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娃全明星风云录(八)

新人名叫佐藤顺一和贝泽幸男

History|雪城刹那个人专栏2018年5月14日 6时10分

第八章 系谱篇:新人名叫佐藤顺一和贝泽幸男


《Q娃全明星风云录》,前回发生的三件故事:

其一,广告代理商旭通信社伙同东映动画和万代在富士电视台黄金时间的节目档,由七十年代中期魔神系列卷起机器人动画风潮的永井豪路线,转为七十年代末期科幻风潮时的松本零士路线。

其二,朝日放送电视台的专属动画节目档连战连败时被旭通信社拉一把,使用讲谈社的雪室俊一原作漫画制作的幼女片打了一场翻身仗,重复一下朝日放送电视台≠朝日电视台。

其三,第二期假面骑士系列被流放到周末大清早后寿终,在读卖广告社支援下东映东京制作所的班底移动到富士电视台星期日早上九点钟,在假面骑士的尸体上建立起东映不可思议喜剧系列又打了一场翻身仗。这条系谱移动后我称呼为爱人线,从此星期天早上的儿童片就逐渐从独木长成树林了。

现在能使用的系谱,有六条。


先看上回还没能涉及到的系谱的进展。纱绫线,一九八一年第三期东映魔女子系列结束,之后幼女片路线虽然还继续,但目标是《小甜甜》那样的少女大河动画路线。说白了为什么第三期东映魔女子系列这么快结束了,因为人气不到《小甜甜》爆发期的那种程度,第一期和第二期历史上也没有到这种程度的。但是有过一次《小甜甜》后,尝到的甜头的确是太甜了,而魔女子路线再开也就这样了,还是试着再来一次《小甜甜》级别的辉煌吧。

新作《小仙蒂》是跟《小甜甜》差不多的少女大河动画,在洋人地盘上到处旅行的小女孩为主角。朝日电视台制片人碓冰夕烧,旭通信社制片人春日东,东映动画制片人山口康男,系列导演设乐博,脚本城山升,都跟《小甜甜》布阵一样。因为这些都是《小甜甜》之后到第三期东映魔女子系列以来,一直延续的阵容,倒不如说到本片尽量更加接近《小甜甜》的布阵,音乐也换回《小甜甜》的渡边岳夫。

结果出师就不利,其实《小甜甜》之后至今四十年间,就再没见过能大火爆起来的少女大河动画了,万代的梦破碎了。事实上《小甜甜》之后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的那两年,一时间幼女人气最高的是啥,是刚刚开播的朝日电视台新版动画《哆啦A梦》,虽然《哆啦A梦》不是专门面向小女孩的。那这就好办了,反正《哆啦A梦》也是朝日电视台制作、旭通信社担任广告代理的。于是十月份例行的电视台改编期时,《小仙蒂》被移走了,换成《哆啦A梦》来到星期五晚上七点钟播。就是今天这模样,你看一直到现在到当下,《哆啦A梦》也在这里播出。

至于《小仙蒂》被怎么处分了,移动得也不远,就从七点钟移到七点半而已。移之后收视率也升了,有效果。不过七点半这里本来是哪啊,是正在播体育竞技电视剧的小花线那条系谱。那就不要了,朝日电视台停止制作体育剧,这里就用来播《小仙蒂》剩下的部分。于是这两条系谱就融合了,融合后我称呼为天翼线。可当时本来播的棒球片《红蛙队》收视率也不低啊,于是朝日电视台在关西地区有联播关系的小伙伴不干了,朝日放送电视台不干了。说你不制作那我来制作好了,跟东映一联系,《红蛙队》的制作局从朝日电视台换成朝日放送电视台,给另安排日子去播。

《小仙蒂》被移到这里了却余生后,谁能接上呢,魔女子路线已经弃了,大河动画路线又失败了。那就不要搞幼女片了,转而找回东映搞给小男孩看的新片,东映方面也有这个需要。因为同在一九八一年十月,被东京放送电视台赶到周末清早的第二期假面骑士系列不是结束了嘛,班底移动到富士电视台虽然有《机器人小八》,可也不是超级英雄题材。再加上朝日放送电视台接盘制作的《红蛙队》也只延续了半年,最终总体来说会是实景摄影的东映儿童电视剧数量减少了,而东映动画的电视节目则过多。

所以新作路线决定还是走超级英雄片,渡边亮德把这个事交给负责超级战队系列的吉川进制片人来办。朝日电视台的制片人依然是碓冰,他给的要求其实也不高。《小仙蒂》移动时间段后的水准是十二个百分点,碓冰说你新作起码底限得上两位数。不过吉川交出了一份更高水准的答卷,然后连战了三年,就是《宇宙刑事》系列。


接着看富士电视台这边,七十年代中期走永井豪的巨大机器人路线时,东映动画在富士电视台黄金时间建立起两个专属节目档。星期日晚上七点钟在播魔神系列,星期四晚上七点钟在播盖塔机器人系列。七十年代末科幻风潮时转为松本零士路线后,星期日晚上七点钟在播《太空西游记》,星期四晚上七点钟在播《银河铁道九九九》。

魔神系列的第三作《幽浮机器人古连泰沙》,开播三年后被引进欧洲播出,一不留神就火遍了全国,跟法国人意大利人提这相当于跟中国人提高仓健。于是东映动画野心就来了,上回是不小心,这回干脆做个刻意讨好洋人的片来赚更大一票,所以在《太空西游记》后面接上个料理亚瑟王传说的《圆桌骑士物语》。刚经历了无心插柳柳成荫,怎么就不信有心栽花花不开,结果真的不开。不开就路线变更,可还是不开,那就只好低调撤军了。

撤军了谁断后呢,当年给富士电视台安利《魔神Z》的旭通信社电波联络部部长关谷猪三男,决定用连载中的漫画《阿拉蕾》来救场。东映动画的今田智宪总裁刚看《阿拉蕾》的时候,就觉得这玩意儿动画化能有戏,马上指示下面制作个样片出来,并且作成企划书用来提交给旭通信社和富士电视台。星期日晚上七点钟是旭通信社的专属档,当然预定目的地就是这里了,富士电视台也没问题。

结果问题出在原作漫画方面,集英社的《周刊少年跳跃》编辑部不想动画化。因为担心的逻辑是,本来在看漫画的读者,会弃了漫画转而去看动画。而且电视节目这个东西,应对收视率变化的同时,变数也大。只要不是出爆发性大人气的节目,大体是几个季度到一年就完了,这下本来弃了漫画去看动画的观众也就跟着毕业了。

出版社方面搞不定,这就要轮到渡边亮德出场了。渡边再次发挥他的怪物属性,搞了半天集英社的长野规都是他的酒友,这是《周刊少年跳跃》的初代总编,当时已经成了集英社的专务董事。长野跟渡边的酒友关系有十几年了,从六十年代中期渡边刚调到东映电视课的时候就是。不过他们还没有过工作上的应酬,但这回长野可终于栽在渡边手里了。长野服了最后扔下一句话给渡边,说伙计你对业务一无所知,但你的优点就是对各界能干成业务的人无所不知。于是《阿拉蕾》动画化的事谈成了,只是这一来二去也拖晚了,旭通信社已经撇下东映动画另上救场片了。

同时期一九八〇年,富士电视台给东映动画在星期三晚上七点钟又开了一个新节目,《银河铁道九九九》的制作阵容来干。这是个拳击题材的《加油元气》,动画化时原作漫画已经连载五年了特有人气,所以富士电视台也特有信心,准备这片收视率冲高然后变成连续播出好几年的长期节目的。但是这个时间段的对手,日本电视台在播复活的新作《铁臂阿童木》,东京放送电视台在播《爱迪奥特曼》。《加油元气》虽然是三者中最高的,但完全不够富士电视台想象的那种程度,鸡肋人气。那就拿《阿拉蕾》来接上,于是旭通信社与东映动画与万代在富士电视台的专属档就整个移过来,这条系谱移动后我称呼为爱神线。

《阿拉蕾》连播了将近五年,当时那个人气怎么怎么爆就不再描写了,不分男女老幼人气都集中爆发,所以合起来才有那么怪物的收视率。不过这片有个注目点就是,明明是少年漫画的原作,但是在小女孩中的人气异常高。本来作品的主角也不是阿拉蕾,而是造阿拉蕾的则卷博士,结果阿拉蕾人气爆了彻底推阿拉蕾。商品化时主要购买力来自女孩,成为接力《小甜甜》的一棒,反而达成了在朝日电视台没能达成的事。

委以重任的脚本家也是东映动画的两员幼女片大将,雪室俊一和辻真先,然后辻又甩锅给在第三期东映魔女子系列历练了的弟子金春智子。所谓历史性的大名作《阿拉蕾》,另一种意义上是参与的名人太多。无论是当时已经有名气的,还是新人时代的后来的名人,甚至有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集中扎堆在这里出道的。比如脚本家井上敏树、岛田满、照井启司,演出家更是泛滥一排成了新人练级基地了,西尾大介、芝田浩树、上田芳裕、竹之内和久,还个个都后来成气候了。


转过头看天使线,朝日放送电视台自从用雪室俊一原作的《斯潘克》翻身后就吃到甜头了,跟旭通信社坚持幼女片路线。可活下来是活下来了,还是缺乏稳定的人气来源,饱了一顿也不能保证下一顿。一年试一回后,第四年决定找上东映动画来试。朝日放送电视台与东映虽然当年有过合作《魔女老师》,与东映动画的合作这还是第一回。

东映动画底气硬,制片人是簱野义文,找上我这里了那我就不用有漫画原作的了,咱来玩原创的。玩原创的幼女片那可得用安心的老将,系列导演用葛西治,系列构成用雪室俊一,哎真叫一个稳如东映。当然,玩了原创也不意味着讲谈社就没事干了,跟讲谈社的孽缘算是已经定下来了。原创动画也可以反过来漫画化去连载嘛,惯用的多媒体联动宣传套路。新作《尖帽子的美墨儿》一九八四年春开播,也战了一年。这是个比较奇葩的幼女片,因为主角不是一个人,采取的是双主角模式。而且两个主角还是对照的设定,这样描写起剧情来更好出现戏剧冲突。这在现在看来已经是个经典模式了,东映动画这还是第一次。

不过这片还是没成老将掌控,倒成了小将夺眼球的机会。一年份的节目,有半年都给了小将演出家施展。老将主要是三个人,除了系列导演葛西以外,还有设乐博和久冈敬史。葛西和设乐那都是说过的熟人了,幼女片和萝卜片参加多了的老将,久冈没啥存在感,不过也是第一期东映魔女子系列以来每作有点份的老司机。小将主要是两个人,一个佐藤顺一,一个贝泽幸男。

佐藤和贝泽,加上梅泽淳稔,再加上西尾大介和芝田浩树,这五人战队是同一年上学、同一年毕业、同一年入职东映动画,这么个同期之谊的哥们。这个上学和毕业是啥意思呢,不但指一般意义上的上学,而且是东映动画进入八十年代刚刚开始培育新人的研修生制度,他们是招进来的第一批学生。西尾和芝田在《阿拉蕾》练级,于一九八二年和一九八三年陆续升格为正规演出家,在那里出道了。而佐藤呢一九八三年在参加少女漫画为原作的恋爱片,与贝泽一起练级当演出助手,系列导演是葛西。

贝泽就在这里升格出道了,葛西还给他的出道回亲自画分镜。佐藤则不在这里,同一年他在富士电视台星期四的那个黄金档,与梅泽一起练级当演出助手,这边系列导演则是设乐。梅泽和佐藤都在这里升格为正规演出家出道,不过刚出道是刚出道,行规是这不意味着立刻就独当一面。实景摄影的电影和电视剧也是这样,你做助监督干了一阵子,给机会当了一次监督,但当助监督还是要继续干一阵子。轮到《尖帽子的美墨儿》,这回又变成佐藤和贝泽在一起当演出助手了。梅泽是没来,他接着参加富士电视台星期四黄金档的新作去了,不过跟他一起出道的作画监督来了。梅泽的演出家出道回,那集的作画监督也是新出道第一次就任作画监督的,这个人叫青山充。

佐藤和贝泽在这里既做演出助手也做演出,两个人顶起半年份。佐藤第一次在这里亮相负担演出时,这回是设乐给他画分镜。就因为在这里的演出,佐藤被葛西盯上了,说你这小子对我胃口,那电影就交给你了。也就是东映漫画祭上映的短篇剧场版,本作身为幼女片当然不可能是主力作,只是个凑数用的并映作,东映漫画祭的制度参照隔壁连载的《东映与周日早间 六十六年的系谱》第十九回后半。而且不是新作,只是电视版的两集前后篇再次编辑的总集篇。但两集的演出分别是葛西和佐藤,剧场版时监督名义却只有佐藤单独,葛西不要了就让佐藤一人当监督了。这就成就了佐藤的映画监督出道,上世纪时动画的演出家能够担任映画监督,还都是门槛很高的事。

可这片就还是有个最大的弱点,人气不高。三年前朝日放送电视台用《斯潘克》一举冲高时,能达到十五个百分点以上,后一年就只能有十个百分点了,再到这时已经剩一位数了。八十年代虽然已经不再是收视率作为唯一标准的收视率至上主义时代,可普通幼女片本来又没很多商品可卖,收视率再一不给力那就只有左迁处分了。因此惯例到了十月份的电视台改编期,《美墨儿》便被踢出黄金档,步前辈们的后尘给赶到周末大清早。至于这流放地的精确坐标在哪里呢,星期日早上八点半。


【次回预告】

系谱篇最终章。

最后今天再讲一个小故事来结束。

一九八一年《阿拉蕾》动画化后爆发性的人气,远超《周刊少年跳跃》编辑部的想象,从此就愿意积极把自己连载的漫画搬上电视了。一九八二年初夏,曾任第二代总编的中野祐介,正在图谋把连载中的另一人气作品搬上电视。这是摔角题材的漫画,情节有一定的东映武侠片时代剧电影的风格,漫画在小学生之间已经获得了明显人气。中野于是跟各种电视台关系者或制片厂关系者安利这个作品,可是没人吃他的安利。因为这玩意儿确实挺奇葩,搞笑包袱的品味也让初看的人容易囧到,要搬上电视属于有点不对口的。

中野最后只能放大招,他觉得这个事只有找渡边亮德了。跟渡边联系后,渡边狠刷了一波时髦值,啥也不问立刻就答应下来。第二天渡边就找来吉川进,说要把这玩意儿搬上电视,其实他自己根本没看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作品。吉川看了就囧了,回话说部长啊,这是个摔角格斗的题材。要找会摔角的演员就算找得到也不够数的,这漫画拍电视剧实在是太勉强了。渡边这才会过来,哦,那就动画。当场一个电话再打给有贺健,就是那个东映动画的企划部长。

有贺接了任务,就去跟各方联系,可果然大家都是正常人。就是说一般是没人敢轻易冒这个险的,哪个电视台哪个赞助商都没有接受的,就算是跟东映集团经过这么些年已经好成亲兄弟的万代,跟人家一提也面露难色。万代的态度是,摔角题材的漫画角色都是人形,这是典型的不适合商品化的类型。渡边于是亲自来嘴炮说服,万代的头头山科父子,当年可是仰仗渡边的大恩。渡边半拜托半威胁,说就看在咱们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希望这次你别作声老实接下来。万代老实了,还真就接了。

可是要搬上电视,最关键的要素还是电视台,电视台方面肿么办。渡边一个电话再打过去,打给日本电视台,专务董事中野旷三。中野原本是读卖电视台的人,后来调职到联播关系的日本电视台的,当年《巨人之星》和《宇宙战舰大和号》这些名作的幕后黑手都有中野的份。那他跟渡边什么关系呢,当年《虎假面》时候的工作上的小伙伴。不过早在那更之前,渡边和中野其实也已经经常在银座喝酒了。

渡边就一句话,希望你啥也别说,播出《金肉人》。中野也就问一句,这片能火吗?渡边回答,能火的,理由是因为哪儿都反对出这片。好了,成交,这片的事中野包了,广告代理商也是日本电视台来定的。于是一九八三年春《金肉人》开播,这片后面的具体故事就不讲了。

就是这么个小故事,不属于目前为止讲过的哪条系谱的故事,但是适合在这个《系谱篇》顺便讲讲的故事。

封面: 《尖帽子的美墨儿》

© 雪城刹那 / Anitama

Q娃全明星风云录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