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让我画新海诚的背景,首先你得是新海诚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7月30日 21时00分

小说家朝松健说,80 年代初,他还是编辑的时候,曾经去编辑聚集的酒场,有人在嚷嚷:“我明明是从精英大学毕业、进了小学馆,为什么要当《めばえ》(幼儿学习绘本杂志)的编辑啊!”他听了,忍不住低声说:“不想干就辞职啊,蠢货。”旁边一位初老的绅士微笑着说:“您也是这么想的吗,我也是。”两人一交换名片,那绅士是小学馆的高管。

https://twitter.com/uncle_dagon/status/1154965458602397697


前 GAINAX 动画美术监督佐佐木洋再三在推特上表示自己做不来“新海诚那样的美术”。昨天,他重提这个话题,表示,新海诚作品中被称作“美术、背景”的那东西,是和“演出、摄影、构图、人物”完全一体化了的。如果监督不是新海诚,就无法重现。

如果说可能的话,那就是把“新海诚世界”作为一种独自表现加以再解释的艺术作品。要是一张给他 80 万,他也不是不能努力一把,当然,结果如何他就不做保证了——说完这话,佐佐木考虑了一下,又否定说,不,还是做不来。

佐佐木最终得出结论:只有能断言自己就是新海诚的人,可以要求别人画新海的背景。

而庵野秀明的作品就不是这样。就算换了美术,也只有很熟悉的人看得出来。他作品中的美术,被设计成了就算出故障也可以更换部件的模式。庵野作品里难以交换的,是“音乐”和“支撑他的人”。因为他是个爱歌的撒娇娃娃。

https://twitter.com/Marudashi7


编剧一色伸幸说,和没人知道的作家一起构思企划,培养没人认识的演员把他打造成明星,那就是制片人的喜悦。然而现在制片人,不得不把企划外包原作、把培养外包给事务所。他们做的不再是“工作”,而是机械的“作业”。一色只能去找干“工作”的人和他合作。

在这种现状里,最可怜的,是被夺走了原本的喜悦的制片人。他们没有了野心,那作品再怎么做也不会好看了。

尽管如此,也还是有重视“工作”的人。

所以,如果你看到一部好作品,希望你不要光夸编剧、导演和演员,也要夸夸制片人。因为他们是一切的骨干。

https://twitter.com/nobuyukiisshiki/status/1156010316976648197


轻小说作家葛西伸哉说,一些人批评作品,就好比说“这咖喱味道不错,却放了我讨厌的胡萝卜。要是没有胡萝卜,就可以变成人人都喜欢的好吃咖喱了。”他们对“就是因为放了胡萝卜才能做出这道咖喱”这个事实视而不见。去点、或者自己做打一开始就没有胡萝卜的咖喱、去支援做这种咖喱的店,不就好了吗。

归根结底,这家店的厨师,就是“因为能把一股草腥味的胡萝卜做得好吃而闻名”的啊。

当“咖喱好吃却放了胡萝卜”的时候,不应该要求“去掉胡萝卜”,而是老老实实地接受事实:“虽然不甘心,但是这道咖喱明明放了胡萝卜却还是这么好吃”。你又不会因为这个就背上了“向所有胡萝卜屈服、不得不肯定一切胡萝卜的义务”。

不过,葛西倒是觉得,至少这些人还是尝了味道、用自己的舌头做出了判断,比那些连勺子就不动,就不光断言“不合我胃口我不吃”,而且还公开表示“既然放了胡萝卜,这道咖喱就不应该拿出来卖”的人要公正多了。

https://twitter.com/kasai_sinya/status/1155792747795632128

封面: 《中间管理录利根川》

© 谢枫华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