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歌剧》是如何炼成的?

《少女☆歌剧 Revue Starlight》系列构成樋口达人、制片人武次茜访谈

Broadcast|HB9月13日 6时30分

杂志メガミマガジン 10月号中刊登了《少女☆歌剧 Revue Starlight》系列构成樋口达人与制片人武次茜的访谈,两人谈及了少女歌剧企划的成形过程,以及对大家感兴趣的再生产bank、长颈鹿等设定做了解释,可以帮大家更好的理解少女歌剧。


舞台少女初成长

在BanG Dream的企划刚开始启动,同时也是武次茜刚刚进武士道工作没多久的时候,武士道社长木谷高明就提出想做以舞台为主题,而且还要音乐剧的公演比动画要早的作品。当时改编漫画、动画改编的2.5次元舞台剧很有人气,不过武次并没有听说过先做音乐剧后做漫画、动画的作品,单是这一点武次就觉得少女歌剧的企划值得做。

企划最初就只有“以少女为主”这一个要求,除此以外故事、主题等都还没谱。于是武次找来熟人古里尚丈担任企划协力帮助企划工作,同时还与专业从事舞台相关事务的Nelke Planning合作共同商讨企划,而古里又通过自己的人脉拉来了樋口。樋口和古里都很喜欢宝塚歌剧,两人经常在一起聊天,在古里提出邀约后,樋口就进入了少女歌剧的企划组。

少女歌剧虽然是音乐剧先行于动画,但并不说动画要以音乐剧为基础制作,而是企划组先制作出动画和音乐剧共同的“原案”,然后再把原案委托给音乐剧和动画两个制作团队,也就是说两者其实是平级的。也正是因为需要一个原案囊括两个不同媒介的艺术形式,原案的制作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才定下来。

樋口最初得到的指示有三个,分别是“在音乐剧和动画的两个层面展开”、“舞台演员和声优兼顾的九个人”、“加入打斗元素”。九人的人数是Nelke Planning的松田诚的提案,跳舞时九人组可以分为三三三的组合,又也可以变为一人做center,剩下八人站在center身后跳舞。

企划最大的难题还是在战斗上,整个企划必须要先解决“怎样做才能用九个女孩让战斗成立”这个难题。至于为什么非要加入战斗元素,这是武次的想法。武次在接触少女歌剧之前对舞台不太了解,于是就虚心向Nelke Planning的staff们请教,研究观众们去现场的动机。

对于音乐剧,每个观众都有自己偏爱的部分,武次经过自己的亲身感受,发现最吸引自己的就是动作戏,武次非常喜欢演员在舞台上尽情的伸展自己的身体时,所产生的跃动感。而且从制片人的视角考虑,本作的声优中就有舞台剧演员。又唱歌又跳舞,再加上动作戏,作为企划卖点来说足够吸引观众了。

不过当时连战斗的构造都还没有设计出来,让女孩子战斗更是八字没一撇。由于最初阶段准备做成“女孩们通过唱歌和演戏来打倒、净化敌人”的模式,所以樋口就提议做成面向成年人观众的英雄秀(在公园、百货商店等线下,演员穿着特摄片中英雄的服饰表演)。

樋口认为“女孩们为了某种目的而站上舞台战斗”的形式,英雄秀是与之最为接近的,实际上这个提案也在一定程度上,给少歌音乐剧和动画的剧情展开起到了指导作用。企划从此就把学园、战斗,以及战斗变身系统三个要素结合到了一起。可是这样的组合,更像是依照战斗少女为主题设计的企划,舞台存在的意义和站在舞台之上少女的魅力都没有展现出来。

最终监督古川知宏的加入,改变了局面。古川在2016年的年中参加到企划制作的讨论之中,将原本大家不打算做的女孩之间互相混战的模式重新拿到桌面上,提议将“唱着歌拿着武器,和某种敌人战斗“的战斗少女,改为“女孩子在舞台上战斗”,这就是现在少女歌剧的雏形。

之所以要封印混战模式,樋口的解释是,混战模式经常会为了故事的发展,需要破坏剧中角色和背景舞台的结构。可少歌原本计划是少女们打倒外部的敌人,这就和多人的内部混战结构相违背。然而这个封印被古川给打破,并再生产成为“为了成为star的少女们在舞台上战斗”的新结构。


为舞台而生的舞台少女

经过筛选淘汰,最后剩下的点子基本都与现在大家看到的少歌有着联系紧密,不过爱城华恋这个角色,以及她的开场白“让大家星光闪耀(みんなをスタッライトしちゃいます)”,倒是从企划初期开始一直作为“体现舞台少女存在”的部分一直保留了下来。

樋口做新企划喜欢先确立能阐释企划和表现主人公的词或者句子,但少歌是在动画和音乐剧两个不同媒介上展开的企划,一时间也还真找不到什么能概括企划两个层面的说法。但樋口转念一想既然少歌的独特性让其无法用其他语言去概括,那么能概括自己的就只剩自己了,所以樋口就索性把starlight这个词提取出来,最终就演变成了华恋的开场白“让大家星光闪耀(スタッライトしちゃいます)”。

这句开场白让华恋在第一话中从被动方的观赛者,变为了直接参与者,同时也有号召观众有来到星光闪耀的剧场的感觉。既然华恋有开场白,那么其他八位角色也需要设计开场白。虽然很辛苦,但开场白可以在角色登上舞台时,表现出每个角色站在舞台上的理由,出来的效果还是让樋口非常满意。

在确立好舞台少女内战之后,就需要解决少女们为何而战。虽然舞台少女们各自有着自己站上舞台的动机,比如,“为大家带来笑容”,但既然是舞台少女,樋口认为,就需要将舞台少女与普通人做明显的区分,强调舞台少女的独特性。

舞台少女的独特性就在于她们对舞台的执着,正因为在舞台上感受到了普通人感受不到的快乐,所以只能在舞台上生存。于是樋口为她们设计了“想在站上舞台”、“想成为聚光灯的焦点”,这两个只有舞台少女才有的独特动机。确立舞台少女的动机之后,“为了成为top star而竞争的选拔”的构造才会具有说服力。


关键设定详解

长颈鹿的存在一直是观众很在意的一个点,其实关于为何主持revue的是长颈鹿,企划组的大家都不是很明白。之所以用长颈鹿,完全就是因为长颈鹿是监督钦定的。古川在分镜上画上长颈鹿,然后就说主持选拔的是长颈鹿。樋口还记得,当初监督说要用长颈鹿时,大家吃惊的神情。问古川为什么用长颈鹿,古川就回答“因为长颈鹿很可爱”。

当古川认定长颈鹿后,樋口倒也很理解古川的用意,并追问长颈鹿能不能说话,从古川那里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樋口就把所有很神棍的台词全部推给了长颈鹿。写第一话的剧本时樋口尝试着用古川的口气写长颈鹿的台词,结果古川看后还觉得很有长颈鹿说话的感觉。古川只给樋口一个要求,让长颈鹿在最后说一句“我懂了”。

而长颈鹿之所以没有拟人化的演技设计,是因为这会偏倚古川的想法,每集最后的长颈鹿实拍映像则是制片人方面的兴趣,也没有什么别的用意。

从动画开始看少歌的观众,有一些观众觉得revue荒诞,不太好理解。关于这一点,制作组倒是没想太复杂。武次提醒大家注意第一集中长颈鹿所说的台词:“展现出最闪亮revue的人,通往top star的道路就会向她敞开“,这就是revue全部的规则。而且revue也很简单,就是少女们战斗的舞台。

武次建议无法理解revue的观众,最好能看一看音乐剧。武次认为,当观众看过音乐剧上战斗的少女们后,就会明白动画中角色在舞台上的行为了。武次希望大家去能亲自去看一次音乐剧,因为动画和音乐剧在各种地方都有着互补。樋口也提到,由于媒介的不同,音乐剧能表现出动画制作组无法表现的,反过来也是如此。樋口自然也期望观众能通过动画,进而喜欢上音乐剧。

当然武次也承认音乐剧和动画不是完全相同的,但也是因为有不同才更加有趣。比如,动画第五集华恋和真昼的嫉妒revue,在音乐剧中则是光对真昼,这是音乐剧制组考虑到让华恋与真昼的组合,如果还在revue中在一起就重叠浪费了。而与之相反,不一起登上revue就浪费了的部分,则被樋口放在了描写双叶和香子关系的第六话。

音乐剧初演时,动画的剧本还没有写完,动画制作组还在观看音乐剧的过程中吸取了很多经验。因为本作中的舞台少女们都是内心强大又个性十足,所以作品的氛围往往会变得很有杀气。强烈的情感表现放在音乐剧中,会让观众非常兴奋,但如果动画里每一集都像音乐剧这般就实在太过辛苦。动画应该发挥自身的优势,将角色塑造放在第一位,把舞台少女的日常刻画得更加有趣鲜活。

在角色方面,最让樋口头疼的是克洛的法语,为此还让中村彼方担任法语监修,毕竟克洛这个角色还是非常的显眼。监督方面也会提出“让真矢和克洛黏在一起”、“不要忘记了带上纯那”等要求。

作为最近的话题角色,大场奈奈必然也要被提及。banana被樋口当做一个知道revue规则俯瞰全局,又另有秘密的角色刻画。虽说banana是被当做母亲一般的角色介绍的,但banana也有强大的一面,而且还是一个带动故事大转变的关键角色。在小泉萌香演音乐剧的时还要隐瞒这个秘密,当时小泉演起来也还是蛮辛苦的。其实本来还打算让banana做舞台和动画联动的粘着剂,以及把长颈鹿两三成的任务分给她。

到第七话为止最让樋口记忆深刻的部分是第一话华恋包住长颈鹿脖子的情节,因为这是华恋站上舞台改变自己命运的情节,所以樋口非常喜欢。虽然华恋的行为有点唐突,但确实非常有魅力,还有长颈鹿的声优津田健次当时的配音也非常有趣。

而武次则更喜欢再生产的bank,古川从很早之前就一直说要做不是传统变身,而是像工厂一样制造衣服和武器。所以武次觉得,古川应该是在很早之前就有这个想法在脑子里的,但大家第一次听古川说的时候其实脑子里面是没概念的。看到古川画好的分镜后,武次才明白原来是这样的。

所谓再生产肯定要原材料,不能像魔法少女变身那样凭空变出衣服,而是把自己当做材料重塑的过程,是舞台少女们精神性与生存状态的表现。用舞台剧演员做例子,也就是一个孩子从在舞台上说不清台词的不成熟演员,到下一次作为一个熟练的演员站在舞台上的转变。樋口认为,古川应该就是想通过再生产表达这种转变。

伴随动画渐入佳境,从第一话开始在作为提示的starlight、光芒、topstar、再生产等主题,将会回到这些主题上。角色和故事收束之中,最终回收向那个关键词呢,嗵口给大家卖了个关子。而七到九话可以说是奈奈篇,也是动画向后半段进发的大转变。

少女歌剧不光是回头看过去的集数会有新发现,剧中歌的歌词、发行的CD的封面等各种地方都会有埋下伏笔,大家看到最后就可以发现各种各样的联系,所以武次希望大家能通过各种角度欣赏作品。


参考资料:

メガミマガジン 2018年10月号

封面: 《少女☆歌剧 Revue Starlight》

© HB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