本冲着魔幻类作品“无拘无束好发挥”下笔的小畑,之后却因太过天马行空不着边际而陷入苦战。

尝试过魔幻类题材后,小畑的下一部连载改为挑战全新的和风推理类漫画《傀儡师左近》(原作:写乐麿)。对于《左近》本身,小畑并无任何不满,但那一时期他却因“自身画风缺乏个性”而陷入深深的自卑。为了在心理上不输给《JUMP》上其它的作品,小畑故意在落笔时硬性加入个人“特色”,并且还受到外来的多重影响,如今想来真心不值得。

那么,画力惊人的小畑老师缘何自卑呢?

眼见着其他漫画家因自身画作的特色让读者一眼就能辨识得出,而自己这边却办不到,“落于人后”的小畑不免暗自心焦。据他分析,这多半源于从小不甘落人下风的好胜心作祟,好比小学时看到班上有比自己更加擅长绘画的同学,将自己的画与别人的并排放一起,也觉得对方获奖的把握更大。单论画风,小畑属于工整清爽的类型,和谐兼具美感的构图却并不明确具体想要传递的思想内涵。加上小畑小朋友不爱描画充满童趣,或是气势十足的图画,他更在乎的是,画面是否完全左右对称。

至于为何会形成此种“怪癖”,可参看 上一回的访谈 。总之这样的偏好使得小畑的画风中规中矩地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因而他始终觉得自己的风格与招摇奔放的“JUMP系”格格不入。

度过上述这段“纠结期”后,小畑于 1998 年迎来了代表作之一《棋魂》(原作:堀田由美)的连载。小畑将这部对其日后职业生涯而言有着非比寻常意义的作品,视作是对自己的救赎。《棋魂》的漫画分镜皆由原作者堀田老师事先绘制完毕,因原作分镜太过出色,让小畑第一次近距离体验到所谓“引人入胜的分镜长啥样”,而对老师的才华钦佩到五体投地。小畑自认拥有与生俱来的“助手气质”,在《棋魂》中,他从原先的漫画家助手一举跃升成为了“原作助手”,这下可算找到了可供其最大限度支配画面要素的绝佳位置。此前,小畑一直在为自己想画啥、该画啥而感到困惑迷茫,此刻,他突然意识到,“助手”才是自己的天职,担任助手期间,配合各位老师的画风加以助攻润色,正是自己的强项!

《棋魂》的大获成功,令很多读者惊异于,围棋题材的漫画竟然可以如此之精彩!按说比起具有激烈对抗性的竞技运动,围棋对弈对《JUMP》来说显得很是平淡无奇。但或许因为缺少“个性”,才与小畑的画更加搭调吧。棋盘盘面纵横交错的笔直线条,以及统一规格的棋子摆放于上后同一方位的高光……凡此种种整齐划一的规制,都让小畑的“对称情结”得以舒展释放。《棋魂》大卖,总算让他找对了感觉。曾经让他倍感自卑的“朴素”画风,也因与原作契合而变得顺理成章,全然没必要强行“添油加醋”。平添了这份自信,小畑在连载后半越画越顺,还自然而然地确立了属于自己的画风,并坚定地想要朝着此种风格的延长线不断继续前行。

在此之后推出的《死亡笔记》(原作:大场鸫),相比《棋魂》一点不落下风。据小畑回忆,读完原作之后,如获至宝的预感让他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与狂喜。主人公形象被设定为俊美端庄的优等生,一上来就正中靶心。外加写实现代剧情,又是死神又是死尸又是侦探的大荟萃,以及黑与白张弛有度细腻分布的画面构成……从头到尾都让小畑跃跃欲试。

从《棋魂》后半就已经踩对节拍的小畑,作起画来越发顺风顺水,高效投入的工作状态让他无暇顾及“自卑情绪”。等到《死亡笔记》开始连载以后,画质更是回回有所突破,每每都能惊艳读者们的眼球。那段日子,小畑进入到随心所欲、指哪打哪的理想境界,以至于今时今日回看《死亡笔记》第 1 话,还会让他心生“自我崇拜”,画面线条异常洗练简洁,可见落笔之初的胸有成竹,不掺杂一星半点的犹豫迟疑。

《蓝龙 拉鲁Ω古拉德》(原作:鹰野常雄)则是继《魔神冒险谭》之后又一部魔幻题材的连载。小畑将自己画魔幻题材的手痒症状间歇性发作的“病因”归结为“对自由世界的憧憬”。可一旦开画,又往往因过度自由放飞而用力过了头。因而创作魔幻类作品时,若是没有一定程度的限定制约,或感到无法把控世界设定及相关细节,小畑便会不知该从何下手。因此小畑认定,要展现真正的自由,反而更离不开规章设定的束缚。

《爆漫王》(原作:大场鸫)是《棋魂》之后的长篇。起先小畑也只当是“类自传题材,所以能够画得很写实”,但到后来,发觉台词越加越多,光是安排台词就已消耗掉其大部分精力。随着故事推进,台词成了《爆漫王》吸粉的一大特色,因而小畑在考虑画面构成时,也将怎样突显台词提到了最优先级。尽管实操过程辛苦自知,但小畑也从中完成了诸如“何种配置能容纳下全部台词”“如何运镜才能达到富于冲击力的效果”等多项旨在画好漫画的实验。

虽说《爆漫王》中小畑随主人公尝试了各种画风的变化,但也由此觉察到他本身并非擅于此道。想着登场角色不过是虚构人物,才横下一条心舍弃自身审美进行作画,但还是造成了不小的精神压力。另一方面,因为本作是揭漫画家日常生活老底的题材,在绘制过程中贯穿“工作点滴”,也让小畑感受到无处可逃的窒息。整个连载期小畑都在为应接不暇的见招拆招疲于奔命,以至于作品内容都记不真切。所以明明是他亲笔创作的漫画,事后作者本人读来居然感觉新鲜有趣。

再之后便是《JUMP》上连载的《明日边缘》(原作:樱坂洋、构成:竹内良輔、角色原案:安倍吉俊)。之所以接手《明日边缘》,除去原作小说情节出彩的因素,还源自小畑对科幻作品的向往,故而决心一试。更何况作品中登场的“战斗机动复合装甲”等同于男人的究极梦想,小畑岂肯坐视放过。复合装甲在原作中仅给人辅助装置的印象,但在沐浴着 80 年代机器人动画成长起来的小畑看来,乃是燃烧激情不可错失的良机,因而将满腔热血全部倾注于设计之中。


参考资料:

封面: 小畑健30周年纪念画展

© izumi / Anitama

文章标签小畑健漫画家
漫画家小畑健回顾成长历程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