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里的警察会不会这么持枪,关故事人物什么事呢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2020年1月9日 21时00分

漫画家平野耕太说,很多人都想吃神画师的肉提高画功,但是现存的神画师,都是一路不断和神画师战斗吃他们的肉存活至今的,想打倒他们就已经很困难了。一上来就挑战神画师太过鲁莽,还是先想想怎么从班里画得第 3 好的人身上弄块肉下来吧。

https://twitter.com/hiranokohta/status/1214812589261090816


漫画家田中圭一问刚认识的人:“您是做什么工作的?”对方回答:“我是养百合的。”田中听了,一时没理解意思,吃了一惊。

他在推特上忏悔:请原谅我内心阴暗。

https://twitter.com/keiichisennsei/status/1214877110667337729


漫画家速水螺旋人说,对作品的好恶和作品的优劣是毫不相关的两回事,所以喜欢差劲的作品、或者讨厌杰作,都完全不是问题。但如果你身为创作者,不能在一定程度上判断作品的优劣,那就麻烦了。另外,最好也能把自己到底喜欢的是作品哪个方面整理成语言。

如果你对一部人气作品喜欢不起来,那最好能理解人们喜欢的是这作品的什么地方;至于自己同不同意这种观点,又是另一回事了。而如果自己喜欢的作品遭到批判,也是一样。而另一方面,大喊“为什么这种作品都能火,换我来我就这么写做得更加精彩”付诸实施,也非常美。

如果你停留在“就算这部作品在世间人气不高,但我喜欢就行了”,那作为肩负商业作品的人,就前路坎坷了。

https://twitter.com/RASENJIN/status/1213483396136988674


电视剧《教场》中,有身为警官的主人公单手持枪、将枪口对准他人的一幕。这一场景虽然有其剧情背景,却遭到了不少军武爱好者的批判,被指责“警官不会这么拿枪”“警官不会轻易将枪口对准人”。

同样喜好军武的小说家神野オキナ却认为,不同作品,该要求什么样的“真实水平”也会不一样。就算对警官枪击要求真实,只要设定了这个角色“就是这样的人”,那他虽然是专业人士,也可能会轻率对待枪支;就算是外行,也可能慎重处理枪械。虽说“神明在于细节”,但也不能过于探求神明。

神野指出,过去也有过单手持手枪的时代,是韦佛式持枪法出现之后,经过战术射击术,双手持枪才成了主流。就算是刑警在审讯室跟疑犯玩俄罗斯轮盘赌,只要这个人物有这么做的必要性,那这种剧情也完全可以成立。如果只是因为“这不是我知道的正确用枪方法!”而发怒,那他只能说:娱乐是到底用来做什么的呢?

神野自己不是作为观众而是作为创作者,对创作故事最忌讳的,是“在故事中突然变更真实水平”。明明之前一直都是“就算只是肩膀上中了一枪,如果不在 3 分钟内处理就会死”的作品,到了高潮人物就算中了山一样多的子弹却还是奋起反击最终幸存,那他就无法接受了。

https://twitter.com/OKina001/status/1214827802580488193

封面: 《皿三昧》

© 谢枫华 / Anitama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