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摄影后期流程解密(三)

Graphinica摄影杨晓牧采访

China Animator|mjn2015年8月29日 8时30分

- Q:摄影作为制作中的后期步骤,有时候不得不因为前期作画等延误而浪费时间;因为本身后期的性质,是画面最后的一道防线,有时候不得不背黑锅,这些你是怎么看的?

A:其实也说不上是浪费时间吧,我还是认为摄影是为了画面服务的,所以如果能多花些时间在前期作画上,到我们手里的素材如果画得赏心悦目,质量上又好,对我来说反而能提升工作的乐趣。不过其实出错还要考虑到一个问题是动画部分除去元请还会有几家外包,但是后期只有一家连轴转。最忙的时候一个月都没有休息的情况也有,忙起来又是“短期决战”,出错在所难免,能做的就是尽量避免出现类似错层,错位,错口型这种非技术性失误。出错有则改之,无则只能背锅了(笑)。


- Q:在《如果折断他的旗》中担当了撮影チーフ(主摄影),这个职位是负责什么的?

A:这个职位主要是辅助摄影监督的工作。包括一同参加与导演、演出的摄影会议(撮打ち),协同摄监制作素材,敲定人物处理,特效参考,整理CUT袋,与制作联系沟通等。还要关注一些摄影监督没有注意到的问题点。是一个辅助职。


- Q: 做摄影有哪些乐趣?

A:一般来说摄影最大乐趣应该是能最早看到动画成品,也有白箱可拿。关系好的制作之前还给我做了特别版白箱(虽然最后没有做完…)。
某些作品的监督,演出会在V编前实际到摄影现场来直接给出指示,是零距离观察他们画面构成想法的好机会。
还可以看到很多作画卡的实物,包括指示和作监修等等。也是一个学习积累的过程。
剩下还有做动画共同的乐趣——和各位大前辈们的密切交流,听那些影响过自己的作品的制作内幕。以及自己的名字出现在电视上的那一瞬间。


- Q:话说《如果折断她的旗》中2d素材中出现你的名字,算是彩蛋吗?(右边联系人名单里出现了“Yang Xiaomu”)

A:《折旗》的彩蛋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做着做着突然在BG(背景)里发现了自己和摄监的名字。


-Q: 那个是BG(背景)啊,我以为是摄影组做的2D素材呢?

A:确实是2D素材,不过折旗的设计不是我们公司做的。发现之后问了关系特别好的进行,他说是他特意让设计部加的。

作为摄影自己随便加名字加私货还是比较禁忌吧。


- Q: 听说《巴哈姆特之怒》的摄影处理非常麻烦,那么麻烦在那里?

A:《巴哈姆特》的摄影除了普通的摄影监督之外,还有一位VFX supervisor(VFXスーパーバイザー),森川万貴(hiyokomatsuri@twitter)。听说是能完美再现さとうけいいち监督脑内构想画面的实拍系高人。麻烦的地方在于巴哈姆特的摄影是试图以普通动画的制作周期来制作一个电影风格的动画(具体可以参照各集战斗场面的光效和粒子效果)。而且每话都有特有的特效场面,可兼用(重复利用)的素材也少。再加上每一个场景在首次摄影之后还会由森川桑来调色(Colour Correction),调色之后我们还要再重新制定粒子等等的颜色。更是加大了实际工作量。

不过确实学习了很多制作手法,也算是苦中有乐吧。很期待看到《巴哈姆特》的第二季。


- Q: 那么《巴哈姆特之怒》第二季参加吗?

A:这个还不知道,不过应该不会了吧(笑)。其实我跟大家一样,也还没有听说更进一步的情报。


- Q: 可以问个喜闻乐见的问题吗?作为一个摄影你如何评价ufotable的摄影?

A:我挺佩服他们,因为从赛璐珞时代开始,对新技术和新手法的追求就是行业进步最大的动力。不进步就只能模式化,或者慢慢变成没有热情也不再被需要的工作。即使最近的ufo感觉有一些陷入瓶颈,但是等到能发现一个稳定的制作方式之后,可能又是一次技术的革新。
当然我还是那句话,摄影只是动画的辅助,不能总是喧宾夺主。

下期作为本次专访的最后一期将会介绍到目前工作的Graphinica公司,也请各位持续关注。

封面: Anitama

© mjn / Anitama

文章标签摄影杨晓牧
Graphinica摄影杨晓牧采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