亥年展望

J.C.STAFF松仓友二、BONES南雅彦谈新年展望

Broadcast|izumi2月7日 6时30分

18年,BONES共计推出3部剧场版,于是,南雅彦社长反省,药不该下得太猛,1年3部、昏天黑地。更何况,之前受访时,南社长亲口调侃,“动画公司需警惕接剧场版接到倒闭的风险”,等于直接打脸。

J.C.STAFF的执行董事制作本部长松仓友二顺势感叹道,按时下市面上剧场版的预算行情,想要负责任地出一部像模像样的剧场版,铁定亏钱。不可否认,现今的“剧场作品”,的确比他们心目中憧憬的电影预算要“省钱”好多。可依照南社长的鉴定标准,放眼望去,OVA级别的作品越出越多。

松仓本部长随即附和,很多时候,这类作品是打着“活动上映”的旗号,来蹭剧场上映的。初步预计,19年,包含此类“活动上映”在内的“剧场作品”约有90部。此言一出,南社长还是被惊到了。不过,对照“动画产业报告2018”(日本动画协会)的统计,15年剧场公映部数为86部,16年81部,17年84部,因而,90部的数字,也就不怎么令人大惊小怪了。

松仓本部长所在的J.C.社,19年预定推出2部剧场版,但他很担心影院的上座率,总感觉肯上影院看动画的观众不那么多了。其实,不止是动画一家,就像南社长所说的那样,日本的国产真人电影,近年来也一直在苦苦支撑。真人恋爱题材的影片票房低迷,倒不如说,剧场版动画这边肯买账的观众还多些。但,就算剧场版企划再有销路,光是把那些只具备TV动画常规工作经验的人员全都赶鸭子上架,也是无法胜任剧场版制作的。因此,经营者在抉择时,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

针对现状,松仓本部长言辞犀利,毕竟对“昔日正宗剧场版”识货的品鉴者数量呈逐年下滑的趋势。虽说当代观众很多是抱着来为“喜爱角色登场的影片捧个人场”的想法掏钱买票的,可随随便便搞个TV版不分上下的东西糊弄粉丝,只会让人败兴而归。一碗水端平地对待说明性镜头,会导致影片拖沓乏味,但全程“鸡血满格”式地高调投入,又无法突显真正的高潮段落。其间定夺,全靠剧场版监督的英明决断取舍。若是再出现监督不擅处理的事项,则需由公司方面出面摆平。总之,剧场版制作过程中的个中甘苦,唯有局中人能够深切体会。

18年,J.C.STAFF总共出品了11部TV版,只比17年少了1部。这回,轮到南社长吐槽松仓本部长用力过猛了。本部长掰着手数4月5部,7月4部,10月2部……天晓得这一年是怎么扛过来的。

BONES虽说去年10月档没排片。但平均每条生产线1年出产两季动画的工作量,在松仓眼中,跟J.C.社并不存在本质区别,因为,J.C.这边不仅大多数片子一季完结,且中间还夹杂3DCG动画《高分少女》,以及《后街女孩 -极道少女-》这样以静止画为主的动画。

据南社长的介绍,比起别家,BONES的实际制作期要更长一些。主要是与各个不同工作室分头合作企划、制作,耗费了更多前期沟通筹备时间,也因此,BONES社内,承接着别家工作室的制作任务。

“多产户”J.C.社,常被不知情人士指摘,接的部数太多,建议他家少弄两部。但当家的松仓友二深知,自家如果不“以片养人”便难以维系。倘若接片数量减半,必定导致自由画师转投他家。因为业界“能画”的画师本就逐年稀缺,日益抢手。为了留住这部分人才安心稳定工作,身为制作人只能各方周旋,保证“源头活水”长流不息。

松仓本部长与南社长在去年的对谈中就曾聊到,规模偏小的动画制作公司,要是任由现有状况发展下去,将会因为疲于奔命而苦不堪言。时至今日,此种状况正有进一步恶化之势。

首先,由于今年中国政府对日本知识产权类作品引进的管控变得更为严格,也就意味着日本动画对华营销难度将有所加大。

且就算中方出资购买动画版权,也必须先行提供附加字幕后的动画全剧,交由政府相关部门审核,经许可方可在网站播出。如此一来,通常两季完结的作品,从完成到播放历经9个月左右的时间跨度,极有可能使原作相关产品的销售错失商机。因此,对这一充满变数、不甚明朗的前路,松仓本部长与南社长都心存不安与忧虑。

再来说说配信这头,去年,BONES、Production I.G与Netflix共同缔结了统合业务协约,据南社长透露,截至目前,该项业务仍处于企划开发阶段。前期筹划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脚本、分镜方面也均能确保充足的创作时间。

当被松仓本部长询问,此法是否更加易于动画公司操作执行时,南社长回答,该项目与现行TV版动画操作流程虽不具直接的可比性,但确实有利于相较TV系列更具规模、内容量的作品的制作。这正是该企划最大的魅力所在,可以无需对各种时间节点心存顾忌、放松自在地实施企划。

除去以Netflix为首的多家配信平台,逐步推行对动画播放业务的扶持举措外,南社长还列举了近期,由单家游戏公司主持TV动画制作的例子,有些类似从前TV动画与玩具生产商之间的合作共赢关系。

松仓本部长也接话道,尽管中资游戏公司此前也与日本动画制作业界开展各种形式的接洽,但中日双方在制作“速度感”方面的认知分歧,致使制作现场经常出现配合失调的情况。例如,中方提出,预算不是问题,但要确保来年播出。然而,日方这边没有余力开“制作线”,也是枉然。因为,按照日方的行业惯例,基本只能预定3年后的制作日程。

面对中方的短平快的需求,松仓本部长虽然对改革升级既有体制有所心动,但现实不容乐观,改革自是离不开资金投入,并且根据一部分业内人士的意见,转型时期,以不变应万变才是上策。当然,也有一些制作公司则采取截然不同的激进态度,尤其3DCG制作公司,主动竞标TV动画系列的元请,可谓攻势猛烈。

但南社长指出,相比手绘,3DCG在建模数、画面构成方面受到更多的制约。有时,从某些作品的实际画质呈现便可推断受制程度。在社长看来,动画有别于写实类作品的最显著特色及武器,无外乎对故事舞台天马行空的自由描绘。3DCG确实承担了传统手绘在这方面的不足,但眼下,要在日本全面推广成规模的全集3DCG制作,仍是变革时期的课题之一。据他推测,今后,融汇3DCG与手绘两方面长处的更高品质的作品还将不断增加。

松仓本部长听后立即吐槽,在去年上映的《光之美少女》系列、《电影 HUG!光之美少女♡光之美少女All Stars Memories》中,东映就进行了大手笔的探索尝试。影片中,用3DCG绘制的历代55名Q娃悉数亮相。此举令到观片的本部长心中着实不爽,“这片究竟砸了多少银子啊!”

过去的2018,可谓多事之秋,展望2019,松仓本部长姑且将新的一年定义为“隐忍前行之年”,必须在顶住多方的“枪林弹雨”艰难生存下去。南社长对松仓本部长的论断深有感触,如今的业界局势不容乐观。但本着让钟情动画的广大粉丝能对未来的新动画抱有信心,制作公司这边不能成天光是叫苦抱怨,而是得拿出对得起观众的像样作品来才行。今年,BONES已迈入创社后的第21个年头,是时候做出调整应对新时代了。


参考资料:

19年2月号《NewType》

封面: 《白箱》

© izumi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