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田神话大系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11月8日 21时00分

轻小说作家 SOW 说起他最喜欢的《圣斗士星矢》女性人物是蛇夫座白银圣斗士莎尔娜,称她有足以自己当主人公的分量。角川春树事务所的书籍编辑中津宗一郎也表示,《圣斗士星矢》作者车田正美,明明画的是 JUMP 式少年漫画的极地,但《拳王创世纪》里关于菊姐的剧情完全是少女漫画;JUMP 读者原本并不接受奇幻漫画,可《圣斗士星矢》的世界观设定却有足以匹敌后来角川宅向漫画的强度。车田的才能明显超乎常人。

https://twitter.com/nakatsu_s/status/1191879172919943168

轻小说作家葛西伸哉曾经反复提及,车田正美的创作风格,看似豪放,其实却精打细算(包括无意识中的计算)。还有,山田风太郎→横山光辉→车田正美一脉相承的那种用煞有介事的“科学”理论强行给招式增添说服力的娱乐逻辑,也完美顺应了当时 JUMP 和少年向娱乐商品整体的历史潮流。

至于《圣斗士星矢》,是吸取了前作《男坂》半年腰斩的教训,“因为想动画化所以加入容易做玩具的要素”“为了不吓跑女性粉丝所以主角阵容里没有惯例的巨汉和大叔脸角色”“但是同时又保留自己受读者喜爱的要素,不瞎改、不动摇、不放弃”,从而获得成功,正可谓是此类商业策划的一个范本了。

葛西认为,圣衣说白了就是“穿在身上的变形机器人”,但为什么不直接画成机器人漫画呢?因为画成机器人漫画,就会失去车田漫画的魅力——少年们的肉体彼此冲撞,遍体鳞伤,激烈交战——啊。

https://twitter.com/kasai_sinya/status/1191883713237241856

漫画家かたおかみさお则回想起一件往事:她初二时,带着用铅笔画在笔记本上的漫画,去少年 JUMP 漫画教室。这个漫画教室是几名漫画家坐在桌子前,看孩子们(主要是小学生)自己画的画,夸两句“画得真好”,给孩子签个名。说是漫画教室,倒是更像粉丝见面会。

而かたおか是冲着车田正美去的。她排队给车田看了自己画的漫画,车田说:“好,我读一下,你稍微等等。”然后认真地读完了她的漫画,开始给出了一连串批评:

“这里是你想画的情景对吧?但是这一幕真的有必要吗?要画这个角色的个性的话,应该是前面的这一幕吧。这里也没必要。这里也没必要。我知道你想画这个角色,但是需要画的是这里对吧?还有这里。到这里就已经能懂了。好,你就这样重画一次,然后就能更理解自己能画的东西了。要反复地画,画完。20 页!用 20 页画完它试试!”

面对一个初二的黄毛小丫头用铅笔画的漫画,车田非常用心地教了她怎样简洁地让作品完结。

后来,かたおか大约 20 岁时,看到希区柯克的访谈,里面说:“电影导演的工作,就是大剪特剪拍好的胶卷。”因为无意义地大量堆砌拍好的素材,就会让电影变得无聊。かたおか蓦然醒悟:这不就是车田老师当年教给我的东西吗。

かたおか在 1989 年出道,她就是用自己 13 岁时学到的东西制作漫画“商品”,在漫画界浮浮沉沉,坚持了 30 年。

https://twitter.com/MK1202_TDF/status/1192047155252355072

讲完这桩回忆,かたおか又想起一点:那一天,她并没有要到车田的签名!

封面: 《粉彩回忆》

© 谢枫华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