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演出省心的“爱管闲事”的编剧

脚本家菅正太郎追忆特集(五)

Broadcast|izumi2017年9月28日 6时30分

制作《攻壳机动队 STAND ALONE COMPLEX》时,吉原正行结识了菅正太郎。只不过,当年的吉原还只是全剧众多演出中的一个,尚无资格列席剧本研讨会,因而,他与菅打照面的地点往往是在吸烟室。因为彼此间有着吞云吐雾的共同嗜好,二者的关系很快熟络起来。又因为菅偏爱使用烟嘴,便热心地向吉原做了推荐。随后,菅领着吉原去了自己经常光顾的烟具店,还根据吉原的大体预算以及想要尝试的烟嘴式样,陪同做了挑选。

吉原正行 演出家,Studio Live出身。《攻壳机动队 STAND ALONE COMPLEX》时与菅正太郎首度共事,后又参与多部神山健治监督的作品。曾在《精灵守护者》中任助监督,《东之伊甸》时担任副监督。

除去吸烟室的日常碰面,两人的交集也离不开吃吃喝喝。每次开完剧本研讨会,编剧团队少不了例行的“聚餐”。通常,只要时间方便,吉原也会跑去凑个热闹。据他回忆,讨论会刚结束那会儿,由于大伙正处于极度疲劳后伴随而来的兴奋情绪中,席间极易迸发出各式各样即兴的奇思妙想。但这群人当中,还要数菅正太郎的想法最为天马行空,他总能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轮番献策,并认定再无更好的创意之际,冷不丁甩出一个超级大的脑洞。每当这样的时刻,吉原都会由衷感叹,“此人的头脑中究竟装了多少个有趣的点子?”如今回想起来,制作《S.A.C》那会儿还真是一段令人怀念的快乐时光。

吉原和菅正太郎的监督+脚本家组合,名气最响的作品要算《有顶天家族》了,但在此之前,两人在一部名为《小舞的魔法与家庭日》(富山县与P.A.WORKS联合制作的原创动画)的30分钟短篇作品里也有过搭档。这部片子是吉原的监督处女作,所以,安排其他人写剧本也是头一遭,于是乎当初没少给菅正太郎出难题。据他透露,按照原先的设定,应该使用真正小学生的作文(原案是由名为清水萌子的4年级小学生写的作文,该作在2005年第40回“富山县民家庭之日”作品赛上从771部作品中脱颖而出被评为“知事奖”)。可是,为了增强影像的表现效果,吉原又加油添醋地好一通“发挥”,而相关的调整梳理自然就落到了菅正太郎的头上。

需要一提的是,《有顶天》不是从一开始就准备出TV动画系列的。此前,制作方曾经就剧场版方案进行过探讨,在那个阶段,还一度提议启用知名脚本家。吉原对于原作作品改编的态度是,即便有自身想要表达的观点,也不打算强行植入进多余的成分。从这层意义上讲,菅正太郎自然朴实的写作风格还真是帮了监督大忙。并且,菅的脚本不会在细枝末节过分纠结,这点不会给演出家在构思画面时造成太大的负担。吉原评价,菅是那种,能够将自己精心挑选并加工稳妥的上等“食材”交到监督手中,并任由后者“烹饪入味”的脚本家。

落实到具体操作层面,吉原对菅提出的要求是:《有顶天》的每一话均要以矢三郎的独白开头并结尾,追求的就是所谓的文艺抒情,除此之外,并无特殊硬性的规定。监督不会在细节上指手画脚,他深谙“用人不疑”的道理,专业之事从来就是全权委托给行家打理才能事半功倍。而菅不负所望,阅读起原作来一丝不苟,并依旧坚持其天然去雕饰的编剧风格,只在必要时恰到好处地加以补充衔接,让吉原很是省心。例如,矢三郎独白部分的一字一句,皆拾取自原作语句。若非如此,便很可能会与森见老师的世界观有所出入。

此外,看到吉原对矢三郎的行动原理感到困惑费解时,菅就会善意地给出“这可是典型的关西幽默”之类的提示。正因为有了菅正太郎用心铺设的轨道,吉原才能安心地在此之上尽情驰骋。吉原感觉,因为有了菅遁形于脚本之中“影子”的保驾护航,自己才得以顺利搞定演出。

不过,当记者调侃菅是监督信赖有加的保镖时,吉原却立即予以否认,并说神山组才是菅的本家。神山监督当初几乎把宝压在了菅身上,足见证明对其的器重。再说,除了神山监督,菅还同以冈村天斋为首的许多才华卓越的监督共过事。吉原感觉自己不过是从这些风云人物手中,暂时借菅正太郎过来,为自己的作品增添强大的助力罢了。

另外,此次出任《有顶天家族2》系列构成·脚本的桧垣亮,在第一季时曾与菅正太郎携手剧本创作。后来,吉原在和桧垣推敲本子的时候,常发出“菅当初真是把原作反复读到烂熟于心的程度”的赞叹。据吉原透露,在富山工作室的作画桌前,贴着写有菅正太郎名字的纸条。每推进一个步骤,桧垣会在心中默默讲给菅听。桧垣采用向逝者汇报工作进度的方式,时刻鞭策激励自己努力工作,《有顶天》第二季的剧本便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完稿的。


参考资料:
  • 《NewType》2017年9月号

封面: 《有顶天家族》

© izumi / Anitama

相关讨论有顶天家族2
脚本家菅正太郎追忆特集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