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骑士又吓哭小女孩了

东映超级英雄年代记(十)

SFX|煌言个人专栏2018年11月19日 6时10分

【本周的东映超级英雄年代记】

第十回 “变身风潮”的前夜


1967年的一天下午,一个穿着水手服校服的16岁高中女生,放学后正在新宿站前的百货店购物,然后被一个中年大叔搭讪了。大叔说,我是《年轻人720》的制片人,你知道这个节目的吧,每天早上7点20分东京放送电视台(TBS)播出的谈话节目,各种时髦话题情报都有的。那制片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勾搭人家小女生干啥,大叔说,因为看你长的漂亮…………。

还好那时候没手机,报警没法那么迅速。原来是个长期出场的女孩子突然来不了了,制片人在紧急找替代人选。紧急到什么程度呢,十几个小时后第二天一大早,就要出演。还好戏份也不多,就是在台上一个近景镜头加一句台词,所以也不要什么娱乐圈专业人员。但当然不是只要是个人类就行,这是个看脸的世界,逼得这可怜社畜都直接上大街来贼眉鼠眼物色人选,把自己扮成可疑分子了。

太过突然了,跟人说第二天清早你就要在艺能界出道,这种事一个16岁的高中生可没法当场拍板啊。于是女生直接把他领家里去了,当面跟家长双亲一通嘴炮,好了次日清晨出道决定!而且一出道就是TBS这种在京核心电视台,再而且全国联播网同时放送,又而且还是每天都播出的节目。不管镜头再怎么少,这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有的重量级待遇。

道生一,一生二,女生出现在电视机屏幕上两年多后,通过《年轻人720》这节目被另一个制片人又盯上了。日本的日用化工产品有两大巨头企业,花王和狮王,狮王的护发用品有个品牌叫爱美隆,在日本风靡上世纪的最后三十年。这女生被看上了,来出演爱美隆洗发露的广告。跟她演对手戏的男演员是森次浩司,《奥特赛文》的主演,后来的森次晃嗣。

二生三,三生万物,又过去一年后,东映的平山亨制片人在电视上看到这个洗发露广告了。平山大惊,说这孩子的头发真的好漂亮啊,他当即决定,要这个女生来饰演新作《假面骑士》的女主角。她就是后来饰演绿川琉璃子的森川千惠子,出道时艺名叫真树千惠子。后来《假面骑士》初回放送的1971年4月3日当天,也成为《年轻人720》最终回的放送日。

晚年的平山见到真树时,也还对她说,你现在头发也好漂亮啊。真树打趣道,老师,因为我可是爱美隆洗发露的模特嘛。选角方面的事务,一般是交给平山的搭档阿部征司制片人来负责的,因为平山在这方面苦手,尤其是女孩子。但是平山说,只有真树桑,就算到了晚年我也觉得,自己当年选得真是太棒了。平山亲自选的演员只有2个,另一个就是大名鼎鼎的假面骑士的老爹,饰演立花藤兵卫的小林昭二。

小林另一项大名鼎鼎的,是在《奥特曼》出演科学特搜队的村松队长。当年《奥特曼》结束后,接档的后番组是平山负责的东映特摄《奥特舰长》(详细可见于本连载的前身《东映儿童片年代记》第十回)。于是制作局TBS在公司大厅里召开交接宴会,平山就在这天与小林相识的,感到哎妈这人不仅演的是队长,他自己本身就是个队长气场啊。与小林交谈后平山发现了,他们在对儿童片的想法上是知音啊。所以3年半后,当立花藤兵卫这个角色在企划书中出现时,平山便一拍板,非小林昭二不可了。

《周刊电视导航》是日本现在也存在的杂志,1971年1月29日号的《周刊电视导航》上,是《假面骑士》在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于对大众公开的新闻中。报道对初面世的新番组描述如下:

“东映与每日放送电视台的《假面骑士》(暂定题)确定4月放送开始。本片讲述企图征服全世界的恶人把人类改造,化身成植物和动物。被这恶人们变成改造人的假面骑士,发挥超人性质的力量与恶人对决。东映电视营业部的平山制片人接受采访说,登场人物的构成还有待进一步完善,被改造成猴子和蜘蛛之类的人类将大量登场,不是直接的怪兽片,是加以特摄技术修饰的动作片。主演决定为藤冈弘。”


进入2月份,制作前线彻底进入开工状态,按照预定日程是下面这样的。2月1日,美术班准备完毕。2月2日到3日,探寻和确立取景地。2月4日到5日,给各演员试衣装和修改。2月6日,演员和职员们全体确定打照面,完全准备就绪。2月7日,正式开机。不过就这点也没能全按日程表实现预定,比如假面骑士的机车旋风号,就是2月5日现场才出现了成品。

平山确立了2个打头阵的演出家,首先是折田至担任总合监督,就是那个与内田有作一起去寻找了东映生田摄影所场地的折田监督。反正Anitama这里本来是动画主题的地盘,那按动画的套路制度来解释反而最方便了。折田就任总合监督这就相当于一般动画的监督,或是东映动画的系列导演,而其他监督则相当于各回的演出。

让折田就任总合监督,是因为初期确认将参加《假面骑士》监督轮班阵容的人员之中,只有他一人当时是正规的东映所属合同工。那其他人是什么人呢,上回刚说过的,实际都隶属了山田稔监督挂名首任总裁的那个东京映像企划。总合监督,这就是本连载第二回中说过的,OP和ED还有假面骑士的变身场景兼用卡,这之类的影像由折田监督来担当演出的理由。

但是《假面骑士》最初的监督却不是折田,也就是第1话的监督,平山和内田委托竹本弘一来担当起导向监督。竹本和折田一样自监督出道以来,就接连参加过平山制片人负责的多个东映特摄《恶魔君》《奥特舰长》《铁甲人》等的监督阵容。但是1968年起,本来竹本已经一时与儿童片分道扬镳了,当时正在间谍动作片《秘钥猎人》的监督阵里大展才能(可见于本连载的前身《东映儿童片年代记》第十一回尾声)。

这个持续5年的超人气电视剧当时正在巅峰期,竹本也就并没有参加《假面骑士》轮班阵容的可能,不过来一两回还是可以的。制作局每日放送电视台(MBS)曾经要求说,新番组既然是动作片,就要做成《秘钥猎人》那种水准的。好吧那就起用竹本担任导向监督,让MBS看看东映的本气!于是后来等竹本已经离开时,MBS方面还曾经希望他再回来一趟做做客。

另一方面,越几斯造形的人员组成的美术班,开始着手摄影的准备工作。修卡基地的布景设施,和立花藤兵卫经营的零食店Amigo的布景设施,都在1号摄影棚里搭建。也就是说立花老爹其实是在修卡对门开店的,不过反正东映生田摄影所也就只有这点地,上回刚说过当初只有2个摄影棚嘛。

那为什么立花老爹开店叫Amigo呢,因为本来为了省钱,是用大街上一个现成的茶馆拍摄的,店名也直接保留使用了。然而中途店主却又不知为啥,反悔了不希望用作摄影地,所以只好再改成在生田摄影所里自己搭建布景了。显然这店主是不知道,当年哥吉拉和奥特曼光顾过的地方后来都火了,第1话假面骑士与蜘蛛男打架的取景地小河内堤坝,后来也成了观光圣地。


正式开机前各种准备工作之中,最容易引起观众对幕后兴趣的东西,自然还是2大项架空物的制造。其一是假面骑士的机车,其二是假面骑士的服装面具。

机车我们在第二回也已经讲过,石森章太郎并没有设计假面骑士的机车旋风号,直接由来自越几斯造形的美术监督三上陆男决定旋风号的设计图。然后仅在剧中第一季度使用的,旋风号车罩的造形物经过先后修改,总共就有A型、B型、C型。车罩的造形师,是当年给初代奥特曼的衣装面具造形的佐佐木明。车罩里面的车型,是铃木牌机动车生产的T20机车。

这回我们再来清晰明确一遍,上图最左侧是最初的A型车罩,车头处车轮上方有一条横着的缝隙。这台A型用于竹本监督拍摄第1话《怪奇蜘蛛男》,折田监督拍摄OP和变身场景兼用卡。中间图是B型车罩,因为折田监督的OP影像摄影中,车轮与车罩下端发生了摩擦剐蹭,于是把缝隙下端削掉开了口,并且第2话中没有出现旋风号。

但是B型没在任何影像中使用,仅存于杂志用图摆拍的剧照上,然后恰好被包括石森在内的众多杂志关系者用来当画图素材了。最后右侧图是制作顺第3本起开始正式使用的C型,车罩前端彻底不再存在缝隙的残留物。顺便,最右侧这张照片的左上角,那个戴帽子戴墨镜的人是竹本监督。

接下来是假面骑士的衣装,这倒是真的皮套。皮套这俗话叫法虽然是从奥特曼来的,就因为衣服看上去联想到皮,然而奥特曼的紧身衣是潜水服是橡胶制的。不过假面骑士的衣服倒是鹿皮制的夹克衫,穿上打底拉好拉链,然后外侧附着上几个坐垫。就是那个胸前一块一块的绿色的,最初的服装是拿坐垫来裁剪然后装上去,所以外号就叫坐垫来打了。鹿皮制的夹克衫的后背位置,画上左右对称的图案装成蝗虫的翅膀。

假面骑士的全身装束虽然有石森的原稿设计图,三上也还是需要根据原稿再专门画出,用于造形作业的头像设计图。因为在摄影现场的作业这方面来说,石森毕竟是外行人,考虑不到实用性的问题。三上所绘的造形用设计图,最大的区别是假面骑士眼睛下方,那个石森设计时以仿佛流泪为意象的表现。形状不一样,实际的造形中是为了给戴上假面的演员看见外面,确保视野。下图最左边是石森的原稿,往右是三上的设计图。

然后造形作业,第一步用黏土雕刻雏形,第二步形成石膏塑像,第三最后制造面具的材料用纤维增强复合塑料。与在圆谷组时代学到的手艺一致,以前我们在隔壁特摄专题的连载中,利用附属短篇讲过造形作业的一些基本。上图最右边是作业中的三上美术监督,一旁站着的是折田总合监督。

面具上的涂色,最初当然是绿色啦,设定上本来就是这样的。石森给主题歌作词时也是这么写的,第1段唱“光辉的机车♪”, 第2段唱“真红的围巾♪”, 第3段唱“绿色的假面♪”。不料涂好以后,渡边亮德部长反应很大,喊道绿色的假面什么鬼!绿色的超级英雄是闹哪样啦!于是只好重新上色,平山再去厚着脸皮拜托,来自越几斯造形的美术助手八木功。

平山说真是不好意思哈,费了精力的东西又要再改,只见八木当时一脸生无可恋。平山心里嘀咕,当初的设计图摆明是绿色的了,你渡边不是明明已经过目说很好的嘛。现在又说对绿色不爽,这才是闹哪样呢,然而这话对上司当然没说出口。因为这件事的发生,假面骑士的面具和机车一样完成也比预定日延迟了,而且没有赶上2月7日的正式开机日。

造出来的面具是上下两半分离的,戴上和脱下时都是分开处理,这个好理解。不过还有一点,以前说过了机车旋风号也分不同型的,这回要说仅在第一季度使用的假面,也照样分A型和B型。

见上图,左边是A型,右边是B型,而且两种是在不同镜头交替使用的。但A型为主要,第1话时只有A型,第2话开始出现B型。第5话起更换OP结尾处,添加那句有名的旁白解说“假面骑士本乡猛是改造人(中略)假面骑士为人类的自由(后略)”,这时使用的影像便是B型假面。


蝗虫为原型的外形设计,当初石森和他的经纪人加藤升都猛推,平山也硬着头皮安利过了,MBS的那个编成局次长广濑隆一也勉强让通过了,还说石森的儿子广濑的儿子都说喜欢都说帅。可事实上,这真的就是对小朋友胃口的吗?其实就算到这时平山也还是心里没底,给别人安利能嘴炮连天,可骗不了自己啊。假面骑士最初的面具造好之后,曾有一次被偶然路过的,一个2岁左右的小女孩瞟到。她当场都要吓得哭出来了,然后转身丢下家长自己就跑。

那一瞬间,在场的东映生田摄影所的制作职员们也都不约而同,石化成硬直状态了。这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人人都说不出话来,平山回忆这一幕让他背上冷汗直流。事到如今当然再也不可能,又第3遍跟上面说要重新改设计图再重新造形,没钱也没时间。那只能自欺欺人掩耳盗铃一点,请越几斯造形把面具再修一下,别搞得那么青脸獠牙的。再嘱咐摄影技师山本修右和照明技师太田耕治,在摄影现场就要仰仗二位的功夫,在角度和亮度方面搞点小把戏了。

平山还让大野剑友会的成员,穿上衣服戴好假面完全装扮成假面骑士的模样,去生田附近的公园空地之类的到处逛。这是为了试试看孩子们究竟会有什么反应,壮年的父母要去上班,各种老奶奶就会带着小孩子那些地方玩。结果试着逛了一圈,小朋友们见到基本上都害怕得哭出来了,平山一看觉得这怕是彻底要凉了。那天晚上他拿着假面骑士的面具带回家,夜里就放在枕头边上,又时不时拿手里翻上翻下远看近看各种打量,一晚上没睡着觉。


【本周的东映史拾遗杂谈】

平成东映超级英雄的特摄监督,佛田洋(五):特摄监督正式出道

自从1987年超级战队系列的《光战队假面人》,佛田洋正式担当特摄班的美术起,接下来便在超级战队系列的特摄现场连续干了3年这个职务。

本来那时佛田和小伙伴三池敏夫是同时转正的,三池担当1987年的金属英雄系列作品,《超人机梅塔路达》的特摄班美术。但是后来三池出差了,因为原本圆谷特技制片厂出身的,那个特摄研究所的美术监督大泽哲三,他不是在80年代末去东宝接任御用的特殊美术监督了嘛。三池被大泽带去参加了,当个美术班的临时跟班助手。

也就即将制作全新的平成哥吉拉电影,大泽在特摄班圆谷英二的直系弟子川北纮一特技监督的剧组,担任美术监督。不过平成的哥吉拉电影后来没能那么快制作出来,而是先憋出来了一个巨大机器人特摄电影《GUNHED》,三池跟着大泽参加的川北组最初作品成了这个。嘛这就是特摄史上的另一段故事了,这里现在只接着说皮套人的历史。

结果到了1989年也就是平成元年,超级战队系列的《高速战队涡轮连者》和金属英雄系列的《机动刑事机班》,特摄班的美术都架在佛田的肩上了。不过话是这么说,意思也不是表达佛田一时压力很大工作很累。因为我们说过,本来东映超级英雄的特摄场景份量就不多,长年以来特摄研究所的班子也就一直都是那么些人。总共就一个特摄班,那还不就是哪儿有活都是同样一帮人上去干嘛。

从上面特摄监督矢岛信男起,到下面摄影班照明班甚至属于美术部范围的操演班,从来是不管什么东映作品需要特摄场景,都是一排熟面孔来干。所以佛田同时身兼了两边的特摄班美术,也完全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和过重的工作,不过接下来的突然变天才让他瞬间压力山大了。1989年的《高速战队涡轮连者》制作期间,发生了两件事,成为推动佛田人生的内因和外因。


内因是佛田喜欢画图的老毛病。上回就讲过本来他是当美术助手的,只用在现场摆弄大小道具就行了,可是他自己画了点设计图。这就不只是美术助手的工作范围了,于是成为推动他升格,正式担当美术的重要原因。这回呢,佛田画了一部分巨大机器人合体场景的分镜图,分镜指示这可就原本是监督的演出作业范围了。当时这本来只是为了辅助自己的工作,在矢岛特摄监督的分镜基础之上,详细化一点。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当然也不自觉地加进了佛田自己的想法,结果意外被周围点赞了。

外因来自东映的铃木武幸制片人。铃木武幸虽然不是战队的生父,却是超级战队系列的养父。他从1981年起连续担任了长达15年的制片人,全程把一个已有战队但尚不成系列的商材,带成了一个稳得不行的长寿系列品牌。到铃木退下前线的90年代中期,那时候“战队”在日本人心目中,已经真的成一个永不完结的代名词了。现在更是,“来年的战队是什么?”这样的问句仿佛是理所当然的状态。

其实一个系列仅仅只需要连续了5年左右,类似这种问句的状态就已经足够在前线成型了。所以早在80年代后期已经有这种苗头,但是那时的铃木对于这种问句毫不满意,因为这意味着连现场也没有危机感。到1990年为止,主笔脚本家曾田博久已经是连续参加的第12年了,本篇班主监督长石多可男已经是连续参加的第6年了,特摄监督矢岛信男是自古以来御用的更是不必说。

所以铃木在盘算着要尽量给现场注入新鲜的血液,后来1991年他开始大换血,上来的便是挺出名的井上敏树和雨宫庆太。不过那是因为他们进入21世纪后又干了别的出名事,这段换血让晚辈挑大旗的历史有朝一日正篇的连载还要来系统性讲的。而特摄监督的换血还更早,往前一年1990年就开始换了,是铃木行动的前奏曲。

1989年的时候,八手三郎名义的超级战队系列在进行10周年的纪念活动,铃木这时觉得已经到极限了,不采取点先头行动是不行了。要趁早让年轻人正式历练一下,别等到以后巨匠都老得不行了不得不退的时候,再突然让后进人员一下子就上来扛大任,这才叫灾难呢。他先跟矢岛说的,矢岛桑,不好意思,是不是已经到时机把演出工作让给年轻些的人了?矢岛第一反应当然一愣,这免不了要先引起猜测啊,怎么着什么意思啊,你是嫌我的演出不好想换人了?

铃木对于佛田来说虽然算是高高在上的老司机,可在矢岛眼里也照样是个小儿,当年他和平山亨一起打拼的时候这货还在学校里念书呢。同样地,虽然矢岛也就是个圆谷英二的徒孙,可对于铃木来说是他平时都习惯称呼为矢岛御大的人。所以铃木这一问出来,突然把自己也给问清醒了,卧槽我怎么就真问了呢!要问至少也应该找人代问来背锅啊,完了我要凉了会当面挨御大喷了。

不过矢岛最后说,我考虑一下。听着像客套话不,然而人家矢岛是实在人而且很干脆利索,当天回去就把佛田叫来问了,来年要不要当特摄监督试试看?问得佛田的反应是……没反应过来就是他的反应,算了反正矢岛御大这一问句实质上就是陈述句。第二天他便果断联络铃木,说你讲的事我已经明白了,交给佛田了。


这样一来,佛田就在1990年的《地球战队五人组》第一次就任了特摄监督。矢岛则仿佛和几十年前的圆谷英二一样,站在了特摄监修的立场。这时的矢岛也已经是年过花甲的人了,倒也乐得轻松,不用再每年多方面兼任。不过有3点,说说当时的实态。第一点,佛田原本不是负责美术的嘛,现在照样是,等于是一人兼任了特摄班的监督和特摄班的美术。

第二点,佛田率领的这个特摄班,人手其实跟之前还是一样的,其实剧组里都是他的前辈。因为特摄研究所确实当时本来也没培养什么新人,以前讲过三池和佛田他们已经是特别难得闯进来的人了,所以铃木提出用年轻人的想法时,矢岛提上来的是佛田而不是别人。

第三点,金属英雄系列那边可就不是铃木担任制片人了,于是就算到1990年也依然是矢岛,继续亲自担任着特摄监督。那这边特摄班的美术又归谁管呢,其实依然是……佛田。等到1991年的《鸟人战队喷射人》,这时三池已经回来了,一看原来这兄弟已经捷足先登发达了啊,于是轮到三池给佛田特摄监督负责美术。所以90年代前半的状态成了这样,超级战队系列的特摄班,监督是佛田、美术是三池;金属英雄系列的特摄班,监督是矢岛、美术是佛田。

封面: 《假面骑士》

© 煌言 / Anitama

东映超级英雄年代记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