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游戏开始的入行之路

彩色铅笔动画导演史涓生专访(一)

China Animator|lll2016年12月24日 6时30分

史涓生,网名:漩涡uzumaki,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是彩色铅笔动画(原名三色铅笔动画)的创始人之一,担任公司内的总作画监督和导演,公司作画方面的领头人。

基本担当彩色铅笔动画所有作品的总作画监督,包括《撸时代》、《中国惊奇先生》、《蓝漠的花》、《次元学院-逆时空》动画PV、《开封奇谈》等等。随着公司具备独立制作动画能力之后,开始负责导演的工作。

以下是他本人的一些作画片段:

gif

gif

gif

gif

gif


——最早是什么契机开始学动画的?

史:高中的时候看到一个游戏的OP动画,叫宿命传说(《Tales of Destiny》,简称TOD),是一个PS1游戏,当时才00年前后,对于动画能做得那么华丽感到非常震惊。

——当年传说系列游戏的开场动画都做得很好。

史:当时自己纯粹作为一个动画观众,TOD的OP第一次让我感知到动画之间质量的差异感。让我一下子觉得,原来动画是可以做的这么好的。因为我(高中)平时也比较喜欢画画嘛,就想要是自己也能做出这样的作品就好了。

当时家里没有PS1游戏机,每次都是去机房玩,打开TOD的时候,我都要看一遍这个OP,绝对不会跳过,每次去都要看一遍,当时就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然后高中毕业要填志愿的时候,我当时全部填的四川美术学院动画系,那时候全国有动画系的学校还比较少,听说川美的动画系比较成熟,然后我就决定全部填川美动画系。

——上了川美之后又是怎么学的呢?

史:之后就是上了大学,具体进入动画系学习的时候,感觉跟我想象当中的有些不太一样。刚开始老师还在教一些基础,那个时候感觉也没有什么专业教程,学的还是那些水彩和素描、静物写真,什么都学,包括油画类的也教了一点,就是没有动画(笑)。一直到大三的时候,我才真正接触到动画制作相关的东西。

大三的时候,当时我们的老师有一个想法,叫“动漫专业产学研基地”。就是带着学生一起参加到一个真正的项目中,在外面接一个动画单子,然后交给学生去做。我们当时差不多就是第一批这样的学生,这个“动漫专业产学研基地”也就是视美动画的前身。

现在的重庆视美精典影视动画有限责任公司,有《缇可》、《月尘》、《莫莫》、《弹珠传说》、《神魄》、《梦月精灵》、《巴啦啦小魔仙之梦幻旋律》等二十余部动画作品,是重庆老牌动画公司。

因为当时就是我们那一届开始做的嘛,也算是川美动画系第一次开始做动画,以前我们这个专业的毕业生的毕业作品都是做一些漫画啊插图什么的,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动画。从我们这一届有了这个产学研基地之后,就是让所有的学生就直接参与到动画制作中。但是当时那个概念,就是说你只要会画画,就可以过来。然后给你教原画啊、动画规律啊的教材,好像叫做《动画师的急救箱》,迪士尼出版的一本书,都是最基础的东西,而且它那个书,自己还不成型,东扯一个页数,西扯一个页数都是我们自己装订的,当时就靠那个东西了解了一些人物的基本运动规律。当时觉得,靠这个东西就能开始做动画了。

——那些都是原画吧,不通过中割动画训练直接开始原画了吗?

史:是的,就是直接开始画原画,我记得我第一次画的原画是一只山羊,从侧面原地循环着走路那种,当时我记得画了一周,因为我实在摸不清楚那个山羊的那个腿走路的动作,缺少协调感。当时我找了很多参考资料,找宫崎骏的,找迪士尼的,然后还去参考那种真实的山羊走路的感觉。那会儿就觉得太难了,我就无法理解那些我看过的那些动画里,动画师是怎么画出来的。当时就有这样的感觉,后来经过这次事件,我开始觉得(动画)这条路有点难,跟我一个室友一起,从产学研基地退出来玩别的东西去了。

就这样过了大三的上半学期,大三下半学期,我们学校开了一个动画系毕业生展览会,里面包括毕业生还有老师带着学生一起创作的动画短片。我当时就跟我那个室友一起过去看,其中发现有个老师,带着我们那一届比较出名的几个学生一起做的一个短片。

我看到这个短片时候,我当时的审美水平觉得这个质量已经跟《宿命传说》那个OP差不多了,当然现在来看肯定还是有很大差距(笑),不过当时这个片子瞬间感觉又激发了我的热血,当下就跟我室友说,不行,我们两个也来搞一个这种短片出来。我那个室友也跟我一样,很热血的,他说那就做呗,反正也没有其他事情干。从那之后,大三下半学期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就做了一个片子,其实现在我觉得,我理解动画制作,还有后来商业动画制作的那种思考方式,就是从制作这个片子里面一点一点摸索出来的。做这个短片的时候,我和我那个室友是这样分工的:我负责所有女性角色的卡和背景,他负责男性角色的卡和整个后期制作。上色的话,是交给我们另外一个同学做的。

——为什么要这样分工?是因为有自己的偏好么?

史:当时也是因为只有两个人嘛,只能这样分工,每个人做的事情要多一点。这个片子里面,我们分镜画的比较天马行空嘛,因为分镜是两个人一起做的,参考当时我们喜欢的一些片子,学习镜头这种东西,然后凑了一点东西出来,我选了一些镜头,他也选了一些镜头。我记得我当时画了一卡,因为完全是做着玩的东西,就把自己喜欢的角色放进来,我当时画的是《樱花大战》的女主真宫寺樱拔武士刀这样一个镜头,我从画这一卡的时候,我感觉好像是醍醐灌顶一样突然开窍了,甚至幼稚得觉得动画其实也没那么难的吧。那会儿就觉得当时我画那个山羊走路的那个其实是最难的,这种拔刀其实画起来还是挺简单的。这些经验也一直用到我参加工作。

——是啊,这种需要找资料参考、无法全靠想象力完成的往往是最难画的。

史:当时我们做这个片子的时候,其实是没有任何原画动画的概念的,就是一个动态卡,一步到位,A1、A2、Axxxx全部画满,就是这样一路顺推着画。因为当时我们并不知道什么原画,还有人帮你加中间画什么的,完全没有这种概念,全部从头画到尾。这可能对后来我参加商业的一些所谓“全原”(不加中间帧,原画负责全部张数)的卡有些帮助。因为我最开始的时候,就是这样(全原)做的。

——所以现在的这样打斗场面也都是这样做的?

史:是的,基本就是这样做的。其实我自己也很熟悉这种东西,最开始就是这样做的(笑)。其实真正的入行,就算是从这个作品开始的。

后来这个片子就是我们两个的毕业作品,因为我们大四就没有在学校上课了,回来交毕业作品的时候,我们就说把这个片子当毕业作品用了。

——就已经在产学研基地工作了?

史:我记得就是我们毕业的那一年(2005年),视美正式成立的。当时我们那个老师去重庆电视台,捞了一个单子,叫《麻辣小冤家》,是《生活麻辣烫》的一个分支吧。《生活麻辣烫》是真人秀,《麻辣小当家》是动画版,这项目非常大。有3000分钟。

——就是上长篇连续动画这种?

史:差不多,这个单子接的很快,当时老师把产学研这个班所有的学生全部调到公司。

——当时的视美动画的员工全部都是产学研基地的学生吗?

史:几乎都是。当时我们老师给我们说的是:“你们毕业了根本不用去发愁找什么工作,直接来我们公司就行了。”(笑)所以说视美的位置就在四川美术学院的边上。(现视美动画已迁移到新的办公地)

——视美当初成立的时候,可以说是白手起家,之前都没有做过动画,后来是怎么形成规模的呢?

史:一开始都是实验班的学生,但是后来引入了一些当时外界的专业动画制作人,就带来了一些比较正规的动画制作流程标准,也成立了之前没有的很多环节部门,后来照着这个标准慢慢的完善逐渐形成的规模吧。最早的时候有八个比较被老师重视的学生,我也是其中之一,基本是一个人负责一集的分镜,然后负责这集的基本全部的原画。

——分镜画好了还要画原画?那岂不是工作量很大?

史:其实还好,因为你的时间有一个月,每集只有十分钟,造型非常简单,主角的那个头就是一个正圆形,身体一个方形,很简单的一个造型,有点像公交电梯里的广告动画。一般的话,一卡可能只需要花20分钟左右(笑),而且动作要求也比较简单。但是说起来的话,当时我们八个学生,人比较年轻嘛,虽然说是这样的要求,心里还是不甘心的,我当时就去想怎么把这个片子做好。做得像我当初想入这一行想要的那种感觉,后来我就说我想做好一点,自己一个人申请了两个月还是三个月的延长期,我当时基本上就一个人单刷了那一集的原动画和背景,那一集后来的反响还是挺好的,当时是作为公司的那种变相型的作品吧,那一集的效果确实比其他集要好。

封面: 彩色铅笔动画

© lll / Anitama

彩色铅笔动画导演史涓生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