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人物背后的“演员”(五)

在日动画原画师梁博雅采访

China Animator|mjn2015年10月10日 8时30分

采访第五部分围绕“哭”谈谈,原来动画里的哭根据片子类型也是分很多种类的。


- Q:感觉你很会画眼泪?豆大眼泪滚下来的感觉很好。是自己研究过的吗?
(截自死亡游戏第二集,1.5M)

其实还不是很会画啦哈哈,现在都还在不断研究跟各种试验中,目前来说就是死亡游戏第二集里面的这个镜头算是我那段时间里试验的最满意的一个成果之一。也找过很多参考,但目前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在猎人时期,我的一个同事画的小麦与王临死的那一集,小麦一边哭着一边跟王对话时眼泪的动态。

(截自新版全职猎人135集,3.2M)

这里来个题外话,风格来说,死亡游行的整体气氛来说还是面对年龄层较高的人群,里面设计的客人角色大部分都是大人,演技的表现来说方面都比较偏向成熟,写实一点,即使是哭戏也不会像白箱里面提到的那个哭的演技来得那么“撕心裂肺”。

(截自白箱第三集,1.4M)

运镜变化上相对少些,安静些,方便观众能集中留意各个人物对话引起的细微气氛变化。从死亡台球,死亡游戏到东京残响这几个作品,真的觉得立川导演非常喜欢演绎这类心理战的戏(笑

回到这个镜头,剧情刚好是真智子对已经崩溃的丈夫隆先是感到无比绝望,但看着手上戒指时却回忆起过往的幸福种种。导演给了一个特写机位,背景用了天花板上的巨型水晶灯跟前景人物做了一个相对强烈的光暗对比,他想要一种外表安静,内心却无比澎湃的气氛。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眼泪才能体现出这样的效果,对于人生经历并不是太丰富的我来说也是挺烦恼的。根据一些导演的上述习惯,最后我的判断是重点应该会放在眼泪本身的表演上,而不是演员的动态。其实在这个镜头藏了一些细节,前后兼用的两次差不多的镜头,但截取的部位不一样效果也不一样,我还对两个镜头的真智子的表情上做了细微的改动,第一张是回忆前。如图:

由于丈夫对自己的极度不信任深深刺痛了真智子,她百般不解,所以一直眉头紧锁,泪水在眼眶里不停打转,非常委屈的心情。因为情绪比较复杂,导演并不想太早让观众看得太清楚真智子的表情就把嘴巴的部分裁剪掉了。

接着闪过一些过往求婚的片段,真智子想起丈夫当初给她许诺的誓言,慢慢开始沉浸在那份甜蜜中,对比着现在自己这狼狈的模样,深感无奈。所以我把眉头画松了些,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样子,眼泪也是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这个时候才是导演想全面展示真智子表情的部分,所以把裁剪框下移到可以看到嘴巴的部分。如图: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眼泪涌出的时候很快,但顺着脸颊下落中途的速度其实并不快,同时也想给观众更长的时间看清他们的动态。这个镜头原画的张数还是用了比以前多了一些,想着每次下落都会有些细微的差距,然后由这些差距来丰富节奏的变化。另外,透明的质感原来在做猎人那会发现眼泪里面加了颜色其实并不是太好看,这次就干脆只剩线跟高光还有影子,顺带一些微微的发光。但还是觉得少了一些什么质感上的区别,忽然想起以前猎人剧场版2的时候,我姐姐帮我的镜头做的一个效果,当时是只有一滴下坠的眼泪的戏,她在眼泪的里面加了一个波纹效果,这种效果会自带一些水中特有的扭曲效果,用在这里就正好增添了一些水的质感。还有就是考虑到此时人物的情绪一定会相当激动,是一种极力忍耐的状态,所以眼睛上的高光震动我也用了比平时快了1倍的速度去实现。结果来说整体效果还是比较满意的(笑

下期则是围绕包括打戏片段做一些解说,尽请期待。

封面: 死亡游戏

© mjn / Anitama

文章标签作画
在日动画师梁博雅采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