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婧荦专访(三)

Anitama声优专访

Meeting Room|录音笔2017年3月21日 6时10分

之前问到如何做配音前的准备,接下来是关于声优的一些现场工作内容。


——你前期准备的话,大概要多久?

刘婧荦 这要看台本什么时候来,台本有的时候会早一些,有的在剩两天时才来,这样准备时间就只有短短两天,如果还有其他工作的话,可用时间就更少了。

——声优们一起配音的时间是固定的,那要万一赶上什么事,或者身体不舒服之类的,不是会很惨?

刘婧荦 是会很惨,要看你的声音能不能自我调整到那个方向,你要不行的话,有可能还要单独找时间给你补。这部分录音室的钱,还有录音监督、工作人员都得陪着,大家平时又都很忙,行程比较固定,基本上是不能允许出现这种情况的。

——所以前期准备还有一点就是保护身体和嗓子,千万不要生病感冒什么的。

刘婧荦 对,但其实这个真的挺难的,现在我还好,但是有的时候,比如这个礼拜特别忙,你本来是提前两天拿到台本,但后面两天别的工作也很忙,就只能熬夜看。可熬夜的话,身体又很容易生病,嗓子就会受到影响,所以,其实是挺艰苦的。

——你回想下在日本第一次正式进录音棚时是什么时候,有什么感觉?

刘婧荦 动画的话,是我进事务所第一年年末吧(2012年),录的是《法外制裁者》(CØDE:BREAKER),当时配的是个小男孩,一个少年。第一次现场配音,我紧张的不得了,一共三句台词,我还说错一句(笑)。之前练了好久,可一紧张就出错了。

——在现场跟平时练习的差别有多大?

刘婧荦 完全不一样,虽说我进这行并没有是谁的粉丝,看到谁会很激动什么的,看到人家都特别认真,很棒地完成工作,轮到你了,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没任何的经验和自信。心跳的特别厉害,想着该我说了。这时候周围都是平静的,因为轮到你的台词嘛……大家会看着你,当时我后面坐着三木(真一郎)先生,铃村(健一)先生这些知名的前辈,我一开口说话,上来第一句就说崩了。在家里练习无数次说的台词“替我报仇”,到现场时,一感受到压力就出错了。

——第一次很多人都是会紧张,当时应该会感到特别尴尬吧?

刘婧荦 是很紧张,当时我一说错,脑子里就懵了,脑袋空空的,心里念叨着糟了,出错了怎么办?怎么办?脑子稍微清醒一点,这里也写着台词,你也都背住了,怎么就会念反了呢?但是事实就是这么简单的台词,我搞砸了。

在北海道时的照片。

——那之后你怎么调整过来?

刘婧荦 当时我真的紧张慌了,一下觉得完了,全完蛋了。后来我印象特别深,三木先生在后面就说了一句,一下把我给拯救了。

——三木先生说了什么?

刘婧荦 这个说起来有点复杂,当时我的那句台词是“你要替我报仇,杀了他们”。我把这句话的顺序给说反了,我意识到说错了赶紧说“对不起”,三木先生就打了个岔,说“你看,你本人很温柔嘛,说完这种狠话还来道个歉。”然后大家就哈哈哈一笑把场面圆过去了。这句话真的是拉了我一把,把我救回来了,要没这句话,我可能就觉得“完了,干不了声优这行了,回国吧……”

——主要是会没有自信心吧。

刘婧荦 对,自信一下子被打掉,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适合这行。之后虽说我到现在经验也不算丰富,但经过一些现场的经历后,也逐渐适应了。后来看到第一次进录音棚的孩子,能看出对方的紧张,我立场虽然没到那份上,但看到他们那么紧张,不知道该坐哪的时候,我会主动去打招呼“来来来,坐这边!”其实是有种传承的感觉,那时候前辈帮了你,现在后辈遇到问题了,你能帮别人就去拉一把。

——那你刚开始看到以前崇拜或者喜欢的声优本人,然后跟他们一起工作,当时是什么感觉?会不会很激动之类?

刘婧荦 好像完全没有,可能我真正的偶像还没见到,现在遇到的应该说是我敬佩的前辈,我很尊敬他们,像钉宫(里惠)老师,福山(润)老师,还有这次配音的水树(奈奈)老师,她就坐我对面一起配。感觉我就没有见偶像的那种激动感,会比较淡定。应该说在我去声优学校就读的时候,就已经没有这种距离感了,可能是身份的转变吧,之后我更多关注的地方是看看这些前辈们怎么配的,我来学习,向他们讨教。大部分都是类似这种感觉,可能我见到会狂喜乱舞的前辈还没碰到,不知道那会儿会怎样。

——这些大牌的前辈,你除了主动向他们学习外,有没有遇到给你很大帮助,关照你的?

刘婧荦 有的,比如刚才说的我第一次配音时帮我解围的三木(真一郎)老师,还有柿原(彻也)老师。其实在日本来说,他们不会说很主动去教你什么,大家都是来工作的,咱们都是平级的,没有指导你的义务,也没有这个资格,他们会这样想。像这次配《侍灵演武》的时候,我也特别紧张,之前也有进现场,但这次负责的是主要角色之一,能独占一个麦,其他人好几位共用一个麦,他们在努力跟你配合,我这边尽出问题。其实就是紧张,在家里练习时没事,到现场就还是有问题。

中途休息的时候,出去外面呆着冷静下,这时柿原先生就过来对我说“没错,感情是对的,你就是太慌了,节奏放慢点,慢慢说能够赶上的。”这句对我鼓励很大,其实他大可不必这样多事说话,但还是安慰了我。其实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总是不可能一帆风顺的,再大牌声优也是会有出错的时候。只不过我比较特殊,哪怕我能说对,但只要稍微磕绊了一下,他们不会认为你是因为紧张,而是会觉得你是中国人,会不停地用这种思维来判定,这也是我最不想见到的。可你越是不想,就越是紧张,越容易磕绊。这次第一次担任主要角色的配音工作,能够有柿原先生在现场,有个理解你的人在,真的是我的幸运。

反正这件事我印象特别深。而且这次的录音监督也特别好,下来后就仔细跟我讲,没事,问题在哪里什么的。我也遇到过不少很优秀的监督,慢慢地练起来,但其实还是需要有更多的机会,去现场锻炼。

——我看你之前配过的角色,男性角色不少啊?

刘婧荦 对,我基本上都是配少年。

出席《侍灵演武:将星乱》上映会

——那这次《侍灵演武》配的是女性角色,虽然还是有些高冷。觉得有什么不同?

刘婧荦 最开始我也觉得,哎呀,这种性格应该可以吧。说实话,我的性格还是有些像所配的这个角色。这次配音我有不少压力,就跟一位前辈商量,他就说,其实这个角色跟你本人挺像,背负着不少的压力和期望,比如她要去保护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男主角,就像我来日本,一个人要担负着所有人对中国配音演员的看法,另一边也是中国人会觉得中国就你在日本声优圈里混,会希望你混个出人头地什么,两边的这种压力我都不想背,但我的身份就决定了不背也得背着,本身就有着一口气在里面。

前辈对我说:“既然都很像,就像你平常那种状态就行,你是可以的。”然后那天下午我就很轻松了,比起声线的问题来讲,更重要的是角色的灵魂所在,我们要的是那种东西。所以角色她的灵魂和我的灵魂有共同的一面在,这点就能更加信任自己。

其实说实话,这回对我来说,更好的一点是女主周瑜选的是一位很年轻的演员,她的声音比较尖,很可爱的,然后她往下走了些,和她对比,我就更加的要冷酷一些,现在的声线是偏中性的,还是很贴角色的。最开始还觉得会不会有点不行,但那边录音监督说没问题,这个声音很帅气,很好!

——你一直都配少年或者中性点的角色,那你本人有没比较想要尝试下的角色类型?

刘婧荦 我一直很想配男性的少年男主人公啊,虽然中文有配过,日文还没有。之外想配的角色太多了,各种各样的。要说类型的话,比较想尝试的是把主人公打的稀里哗啦的那种坏人,首先他是反派,然后把主人公整的很惨,接着他有个悲惨的过去,最后成为主人公的朋友(笑)。我觉得配这种角色一定是个特别爽的过程。

——这说白了不就是男二号么,只不过出场的时候先设定为敌人。

刘婧荦 对对对,最后把他洗白了,跟主角一起旅行什么的。

——这种一般都是又高又帅,人气有时候比男主角高。

刘婧荦 女性也可以,少年也可以,我是好想有机会跟人决斗啊,主要是有种反转在里面,又能配的比较嚣张,后期变好了,声音也能有所变化。那种先把你打的很惨,后来成为同伴,跟主人公的关系有点微妙的感觉,我好喜欢的。这种远近的距离感,特别有意思,会比较有挑战性,会有很大的空间,要是能遇到这样的角色就好了。

——这次《侍灵演武》凌云的中文版和日文版都由你来配,在两个版本里,同一个角色,在表达方式上会有什么不同?

刘婧荦 有,挺大的区别的。比如有个情节,一个坏蛋过来说:“你是那个谁谁谁,把地点告诉我。”凌云要表达拒绝,中文是“要是我拒绝呢?”,它中间还有个断气,它的拒绝在后半句。日文的拒绝是在前面,它很坚定地说我要拒绝,这样放一起对比的话会显得比较不同。可能观看的观众会觉得某一版会有点奇怪,但这种东西比较不好说。

类似这种差别,日文很多东西它说的语气不能太狠太重,中文的话会根据场景来变化。比如我遇到个坏人,中国人对坏人态度会很坚决的,说“你闭嘴”时就是特别狠的感觉。但你换成在日文这个语境下,哪怕你心里是这么想的,语气上会更轻一些,圆和一点。在情景很紧张的时候,大家都快要没命的时候,我的语气有时候可能会听起来很重,这种很重的东西在日文的语境下,它会觉得你太过慌了,像你自己在慌。可能会让你收回来一点,收回来后我的心里就会想这会不会有点不到位,但这方面的调整又不像中文配音让你单人一遍一遍地来。

日文配出来的效果,可能我会有怎会这样的感觉,会跟自己想象的有些出入。片中的某个情节,男主角特别慌,你不能跟他一起慌,你要压下来,其实你还是慌的,但你不能露出来这个状态,因此把握这个度很重要。

——等于说你配中文跟日文的时候,你要切换自己的身份,主要是思维模式和语气习惯之类。

刘婧荦 对,不过两边都有配音监督嘛,这行里监督最大,我是绝对信任他们,既然他们这么说,我就按着要求改。中文这边,我会跟他说下我这么配的理由,监督说不,中文的台词跟日本不同,不能按着日文的状态走,要按中文的习惯来,重新理解这个环境和台词,再做一遍。

虽然演绎方式不同,但凌云这个角色的魂是不变的,这方面只是表现手法上的区别,我觉得中文还是满顺畅的。

——《侍灵演武》是根据漫画改编的,你接到工作后有去看原作么?

刘婧荦 有的,在一开始第一集配音的时候,有不少配音的人都没看过原作,拿到的资料也不多,而动画版又因为篇幅所限删除不少情节,他们对人物之间的关系就理解不够。比如两个人说话显得比较亲切,但又交代双方是什么关系,这是中国人的语言习惯呢还是有别的原因在里面。这个时候我就拿手机搜漫画出来给他们看,说这一段是什么情节,他们是什么关系,然后我有先看过漫画,就跟他们普及一下一些关系和动画中没有的细节。

后来水岛先生和其他演员们还蛮感谢我的,因为他们之前网上搜的是英文“SoulBuster”,自然找不到,这要用中文“侍灵演武”才能搜到。到三四集的时候,我就觉得不用太考虑参考漫画的剧情了,因为动画这边用了不少原创的情节,太过依靠漫画会有所偏离。

——那你身为一名中国人,来配中国的漫画改编的动画,是什么感受?有没有一种给自己家的东西工作的感觉?

刘婧荦 对啊,而且中国的动画,找我来配,这件事本身就是对我的一个肯定,其实这个鼓励很大。说下我内心的想法,现在有不少中国的游戏找日本人配音,会觉得我都特意找日本人配音了,何必再找个中国人来配,他们找声优配音不全是为了角色的效果,还有宣传的一块在里面。而这部《侍灵演武》选配音人选的时候,它没有说我们要找谁谁谁哪个大牌的声优,而是说KK的声音有点合适,可以找她试试,觉得合适就采用。在这过程中,中方那边觉得你行,我就愿意给你上,这一点给我的鼓励是很大的,我在现场也下定决心,不要给中国人丢脸。所以我也一直窝着一口气,但说句实话,我跟别人的经验和从业经历,还是差得挺远的。这次配音经历,我暴露了很多问题,也学到了很多东西,这是我最为高兴的一点。

——这次同时配同个角色的中日双语,此前你没经历过吧,确实是很大的一个挑战。

刘婧荦 这是我人生的一个梦想,说实话没想到这么快实现,这算是这么些年来努力的一个体现吧。这次是作品给了我一个机会,有一些人,包括监督在内,给了我一个认可。尤其是日方,做的东西也是很把关的,不会说“差不多就过了吧”这样的话。比如说你因为紧张本来能拿八十分,结果拿了六十分,然后会给你机会拿个七十分之类。这个东西之前对我来讲一直是一个目标,但是做完了以后,我觉得对我来讲是一个特别大的起点,我知道各种问题所在以及知道自己要挑战的方向,我希望有更多这样的机会,把原先做的不够完善的地方做得更好一点。包括那些演员也是会根据自己的东西不断地进行改进,大家都经历过这个过程。

封面: 刘婧荦

© 录音笔 / Anitama

文章标签刘婧荦声优
声优刘婧荦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