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画师之间的差别

彩色铅笔动画导演史涓生专访(四)

China Animator|lll2017年1月14日 6时30分

——做动画那么多年来,作画风格有没有变化?

史:肯定有的,我多年以前画的打斗和现在的打斗风格是不一样的。因为当时是研究《天元突破》里面的pose嘛,我当时画那个比较多。但是现在我画那种pose没有那么多透视了,因为以前我很喜欢画那种透视,天元突破那种一个人这样压下来,上身很小,腿很粗,然后一个大得很夸张的手掌伸到镜头前面后面头和身体很小很小的那种金田透视,我当时很喜欢画这种东西。现在我就不太这样画了,也许是现在画卡想法比以前多太多了,又要考虑人物在没在场景里,还要考虑这样一个运动轨迹有没有空间感。就画不出以前那么大的透视了。就仅仅是这样了,现在动作之间连接,我会比以前更好更细了,不过说起来也是没有以前那么大胆了。

以前那种很大胆的东西,已经不太能画了。想起来应该是从《神魄》的那个时候,我就感觉已经偏向现在的思维模式了。想最早画《缇可》的时候,我还比较大胆。当时还研究过大平晋也,还试着模仿过那种变形,不过完全画的不像。。。(笑)

——这点其实也非常难,那些沿海做日本动画的公司,他们这种学习日本动画师的这种意识反而没有你们早。

史:可能是很多做动画的并没有那么喜欢动画吧。

——因为你们就是当时,包括马晨笛啊这些都是非常喜欢动画的。

史:对的,都非常喜欢动画。因为大家都是太喜欢了,还有一条,不能光是喜欢,就是自己也想做动画。这种心态非常强烈,这也造成了我们想要去研究想要去摸索这些东西。

像有一些早年在沿海做加工片的,我也知道有些年龄比较大的,他们可能纯粹当做工作去做,也没有去想那么多,私下要照顾生活啊,唱唱歌啊,去夜店喝喝酒啊,这种最多像这样的。我们当时虽然也打游戏,也要去夜店这种,当时还喜欢去夜店嘛,但是我其实都不太喜欢这些东西。游戏我喜欢,但是夜店啊唱歌的那种确实喜欢不来。

——你真的属于那种特别宅的那种?

史:是的,我很宅,我记得有一次跟以前的朋友们去酒吧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纯粹在观察他们跳舞的动作,试着想以后遇到这种镜头该怎么画。(笑)

——嗯,很多原画师其实并不是特别喜欢动画才去做动画的,那些做的很好的,大部分都是喜欢动画的,日本那边就更多了。

史:是啊,而且日本那边,厉害的人那么多,之间互相的交流也有。相互之间促进提高啊什么的都很多。

——国内其实也有一点不好,就是上限可能比较低。可能没有更好的老师,你们当时都是自己研究的?就是光看动画当教材?

史:对的,我也没买过什么专业的教材,因为我知道那些都是迪士尼那一类的书,日本的那一套真的没有什么专业的教材。

——其实买日本那边的教材其实也是那些东西,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好的教材去真正教你那些我们觉得比较酷比较炫的东西。那些教材买回来也是教你一些基本动作,人怎么走路,什么水怎么表现啊,火怎么表现啊,马跑怎么表现等等。

史:是的,你要是想学他们的东西,还是得去看他们的原画集。不过要是在日本动画学院的话就可能是会有很多办法了。

国内怎么说呢,中国也确实太大了,动画公司之间分的太开了,虽然说也有很多厉害的人,但是很难有机会交流。就像是重庆,就是比较近嘛,大家都在这个小圈子里面,做起来还比较方便。其实重庆这里的,说穿了其实也就是一家,基本都是视美出来的。反正重庆就那么大的圈子,大家的技术啊这些,研究成果这些啊都可以互相交流。这个其实挺好的,但是交流来交流去也就是这么几个人(笑)。开始是那几个,现在还是那几个。

封面: 彩色铅笔动画

© lll / Anitama

彩色铅笔动画导演史涓生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