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人物背后的“演员”(七)

在日动画原画师梁博雅采访

China Animator|mjn2015年10月24日 8时30分

专访最后一部分谈谈在不同地方不同职位的经历。


- Q:动画到原画,再从原画到作画监督,每次都是有很多不同体验和感受吧?

是啊,越往上做就会越发现一些以前发现不到的问题。学会从不同立场去看待下一个环节的工作,回头再做一样的工作时就会多加注意。比如说做了动画,再做原画时就会知道中割会在什么地方容易崩坏,自己画原画的时候就会有意识的去增加一些参考张;做了作画监督后就会知道原画的精度会在哪里提高的话会让画面看起来更加好看之类。

最近才知道作画监督职位里更加详细的划分,除了我们熟知的特别领域上的作画监督,比如特效作画监督,食物作画监督,人物作画监督,动作作画监督,机械作画监督等外,还有会有原画作监跟作监辅助这两个职位。一般来说单集会出一个main的作画监督,负责监修L/O跟原画修型或者修改律表,cut数自然会是全包;当人手不足的时候会招来助手,也就是作监辅助,职能范围是差不多的,就是数量上会是一半甚至3分1左右;而原画作监就是只负责修型的,不修L/O跟律表的,数量大概在30-50个镜头左右,有时甚至更少。

- Q:作监的工作主要就是修正吧,这样的工作会不会很无聊?似乎有些原画师就是不喜欢做作监。

我觉得还是会因人而异的,有些人适合做作画监督有的人则不适合。比如说一些原画比较擅长动作设计,对时间跟镜头的把握非常敏感,反而对画一些很细致很精致的东西没什么兴趣,这样的人或许就不是太适合做作画监督了。而且作画监督比较麻烦的一点是。因为要照看整一集的质量,不到成片的最后一刻都不能放松,一遍又一遍的检查错漏,修改崩坏的地方,像个保姆一样,不像原画,清完线交给动画中割后就没什么事了,之后崩坏的地方也不会让原画自己来修改。一些人不喜欢那么麻烦的事情就不会选择这个方向去发展。

- Q:不过我们在片尾只能看到作画监督或者作画监督辅佐(协力),出现大量作画监督,比如一集六七个?作画监督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是的,画面的风格跟处理手法会变得很凌乱,但为了赶日程有时候也是没办法的OTL

- Q:另外你对海外外包有什么看法?现在提到外包似乎就是低劣质量的代名词,实际上不一定吧?

我觉得也不能一概而论吧,日本国内作业有时也会遇到质量很不过关的情况,海外有时甚至会做的比日本国内好。一些零散的工作跟整集外包的情况也不太一样,整集的话会涉及很多沟通上面的问题,距离啊传输等各种限制也会随之加大,监督们远程监控也是件挺麻烦的事呢OTL

- Q:在madhouse工作是什么样的体验?

在进入MAD之前我也没有去应聘过其他公司,所以不太清楚其他公司是什么样子的。在mad作业的感觉总体就是很安静,大家都不会太大声的说话(这回答什么鬼。。OTL)牛人肯定也是不少的啦,但因为资历还尚浅所以没有太多打交道的机会,比如浅香守生,滨田邦彦,兼森义则,清水健一啊等等。猎人组里的泽田英彦前辈则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接触的比较多,座位也是相邻的,在最后的半年几乎都参加在同一集里,跟他也学习了不少,真的非常感谢w

- Q:free的话接触的作品会更多,现在主要在忙那些作品吗?

现在主要在忙小排球的第二季跟白雪姬,还有前阵子的阿尔斯兰战记的OP2。

- Q:对想学你一样去日本做动画的同学有什么样的建议?

这个真的得慎重考虑一下经济负担的问题,过来随便学两年倒是无所谓,就是要留下来工作的话将要面对的一系列签证繁琐,低收入等问题需要好好想想。如果家里真的有负担的话也请不要勉强,好好沟通。我遇到过很多学生是勉强过来了,想着学习之余靠打工来帮补家计,想法是好的,但人的精力跟体力还是有限,有很良好的自制力的同学是可以达到工作学习两不误,相反则会慢慢远离自己的目标,最终没有完成心愿就回国了。

另外就是一定一定要保持好踏踏实实学习的心态,不要抱着在国内都不能踏实学习出国之后一切都能变好的想法,这样最终只会让自己吃亏。出了国就更讲求自学上进,没有人教自己就不去行动的话肯定是不行的。

封面: 全职猎人

© mjn / Anitama

文章标签作画原画师
在日动画师梁博雅采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