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纵火,动画制作者们如此脆弱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7月18日 21时00分

今日,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遭到纵火袭击。截止到新声截稿时,已有 33 人在事故中遇难,另有多人心肺停止。由于造成 44 人死亡的 2001 年歌舞伎町大楼火灾是否为人为纵火至今不明,这起事件已经成为了日本战后死亡人数最多的杀人案件。事件影响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动画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法等国驻日外交使节也纷纷表示了关切。

新闻媒体对案发现场多有报道,由于场面凄惨,光是阅读字面就足够令人呼吸困难,更不用说观看现场视频了。

纵火的犯罪嫌疑人虽然已经被当场抓获,但由于嫌疑人本人也身受重伤,无法配合调查,目前警方并没有公布嫌疑人的身份和犯罪动机,但表示嫌疑人不曾在京都动画工作,也暂时不明白他与该公司有何关联。媒体援引目击者发言称,嫌犯一边在案发现场泼洒汽油,一边大喊“让你抄袭”“去死吧”。

在接受 NHK 采访时,京都动画社长八田英明表示,自几年前起,他们便常常收到“类似杀人预告的东西”。八田社长还称,发生火灾的现场是公司的核心,“我这么说可能夸张了,但是他们都是背负着日本动画界的人,哪怕有一个死伤了,都是无法承受的。”

https://www3.nhk.or.jp/news/html/20190718/k10011997571000.html

这过于突然又过于无情的新闻震撼了业界内外,各种各样的感情在网络上奔流。

动画人、演出家平川哲生的评论非常有代表性:对今后的京都动画的关心、对逝去的生命的悲悯、对无理的暴力的愤慨、还有自己可能也会在制作动画的时候工作室烧起来这种生动想象带来的不安和恐惧。真的是非常难以言喻的心境。

https://twitter.com/bokuen/status/1151713461946077184

动画人、插画家芦谷耕平说:我们的业界劳动环境绝对不算好,参与其中的人都是带着咬紧牙关、呕心沥血的心境在创作作品。但是能给为了观看、支持我们的各位粉丝带去哪怕些许的喜悦,我们每天都在努力。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爱着作品、爱着动画。践踏这种心意和生命的行为,绝对不可饶恕。

https://twitter.com/asikoh009/status/1151742868291084288

CG 动画作家たつき质问:逝去的人们为了动画花费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漫长扎实的时间,又充实了几万几亿人的时间、增加了人类幸福的总量。这样的人们,为什么非得用如此痛苦的方法结束生命呢。

https://twitter.com/irodori7/status/1151776349121417216

火灾夺走的不仅仅是动画制作者的生命,还有他们倾注心血做出的动画素材和资料。

撰稿人のざわよしのり观看新闻直播,工作室二、三楼的每一扇窗户都有黑烟冒出,再加上消防队的喷水也非常凶猛,估计第一工作室短时间内很难回归工作了。

のざわ表示,京阿尼即使是还没有公布标题的新作,也会很早便提前着手作画。这些作品的作画素材可能也会因为火灾和消防的喷水毁于一旦。想到这里,他对各位动画人的遗憾之情也深有同感。

https://twitter.com/mad_yn

撰稿人ぽろり春草则提出,今后,动画工作室发售角色设定表集、修正原画集之类复制中间素材的商品,比起充实眼下的现金流,还更多出一层意义,就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分散地备份被档案化的作品资料。

https://twitter.com/syunsou/status/1151765842964516864

动画人吉川真帆表示,不论是考虑精神状态还是受害情况,京都动画短期内已经无法制作动画,甚至公司关门都不是不可能的选项。制作动画的环境和气力被夺走,令她只能感到悲愤。

https://twitter.com/yoshi_ma62/status/1151698973930823680

实际上,动画工作室遭遇此类袭击,已经不是第一次。美术监督佐佐木洋透露,GAINAX 在制作《王立宇宙军》时,也曾经被人泼过汽油,幸好发现及时,没有引发火灾。而阴毒的是,当时的凶犯是将汽油淋在了厨房。如果有谁在厨房打开冰箱、或者使用金属制品,那就危险了。他也对无辜受害的京阿尼感到同情。

https://twitter.com/Marudashi7/status/1151704556146851840

插画家、企划制作人赤井孝美也回忆说,他在深夜的工作室,听到上色检查大喊“是谁把厨房弄湿了?!”,走过去一看,竟是汽油。幸好,当时赤井刚拍完特摄,对可燃物比较敏锐。他立刻提醒同事们绝对不能点火,大家一起用废纸和抹布清除了汽油。由于事情发生在深夜,又不是什么好大肆声张的事,所以这件事鲜为人知,就连 GAINAX 当时的工作人员都很少有人知道。

https://twitter.com/akai_takami/with_replies

想到日本御宅文化史险些就被改写,真是令人捏一把汗。

事实上,不仅仅是 GAINAX 和京都动画,绝大多数的动画工作室,面对火灾,都极其脆弱。

资深动画人ねこまたや竟想不出有哪家动画工作室防火措施足够到位,考虑到了火灾时的动线。他辗转多家动画工作室,也从来没有受过消防训练。倒是能想出万一着火会非常可怕的工作室。

https://twitter.com/info_nekomataya/status/1151746788069527552

动画人、演出家平松祯史观看新闻直播,指出,着火的的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虽然经过改装,但是建筑物自身已经非常老旧,在房子背后看到的也不像是后门,也就是说只有正门这一个出入口。

东京的动画公司也是如此,老一点的杂居楼少有避难通道,就算有也可能会被桌子和架子堵住。避难通道少,在地震时也很有可能会无法及时逃脱。所以如果不留足余裕,会非常危险。

https://twitter.com/Hiramatz/status/1151746050127884288

动画公司的脆弱性,还不仅仅在于建筑的防灾能力。面对心怀恶意的不速之客,他们同样缺乏防范能力。

动画演出家西村大树曾经看到过许多次怪人闯进制作公司、被警察带走的情形,希望动画公司加强警备。

https://twitter.com/taiki_nishimura/status/1151743410178367488

动画人、插画家神崎广表示,漫画家有编辑部这道墙挡着;可是动画工作室人员出入很多,就算不公开总公司以外的地址,热心的粉丝也总会知道位置,所以很少有手段能够防御心怀怨恨的麻烦人物。就算说加强安保,很多动画工作室都在杂居楼或者公寓里,在这方面能做的有限。

https://twitter.com/kanzakihiro/status/1151746503406342144

动画公司自身欠缺安全意识是一个客观事实。但我们也不应当因此批评京都动画——恰恰相反,根据日本总务省消防厅的灾害情报,京都动画设置了灭火器和紧急报警装置,也有防火管理者和消防计划书。去年对该公司的检查,也并没有发现违反消防法令的问题。

https://www.fdma.go.jp/disaster/info/items/1907181951.pdf

专门研究建筑火灾安全的早稻田大学教授长谷见雄二在接受 NHK 采访时表示,汽油的挥发性很强,如果在大楼等空气不流通的空间里被浇了汽油,点火后瞬间就会引发爆炸级的火灾。而案发现场的公司可能有很多纸质资料等易燃物,或许火势短时间内就会蔓延开来。在这种状态下,发现火灾发生时,可能已经是难以避难的状态了。

https://www3.nhk.or.jp/news/html/20190718/k10011996791000.html

前警视厅科学调查官服藤惠三也根据音像资料分析说,发生爆炸的一楼,人们可能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已经被烈火包围了。二楼和三楼的人虽然应该能听到爆炸声,但也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就遭到火和烟袭击,失去了逃生空间。

服藤博士还指出,汽油着火的瞬间就会燃起几米高的火焰,火势蔓延速度不是寻常火灾能比的。可能连火灾报警器响起、防火门运作的时间都没有,火灾已经蔓延开来了。等到着火之后再逃亡已经很困难了,所以必须加强建筑物内部的出入管理和行李检查等安全措施。

https://www3.nhk.or.jp/news/html/20190718/k10011997831000.html

但事实是,京都动画也确实采取了这样的安全措施。根据每日新闻的报道,第一工作室平时是使用专用门卡进出的,然而当天一早开始就要开会,所以才临时为来客取消了门锁。

(https://headlines.yahoo.co.jp/hl?a=20190718-00000091-mai-soci)

而 NHK 则在新闻里提到,该电视台的男性导演,今天为了拍摄节目前去京都动画,目击了案发现场。则可见京都动画取消门锁,似乎就是为了 NHK 的节目。

https://www3.nhk.or.jp/news/html/20190718/amp/k10011997311000.html

至于犯人偏偏就在 NHK 前来开会当天——而且是导演即将抵达京都动画的时间点发动袭击,究竟是纯粹的偶然,还是事先知道这一消息,就无从得知了。

除了京都动画之外,也有其他动画公司采用类似的安保措施。只是,在人员出入频繁的动画公司,这样的措施难免带来工作效率的低下。

平松祯史一开始就不明白,最近很多公司都加强了安保,采用了密码锁和卡片锁,为什么还会有陌生人闯进公司袭击。但他转念一想,因为人员出入太多,可能也有的地方安装这些锁之后又取消了锁的运作。不能一概而论。

https://twitter.com/Hiramatz/status/1151702677295734785

不管怎么说,在发生了如此之大的案件之后,各家公司可能只有不怕繁琐,为每一位出入来客安检了。而在许多工作室设置面向观众的商店、餐饮店,动画创作者举办线下活动与粉丝互动的当下,动画公司和创作者与粉丝之间不断缩短的距离感,恐怕也难免会被重新拉大。

封面: NHK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京都动画制作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