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光之美少女》第46-47话杂谈

光之美少女杂谈×东映动画史拾遗(六)

Fun|梦熊个人专栏1月15日 6时10分

【本周的光之美少女杂谈・白版】

第六回 《拥抱!光之美少女》第46-47话杂谈


新年过后,《拥抱!光之美少女》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一如今年——不,已经是去年了——本作不甘寂寞的风格,新年假期后播出的46话立刻就投下了一颗炸弹。紧接着47话打响的最终决战将事态迅速推进至白热化,临到结局之前仍充满了悬念。

46话最主要的情节莫过于揭露了最大的反派、“黑暗明日公司董事长”乔治•库莱伊与主角小花之间超越时空的复杂关系。在库莱伊的记忆中,他在未来与小花交往相当亲密,未来的小花也以希望人们幸福、都能实现梦想为自己的理想,但最后惨遭背叛。目睹了这一切的库莱伊由此认为,人的绝望无药可救,要想让全人类幸福只有停止时间一途。

为说明这一有些复杂的情由,46话中库莱伊与小花在多种情境下见面。开篇两人在梦中相遇,褪去了平日作为敌对方的剑拔弩张,库莱伊在平静的氛围下述说“画中定格的美好终将逝去”。中段两人在电梯中对峙,对库莱伊的劝诱小花仍坚定不移。结尾谈话破裂,库莱伊为让小花“认清现实”掳走抱碳,决战正式打响。

46话在这多个重要情境中都有很有趣的表现。开头梦中相遇,捏他了多幅以女性为主题的名画。除了剧情中两人谈起的德拉克洛瓦的《自由引导人民》之外,还有拉斐尔的名作《椅中圣母》,以及多幅以圣母为主题的画作。《自由引导人民》以引导人民革命斗争的自由女神为主要形象,而《椅中圣母》等圣母像表现的则是母亲的柔美慈爱的形象。这两种形象,与本作光之美少女“育儿并战斗”的形象也十分吻合。

(片中出现的《自由引导人民》和《椅中圣母》与原作的对比)

说到名画捏他,不由得让人联想到了32话誉与哈利的人鱼公主回中,城堡的墙上也挂着数幅奇异的画,暗示了虚拟空间迷幻的氛围。播出之后,该话演出三上雅人分享了他喜欢的超现实主义画家勒内·马格里特的作品,可以发现片中墙上奇特的画似乎就是在捏他勒内的画作。

(右图为勒内·马格里特的作品《人之子》)

46话负责分镜演出的村上贵之恰好也负责了32话的分镜,46话借用名画的演出,或许也是从32话中得到的灵感。

不过,不同于32话中仅作为装饰的画作,46话中,随着库莱伊讲述着美好转瞬即逝,画作也发生了变化。其乐融融的圣母与圣子的形象陡然一变,两相厌恶,为梦境更添了几分诡谲气息。

库莱伊与小花在电梯中的部分,库莱伊的劝诱和另一个场景中博士的叙述交织补充,在气氛压抑逼仄至极点之时,以小花断然拒绝、电梯门打开,光线骤然涌入作结。库莱伊与小花的对话内容或许对于小朋友而言有些难懂,但在情绪调动上已经做得十分充分。

46话过后,许多观众都非常在意库莱伊和小花的关系。从46话一瞬间出现的大人版小花与现在的小花不同的发型气质,以及之前剧情中的种种暗示来看,库莱伊所知的那个未来现在已经被改变,如今我们认识的小花与库莱伊认识的小花并不完全是同一人。这个猜想,在46话播出后发售的《Animage》2月号中刊载的人物设计川村敏江的访谈中,也一定程度上得到了肯定。

川村女士透露,46话中出现的长大版的小花原本不在角色设计表中,是在本话新设计的转校前“头发还很长的小花”的成长型。观众们可能对第一话开头小花一剪刀剪岔了刘海、变成现在这个造型的过程记忆犹新,而46话的大人小花却没有保持这个造型。据此川村女士认为,现在的小花已经是另一个世界线上的人了。

造成两个小花之间差别的根本原因在哪里?由于剧情还没有彻底揭秘,访谈中川村女士也仅表达了自己的猜测。第一话中,小花在转校的第一天听到了从未来飞来的抱碳的声音,追上了屋顶,在那里遇见了纱绫和誉。莫非如果抱碳没有穿越过来,三人也不会成为好友,从而让未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吗?不过川村女士强调,即使抱碳从未穿越过来,小花的本质也不会改变,只是应该会走上和现在不同的人生了。

关于在不同的未来中“另一个小花”的信息,47话也从其他角度给出了暗示。本作设计了另一种文字,在黑暗明日公司的公文、库莱伊手中的神秘书籍中均使用这种文字,随着剧情进展这种文字也被网友破译了出来。47话中有大量库莱伊的书本的特写画面,网友得以从中破译出了书上的内容。

https://twitter.com/kaserio/status/1084338688396529664

其内容大意是:人类的绝望永远不会从世上消失,如果坚持理想、为保护人们而战,只会被伤害、嘲弄,最终落得被当作异端处刑的结局,只要活着痛苦就会持续,所以就只和“我”在一起活在二人世界吧。
密码中隐藏的信息是否就是库莱伊所见的小花的遭遇?如果这是即将明确揭示的信息,如今的小花知道了这些后又将如何?在48话播出之前,一切都还是个谜。


作为最终决战前篇的47话内容满载。长达16分钟的Apart中,光之美少女们与敌方残存的最后两名干部利斯托尔和比辛展开激战,危急时刻,过去也曾是黑暗明日公司的敌人的各位挺身而出。查拉利特、帕普露、达伊刚、特劳姆博士,以及最近被打败的杰洛丝等人,都是曾为黑暗明日公司工作,一度失去对未来的希望的成年人,可以说与充满希望的主角们正站在对立面。而在过去一年的故事中,这些人逐一被打败,但没有消失或退出故事舞台,而是以各自的方式与主角们一起活跃在新的生活中。在最终决战里,他们共同出场与光之美少女们一同战斗,现身说法,向利斯托尔和比辛传达“大人也可以拥有对未来的希望和梦想”、“失败了也能重新来过”的心意。

他们的举动令观看了这一话的许多大人心有戚戚。为光之美少女系列提供了众多歌曲的音乐制作团体“Nostalgic Orchestra”所属音乐人藤本记子表示,在观看47话的过程中全程泪目。她截下了直播期间的推特趋势,感慨黑暗明日公司的反派们真的很有魅力令人喜爱,从大家的名字全都上了推特趋势就可见一斑。

https://twitter.com/Noriko_Fujimoto/status/1084242284164435968

为帕普露配音的大原沙耶香也觉得他们原反派小团体本话中的表现十分帅气,不禁引用剧中的台词:“即使是大人,也能做到任何事、成为任何人。”

https://twitter.com/readingradio/status/1084240894230843392

47话的B Part,在诸位大人的帮助下,光之美少女们终于冲进库莱伊所在的黑暗明日公司内部。因为A Part占用了较长时间,B Part时长较短,但在短短几分钟内,又上演了除小花(Cure Yell)外其他四人不敌库莱伊,把未来交托给Yell后消失的剧情。

这个桥段,意外地令不少观众联想到了1993年2月20日播出的《美少女战士Sailor Moon》TV第一部的第45话《水手战士之死!悲壮的最终战》。在这一话中,主角五人为救地场卫前往北极决战,遭遇敌人阻击。除Moon其他四人逐一留下断后,并都与在敌人力战后壮烈身死,短短一话间天地变色。这一话中死去的四战士都被留在了冰柱上,最后的情景也都相当令人印象深刻。

而在《拥抱》47话中,无论是除Yell外其余四人被敌人折磨,还是Yell不堪忍受准备屈服又被队友喝醒,以及最后四人消失的构成,都与《Sailor Moon》45话如出一辙。甚至对应《Sailor Moon》中的北极之战,47话中库莱伊还一时制造了天寒地冻的特效场面。

大家进而联想到,1992年开播的《美少女战士Sailor Moon》TV第一部系列导演正是《拥抱》的系列导演之一佐藤顺一监督,而这让许多人留下“童年阴影”的第45话偏偏也是佐藤监督负责了分镜。莫非《拥抱》47话的这一段也是出自佐藤监督的主意吗?

目前暂且不得而知。不过需要解释一下的是,《Sailor Moon》45话的展开并非出自佐藤监督的本意。在制作初代《Sailor Moon》期间,佐藤监督虽是系列导演,中途却被外派出去,长时间没有参加剧本会议,对剧情的展开也毫不知情。待到后期佐藤监督归来读到脚本,才发现一段时间不见已是天翻地覆,自己的分镜回里竟然四战士全灭了。佐藤监督平素偏爱轻松治愈的风格,在制作子供向作品时也时刻考虑受众孩子们的感受,当时对于是否要在《Sailor Moon》做出如此激烈的内容、这是否就是作品所追求的事物,也产生了很大的疑问。但事已至此,不得已还是硬着头皮画了那一话的分镜。

时过境迁,这次《拥抱》47话中使用类似的桥段,表现方式上首先就温和了许多,结尾四人退场也是“掉入了深渊”这种比较含蓄的方式,而非《Sailor Moon》45话那样明确做出了死亡场面。当然,本作中佐藤监督并没有中途离组,负责47话演出的川崎弘二也得到了他的肯定,或许意味着就他看来,从“考虑受众的感受”的角度上说,这一段大概是可以接受了。

B Part乃至整个47话的另一大重点,在于表现人物感情激烈碰撞之时声优的演绎。参演本话的声优们几乎都对这次收录印象颇深,给旁观了录音过程的系列构成坪田女士也留下了热烈的回忆。

https://twitter.com/tsubofumi/status/1084241241204678656

其中,一向温柔文静的纱绫/CureAnge本话的表现令人印象颇深。Ange不仅在前半的战斗中表现突出,后半当Yell不忍见伙伴们遭受折磨、欲向库莱伊屈服时,也是Ange出言点醒了Yell——顺带一提,前面提到的二十六年前的《Sailor Moon》45话中,扮演这一角色的也是温柔知性的蓝战士水手水星/水野亚美。而后,Ange又和Etoile一起,回忆起各自初变身回中与小花的对话,奋力将Yell救出牢笼。

在Ange的这一系列台词的演绎中,声优本泉莉奈倾注了极大的热情。47话播出后,她自己也看得十分投入:“我做不到的事你能做到,你做不到的事我能做到。只要我们齐心协力,一定能做到很美妙的事情。光之美少女绝不会放弃,大家的思念与小花联系在一起,接下来就只有去相信了。展开过于热烈,拿手帕来看太正确了。”她所说的“我做不到的事情你能做到……”这段台词,正是第二话纱绫初变身回时与小花的对话,将近一年后,在此危急关头,以完全不同的语气和心情道出,令人感慨万千。

https://twitter.com/AbbieIzumi/status/1084327696924983298https://twitter.com/AbbieIzumi/status/1084329743497883649

坪田也称赞本泉小姐的表现,表示配音时的表现让她感到,药师寺纱绫这个角色正是因为有本泉小姐的配音才是纱绫。对小花斩钉截铁说出的那段话中蕴含的坚强令人印象颇深,非常感谢本泉小姐的表现。

https://twitter.com/tsubofumi/status/1084333909872017408

除了声优的表现之外,本话中在配乐、音效的打磨上亦下了不少工夫,这也是演出川崎弘二付出的努力。本话是川崎先生自27话内富士老师当爸爸那一话以来又一次负责分镜演出。佐藤监督提到,当时给过川崎注意“声音的演出”的建议,在那之后他也做得越来越好,是前程可期的演出家。

https://twitter.com/satojumichi/status/1084328275365654528

佐藤监督自身以重视“声音的演出”闻名,在个人监督的《ARIA》等作品中常亲自兼任音响监督,在本次《拥抱!光之美少女》中作为系列导演之一,他的分工中自然也包括坐镇录音室这一项。

看到佐藤监督提到声音的演出,勾起了脚本家山口亮太的回忆。山口先生曾担任《美少女战士Sailor Moon》TV第五部《SailorStars》的系列构成,同时也是《心跳!光之美少女》的系列构成。山口先生回忆起《SailorStars》制作期间与佐藤监督合作的第172话中,在表现妮赫蕾妮亚女王宫殿内的“静寂”时,佐藤监督加入了轻微的空气流动的音效,令他啧啧称奇。在另一部短篇《亚美的初恋》中,对声音的运用也十分出色,而这就是佐藤监督的后辈五十岚卓哉的成绩了。

https://twitter.com/staffwhy/status/1084361853436710913

巧合的是,就在47话播出前一天,曾也长期深入参加到旧《Sailor Moon》TV的制作中、佐藤监督的另一位后辈几原邦彦监督,在其新作《さらざんまい》(抱歉我现在也不知道该翻译成什么)的宣传广播节目里也提到了关于“声音”的演出。在这期广播中,声优诹访部顺一提到,在参与几原监督的作品录制的过程中,要格外注意的是如何尽可能接近监督心目中对作品的想象,在每话收录之前都有一个交流环节,由几原监督来讲解本次要收录的台本的内容,这种事其实很少见。而几原监督则回答,他自己也会做音响监督的部分工作,他认为这种讲解是很自然的。因为对他而言,声音(包括声优的配音、音乐、音效等)也是演出的一环,是与作品一体的。


关注本作原画阵容的观众可能会发现,本作除了各话作画监督之外,在总作画监督一职上,采用了“奇数回宫本绘美子,偶数回山冈直子”的轮班制度。经过一年的轮换,在第47话两位总作监终于并列出现在了“作画监督”一栏中。

人设川村女士看到这情景艳羡不已,在推特上高呼“就不能让我也当当作监嘛!”不过之前的采访和杂志预告已经揭露了她只是在卖萌而已:下一话48话就将是她亲身上阵的作监回了。这也是川村敏江在光之美少女片场时隔八年有余又一次担任单话作监一职。

https://twitter.com/waka_fuumi/status/1084238309293940736

在访谈中,川村女士也对久违的作监回表示了不安。除了好久没在光之美少女片场上阵,难以抓住感觉之外,由于第48话是人设亲自作监,平时由宫本小姐或山冈小姐担任的总作监一职就也不需要了,而这也是令她不安之处。尽管这些角色是由川村女士设计,由于一直以来在正片中都是由宫本小姐和山冈小姐进行调整,川村女士反而担心现在加入她自己的画会不会让人产生违和感,为此也要好好努力才行。当然,即使如此,川村女士仍认为能参加到本篇的作画中太好了,果然只有参与到本篇的作业中,才有了与作品产生关联的实感。

在本作中,总作监的工作主要是负责对人物表情等细微之处进行最后的调整。在《Animage》1月的特辑中,宫本小姐和山冈小姐透露,除了前期几话外,平均每话需要修正的量大约在50卡到100卡左右。当然也有特例,比如渡边巧大负责的两话(4话、16话)山冈小姐就几乎完全没有修正,保留了渡边的原汁原味。

宫本绘美子在《小魔女DoReMiDokka~n!》(第四部)中初次担任原画,那一话的作监是稻上晃先生。在她找不到东西南北的新人时期,全都有赖稻上先生指导,直到现在稻上先生仍是她的老师。山冈直子则是在初代《两个人是光之美少女》中原画出道,出道回的作监是为我井克美先生,她也得到了为我井先生许多指导和帮助,虽然没有正式名分,山冈小姐心中也认定为我井先生是她的老师。

若论在光之美少女系列中的缘分,稻上先生正是初代《两个人是光之美少女》的人设,而为我井先生也是初代的主力成员。以这两位为师的宫本小姐和山冈小姐经过长年磨炼,最终在(第)15周年的《拥抱!光之美少女》中共同担任总作监,也是一种有趣的因果流转。山冈小姐也笑言,“正是因为作品长寿才能诞生这种缘分”。

也因为本作创造的缘分,在第22话初代联动回中,山冈小姐得以作为总作监,与该话作监、她心中的老师为我井先生的名字并列,着实令她感动莫名。

创造了诸多奇迹和奇缘的本作,距完结还剩最后两话。佐藤监督预告,下一话48话将是万事俱备状态绝佳的座古监督分镜,敬请大家期待。而这样一来,结局的脚步临近,一年转瞬即逝,也越发感到了寂寞。

https://twitter.com/satojumichi/status/1084329683175403520

虽不知观众们是否与制作组成员有同样的想法,对于即将完结迎来新的一年的事实,期待也好,不舍也罢,时间不会因此加速,更不会因此停止。在接下来的48话中,将迎来今年唯一的系列导演(座古明史)+系列构成(坪田文)+人物设计(川村敏江)亲自担任作监的总动员回,光之美少女们的决战、小花与库莱伊的爱恨情仇也将见分晓。请有缘的观众们坐稳扶好,让我们一起见证到最后吧。


【本周的东映动画史拾遗】

《咯咯咯的鬼太郎》原作用完了怎么办

现在正在放送的动画版50周年纪念作,《咯咯咯的鬼太郎》第6期,严格一说算是第5次被动画化而不是第6次。因为现在被视为第1期和第2期的两作,当时是连贯的同一个项目,演职人员阵容是同一批,内容也是前后续篇。在第1期结束后2年半,第2期就开始放送,要说最明显的不同点就是,从黑白片变成彩色的了。

《咯咯咯的鬼太郎》第1期当时战了5个季度,卷起过妖怪风潮了,第2期是1971年10月新番,富士电视台给的待遇就变得优厚了。日本的电视行业,晚间7点钟到10点钟,这3个小时之间算作黄金强档。其中当时还没有少子化老龄化的时代,儿童片的最合适时段又被视为晚间6点到8点的2个小时之间。第1期还在晚上6点多的时段放送,第2期给了7点整的黄金档待遇了,安排在星期四放送。

超越作品的范围,这也是历史节点上的一步。这是东映动画的片子第一次进驻富士电视台星期四晚上7点的这个黄金档,以后拿下了这个档,是东映动画的一个名作历史档。《盖塔机器人》系列2年,《银河铁道999》系列3年半,《北斗神拳》系列3年半,以后都从这里走出来。第2期战了1年,最高收视率21.1%,平均值也是17.2%。

但是第2期制作途中,很快就面临一个问题,才半年就把原作消耗完了。就是原作漫画中的篇章都已经制作成动画了,不但当年第1期时还没动画化的部分用完了,连第1期到第2期的这3年间,原作漫画新增连载的篇章也已经全都消耗完了。遇上这类情况,要么就当然是结束这个番组,但是又因为高人气不想完结,那套路的一招也是动画版自己放开了搞原创回。

然而《咯咯咯的鬼太郎》偏偏2种办法都不干,不杀人也不造人,要搞改造人。把原作者水木茂的其他作品动画化,但是又打着《咯咯咯的鬼太郎》这块牌子,改造一下情节,把鬼太郎和他的小伙伴们这些角色强行塞进去。就像这里的专题干过的一样,打着个Q娃的总标题这块牌子,实际讲了好多不直接相关的其他事。

水木茂本来就有种特征作风,同一中心或创意,能在他的不同作品里四处见到变种的版本。打比方就像听同一曲音乐的变奏曲,同一首歌的不同编曲版本。这样就满足了一个前提,把他的其他一般短篇作品的剧情,整理一下也能收进《咯咯咯的鬼太郎》的世界观中自然地成立。而且动画版做这事时一般是选取水木的单回完结类作品,而不是那种正在长期连载中的漫画抠几集出来。

不过即使用了这招,其实后来也还是没能够成功填坑。第2期战了1年,意思也就是放送了52个星期,但是总共只有45话。因为剩下的7周是在用重播填坑,打比方就像《名侦探柯南》这些年在干的事,搞什么数码重映版把以前的话数再播一遍。在当时就意味着隔段时间,就重播了一下几个月前刚放送的某回,全45话中有7话放送了2回,所以才花了52周播完。

这种事现在看来是坑死,不过当时东映的东西这么操作的也不少见,像《小露宝》啊《秘密战队五连者》啊这些。其实早在当年最初的黑白版《铁臂阿童木》,就是干了这勾当的。因为反正当时没有普及的家用录影带,上网随时看更听不懂是什么玩意儿。毕竟把电视上放送过的东西改一下尺寸,便丢进电影院里大宽银幕上重播,在东映漫画祭都屡见不鲜嘛。

封面: 《拥抱!光之美少女》

© 梦熊 / Anitama

光之美少女杂谈×东映动画史拾遗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