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映儿童片年代记(七)

东映特摄四天王诞生的一瞬

History|雪城刹那个人专栏2018年6月18日 6时10分

【本回的《东映儿童片年代记》】

第七章 东映电视特摄英雄的原点(后篇)东映特摄四天王诞生的一瞬


接上回,一九六六年十月开播的《恶魔君》,摄影进程才十集还不到一半的时候,演员吉田义夫生病躺了。说是淋巴腺肿大,实在演不下去了。这么个副主演级别的重要角色,演员出事演不了了这还了得,刚出道的制片人平山亨当场就慌了神。当时这事由日本教育电视台=今天的朝日电视台一方的制片人,宫崎慎一来摆平的,比起平山不愧是老司机,一脸淡定。

演员中途出事了,那一般思路就是找人来代演。可一个重要角色突然长相就变了,这也太不自然了对吧。只有动画类节目的声优,才方便若无其事地上个代演,反正当时还是没有声豚的时代。宫崎说法子有得是,你可以这样嘛,直接设定成新角色登场。比如吉田演的梅菲斯特这个角色,说他还有个弟弟,下集起就变成弟弟登场跟着恶魔君混了。可原作没有什么梅菲斯特兄弟啊,就一个人。是滴,但是不要紧,搞电视版的原创角色,这就是电视的这一行要应对的世界啊。

好啦,这样梅菲斯特这个角色就中途突然冒出个弟弟,演员起用潮健儿。潮跟吉田一样,也是个演反派的专业户,后来一生中最出名的角色,是《假面骑士》之中的地狱大使。潮晚年临终之前,都是主演恶魔君的金子光伸在床前看着他走的,他还持续几十年的习惯管金子叫小光。

现代东映超级英雄的名监督铃村展弘,最初是在二十二岁时被平山安利加引荐,来到东映超级英雄的制作现场的,他的出身是当过潮的司机。后来进入本世纪,铃村监督大体参加了平成假面骑士系列十部、超级战队系列五部,不过他最刷存在感的地方,还是在电视剧版的《美少女战士水兵月》和《非公认战队秋叶原连者》。

《恶魔君》制作的年代,是日本爆发社会现象怪兽风潮的时候。这风潮从东宝吹出来,一九六四年就在蓄力。仗着自己有圆谷英二和他带领的圆谷组,这年东宝破天荒连续上映了三个大投资的怪兽电影。春天黄金周旺季出一个,夏天暑期旺季惯例来一个,冬天年末正月旺季又紧急决定上一个。同时期各种报纸和杂志上隔三差五就在报道,特摄之神圆谷英二成立了自己的制片厂,并且正在跟电视台交涉拍新片。报道久了可企划又难产,而且动真格的特殊摄影技术本来就耗时,再加上电视台还决定新片要采取全拍完才播的奇葩方式。

观众的胃口就这么被一直吊着,这种情况直到一九六五年也在继续,同时东宝的怪兽电影连续攻势也没停。这样到了一九六六年新年一来,随着《奥特Q》一开播,酝酿已久的怪兽风潮就一口气爆发得不可收拾了。说是风潮,真的不是一个片子火了那么简单,是全面波及到其他片子、其他公司、其他行业。电影公司们都开始出怪兽电影,电视台们都跟着制作怪兽题材的节目,本来跟怪兽没什么的关系的很多作品也硬要加进怪兽元素。出版界也不甘落后抢着出怪兽漫画,玩具行业怎能错过千载难逢的大机遇,连带着文具行业服装行业餐具行业等等等等日用品的业界全都入坑,音乐界也没逃脱给拉下水,展览和表演等行业也都顺势崛起了。

这样的景象,在今天看来仿佛是见得也不算少了,火爆起来时大体就是会这样,最近一次实例就像四年前《妖怪手表》那样。而这样的景象史上第一次出现,就是在当时。而且那时各行各业的独立性相对来说还够强,远不如现在的各界互通的程度,所以说渡边亮德提倡的多媒体联动战略才会在当时是先驱。可在那样的时代就出现了这样的景象,难度显著大于后来。一旦出现,那程度如今无法想象,因而才称为货真价实的社会现象。《恶魔君》原本的题材虽然是恶魔、妖怪、怪物,这些要素明显与怪兽的兼容性不是一般地高,所以自然也不得不被卷入这个时代的洪流之中。


《恶魔君》在东映特摄的历史上,尤其强调“特摄”史上,有三方面的重要里程碑。第一是概念上,这是第一次东映明确以“特摄片”这个立意为宗旨,制作出来的电视节目。以前单纯是使用了特殊摄影技术的片,有倒是有,无论多寡,动作片啦或是超级英雄题材啦。甚至时代剧或都市或情感或家庭剧,多多少少也会有点,特殊摄影技术身为一门技术本身已经无处不在了。而这回是真正冲着“特摄”这个要素来,作为明确摆出来的招牌,打出来的卖点。也就是说,符合此前只在东宝才有的“特摄影视”的定义。

当时在怪兽风潮红遍列岛的背景下,东映身为与东宝并列的一大日本影视界巨头企业,光说自尊心那也得不甘落后。所以这片尤其以那种,能搞出大规模大场面的特殊摄影技术为重点。以妖怪为噱头,作出近似怪兽的巨大生物的特摄影像,或是生物的肢体一部分巨大化。《恶魔君》最初还没有这样的,第三集开始出现了巨大的手,第五集终于出现全身的巨大生物了。特摄监督矢岛信男晚年回忆起来,认为这是东映巨大怪兽的元祖。当今已经视为理所当然常态的,替身演员穿进俗称皮套的人偶服来扮演非人类的生物,这一手法在东映制作的电视节目中第一次使用,就是在《恶魔君》。

第二是体制上。动真格的特摄影视,意味着制作现场有专业负责特殊摄影技术的剧组,与一般意义上摄制本篇人物剧情的剧组分开各自作业,形成两班平行分业体制。严格的执行细节,可以参照Anitama连载的另一专题《奥特系列通鉴╳本家特摄列传》第十六章。东映在制作电视节目时尝试两班体制,最初有上回提到的当年那个宫崎任制片人的《国民少年》,但那情况不是本家那样严格正经的两班体制。《恶魔君》则是东映电视节目的第一次,正经执行特摄影视的两班体制。以每集就为一个精确独立的单位,每集都有各自的完整特摄班,即在一般意义上的监督之外,还有特摄监督率领下面机能全面的独立剧组。

第三是人员上。东映在特殊摄影技术方面的起点,是一九五九年时设立了东映特殊技术课。在这里成为主力战将的技术人员,都是挖墙脚来的。一个是从新东宝来的上村贞夫,圆谷英二的直系弟子。另一个是从松竹来的矢岛信男,圆谷英二的徒孙(《东映与周日早间 六十六年的系谱》第二十五回)。我们已经说过东映的本行和本质是电影公司中的巨头,所以东映特殊技术课的初始方向,当然是投入与需要特殊摄影技术的大作电影。至于电视节目方面,上村和矢岛两人第一次参加,则是第二章中讲的《间谍捕手J3》的故事。而这次《恶魔君》因为是第一次正经采用两班体制,所以也才是东映特殊技术课的第一次,全面参加电视节目的制作。

《恶魔君》初回的特摄监督,是东映特殊技术课出身的特殊摄影技师小川康男,就是说在特摄方面本来他只是个主掌摄影机的,但是这次做了特摄监督。第二集的特摄监督,是出身于与东宝和东映并列的另一巨头电影公司大映的,老司机特摄监督,的场徹。

的场可是特摄界的大名人,因为当时他已经离开大映,是《奥特Q》后半第二季度的主力特技监督,一人演出有十本。《奥特Q》结束之后,的场紧接着就任《奥特曼》导向的特技监督,演出了三本。然后与《奥特曼》同时期制作的圆谷制片厂新作,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开播的《快兽布斯卡》,的场转移到这边就任特技监督。《奥特曼》的制作结束之前,的场在《布斯卡》这边一人挑大梁,一本不漏地担任了前半全集的特技监督。

这回在《奥特曼》和《布斯卡》的空档之间,的场来演出了一本《恶魔君》,靠的是与矢岛的人脉关系。那东映自己的主力矢岛怎么没及时过来,因为矢岛还有另一个首要任务在身。是一九六六年夏上映的东映特摄电影,日美合作大片《海底大战争》,制片人正是上回说过的那个吉野诚一,兼任东映东京制作所的二把手。矢岛担任这个电影的特摄监督之后才过来,除最初的两本之外,《恶魔君》剩下全集的特摄监督,就都是矢岛了。

矢岛身为东映御用的特摄监督,六年前已经在东映京都摄影所与平山相识(《东映与周日早间 六十六年的系谱》第二十五回),这次就是与平山的初次正式合作。以后矢岛在东映特摄的前线,撑起天下二十多年,到平成时代正式把东映超级英雄的工作交给弟子佛田洋,直至现在。以及矢岛在一九六五年刚刚创建的独立公司特摄研究所,到现在也是东映在特殊摄影技术上的资本,实质是外包。


特殊摄影技术包含的范围,按照发明确立者圆谷英二的意向,最最粗略的大分类是三项,特殊摄影、特殊美术、合成。

特殊摄影,就是摄制一般摄影所摄制不到的画面。所谓一般摄影,就是镜头前有什么,拍摄下来就是什么,制作职员在现场看到的是什么,观众在屏幕上看到的也就是什么。那所谓一般摄影摄制不到的画面呢,最最单纯的例子比如,画面上人或物的移动速度比正常情况快或慢,画面上人或物突然出现或消失,画面上人或物行动的先后顺序与正常视觉看到的相反。

特殊美术,是特殊摄影的辅助、准备工作。就是设计、制造、布置出,没有现成存在的场所、生物、道具。最最单纯的例子比如,俗称皮套的东西、房屋、山地、宇宙船、飞机、舰艇、机动车的模型,然后这些东西用来在拍摄时收入镜头之中。但又因为是没有现成存在的架空产物,所以人眼在制作现场看到的,和通过镜头拍摄后观众肉眼在屏幕上看到的,要不一样。即是说需要障眼法,那要怎么达成啊,这就是特殊摄影的技术人员的本领范畴了。

合成,这个字面最简单不需要再释义一下了。那时最尖锐的合成技术是光学合成,当代最先进的合成技术是数码合成。数码合成,就是使用电子计算机进行数字化处理,形成的最最单纯的例子,比如电脑图像(CG)、视觉效果(VFX)。

总的来说三项粗略分类中,特殊摄影在后世几十年中已经实在是过于普及,以致于一般都认识不到那是特殊的摄影了。合成在九十年代数码技术大规模普及世间之后,印象上的概念已经形成今人口中的电脑特效。只剩下特殊美术,当代人一般理解的所谓“特摄”在这里,而且还不是特殊美术的全部。详细的解释说明,交给Anitama连载的另一专题《奥特系列通鉴╳本家特摄列传》第二十七章,这里现在还是赶紧打住回归讲故事。

东映特殊技术课不比圆谷英二率领的本家东宝特殊技术课那边,人才和设备都简陋,还是从外面挖墙脚来的,机子也是矢岛从松竹捎带过来的。不过最低限度三项粗略分类当然还是完备,否则就没胆量叫特殊技术课了。虽然特殊摄影的一把手,即特殊摄影技师一职,往往不得不由特摄监督亲自上,比如上面刚说的小川康男。

东映特殊技术课的人员参加完电影《海底大战争》之后过来,所以《恶魔君》的特摄现场,采用的是电影级别的阵容。《海底大战争》在特殊摄影、特殊美术、合成三大块的战将,分别是矢岛、成田亨、山田孝三人,其中矢岛还担任特摄监督。到了《恶魔君》这里,也是矢岛担任特摄监督的同时,还亲自担任特殊摄影方面的主力。

《恶魔君》的特殊美术方面。如今以《奥特曼》而出名的成田亨,早年就与矢岛相识,六十年代前期因矢岛的关系也参加过东映的电影。不过成田与前面说的特技监督的场徹,在同一时期从《奥特Q》后半第二季度起参加,之后紧接着就是《奥特曼》。成田以圆谷特技制片厂方面为主,所以参加了《海底大战争》也没有参加《恶魔君》。于是《恶魔君》在特殊美术方面的主力,是《海底大战争》时给成田当美术助手的井上繁。

《恶魔君》的合成方面。《海底大战争》的合成技师山田孝直接参加,是当年从老牌电影公司日活被挖墙脚到东映特殊技术课来的人,成为《恶魔君》在合成方面的主力。七十年代时山田独立出东映,设立了自己的专业接单合成处理工作的公司,也就是负担后期制作的分承包制片厂。几经发展进入平成时代后,依赖电子计算机的数码合成技术在世间已经够普及,于是公司成为了以视觉效果(VFX)为主营的企业,叫作日本影像创造。日本影像创造与矢岛当年创建的特摄研究所一起,到现在也是东映超级英雄在技术方面的实质核心制作者,下图取自《假面骑士Build》和《快盗战队鲁邦连者对警察战队巡逻连者》。

特摄班之外,《恶魔君》的本篇班方面,多采用第四章中讲过故事的《机器人小宝》的阵容,而《机器人小宝》又有多数第二章中讲过故事的《间谍捕手J3》的班底。不过平山是个新出道的制片人,于是给他配了个副手制片人坪井久智,跟平山一样是东京大学出来的。另外,后来《秘密战队五连者》的时候在平山之下担任辅制片人的深泽道尚,第一次参加电视节目的制作现场也是《恶魔君》,当时身份是制作进行。

坪井在东映虽然还算平山的后辈,干制片人这行可是比平山早点,他推荐起用高久进执笔《恶魔君》的导向脚本。这是高久第一次参加执笔东映的特摄作品,于是后来高久还去参加执笔动画版的《咯咯咯的鬼太郎》第一期了。特摄节目方面,之后的三十年间高久也横扫东映特摄。除了多个散装作品之外,说起执笔的重量感在金属英雄系列,说起执笔的数量感在超级战队系列。

平山这边,上回讲过朝日音景的主编坂本一郎给他引荐的故事,那就大胆起用刚引荐过的伊上胜和辻真先。伊上成为《恶魔君》执笔本数最多的脚本家,与高久两人一起,实质是本作的主笔脚本家。两人执笔份占了大半,高久导向,伊上收尾。辻身为动画的名脚本家,在这边参加的不多,客座脚本执笔了三本,后来去执笔动画版《咯咯咯的鬼太郎》第一期的导向脚本了。

本篇班演出阵容方面,此前在《间谍捕手J3》和《机器人小宝》带头的小林恒夫监督,这次仍然担当《恶魔君》的导向监督,总共演出四本。小林监督之后,中期的实质主力,是同样参加过《间谍捕手J3》的加岛昭监督。演出六本,是本作的最多演出。《海底大战争》的本篇监督佐藤肇,也来参加《恶魔君》,有两本演出。佐藤是东映的老将监督了,这回还是第一次参加电视节目的演出。

三个老司机以外,《恶魔君》起用了四个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新人监督,都是东映东京制作所的人员,后来个个成为东映特摄节目本篇监督的支柱人物。

首先是《机器人小宝》时打了个酱油的山田稔监督,这回紧接在小林监督的演出回之后任次导向监督。从第三集开始参加,有两本演出。山田监督后年演出的东映电视特摄英雄类节目超过三百本,其中假面骑士系列一百一十二本,是昭和时代系列内监督的最多演出数量。超级战队系列一百六十一本,也是昭和时代系列内监督的最多演出数量。

与山田监督同样在第三集开始加入《恶魔君》职员阵容的,还有脚本家伊上和特摄监督矢岛,也是三人的两两之间第一次相互合作。加上本作为出道作的制片人平山,这成为东映特摄作品的四天王诞生的一瞬间。说《恶魔君》东映电视特摄英雄的原点,这集则是原点中的原点。

《机器人小宝》时由助监督升任为正规监督出道的折田至,本作中担任最终章两本的演出,与伊上脚本合作。折田监督日后是《假面骑士》的总合监督,并参加了第一期假面骑士系列的每一作之后,进入八十年代在平山制片人的正式后继者吉川进制片人之下,担任八十年代所有金属英雄系列作品的辅制片人。

还有两名是彻底新出道的监督,一个是从第二季度开始参加的田口胜彦,在《恶魔君》正式出道后有四本演出。后来直到七十年代末,田口参加有大量东映特摄节目的本篇监督阵容。除了任监督外他还可以时常写脚本,而且脚本执笔回的本篇监督通常是山田稔。

另一个是本来以助监督身份参加《恶魔君》的竹本弘一,在本作中途升格为正规监督。竹本监督后年是假面骑士系列和超级战队系列,两系列最初作品的导向监督。当时新出道就在本作中担当了六本演出,是与加岛监督并列的全作的最多演出,一半还自己参与脚本的辅助执笔。其中一本的合作执笔者是平山制片人在东京大学的同年校友奥中惇夫,日后也是在东映特摄作品多次活跃的本篇监督,不过以监督身份参加就是三年后的事了。

助监督阵容除竹本之外,重要的还有富田义治和堀长文两名。参加完《恶魔君》之后第二年,富田就在东映特摄作品中升格为正规监督出道了,后来是被东京放送电视台邀请参加《归来的奥特曼》本篇班的,来自东映的名监督。

堀是东映的名监督深作欣二剧组的助监督,深作去年跟随前辈小林恒夫监督参加《间谍捕手J3》,但这次没参加《恶魔君》,由堀来参加助监督阵容。堀这次是第一次参加特摄作品,但活跃于特摄作品还要等到八十年代,连续三年担任过超级战队系列的导向监督。进入九十年代更是成为吉川进和折田至两制片人的后任,连年担任金属英雄系列的总制片人。田崎龙太、石田秀笵、金田治、小林靖子,都是堀在任时提拔的,为平成时代东映超级英雄所用的人才。

《恶魔君》的音乐,起用的也是《机器人小宝》的山下毅雄。歌曲作词则由原作者水木茂亲自上,说好的鬼太郎上电视的事还没有着落,水木只好先全身心投入《恶魔君》这边。其中片头歌的作词,平山还披上马甲八手三郎辅助他。八手三郎本来是平山在东映京都摄影所的时期,为写脚本所用的笔名(《东映与周日早间 六十六年的系谱》的第二十四回),这次则是第一次以作词者的身份使用。此后五十多年中,八手三郎的名字出现在歌曲作词者的位置,次数可就要以三位数来计了。

这样《恶魔君》就在内容情节、班底阵容、特摄技术,从三方面成为了东映电视特摄英雄的原点。平山和水木等,以及整个制作现场的阵容这边都还算顺风顺水。制作开始三个月后,开播的《恶魔君》收视率也不错,平山听说了这个情况。于是这天他还被上司叫去说话,一进门只见屋里这这那那的部长或课长,排在那里一堆。啊不,按照中国人的叫法,这叫领导们。

可不料这回叫他来,不但不是为赏,而且连夸也没得一句。领导们基本上阴沉着脸在屋里,来跟平山打开话匣的,还是东映东京制作所的那个吉野诚一次长。他说我知道,干制片人这一行啊,本质业务就是从公司的财务这里骗钱,来给制作现场用。这默认行规大家都懂,可你这是不是无论如何也太过了,看看现在的实际花费,早就超过预算的三倍了你造吗!你小子是想搞垮公司吗?


【下回见。】

封面: 《恶魔君》

© 雪城刹那 / Anitama

东映儿童片年代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