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化消息惊吐了漫画家

原作あいだいろ谈《地缚少年花子君》

Broadcast|izumi9月2日 6时30分

“あいだいろ”是由原作担当 いろ 与作画担当 あいだ 二位创作者组成的漫画家组合,2013 年 11 月,“あいだいろ”在《月刊GFantasy》上发表了出道作品《愛しのリビングデッド》,光看看标题里的“Living Dead”也大致能猜到八九分,该作讲述以替人祛除僵尸为业的死灵术师们的故事。

2015 年起,两人开始在《月刊GFantasy》上连载《地缚少年花子君》,不久便博得不小的人气。该作已于 2019 年 3 月宣布动画化,近来《PASH!》也采访到了两位老师,不妨一起来听有关作品创作的轶事吧。

原本担任原作的 いろ 就偏好创作不作明显“洋和”区分、且略微带恐怖色彩的故事类型,比如鬼屋,民间传说,还有外国童谣等。等到筹备全新的连载作品时,责编那头希望她们能画那种少许偏喜剧元素,背景舞台设在日本的现代故事。于是 いろ 第一个便想到了校园怪谈。而之所以在众多怪谈之中选取“厕所里的花子”,主要因为这则都市传说长期以来在日本全国广为流传,几乎人尽皆知,极富亲和力。

あいだ 从小到大也没少看以“厕所里的花子”为梗的动画和漫画,因而听到这一回轮到自己来画相关题材,心头溢满跃跃欲试的兴奋。

由于本作是原作与作画双方合作出品,因此情节编排方面,いろ 特别注重同时提高双方创作的积极性与满意度。因而当 あいだ 发觉分镜上一些画着不顺的地方,会要求 いろ 调整脚本。同样,一旦 いろ 觉着画面人物的表情,或是构图方面与其预想的有所出入,也会立即提醒对方予以修改。可以说两者之间时时都在做着相互督查的工作,遇到了难以解决的分歧时,二人会与责编三个凑到一起,献计献策,直至商议出令各方都可接受的结果出来。

あいだ 将这类意见分歧,以及随之而来的讨价还价称为“互殴”,いろ 对此也起了个“骨肉之争”的名号。若是 いろ 的脚本骨架太过平庸无趣,则会引发作画环节“内脏不调”的投诉,因而 いろ 总是尽自己所能将脚本写得通顺有趣。

创作是件既辛苦又时时伴随快乐的事情,两位老师都对单行本第 7 卷收录的“七不可思议之魔境地狱篇”里,勿怪、宁宁、三叶搞时装秀那段情有独钟。据说当时勿怪的行头换了很多稿的设计图,让 あいだ 画得不亦乐乎,虽说都被否决了。

说到作品当中成长蜕变最为显著的角色,两位老师首推驱魔少年源光。刚开始,源光的定位是有些犯傻的丑角形象,但自打遇到了三叶之后,光逐渐发生了转变,到了最近的连载章回,光不仅心智伶俐了许多,就连长相也越发像帅气的源辉哥哥,虽然原本关于光做菜好吃,擅于照料妹妹的设定一切照旧,但老师们还是忍不住要感叹,真是“男大十八变”。

当两位老师被问及,在实际生活中有没有遇到过书中描写的类似离奇事件时,いろ 十分郑重地表明,初中时自己曾在雪山上看到过 UFO,以及小时候,曾经因为在房间里见到了通体粉色且面目狰狞的硕大史莱姆而大哭不止。不过,幽灵倒是从没见过。

あいだ 则坚持认为,那些情景不过是原作的幻觉使然。然而即便以幻觉的名义,听着也相当渗人,因而她宁肯相信,那不过是对方一时看错而已。理由是 あいだ 本人经常将会超市塑料袋误当成小猫。虽然 あいだ 常听身边人跟她讲各种版本的幽灵故事。

あいだ 对 いろ 经历的全盘否认,立刻引起对方的强烈不满,いろ 坚持,这世上的确存在 UFO!

据传,漫画家听说自己的作品即将被动画化时,有各式各样迥然不同的表现。有欣喜若狂大叫出声的;有狂笑不止的;有因为不敢相信而呆在当场的;还有人前故作镇定,关门独自嗤笑的;但似乎都比不上本作的 あいだ 老师,因过度震惊引发的呕吐反应生猛惨烈。而 いろ 眼见搭档的生理应激机制也颇感愕然。而她自己,只是极为中规中矩地高兴了一阵,顺便上趟馆子吃了顿大蟹作为庆贺而已。

至于动画改编的具体事宜,两位老师在与主创碰面聊过以后,发觉团队足够优秀,对作品爱护有加。尤其参加脚本会议后,两位老师被主创团队严谨的制片态度,以及善待作品的真诚深深打动,因此除了确认剧本内容,以及确保角色动态不出错等最低限度的监修之外,其余一概都放心交给对方打理。

动画与漫画最大的区别在于,角色会在屏幕上活生生动起来,身为原作者,自是对画面影像充满了期待,其中最让 あいだ 挂心的是,花子君,勿怪,源光等人的出场镜头,以及岬之阶梯境界的背景美术表现。而 いろ 则特别好奇勿怪的走路姿势。

最后 あいだ 表示,她个人十分看好此次的动画版,但愿到时各位粉丝能够看得尽兴。いろ 则希望喜爱本作的读者能多多支持刚发行的《地缚少年花子君》11 卷,以及衍生作品《放学后少年花子君》。


参考资料:
  • 19年9月号《PASH!》

封面: 《地缚少年花子君》

© izumi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