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映与周日早间 六十六年的系谱(二十五)

东映特摄的黎明

History|阿迪个人专栏2017年3月5日 6时10分

第三部 东出函谷:1966~1970

第二十五章 东映特摄的黎明

八手三郎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后的下一年,一九六五年年底平山亨就被调往东京银座的东映电视事业本部了,这后面的大背景是第二十二回提到的东映京都摄影所大手术。平山的新职务是企划者补佐,练级大半年后一九六六年升格为正规企划者,这也意味着他成为映画监督也就是导演的人生规划断掉了,从此以后企划者平山亨、制片人平山亨诞生。

一九六五年到一九六六年,是特摄影视与电视业界两个关键词的关系产生多方面转折的时间点。如果光看东映这边,《大忍术电影 渡》大规模使用特摄技术以及与之后电视节目《假面忍者 赤影》的诞生直接关联,这件事也是其中之一,参照第二十二回。但最重要的是两件事,第一个是特摄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创立,第二个是电视剧《恶魔君》开始,这两件事意味着持续至今的东映特摄的一切基础。


东映特摄的黎明,这说的不是东映特摄片的黎明,也不是东映超级英雄的黎明,超级英雄是题材、特摄是技术。东映特摄能够建立几乎都靠两个人,一个是上村贞夫、一个是矢岛信男,都是大川博总裁挖墙脚挖来的。以前反复说过东映在电视、动画这些方面是电影公司的先驱,这个应该算寸有所长,因为特摄技术方面想先驱也不可能了,当时全世界都知道最尖端的特殊摄影技术只能在东宝和东宝还有东宝。

折腾完子公司东映动画的事和设立朝日电视台的事后,大川总裁终于有精力开始算计怎么充实东映在特摄方面的资本,一九五九年他从新东宝挖来上村贞夫、从松竹挖来矢岛信男。新东宝和东宝是两码事,参照第九回和第十八回。上村贞夫是谁呢,大川这一铲子挖得很厉害,上村是特殊摄影技师中不得了的一员老将,那个吓哭美国爸爸的大作制作时上村就已经在圆谷英二麾下任摄影助手了,参照《圆谷百一十年史》第十七回。但是老实说上村在东映刷的存在感不高,或者换个说法因为今天说起东映特摄普遍印象都是那些超级英雄了,即使在东映待了十年,在一九六九年就已经离开的上村与之后出名的东映超级英雄无缘所以几乎没有知名度。

另一人矢岛信男,这是真正的东映特摄之父了。矢岛身为东映正式员工也就比上村多两年,但他在一九六五年创立的特摄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从此以后至今五十年以上,几乎负责了全部东映作品的特殊摄影技术场景。其实吧,有件事要点明了,东映有特摄技术吗?没有。笑话,那这么多年这么多皮套人怎么玩的,外人玩出来的啊?啊没错呀,需要用到时就外包给特摄研究所,一直到现在随便去翻一集东映皮套人,比如就今天早上播的吧,只要不文盲不怕找不到特摄研究所的商号标在片头片尾。这就是为什么说,特摄研究所的建立成就了东映特摄基础中的基础。

既然东映是个企业,特摄研究所也是个企业,那也就是说这俩不是同一码事,两个企业具体什么关系,可以从四个方面解释清楚。第一是业务关系,这个已经理清晰了,特摄研究所是个外包厂。第二是人事关系,矢岛创立特摄研究所时是东映职工,这个法律上的身份到一九七一年为止。不过这不妨碍之后矢岛照样担任东映作品的特摄监督,矢岛一直干到老之后就交给在特摄研究所的弟子接着干,这指的就是现在东映超级英雄的特摄监督佛田洋,所以这两个企业理论上关系可以永久持续下去。第三是地点关系,特摄研究所这公司到底在哪,在东映东京摄影所里面,而以前说清楚过东映东京摄影所不是企业而是东映的直属事务所,所以这也就意味着其实是东映把自己的场地给一块让特摄研究所在用了。第四是资本关系,东映特摄片总能见特摄研究所,地点又在东映东京摄影所里面,这容易形成一种印象特摄研究所是不是东映集团旗下的什么子公司或关联公司,其实都不是。特摄研究所是独立的,可以接东映的单也可以接别人的,东映管不着。不过这俩的确有很严重的互相依存关系,东映自己没那本事,需要特摄场景时只能找特摄研究所外包;特摄研究所呢接的单其实九成以上都来自东映了,要不是有东映皮套人这么个大客户,特摄研究所这样的小型分承包制片厂也会早就被淘汰了。


平山还在东映京都摄影所做助监督练级时就认识了矢岛,那是在一九六〇年,矢岛刚被大川总裁挖来不久,也还没有特摄研究所,在东映东京摄影所的特殊技术课工作。京都摄影所虽然是拍摄时代剧的,主要也就是来来回回的武打戏,但偶尔总还是会有需要用到大规模特摄场景的片,这年秋上映的《海贼八幡船》就是,于是矢岛得去京都出差一趟了。为了拍摄这个大作电影,京都摄影所要用到所内的超大型水池来进行海面场景的演出,这个大水池号称建设当时投入了多么多么大量的资金和高端技术顾问等人员,是足以让京都摄影所引以为豪的一大设施。矢岛去看了以后怎么样,毫不留情泼几盆冷水,一针见血指出了这水池和搭配布景设施当时的缺点,搞得京都摄影所的技术部长慌了神。然后矢岛接着开始放嘴炮,这灯光哪里不行,用来进行海风的演出效果的扇风机该做什么改进,夜间摄影时注意哪些要点。整个东映京都摄影所的人围了一圈子,在那里听得一愣一愣的。

当时的平山就在这个电影的助监督班子里,第二助手,恭听完矢岛的嘴炮,感慨今天遇上大神了。开玩笑,矢岛是谁,他师父是川上景司。川上景司是谁,《奥特Q》的导向特技监督,嗯什么你说这片太老没超级英雄还是黑白影像所以没看过?那好吧换个说法,川上景司是谁,他师父是圆谷英二。平山从企划者补佐升级成正规企划者后,负责的第一个电视剧便是一九六六年秋期的《恶魔君》。平山当然是去恭请矢岛来负责特殊摄影了,以后他俩的交情得持续到平山退休。

东映作品中使用特殊摄影技术当然五十年代已经有过,否则光全部用实景摄影早就被观众抛弃了。但是以特摄技术的演出场景作为看点卖点,达到能明确地说这是特摄电影特摄节目这种程度的,要到特摄研究所设立之后东映才有意识地对这方面投入。一九六六年夏档期就两个大作电影一起上,时代剧便是那个《大忍术电影 渡》,现代剧科幻大作是《海底大战争》,接着秋季到电视方面《恶魔君》便诞生了。虽然后人对于特摄的概念逐渐变得狭隘,即使只按照特摄就是皮套人这种理解方式,《恶魔君》也是东映的第一次,制作出怪物怪人的人偶服让替身演员穿进去演。技术方面以外,人员方面《恶魔君》也是后来长年的东映超级英雄的重要起点,矢岛的参加和平山最初的电视节目这两点还不足以让本片能被如此形容,熟人有很多下回接着说。

封面: 《恶魔君》

© 阿迪 / Anitama

东映与周日早间 六十六年的系谱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