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与实拍的区别

井上俊之谈动画(上篇)

Broadcast|HB2018年5月20日 6时30分

访谈一开始,采访者就抛出了一个有些棘手的问题,询问井上对前段时间电影杂志《映画芸術》评选年度前十时,出现了将动画排除在外的声音的看法。

井上本人只是在新闻上偶尔得知此事,并不是很了解具体情况,不过还是非常大度的表示,谁都可以直接说出“因为讨厌动画,所以不看动画”。有喜欢电影无法接受动画的人存在,反过来也会有不看实拍电影的人存在,这些都是习以为常的事。不过井上还是会因为看到诸如实拍有其优越性的理论,而感到难受。

采访者虽然也知道动画中没有真人演技,但依然认为动画中有可以匹敌真人表演的演技。不过对于动画角色的演技能否匹敌真人演技,就算是井上这个级别的原画师心里也非常没谱。不管是作为原画师画原画,还是作为作画监督检查他人的原画,井上坦言一半以上的情况其实都栽倒在了演技之前的工作上。即使作为原画师时突然想到了“好演技”,比如说打底稿的问题,也依然不能画出与想法相对应的原画。

让插画般复杂装饰繁多、设计复杂的画面动起来,已经成为了动画制作的家常便饭,这在井上看来非常奇怪。在这个状态之下将精细的画面制作出来已经需要竭尽全力,至于动作的调控方面则毫无余力顾忌。井上认为所谓动画,就是把脑中印象的动作通过作画实现出来,为此需要理性得去配置画面。但是大半的原画在技术上的调控都做得不到位,所以也就被束缚在演技之前的阶段了。

井上也没有一点厚古薄今的意思,指出不仅是当下日本动画如此,过去的情况也相同。从《白蛇传》(1958)开始只有少部分人跨过了技术上的障碍,但也就到为止了。就像《映画芸術》上所说的一样,日本动画大半以上演技作画都不忍直视,因此井上认为日本动画中无法画出匹敌真人演技的原画占到了9成9。

因为现在业内有太多陷入为了画出可爱的动画角色,而对此以外的实物毫无兴趣的从业者,所以被人认为动画“演技糟糕”也是理所应当的,这是有三十年多从业者的井上最真诚的想法,与井上一样还在继续磨练技术的其他人们也有着同样的想法。有自信说出:“我们能做出不逊色与实拍真人演技”的原画师,大概找遍整个日本动画业界也找不到这样的人。不过井上倒是看到许多没有那个水平,却蛮有自信的人。

随后井上自己将话题转向了实拍电影,他发现在实拍电影中也有运用动画镜头语言的导演。比如,在希区柯克的电影《群鸟》中,有一个由于抽烟男子火柴掉落将脚边的汽油引燃造成大爆炸的名场景。

拍摄女主角用惊愕表情目睹该惨状的镜头时,希区柯克接连使用了四个女主角静止不动的镜头。虽然女主角是静止的,但女主角背后的路人却是运动的,因此井上认定这是希区柯克故意让女主角静止不动。

这个场景使井上想到了高畑勋监督的名作《太阳王子霍尔斯的大冒险》。在动画开头,霍尔斯与群狼打斗的场景里,看到斧头的绳子被割断后霍尔斯吃惊叫了一声。

而反应霍尔斯吃惊的镜头霍尔斯同样也是静止的,只是加入了少许人物层的横移。作为东映动作最后的大制作《太阳王子霍尔斯的大冒险》,全片都动得非常厉害,作画的原画师大冢康生与宫崎骏也都有将这个镜头动起来的能力,但高畑勋却选择了静止,井上认为这也是高畑勋基于演出效果考虑的结果。

井上进一步补充解释说道,人类在真正受到惊吓时是不会做多余的动作。正因为不会动,所以受到霍尔斯受到惊吓的情绪才能恰当的传达出来,在《群鸟》中的女主角也是如此。如果用很烂的动作,那种吃惊的感觉反而表现不出来。不如说表现这种僵硬状态下的吃惊,静止画面才是更好的选择。

随即井上又提到自己年轻时通过电视看到的另一部电影《影武者》的制作特番。其中,在拍摄类似武士一边慌张的喊叫一边上下楼梯的镜头时,导演黑泽明一直不满意演员的表演,让演员重来了很多遍。伴随着黑泽明持续的喊叫演员越来越放不开,动作逐渐变得笨拙,而黑泽明则越来越激动。

井上作为动画人很理解黑泽明的举动,在他看来黑泽明头脑中应该有着一个完美动作,因为得不到相近演技的黑泽明只好让演员多次重来。但是让他人再现自己脑中的印象是无法做到的,恐怕在实拍电影中也是不可能的,而无法将脑中所想转换为画面在动画制作现场已经是日常事件了。

不过如果有技术高超的作监,或者会画画的监督能直接修正不满意的原画,那么就能做到对动作、演技的控制。井上认为就“控制“这一点来说,动画相比于实拍电影来说还是要略胜一筹。在这演技这一点上,电影导演想要将自己所期望的画面做得比动画更精确是绝不可能的,因为要将实拍中演员的表演以及包含森罗万象元素的画面,都全部掌控住也是不可能的。虽说使用CG说不定可以做到,但多少会让人感觉到不自然。

虽说井上也认可“真人的演技”的价值,但是从电影导演的视角来看,导演们到底对演员的动作、演技有多满意呢?实际上也存在着电影是导演妥协的产物,以及电影成片与导演理想相差甚远的说法。在黑泽明晚年的电影里演员的动作都很笨拙、僵硬,井上推测这恐怕是演员被黑泽明说太多的结果吧。

采访者将这种情况比喻为一个技术不到位的原画师,井上认同这一说法,并认为黑泽明、希区柯克这种对头脑清晰的导演应该会在拍电影时感到非常的不自由。而与之相反的是美国导演伊斯特伍德拍摄都是一遍过,简直就像是知道演员动作不可控而故意为之。

像动画一样留下好的东西,只修改不好的地方是实拍做不到的。一条(take)又一条的重拍也同样无法接近最好的效果,拍十条就能得到效果良好的镜头这种事情也只是幻想罢了,因此井上非常认同伊斯特伍德的摄影做法。

聊完动画与实拍的区别,采访者将话题转向了动画《人狼 JIN-ROH》,并称其为对演技专心研究刨根问底的实验性作品。井上则完全否认了这种说法,因为在制作人狼时,将不怎么好的原画和偏离表达意图的原画提高到可以称为商品的水平已经竭尽全力了。原本还不错的原画,经过进一步的修正去接近想要的效果,这种情况在井上的原画师生涯一次都没有遇到过,将来也肯定不会有。

既然人狼不是,那么《给桃子的信》呢?由于在制作《给桃子的信》时为了制作水平尽量好一些就浪费了大半的时间,所以在井上看来制作《给桃子的信》也只是在尽力渡过难关。

如果减少动画的数量,然后集合本田雄、矶光雄、滨州英喜等精锐,并且只做中篇长度动画的话,或许就可以做出井上心目中的“彻底追求都是理想作画的动画”。但现实却是无情的,井上做了37年的原画师工作,至今为止没有制作过一部让自己觉得完美的动画,并且还用开玩笑的口吻笑称,自己或许会带着这个梦想死去吧。

但是井上并没有因为做不出尽善尽美的动画而绝望,因为动画已经是最有可能接近自己所想画面的映象技术,这就是他对动画倾注自己所有的最大理由。即使实际上没有到达过理想的彼岸,但只要向着那个目标前进,理论上也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如果有一位头脑中有想要的画面,又有高超技术的最强者存在的话,或许就可以做到。比如说,宫崎骏和高畑勋的动画。宫崎骏不仅自己画原画,而且手速也快,能修很多别人的原画,于是便能尽量接近自己的理想。不过就算是宫崎骏,井上也不认为宫崎骏能百分百将自己想法转化为动画,但宫崎骏也确实制作出了《三千里寻母记》《未来少年柯南》《龙猫》等具有高宫崎骏纯度的作品。

不过作品纯度过高也是一把双刃剑,存在着容易让作品变成监督个人喜好产物的缺点,但只要是足够卓越的人肯定能做出美妙的故事。追寻着“做出高纯度作品”的梦想,让井上感觉到或许我们也在做着和宫崎骏同样的事情。


资料来源:別冊映画秘宝 アニメ秘宝発進準備号 オールタイム・ベスト・アニメーション

封面: 《太阳王子霍尔斯的大冒险》

© HB / Anitama

相关讨论人狼暗号1951
动画原画师井上俊之谈动画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