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吉卜力

宫地昌幸监督专访(五)

Interview|酱牛腱2016年5月15日 8时30分

——您上期中提到宫崎监督Layout基本都是自己一手包办。

宫地 是的,Layout过去叫做原图,包括人物构图和背景构图在内,几乎全都是宫崎监督自己动手。因为他本人在动画业界的起步也是始于绘制LO,而Layout·原图和演出工作是密不可分的。押井监督有个极端的论点,只要控制了原图,演出的工作就算做完了。所以押井监督一定会亲自审查所有的原图,而宫崎监督则是所有原图都自己来画。当然了,涉及到细节动作可能会让原画师来帮忙,但是能达到宫崎监督合格线的动画师实在是太少。真的只有那几位屈指可数的著名原画才能有机会满足他的眼光。

——比如近藤喜文监督这样的?

宫地 近藤监督自然也是,然后现在留在吉卜力的老一辈动画师们也能够合格,而一般新人则基本不行。他们哪怕找上宫崎监督想挑战一下,然而很多人都会紧张到发挥不了水平。本来放松状态下水平不错的动画师,一旦在宫崎监督面前下笔,连说话声音都开始颤抖,画不出好东西。

——说到和新人的交流,之前您提到宫崎监督给原画做修正。我们很有兴趣的是新人对于修正意见是否存在反驳的余地?比如说“您老觉得这个这么改好,可我觉得还是原来那样才好。”

宫地 这个不好说,毕竟很多时候,画比语言拥有更强的力量。累了的人,他画出来的画也会累,畏缩的人画的画也会畏缩。从画代表一切的角度来说,我想根本没有什么讨论的余地。而且大部分动画师的性格还是偏内向,不爱说话争论,整天面向桌子静静地画自己的画。来到工作室,也不和旁边的人说话,埋头画画,画一整天走人,这样的人非常多,然而他们的画力却非常高。而宫崎监督是能够看得出他们的水平的。哪怕这些人不善交流,他也能看得很清楚,“他肯定没问题”“那个人虽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但他交出来的画没话说”。反过来说有些人可能很开朗,话很多,然而交出来的活儿就耍小聪明偷工减料。他们觉得自己用点小手段能瞒过去,但是宫崎监督这方面非常严格,想糊弄他可没有那么容易。

——说来现在吉卜力解散了制作部门,不知这些吉卜力的动画师去到其他公司是否还能继续保持活跃?

宫地 在吉卜力和宫崎监督共事过的人,年纪都比较大了,他们现在分散去制作细田守监督的作品,制作新海诚监督的作品。老实说吧,基本上日本的剧场动画就是靠这批人各处轮转撑下来的。当然也有去到TV动画界的原吉卜力员工。比如我有个朋友一直在吉卜力画原画,画了很多年,我劝了他很多次让他早点换个地方,然而他不听,一直蹲在吉卜力里面。他现在去到别家画机器人动画,一进公司马上就出人头地了。毕竟吉卜力出身的人首先能力上没话说,其次他们还认真。他们早上10点来公司晚上10点回家,12个小时默默伏案工作。外面公司做TV动画的,实事求是说我基本很少见过这么埋头苦干的人。他们都是想啥时候来啥时候来,想去吃饭就去吃饭,想回家就回家,某种程度上讲这也是目前体制下,动画师多为自由职业者而非公司雇员的坏处。但是吉卜力的员工不一样,他们都受过很严格的社员教育,劳动态度非常认真。

我知道外面有些人喜欢带着有色眼镜来看吉卜力的动画师,“吉卜力那些人接受的都是英才教育,温室中长大。你把他们拉到外面做TV动画试试?马上就会被凶猛的浪潮吞没,被险恶的社会教做人。”我跟你讲,完全没有这回事。实际情况正好相反,吉卜力员工耐操得很,他们的心坚强着呢。你想想他们在吉卜力那么多年,直面巨匠们的折磨(笑)。他们能够忍受住,能够坚持下来,他们意志的坚定完全不是外面的人可以想象的。这么说吧,我人生中就没见过比宫崎监督更可怕的人了。其他地方不可能会有人比他更可怕了,我之后去富野监督手下的时候,他都完全吓不倒我好不好。

——您这段话实在是太宝贵的信息。那您当时是因为什么才离开吉卜力的呢?

宫地 有一个很大的理由是,我在吉卜力的时候是2000年代初。那个时候的吉卜力,只有宫崎监督和高畑监督两位巨匠能拍自己的作品。但是我个人是想自己当演出,我希望表现自己想要表现的东西才进的吉卜力。所以我当时觉得在这样的被两位巨匠把持的吉卜力中,我可能实现不了我的梦想。当然了一开始我在吉卜力还能做做梦,梦着吉卜力啥时候拍个TV是不是我也有机会上去试试。然后岁月就随着我一边做美梦一边被吉卜力剥削而流逝(笑)。另外虽然在吉卜力能学到很多东西,但是有些经验值不靠自己实际做一部作品,终究是无法获取的。我在吉卜力获得的经验值是我给宫崎监督帮忙的经验值。我无法获得自己做片的经验值,在自己的失败中反复摸索的经验值。这些经验值对我的演出之路而言是不可或缺的。

所以我就觉得,恐怕只有走人一条路了。而且不早点走的话估计我会失去勇气,毕竟我个人非常敬爱宫崎监督,而且从他那里能学的东西很多。我觉得我要是再呆在吉卜力,或许之后就想辞也下不了狠心了。如果我是动画师,那我估计我不可能舍得离开吉卜力,因为一个动画师在吉卜力所能学到的东西太多了。我离开吉卜力后,发现接下来十年果然还是宫崎监督和高畑监督轮着做片。虽然偶尔也会有《猫的报恩》这样的例外,但基本就是俩人轮流上。所以我觉得一直要到宫崎吾朗监督拍摄《地海战记》,以及米林宏昌监督拍摄《借东西小人》的时候,吉卜力才算开始发生了改变。当然我那时自己已经监督了《亡念之扎姆德》,倒也完全不觉得后悔。

——您离开吉卜力后是怎样才会接到日升的工作的呢?

宫地 当时有一位吉卜力动画师叫吉田健一,他和安藤雅司先生是吉卜力的同届。《幽灵公主》结束后,吉田先生离开吉卜力,去富野监督那里做事。当时富野监督的作品正好在找演出人才,他就联络到我,恰好赶上我离开吉卜力。就说待在吉卜力的时候毕竟我还年轻,还是有点想参与动作戏和机器人作品,而在吉卜力是做不了这些的。而我离开吉卜力的时候,毕竟经验值还不够,所以我要求自己不能挑食,不能因为机器人作品我不喜欢就不做,少女风我不喜欢就不做。我放下一切架子,是片我就做,能学的我全都要学。我就以这种悉听尊便的态度,去了富野监督那里。

——您在富野监督手下从演出工作开始,逐渐开始画分镜。那之间您为了画分镜学习了怎样的知识呢?

宫地 其实我本来就有能画分镜的自信。我学生时代拍摄自主真人电影时我就已经自己画了分镜。而在宫崎监督的培训班里我也学了画分镜。所以我一直心痒痒,想早点有能画分镜的机会。但是,TV动画和吉卜力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作为厨师长,我必须要考虑成本,我需要一边选取廉价的材料一边推进料理,这个是需要一段学习过程的。

具体说,就是我画TV分镜,我需要学习画出容易“现实化”的分镜,要一边算钱一边画分镜效率才会更高。所以我先担任演出处理,学习厨师长的做事方式。学会之后开始自制菜单,也就是画分镜。这是我个人认为演出到分镜的较为靠谱的进化方法。否则一上来就让我画分镜,我肯定画出一堆做春秋大梦的分镜,原画完全画不出来的分镜。而这样的分镜作为设计图,作为指示书是没有价值的,只不过是自我满足而已。而这种喜欢沉醉于自我满足的人还特别喜欢抱怨为啥现场满足不了他的菜单要求,这肯定是不合适的。分镜先要把握制作现场的能力,了解他们的潜能,之后再根据现场情况来画分镜,这样的平衡度和把握性会好很多。要学习分镜的话,我个人推荐这样的顺序。

——您说的算钱也就是算原画张数。吉卜力肯定给的张数多,您做TV会不会感受到落差?

宫地 即使是吉卜力的张数也不能随便乱加,问题在于怎么在需要的位置加需要的张数。而TV动画是存在巧妙减少张数的技巧的。比如说角色全身在画面中的时候,那就尽量不要让角色动。要让角色动的时候,就别把脚接地的地方拍进画面。另外那些边走边说话的镜头,基本上给个半身景,然后就只需要给角色加个上下动,看起来就有在走路了。这些技巧和镜头基本都是模式化的,只要把这些镜头排列组合,基本上TV动画的分镜就能画出来。

——说到镜头的技巧,采访君从哪里听说过这样一件事。富野监督为了让画面更有迫力,哪怕一个镜头的张数再少再没有动作,镜头的一头一尾他一定是要动起来的,哪怕只是点个头或是摇个镜,总之就要动起来。

宫地 这个是真的。富野监督很喜欢对我们说,一个镜头的一头一尾不能静止下来,他真是成天给我们灌输洗脑(笑)。这个技巧可以让画面看起来更为丰富,因为富野监督毕竟是一位对实拍电影有所憧憬的动画监督,这个技巧也是来自于实拍电影的思想。在镜头切换的瞬间,如果前一镜头最后的角色和后一镜头开始的角色都在动,这两个动作将会组合起来,表现成一种动作的“流动”。这可以给作品整体带来一种流畅的感觉,使画面更为丰富。

(未必恰当的配图,来自《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而我在富野监督手下的时代,是GAINAX的《新世纪福音战士》流行的时代,很多镜头喜欢角色不动光动嘴,然后用超广角,用鱼眼拍。针对这一潮流,富野监督反复叮嘱我们千万不要这么拍。哪怕是只有说话的场景,除了动嘴外,只要动一丁点就好,比如最后抬个头。镜头一上来垂着头说话,切换前抬个头,总之不允许只动嘴。实际上效果还是有的,确实哪怕只有一个动作,也能够让画面产生流动,产生镜头切换时的流畅感。不过他的这一演出思想实际上是比较老式的,我参加富野监督的作品时会遵守这个规则,但是别的作品我就不会这么做。毕竟根据场合,静止画面也能够产生非常强的表现力。而且富野监督这个头尾必须动的规定,吃透他的思想的话那是很有效,但有些没吃透的人,很容易做着做着就变成形式主义。“你逼我动是吧,OK我动还不行吗”,这种强制演出会导致有些人画出一些无脑纯动,这种镜头是无意义的。这只能说是富野监督的做法有好处也有坏处了(笑)。

(未完待续)


扩展阅读:宫地监督聊了很多对于吉卜力的印象。作为对比,不妨看一下押井守的宫崎骏论。实事求是说,我感觉宫地监督很多论点就是冲着押井来的…
http://woosean.pixnet.net/blog/post/23604050-%E6%8A%BC%E4%BA%95%E5%AE%88%E8%AB%87%E5%AE%AE%E5%B4%8E%E9%A7%BF

封面: 日升

© 酱牛腱 / Anitama

文章标签宫地昌幸访谈
宫地昌幸监督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