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的“语”者

关智一谈《昭和元禄落语心中~助六再现篇~》

Broadcast|izumi3月26日 6时20分

《昭和元禄落语心中~助六再现篇~》中扮演与太郎的关智一接受了17年4月《NewType》的采访,谈了他对语言表演艺术的感受以及制作幕后的种种轶事。

在关智一看来,与太郎从第一季的菜鸟升为第二季真打・三代目助六,人物本身基本没有多大改变。不可否认,和从前相比,助六遣词用句要上台面许多,对落语本身也有了更深层次的考量,但从本质上讲,人物的性情仍旧是原来的那个与太郎。可以说,八云师傅答应收他为徒那一刻,应该就是与太郎人生最大的转折点,因而,人物踏足落语界前后的“振幅”最为剧烈,此后便转人了长期窄幅调整的局面。而关智一认为,与太郎的这种“稳定行情”正是人物的魅力之所在。

说来,关智一参与《昭和元禄落语心中》录制的时期,同他那一阶段的人生际遇还真有些“冥冥中自有注定”的意味。据他回忆,就在入选前不久,不知怎么的,他同落语的“蜜月期”突然从天而降。关智一从小在老城厢长大,耳濡目染之下也的确对落语有那么点小兴趣,再说艺多不压身,拥有落语方面的造诣也有助于自我提升。他心中前脚刚起这样的念头,便无巧不成书地结识了落语家立川志ら乃并被收为弟子,后来还有幸被允许登上了高座!紧接着,又接到了《昭和元禄落语心中》的配音工作。

由于本作题材的特殊性,声优选角,尤其是主角的选拔相当之苛刻。自然,试镜的重点就是考落语段子,山寺宏一和石田彰就是这样被选上的。

这里顺便做些补充,石田原本就是落语迷,早在本片试镜(本剧的试镜做法较为特殊,不是由制作方规定内容,而是让演员从事先指定的落语段子里自行提炼出3分钟时长的精华段落加以表演)时,他所演的便是自选版本的“死神”。正剧中石田也数度表演“死神”,其中尤以第一季第10话那次最为传神出彩。这话上映之后,还在落语粉丝圈中引发了热议,并给予石田“落语表演水准已不可用普通动画声优来衡量”的评价。仅凭一人之力便将角色演得老少分明、活灵活现,而且落语段子也说得绘声绘色、无懈可击。其演技之娴熟老辣,令众多年轻声优可望而不可及。

而山寺读大学时就加入了落语研究会,并曾重度沉迷。等他学会抖些短小的包袱之后,便体验到了表演的乐趣,这甚至直接影响到他日后对声优行当的选择。对于出演《昭和元禄落语心中》的机会,山寺志在必得,凭借实力胜出后,也是满心欢喜。对关智一“轻松”入选,他似乎也有那么点小小的“芥蒂”。

因为关智一跟师傅(石田)们不同,并未参加落语试镜!据说最主要的原因是与太郎真正登台表演要等到第二季,所以制作方权衡下来觉着问题不大,就凭感觉敲定了人选。事实上,关智一当时几乎没向周围人透露过自己在学落语这档子事,可以推测,当时制作方对此应该并不知情,想来也只能理解成缘分的不可思议了。当关智一开始和落语近距离接触时,恰逢本作进入制作阶段,如此一来,他与落语的关联也变得更为紧密。关智一表示,只要条件允许,他是很乐意与落语多厮守些时日。

虽然主役们在片中表演了不少落语段子,但参演前,关智一除了对作品中涉及到的落语段子名称外,对具体内容及笑料所知甚少的“路人观众”,因此,在他眼里,啥段子听上去都新鲜有趣。其中,让他练得最辛苦的要数“黄金饼”。里头需要用到大段快速绕口令来理清条理,无论是背诵还是演绎都是件费力的活,关智一说自己使出了吃奶的劲头,总算是熬到了结束,但等看OA的时候,却发现离开麦克风太远基本都听不到。

不过,比起山寺和石田,他这边的任务真心是比较轻松的。专业方面,二位“师傅”对落语很在行,演的时候还会加进少量的即兴发挥,虽然关智一号称有过高座经验,但在他俩面前,根本就是门外汉一个。因为不清楚门道,也就没了所谓的讲究,关智一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拼命模仿林家しん平老师的录音。这点倒是像极了作品中与太郎同两位师傅间的关系,反而让他觉得演起来挺顺理成章的。

值得一提的是,入戏一深,外加“一厢情愿”的仰慕之心,关智一平日里也管石田叫“师傅”。眼见屏幕上的八云师傅日渐虚弱、形容憔悴,他的心头也很是凄楚,于是便将关切之情投向了石田本人,嘱咐他要当心身体,结果石田师傅不肯陪他“玩”,只是礼节性地回了句:“哦,谢谢”。

关于剧中的登场人物,可谓暧昧且特殊的“一家子”,人际关系错综复杂,每个都是“有故事的人”。关智一感觉这样也不错,尽管显得兜兜转转,但也能从侧面透出落语中所描绘的江户平民的广阔胸襟。比如,小夏怀了孩子,自然引出孩子生父就的疑问,但与太郎无意追究此事,反倒是小夏先沉不住气问与太郎为何不问,结果对方竟回了句“有点小秘密的女人才更有风情”。看似敷衍的态度,背后却体现出角色用情的深厚以及成熟的气度。让关智一从角色身上也学到了不少做人的道理。

说到落语家和声优之间的异同点,关智一觉得,首先两家吃的虽然都是开口饭,但表现形式却大不相同。以他目前的理解,倘若将声优比作故事的“一部分”,那落语家就是“全部”。若用柳泽慎吾的“甲子园模仿表演”来打比方,投出一球之后,会导致的多重不同结果,而他一个人要同时演出若干种变化。如果拿电影作比喻,那落语家便是集编、导、主演与一身的“超人”。

聊到作品启用声优来演落语这件事,关智一的看法是,本作对于“落语的氛围”肯定是有要求的,但要是只想强调落语的“正宗性”,则大可让现役的落语家来演便是。由此可见,地道纯正并非此次配音任务的全部,剧情并非是要突显落语本身,而是想向观众展现人物成长的过程,以及成为职业说书人之后的种种。不可否认,与落语相关的镜头一定会受到各方瞩目,作为声优对肩头的这份重担也是责无旁贷,但假如因此被束住了手脚,就不免有些因噎废食了。因而,他在配音时以此为指导,状态还算放得挺开。

以下插播广告,3月18日,关智一推出了他的新书《出声入死~至死无悔的声优之路~》(《声優に死す~後悔しない声優の目指し方~》,书名至今尚无官方翻译,有译为《死在声优上~不会后悔的以声优为目标的人》)。据他本人说,用这个标题并没什么深意,只是觉得这句话说起来很押韵很有气势,一个没忍住就……。书中所记录了许多他与事务所的声优养成所的后辈们,共同学习、成长的点滴和切身感受,因为关智一喜欢使用类比的方式说明问题,所以,该书通俗易懂,也希望各位粉丝能够多多捧场。

一路与“开口说话”打交到,忙着学落语、还以声优的身份出了书,关智一个人的感悟是,说话本身虽然极其简单,但同时也是一件极度复杂的行为。同样的内容,稍稍改变语序后,就会给人全然不同的印象。而这些细微的差别,又能让人欢喜让人忧,因而,关智一体会到语言既是一门精深难懂的学问,也充满了无穷的妙趣。他举例说,当自己兴冲冲拿出那些和朋友讲到傻笑不止的内容与人分享,却惨遭冷场时,会让他那一整天都打不起精神。也难怪有人会将逗人发笑视为一种技术兼艺术了。

关智一有个习惯,但凡碰上自己认为有意思的事,他会在碰到不同人时,一遍又一遍重复跟人讲起。并在心中把这些受众作为自己的实验对象,每次都会调换不同的顺序来讲,从中总结不同版本表述中的失误后,再进行反省和调整。就连他自己也感慨起自己这种“嗜说成痴”的毛病,因此,“说话”对他而言,与其说是职业,更多的是一种天性使然。


参考资料:

17年4月《NewType》

封面: 《昭和元禄落语心中~助六再现篇~》

© izumi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