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更要拼的“僵尸偶像”成长剧

监督境宗久、系列构成村越繁谈《佐贺偶像是传奇》

Broadcast|izumi8月28日 6时30分

2018 年秋,在日本众多偶像题材动画中独辟蹊径、脱颖而出的原创另类“僵尸偶像剧”《佐贺偶像是传奇》,曾一度引发观众的热烈反响。上月,在日本举行的“佐贺县凯旋 LIVE”上,该作主创团队对外公布,续篇《佐贺偶像是传奇R》已决定制作,消息一出,令粉丝欢欣雀跃。来听听监督境宗久对的《佐贺偶像是传奇》总结与展望吧。

首先,《佐贺偶像是传奇》全剧包含僵尸、偶像,以及大量喜剧要素,但就制作理念而言,该剧并非单纯将可爱当作卖点,其核心旨在表现“少女们努力奋斗、不懈逐梦” 的热血“生存”状态。

境监督指出,正所谓置于死地而后生,因为主人公们皆为死过一次的僵尸之身,比一般活着的人更能看开放下一切,尽情追梦,所以小樱她们身上那种“死不言弃”的拼搏精神,才更加熠熠生辉,触动人心。作为续篇的《佐贺偶像是传奇R》将依旧延续贯彻本系列的“激情”牌路,并争取再创新热,为观众献上更为火热的“Fran Chou Chou”。

僵尸之身的小樱她们,与社会的唯一接点,就是以“Fran Chou Chou”名义开展的偶像活动,这无疑是第二季中大家关注的焦点。

上一季中埋下了的若干伏笔,估计核心粉们没少为此做各种考据猜测,负责编剧的村越繁,一方面对剧情吊起众人胃口这件事感到很开心,但他同时认为,续篇中未必需要对这些给出合乎预想的答案,就像监督所言,续篇一切都按合情合理的套路出牌,未免“太不《佐贺》”,所以村越宁肯给大家多留些脑洞空间及茶余饭后的谈资。而监督坚信,光挖坑不填坑,且在第二季里再接再厉继续各种挖,才符合《佐贺》应有的做派。

提到令人浮想联翩的,幸太郎倾情出镜的第二季宣传视觉图,监督和编剧又都卖起了关子,并再次强调,故意不安排主角出场,而拿经纪人开涮,同样遵循《佐贺》的作风。顺便友情提示,请各位注意图中幸太郎的鼠径部,据说担任人设的深川可纯老师作画时,对低腰裤露大腿根部格外上心描画。村越从深川老师那里听到的说法是,试图通过此画,表现幸太郎为振兴佐贺县甘愿奉献自己全部身心的主题精神。监督听后不失时机地在旁对视觉图大赞特赞。

兜兜转转饶了一圈,话题总算回到了“Fran Chou Chou”的正题上,两位主创逐个分析起登场角色的魅力所在。小樱虽说在最后两话失忆之时一度深陷生前的消极思考回路无法自拔,但其实骨子里的她,就像 1~10 话中那样,无论遭遇怎样的逆境,都不去怨天尤人,即便是挣扎着,也要咬牙坚持就地打开局面勇往直前。从小饱受各种挫折打击的经历,练就了小樱超高的逆商,也因而经常在被逼急时爆发出惊人的潜能,让人难以预估她的潜力上限。

昔日的暴走族特工队长小咲,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佐贺》精神”的代表人物。她待人接物一向直来直去,对“Fran Chou Chou”的其他成员,也能全盘接受全面照应。与生俱来的领袖气质,也使小咲很自然地成为全团的领军人物。小咲为人重情重义,性情外向爽直,凡是正面冲着她来的一切人事,都能被其宽广的胸襟悉数接纳。

如果说小咲的优点在于容人之量,小樱擅于维系整个团体并带动士气,那么,曾为偶像战国时代屹立不倒的人气女王的小爱,则是深谙偶像奋斗之道的行家里手。同样,曾经风靡一时的昭和偶像纯子也在团内起到了相似的专业示范作用,只可惜偶像潮流时时变迁,有时纯子还是会受到自身的局限。

小爱与小咲,从不同方面照顾着队员们的感受,两人分别从专业训练及情绪波动的角度,挑起了“姐姐”的担子。不过小爱偶尔也会脱线一根筋,这点恰巧衬托出角色的反差萌。

另一方面,小爱与纯子虽说个性南辕北辙,但却都是兼具天赋与勤奋的天才型偶像,她俩同样地认真执着,同样地严于律己。相较之下,纯子的思想更保守顽固些,平时看着温顺安分,可一旦涉及心目中的原则问题,坚决不肯退让半分,这或许就是纯子吸引人的特质。小樱时常易被他人的长处迷住心神带着走,并随之激发起迎头赶上的斗志。而纯子内心有着明确的主见,坚持自我立场,不会随波逐流。

以年龄而论,多惠在所有人中最为年长,但其实夕雾才是全团中最为成熟且最为圆融的长姐角色,她总是能以退一步海阔天空,或是更为高远的俯瞰视角,用爱心呵护其他队员。顺便一提,原本主创团队指望着借夕雾拔高“Fran Chou Chou”的色气值,然而实操效果并不很尽如人意。

当然说到夕雾,不得不提其标志性的“不由分说抽耳光”,这个点子出自第 3 话脚本担当增本拓也的手笔,为的是加大猜不透人物内心所想的神秘感。据说监督与系构刚读增本的剧本时,也和小樱一样被弄懵了,而后他俩得出结论,夕雾姐姐打人耳光,只论心情,无需理由。而且制作组本着“《佐贺》精神”的包容方针,不管点子合不合理,先试试再说,实践证明,出手稳狠准,成为了夕雾的招牌动作。另外,从 11 话里夕雾的花魁装扮,足可见制作团队对其不惜增加工作量的偏爱。

老爱向夕雾撒娇的莉莉,是团队中吉祥物般的存在。当初构想该人物时,监督觉得在一群正儿八经为偶像活动操心忙碌的女孩中间,加入一个我自悠闲的成员应该很能调节平衡。又考虑到,假如此人与大伙年纪相仿,不免显得矛盾太过尖锐,因此才将莉莉设定为童星身份。而作为专职扮演女孩,期待时间永远定格、抗拒长大的男性童星,永葆童贞的僵尸之体,也令莉莉倍感安心欢喜。

聊到“黑马”多惠,说实在,主创当初根本没想到纯正僵尸体质的多惠会如此受人待见。某种程度上,可以将又啃又咬的多惠视为宠物,时而又像小孩。早先小樱犹如母鸡护雏般,不厌其烦地教会了多惠跳“鸡之舞”,等到最终话时,竟然出现了“反哺”的一幕,也让人看到了多惠的成长。

说到统领一众僵尸偶像的经纪人幸太郎,软磨硬泡,“硬是把鬼拉下水”的功力自不必说,每当感到“Fran Chou Chou”的成员困惑消沉,想要以各种理由懈怠退缩之时,幸太郎总有法子以其三寸不烂舌,取之不竭的满腔“鸡血”,强行迫使大家再行振作,且每每总能用看得到的实际结果服众。

平心而论,幸太郎敏锐的嗅觉与眼光,高效的业务能力,毋庸置疑是一名相当出色的制作人,虽然其浮夸的行事作风,一上来并不容易使人产生信赖亲近的感觉,但却不可否认,他在各个关键场合对“Fran Chou Chou”所起到的支撑作用。

无论是第 3 话里,对“Fran Chou Chou”偶像活动持否定看法的小爱与纯子,还是第 7 话里,以成年人的郑重恳切的态度与不愿见人的纯子谈论偶像风潮的变迁,通过一点一滴的累积,终于赢得了队员们的信任。

身为前顶级偶像的小爱,最初见到幸太郎讲起话来一副鸡血上脑,唾沫乱飞的怪样,每次又总在事到临头的一刻,突然插进一堆莫名其妙的工作,内心极其反感。因而直到很久以后,当小爱见识到幸太郎办事严肃顶真的一面,方才认定此人靠谱。

不过话说回来,幸太郎在设计 T 恤、网站设计方面的审美,确实让人无力吐槽,好在该角色其余各项基本是按“万事屋”来设定的。据说在第二季中,幸太郎仍旧积习难改,不是把众人耍的团团转,就是在那里手舞足蹈地训话。当然照村越的说法,这是经纪人出于锻炼队伍的一片良苦用心。

当被问及,第二季里会不会空降新人,反过来治一治幸太郎时,监督婉转地表示,团队添加新鲜血液,有时的确会成为良好的活化剂,但如果只是随便找个个性平平的来凑数,往往会弄巧成拙。村越也觉得,若是冒出个到天不怕地不怕,我行我素一条道走到黑的类型,或许真的可行,反正团里本就缺这号僵尸。

这样说来,监督就举了一个恰好的例子,这就好比以晋级甲子园为目标的棒球漫画里,目中无人的嚣张新人基本是板上钉钉的设定,然后再配合正选队员私下里,“那家伙从来不参加训练!”之类的抱怨,简直立马能生出既视感。因而万一“Fran Chou Chou”有新人介入,说不定会与主唱队员理念分歧,互不相让演变成解散危机之类的戏码,但这纯粹只是假设而已。

接着话题一转,监督提起前不久赶赴洛杉矶,参加“Anime Expo 2019”,在现场遇到了许多《佐贺偶像是传奇》的粉丝,对方热切要求制作方前去美国举办“Fran Chou Chou LIVE”。想到之前“佐贺县凯旋 LIVE” 在台湾会场也进行了实况转播,监督感觉海外公演也未尝不可一试。

村越也认同,拓展《佐贺偶像是传奇》活动领域的最佳企划,莫过于多办现场演唱会。而且观看过品川、佐贺现场演出的观众应该了解,以扮演小樱的本渡枫为首的“Fran Chou Chou”声优阵,在舞台之上的精彩演绎,对于人物关系的精准拿捏,就像是在当场观摩正剧的后期配音,令在场观众惊叹不已。

另据监督透露,小咲的 CV 田野麻美,当初收录时队长风范十足,更有趣的是,大家也把莉莉的 CV 田中美海当成妹妹对待。可能是入戏较深,就连平日里声优私下交谈时,监督也感觉自己眼前正在上演一幕幕“Fran Chou Chou 队员们的日常”,因此为了让这群如同从剧中走出来人物能多多在现实中现身,也应该多办几场演唱会。

最后,两位主创希望喜爱前作的粉丝们,能为第二季多多捧场,并声明,续作中可能会包含不少违背观众期待的展开,就好比下厨烹饪的调味咸淡,只有各位亲自尝过后才能明白个中滋味。说得再直白些,《佐贺》的主创团队抗拒沿袭前作套路,拒绝平庸无奇,拒绝约定俗成,拒绝小打小闹,要搞就得标新立异,要搞就搞特立独行,敬请期待“生命虽息折腾不止”的搞怪续篇《佐贺偶像是传奇R》。


参考资料:
  • 19年9月号《Animage》

封面: 《佐贺偶像是传奇》

© izumi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