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不稀奇,斯皮尔伯格让人秒回“小一”

神风动画董事长水崎淳平谈动画制作方针(下)

Broadcast|izumi2018年8月16日 6时30分

水崎的双亲隶属自卫队,每4年必定会经历职务调动,因此搬家便成为水崎成长中无可避免的环节。水崎念过两所小学,初中也上了两所。见识过各地不同的环境氛围,让少年水崎意识到一件事,大人的观点未必是绝对真理。

每所小学都有各自不同的一套管理学生的模式,中学亦是如此。同样一门学科,会遇到主张截然相反的老师。然而,无论哪所学校都宣称自家立场的绝对正确,并要求学生加以服从。渐渐地,水崎萌生出,“成人才是导致世间不公的始作俑者”的想法,这也许就成了他开始思考理想化组织架构的最初原点。

身为领导者,应当怎样为人处世?领导者自身是否会成为制造不公的元凶?该采取何种措施避免此类现象发生?伴随公司一路走来,水崎始终都在摸索中前行。

说到公司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水崎指出,自己与一般人最大的不同在于“无家可归”。水崎头脑中似乎从未有过回家省亲的意识。但是,正因为不存在可以回归的“故里”,才愈发加重了其内心对“归属地”的渴望,而这间工作室,或许就是他思乡情结得以慰籍的港湾吧。

制作《忍者蝙蝠侠》时,水崎最为看重的是,通过此片向海外观众呈现真正的日本动画,让他们见识一下何为“日本动画”。水崎认为,团队成员努力创作的剧情起伏、情节走向、以及空气感,并不是为了曲意逢迎英语文化圈的受众,而是要借机向世人展示日本动画的各种精髓。

如今,有越来越多的日本原著被拍成好莱坞电影,其中不少被大胆魔改。那么,作为礼尚往来,当蝙蝠侠交由己方“托管”时,水崎觉着,是时候让美国大侠尝尝“入乡随俗”的滋味了。

尽管有朋自远方来,但也不能过分迁就坏了本国的规矩礼数,于是,水崎他们在对待蝙蝠侠时,采取从严方针。不但让大侠在刚落地时就遭遇语言不通的窘境,而且,当大侠想依靠蝙蝠车、通信系统等一流装备取胜之时,又让其遭遇一连串掉链子事故,目的就是要逼蝙蝠侠以那个时代日本当地的土办法参加战斗。由此,“入乡随俗”也成为了《忍者蝙蝠侠》的主题之一。

当初,水崎提出,希望“DC漫画”“华纳兄弟”方面能够放手让“神风”一试,而他们会在日本尽全力做好这部动画,请美方拭目以待。并向版权方保证,蝙蝠侠这等贵客,在日期间,日方定会用心以礼相待,等动画制作告一段落后,会毫发无损地双手送还。当然,对于“DC”表现出的宽宏大量,水崎很是感激。

《忍者蝙蝠侠》在加州安纳海姆“WonderCon动漫展”全篇上映时,水崎曾一度担心,粉丝们是否会被激怒。好在观众观片时的情绪波动完全符合创作之初的预期,该笑时大家开怀大笑,该兴奋时全场沸腾。

在《蝙蝠侠》诞生至今所走过的漫长岁月中,角色早已被赋予了各式不同的性格特质。事实上,这本就是一部幽默含量极高的作品。因此,《忍者蝙蝠侠》中承载的搞笑元素能被海外观众读懂接纳,令水崎倍感欣慰。

此次采访前,“animeanime”网站方面曾对300位海外动画粉丝展开名为“你想从日本动画创作人员这边了解什么?”的问卷调查。据统计,其中最多被问到的是“好创意究竟是如何诞生的?”

对此,水崎的见解是,做动画的人,未必认定自己所做的就一定算是好创意。很多时候,创作一方依据自身的价值观,或直觉还不错的东西,便“厚着脸皮”推了出来,结果碰巧在客观上赢得了受众的认可而已。

剩下一些,的确属于分析观众需求及癖好,有的放矢、对症下药的谋篇布局。像是在YouTube上播的视频,剧院里上演的剧目等。例如,制作方往《pop子和pipi美的日常》里编排进一些高阶难度的梗,于是,便引发了知晓片中梗的出处、和对梗一无所知的观众之间的互动讨论。因此,故意强化《pop子和pipi美的日常》中那些“不知所谓”的笑料,就是为了给观众留出可供吐槽的空间,便于他们在SNS平台上转发分享上述话题。

顺便,水崎表达了自己对“创作动机”一词的抵触之情。因为,在他眼中,创作欲高涨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情,说白了,这是一种才能。假如某人没那个心念,就说明,根本不是创作者这块料。试图找寻这方面动力的人,只能说并不适合从事动画创作。而一个缺乏主观能动性的动画人,是做不出真正有趣的作品来的。

聊到海外同行对自身的影响,水崎首先例举的是,由摄制music video出道,后又拍出《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的米歇尔·冈瑞。除去完成从拍摄MV、到执导长篇电影的励志传奇蜕变经历外,冈瑞监督作品的品质确实令人击节称叹。比方《Come into My World》这首MV,虽然形式上无非是重复再重复的简单创意,但就是有一种让人目不转睛不停看下去的神奇魔力。

另一位是布拉德·伯德。《铁巨人》一片堪称经典。并且,从当初担纲《辛普森一家》,一跃成为电影《碟中谍》的监督,其功力着实了得。且水崎本人当年很控《辛普森一家》。

还有一位说出来显得很没新意,就是大名鼎鼎的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水崎清楚记得,小学1年级时,他老爸组织率领住家附近的邻里朋友,浩浩荡荡奔赴影院观看《E.T.外星人》。当年《E.T.》在全社会掀起过一波热潮,而水崎家所在的社区街道更是不遗余力地将之推波助澜。剧中描绘的氛围、影片的世界观。令儿时的水崎在替剧中人命运担惊受怕的同时,却又感受着梦想的力量。那时,他画了一堆E.T.的画,包括E.T.脸上的皱褶,可以说,之后的人生都在潜移默化中受到该剧的影响。除此之外还有《侏罗纪公园》《少数派报告》。

于是水崎干脆“指控”斯皮尔伯格导演是令他无法长大成人的罪魁祸首。比如,最近在《头号玩家》看到高达的戏份时,水崎便感觉自己瞬间被“打回”到小学1年级。

最后,结合当下形势,水崎谈了对日本动画未来的展望。迄今为止,日本动画的质量一直都维持在较高的水准。而这一状态能否维持长久,水崎深表忧虑,在他看来,日本动画业界正在日益丧失活力。

鉴于此种局面,水崎心中升起一个强烈的念头,想向全世界动画粉证明,“日本动画还有戏可看”。因而,《忍者蝙蝠侠》这部片子,甚至透射出要为日本争口气的意气用事。

另外,水崎也相当偏爱“加拉帕戈斯”这个词,作为岛国,长久以来日本始终保持着独具特色的历史与民风。由于地理上与他国之间没有明晰国境,国际合作的交流层面也存在诸多不适应,处理起来并不擅长。

然而,这种半封闭的“加拉帕戈斯”,却为世界留存住了与世隔绝的永恒的原生态趣旨。所以,水崎的结论是,与其被国际接轨的种种花样搞得心烦意乱、无所适从,倒不如静下心来认真做好手头的份内事。

水崎表示,只要世界上还有动画粉期待看到神风团队打造的作品,他们定将尽心竭力达成使命。


参考资料:

封面: 《忍者蝙蝠侠》

© izumi / Anitama

神风动画董事长水崎淳平谈动画制作方针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