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看不穿,这世界太魔幻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2018年2月24日 21时00分

正在举办中的平昌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无疑是这一段时间里话题的中心。令动画爱好者惊喜的是,在这一届冬奥会里,不少日本选手都明确表现出了对日本动画的钟爱。

平昌冬奥会尚未开幕,2 月 9 日举行的团体花样滑冰比赛里,日本选手须崎海羽和木原龙一两人便以花滑题材动画《YURI!!! on ICE》的音乐呈现表演,拿下第 5 名,引爆了日本内外的社交网站。

http://www.bbc.com/news/blogs-trending-43003630

2 月 17 日,分获男子单人花样滑冰金、银牌的羽生结弦和宇野昌磨两位人气选手接受了动画广播节目“A&G TRIBAL RADIO AGSON”的采访,谈论了自己喜爱的动画和游戏。

被宇野提及的动画《STEINS;GATE》官方对这一殊荣显得分外欣喜,以至于紧急请到登场角色桥田至和牧濑红莉栖的声优,专门为宇野录制了视频,向他获得银牌送上祝贺,也算是蹭到了一波冬奥会的热度。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L5Sw60XyPE

2 月 19 日,羽生结弦在音乐广播节目“LOVE CONNECTION”里,又介绍了自己“比赛前常听、成为自己心灵支柱的歌曲”,其中占到首位的,是已故动画歌手和田光司的《風 ~re-fly ver.~》。这首歌曲收录在和田生前最后一张原创专辑《re-fly》中,是《数码宝贝03 驯兽师之王》插曲的重编曲版。羽生还在评论里说,希望和田的在天之灵也能看到他的表演。

https://news.mynavi.jp/article/20180219-586296/

到了昨天,冰壶选手吉田知那美在赛前介绍选手的环节,面向摄像机镜头做出《LoveLive!》中矢泽妮可的代表动作,令矢泽的声优徳井青空都喜出望外。

https://twitter.com/nhk_sports/status/967064016857083904


一部动画可以沾上奥运会这等盛事的余荫,固然会让所有参加者都倍感荣光。但是却也有动画,令参与其中的部分创作者表现得……似乎唯恐避之不及。

动画《原书·原书使》动画在 2 月 22 日播出的第 7 集片尾演职员表里,轻小说作家朝浦和脚本家金月龙之介共同名列“脚本”,“作画监督”一栏则只有立石圣一人的名字。

然而,朝浦当晚便在推特上对此矢口否认。他说,自己只是在“还能有所作为的范围内调整了几位变得奇怪了的配角的设定,给出了这些角色的故事草案”,并没有参与脚本自身。然而自己的名字不但被列在了片尾,甚至还被排在实际执笔脚本的金月之上,令他感到难以理解。

https://twitter.com/asaura_seizon/status/966522159186128896

作画监督立石圣则说,他确实是帮忙给这一话做了作监,但是因为实在没有时间,他只是给大约 20 个镜头修正了角色的脸而已,实质上可以说几乎没有参与这一集。

看过正片的立石,觉得这一集的作画已经比他之前想象的要好一些,但还是很难以接受。他自嘲,自己可能是已经麻木了。

不管怎么说,他只是做了自己被委托的工作而已,所以倒也没有特别在意这件事。就算这份工作会成为他日后履历上的扣分项,但在他看来,至少也比明明干了活却没有被演职员表登出名字强吧。

https://twitter.com/shiwasutakashi_


但是和接下来这部作品相比,《原书·原书使》也算不得什么了。

昨天晚上,一款神奇的手机游戏,突如其然地宣布停止运营,为它短暂而充满传奇的历史画上了虽然不圆满却非常符合其风格的句号。

这款游戏的名字叫做《妖怪行星克拉丽丝》,由一家叫“Kola Entertainment”的无名公司运营。

早在游戏公布之初,其光怪陆离的角色形象、小学生电脑课作业一样的 PV、语文老师胎死腹中的宣传文案,就引发了不少网友的关注。

我从来没有这么怀念过 cha 研老师的语言艺术。

感受一下这充满怀旧风情的简陋 PV,还有可能日语水平和我差不多的文案。

接下来,这款游戏再接再厉,开始向玩家公开募集登场角色的名字。这些征集来的名字里,有的是性器官和排泄器官的谐音,有的是网络上流行的“淫梦梗”,还有的直接恶搞了现实存在的人物和团体。这种在红线上跳舞一样的作风,让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不知道这款游戏会不会不等上线就被人告上法庭。

连川普都不放过,可以说相当不要命了。

在开服时间一拖再拖之后,2017 年 8 月,这款游戏终于开始了 beta 测试——然而,就在这一步,他们还闹出了一个乌龙,在告知获得内测资格的邮件里,把所有玩家地址直接塞进了“收信人”一栏(而不是正常人会采用的“秘密抄送”),导致大量玩家联系方式泄露。

https://twitter.com/insaindoor/status/900378392872099842

虽然经历了不少风波,但是游戏总算正式开始了运营。今年 2 月,他们还开放了一段名为“Let’s Go 平昌奥运会”的剧情任务,赫然使用了奥运会的商标,简直是嫌命长。

大概是由于收到的批评太多,他们还开设了一个众筹,向玩家讨钱,以供他们开发新功能。众筹回报包括“脚本家星野一人出于兴趣制作的和《妖怪行星克拉丽丝》完全无关的插画”和“脚本作家星野一人出于兴趣制作的和《妖怪行星克拉丽丝》完全无关的短篇集”等豪华礼品。

在截止到停服的这 20 天里,有多达 14 位玩家支持了众筹。

https://camp-fire.jp/projects/view/62557

在跌跌撞撞地运营了 75 天后,昨晚 19:27,《妖怪行星克拉丽丝》毫无预兆又轻描淡写地在官方推特上宣布:“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虽然很遗憾,但是今天我们要停止运营了!”

https://twitter.com/claris_pr/status/966997924348510208

看到这条推文的玩家们无不大吃一惊,连忙打开游戏。然而,就在推文发布短短几分钟后,游戏已经无法正常登陆。等到 20 分钟后,就连游戏官方网站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一切都来得如此突然,以至于网友们纷纷彼此询问:“真的存在过《妖怪行星克拉丽丝》这么一款游戏吗?这会不会只是我们的一场集体幻觉?”

唯一能够否定这一假说的,是参与了《妖怪行星克拉丽丝》的脚本家们悲痛的喊叫。

上面提到过的那位给众筹提供和游戏无关的插画和短篇集当回报礼品的脚本家星野一人用一个难以置信的“哈?”字获得了四千字转发,可能是推特上转发数 / 字数比最高的推文之一了。

星野质问负责人:就在不久之前,你不是才说过,就算众筹失败、一切都化为泡影,自己哪怕重新去求职,也要用自己新工作的薪水来继续改善这款游戏吗?怎么说停服就停服了?“这是骗人的吧?告诉我是骗人的啊!”

https://twitter.com/nutu_wwwwwww

而另一位脚本家ンギョッポラーヌ似乎没有那个感伤的闲情逸致——这款游戏,还拖欠着他 4 万日元的酬金没有付呢。

https://twitter.com/gebo_gebo_ge/status/966999856031055873

从开始到最后都充满了魔幻的气息的《妖怪行星克拉丽丝》,成功地将自己变成了一次大规模的行为艺术。也许在许多年以后,当今盛行的那些手机游戏都已经被世人忘却,但是《妖怪行星克拉丽丝》的名字,却仍然会被我们牢牢铭记吧。

封面: 《妖怪行星克拉丽丝》

© 谢枫华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