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樱四重奏》的挫折

山下清悟专访(三)

Interview|高濑司2016年10月2日 6时30分

采访日期:2016年7月12日
采访地点:Renoir中野北口店
采访整理:高濑司

【受访嘉宾资料】

山下清悟(Shingo Yamashita)

1987年生。动画师、演出家。他不仅参与原画和分镜、演出工作,更是一位能够胜任上色、摄影、3DCG的多面手。常与ryotimo和沓名健一共同被称为“Web系动画师”,特征为使用Flash进行数码作画。他与平川哲生的著名对谈“作画的时间、演出的时间、绝望的时间”对作画爱好者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另外也曾监制多部动画的OPED,主要的监督作品有《铁腕巴迪DECODE:02》ED、《火影忍者疾风传》ED20、《自新世界》ED、《古之女神和宝石射手》PV、《双星阴阳师》OP2等等。


■当前的作画形势

——我们换一个角度谈谈,您觉得现在的年轻动画师更趋向于哪个作画方向?

山下 田中宏纪先生流行的那段时间,感觉年轻人全被往他那个方向给拽过去了。这可能也是个不容易用语言表达的问题,特别是Web系的年轻人里面,很多人的风格是这样的:用一拍一的感觉来描写运动,有意去展现那种“黏滑”的动作。但是在静止摆出定格pose的时候,他们又会去选择歪曲时间轴。这造成他们的风格感觉是一会儿快进,一会儿又慢放,两者交互更替。

而说到更广义的年轻动画师的话,应该主要都是竹内哲也先生的追随者。像野中正幸、齐田博之等人都在这个方向上达到了很高的水准,而且还能灵活应对任何风格的作品。现在这样的年轻人有很多,而竹内先生本来也是宇都宫先生的追随者,这些追随他的年轻人某种意义上或许可以说是时间轴系动画师在当今的姿态。

——从您的角度看,最近哪些作品的作画有比较多的看点?

山下 这个问题也有点难。现在总作画监督制度成为标配,允许动画师发挥个性,在作画上大闹一场的作品类型难以为继。所以就算我想胡来,也拿不到许可。结果动画师失去了能够披露个性作画的场所,这造成万能型的高水平动画师会受到更强的关注。我虽然也很喜欢万能型动画师,但是这带来的问题就是我没法去针对具体某人的风格进行评述。谈作画如果不对人的话就很容易变成纯粹的技法分析,这就很降低热情,所以谈作画也变得越来越难。

——这股风潮大概是从何时开始的呢?

山下 我觉得我们可能也是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之一。也就是说祸根或许是《铁腕巴迪 Decode:02》和《火影忍者疾风传》(2007年)。针对这两部作品中的作画,网上出现了大量负面反应。说老实话,如果你问我《铁腕巴迪》的作画真有那么特殊吗?我觉得还真没那么特殊。但是网上还是炸了一波“作画崩坏”,《Animage》2009年4月号都给那集编了一期特辑。而《火影忍者疾风传》第387集《地爆天星》是若林厚史先生的集数,我也参加其中,画了一百卡左右的原画。但这个完全超越了我的工作容量上限,最后日程赶不及搞retake作业了,于是就在这种品质不完全的状态下迎来了播送日。我当时心里虽然感受到满足感,但是冷静下来想想,这做得有点过分。

以这件事情为契机,我决定改变心态,我觉得自己不能始终处在一种光做大量“粗活”就得到满足的状态。而这之后我马上就参加了ryotimo监督的OAD《夜樱四重奏 星之海》(2010年),画了里面言叶和巨像的打戏,以及第三集最后重要的哭戏。但这时候的我并没有打算去进行作画的实验,而是把目标改换成了精细的工作和高品质的影像。这也是因为原来的我在身为一个作画宅之前,首先是一个动画爱好者。我以动画爱好者的心理去进行制作的话,那一定是品质更高的作品能让我获得更多的快乐。所以也不能说我的意识发生了大幅转变,我只是把意识切换回了普通观众的模式,普通观众的愿望就是“希望看到令人兴奋的作品”。

■在《夜樱四重奏》的挫折

——那之后,您就逐渐从作画转向演出。

山下 是的。毕竟有心要制作精美作品的话,与其说是作画,其实更多是演出所管辖的领域。所以我在TV动画《夜樱四重奏 花之歌》(2013年)中首次担任演出后,几乎就不搞作画了。但是《夜樱四重奏 花之歌》的第一集中我大败亏输……。ryotimo监督对那一集有个目标,那就是“用Flash作画做出一整集”,为此我作为演出参与其中。此外还叫来了在《富美子的告白》中担任人设的川野达朗,一位优秀的年轻作画监督。然后我们组成了数码作画团队,ryotimo监督带来一群新人原画。我教他们律表的填法和动作设计的全方面知识,川野教他们具体画法。然而最后进行得并不顺利(笑)。

——具体是哪里不顺利呢?

山下 我作为演出,面对交上来的原画时,没能够准确判断到底应该自己修到哪个程度。现在回顾当时,如果为了品质考虑的话,其实全修才是正确的选择。但是当时的我希望能够教育提高新人水平,我觉得全修会造成教育效果的淡化。但是现在想想这肯定有问题,对于首次参与原画工作的十几个新人,光依靠口头的指示和retake时的指正,教育效果必然存在其极限。而这造成的结果便是品质未能达标,最后差不多有150卡左右要求作画retake,然后发生了我和ryotimo监督还有川野自己修的惨剧……所以从演出角度来说这是一场大败(笑)。

而是这件事情进一步发酵的则是接下来的第六集,也是这部作品中第二次使用数码作画的集数。但是由于我在进行第十集的分镜演出,所以没有参加这第六集。代替我的是铃木清崇,一位经验丰富的演出,他和川野合作了这一集。然后这一集的制作井井有条脚踏实地,我看了这集后感觉很后悔。怎么说呢,通过和第六集的对比,我发现我在自己的集数中受到所谓“教育新人”这一理念的束缚,反而忽视了对于作品质量本身的执着,这让我当时非常地失落……。

另外还有一件事,第一集的剪辑后我们开了个类似于反省会的活动,那时发生了大家被ryotimo监督骂的一幕。我个人觉得对于原画而言,积累“工作失败后受到严重批评”的经验也算是教育的一环,是有意义的。但是我看到当时有女性原画被骂哭的一幕后,我忽然觉得这药或许下得太猛?这让我产生了反省,因为我自己是一个不挨揍就不成器的人。所以我下意识觉得对于别人也应该过激点,得给点痛苦他们才能成长。我现在对此深刻反省,当时这么做是不对的,更多的人需要的是普通的教育。更何况当时在教育方面实际上我自己也没有什么经验,所以不自觉地陷入了一种偏激的思路。那次的失败让我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这也成为了我开始对于工作认真思考的一个契机。至今我仍然经常想起那时候发生的事情。

(未完待续)

封面: 山下清悟绘制的gif动画

© 高濑司 / Anitama

文章标签作画山下清悟
动画原画师山下清悟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