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空市美空町的日常(下)

小魔女doremi的世界

Fun|沧海noG2015年8月22日 8时30分

Doremi的接档作明日的娜嘉是doremi staff发挥的余热,不说西班牙篇的光与暗神回连爆,后期娜嘉之惨成人尚觉胃疼,儿童可能就更难以接受了吧,娜嘉的失败直接导致了五十岚其后离开东映。不过在离开东映之前,最后创作的doremi OVA无疑是doremi系列动画最后的集大成之作, OVA没有了“系列监督”的职位,取代这个职位的是佐藤的监修,并且作为OVA没有了TV播放的桎梏,完全成为了STAFF挥洒对“亲女儿”们爱意的场所,水准本身与第四部平齐,甚至不同于前期还有些水回的第四部,OVA可谓是回回神回,仅有13话的OVA最后和第四部立意互补,合在一起才是对系列优秀而完整的总结

在这里还要提一下doremi系列的另外一位功臣山内重保,担当doremi第二部的另一位系列导演并且参与了大量单回,虽作为支柱之一但并非一直稳定发挥,上限极高但也不乏玩脱。作为一位特质的文青演出家,其演出风格十分独特(所谓的山内节),比如在表现运动的时候,喜欢先拍摄四肢或者下半身的局部镜头,再切向全景镜头,制造一种突发的混乱感,大量四肢特效对人物进行描述,另外在一些动作场景与空间的转换上,喜欢省略一些过渡制造一种割裂的压迫感,同时配以无BGM,奇特的色调,注目的特写渲染氛围,和演出手段类似,他在叙事上也并不喜欢平铺直叙,他重构的叙事就如散文一般,和大和屋晓文艺回配合常有奇效,与此同时,若不控制一下那下场就是玩脱,比如doremi剧场2的叙事就颇为松散乃至缺乏目的性。

山内在OVA中贡献了全系列最文艺也可能是最晦涩的一话,04话叙述了音符对自身与环境变化导致的错位的自省,山内仿若割裂的镜头塑造了无比伤感而美丽的氛围,花这个意象在本话不断出现,从开始的花蕾,渐渐绽放,绽放的花蕾被窗帘遮住,而后枯萎,象征着成长改变,花田的花朵落在她的手上,却因为一阵大风被自己捏至破败,她不禁想起她并不自主童星之路,想要用魔法恢复这朵花朵却难以持住手杖,这就是自己的未来?演着自己不想的角色,走在铺设的道路上,她甚至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她不断的换着衣服演示却依然迷茫,在雨中揣摩除了让身体变冷之外一无所得,盛开的花朵被窗帘遮住,这是一种无所适从的绝望,仿佛自己永远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仿佛什么也做不到。走在小时候熟悉的道路上,已经成为童星的自己看着曾经说着要成为偶像的自己,曾经多么想摘去却拿不到的树上的果实现在也能拿在手上,悠哉的走在街道上,终于意识到街道也在一点点的改变,手中的果实实际吃一口却并不好吃,她于是选择了去演一个并未邀请她的未定角色,花蕾与花朵同时飘扬,她一直在改变,而也应该以自己的意志继续改变,就如幼年的自己,哪怕果实并不好吃。山内一直是褒贬不一的演出家,或许这是他文青的本质而并非人人都能适应,不过动画非一人而成而是集体创作,他的演出回上限固然很高,出过的问题倒也不少,不过就算如自新世界5话,10话仿若不连贯的镜头制造的奇妙氛围让山内饱受争议,可是对于山内信者来说何尝又不是享受。





▲山内特写

OVA 12话是属于佐藤顺一的神回,该回运用了两个线索交织来叙述故事,身负重症的少女,象征着小女孩们美好与梦想的魔法少女就这样编织在了一起,希望是重症中的小朋友们必要之物,但是即使欢快的日常亦能磨损人心,而夜晚的doremi给予的希望就显得那么的可贵,即使最后结局令人感伤,小望妈妈与doremi的那场雪战无比的唏嘘,在看似含蓄的表述中煽情到了极致,这是佐藤厉害之处却未必能让所有人适应,笔者个人更喜欢更为含蓄的感情描写,故而认为佐藤顺一略为矫情,但依然无法否定佐藤顺一才气纵横,第一部最终话他对离别的感伤的表诉,第二部15话亡母女儿在母亲节的复杂心情,或有煽情过度他依然歌颂温情,在百变之星的最终回之中,表演的光影人体之间表现了无比的光辉与感动,那是努力后的心灵的光芒。


最后还有一位值得一说的大约就是作为人设的马越嘉彦了,有趣的是,尽管他只是一员人设,但参与人设的作品往往都有相当的素质,这当然首先归功于他对演出拥有非凡的理解,作为总作画监督,手下还有一群号称马越军团的优秀原画师,使得作品的作画往往能充分表达演出的意图,其中最为明显的莫过于他在虫师中绘制的一幅幅充满诗意的场景了。除此之外,不仅作为人设,他甚至时常体现其作家性的一面,山内在访谈中称原罪的卡辛第二话完全是马越的想法。大概正是这样的种种个性使得马越老师的人设虽有争议但依然有大量的死忠粉丝吧。

毫无疑问doremi是STAFF灌注了无比的爱意的作品,我们甚至在作品中能找到他们的身影,比如明显一些的,踢足球的五十岚前辈,魔法师四人组的晓,担当老师的顺一老师,隐秘一点的,就比如第四部终于忍不住出场担任摄影师的音符厨山内。恐怕doremi中的角色是真的被staff当作了女儿,而正是因为对角色的爱意,才让doremi这个系列一部更比一部有趣吧。甚至现在还有由山田隆司执笔马越嘉彦插画doremi16系列小说在连载,讲述doremi她们作为高中生的故事的故事,似乎没有动画化的计划,甚至连出台版港版的希望都没有,毫无疑问是由STAFF爱意组成的企划,因笔者日语水平虽有入手实体却也难窥得其中奥妙,也是一大遗憾。

其实小魔女doremi这一系列在国内很多观众眼中可能倒也不算陌生,除了子供向专精的大友群体对此应有所了解以外,tvb从00年到07年对该系列的播放大约是功不可没的,以至于本作毫无疑问是很多广东群众的又一个童年动画。不过尚不成熟的鉴赏能力让童年除了回忆以外并不能说明什么,而本作若仅仅是童年自不必让我大费周章写出如上长文介绍,我一向认为,当作品优秀到一定程度时候,就能打破类型的束缚,事实上让doremi被子供向乃至童年这个名头束缚一直让我觉得是极为可惜的事情。先不论许多子供向作品本身好看老少皆宜,本作更可能是代表了东映少女/幼女向动画领域几乎最有才华的一批staff的最好的发挥了吧。

即使是doremi完结之后,之后大量优秀的作品中依然可以窥得doremi的影子,娜嘉乃至heartcatchprcure自不必说,五十岚在bones原创的两部动画,star driver的讴歌青春是对充实幸福生活的另一面的诠释,地球队长问题颇多,但游星装置永生与人类有限生命的摇摆无疑也是doremi立意的延续;原罪的卡辛中山内将死摆在生面前,特征般的镜头描绘卡辛对自身存在的迷茫,就如OVA 04时音符一样。走上大众动画道路的细田守用狼的孩子雨与雪,以doremi第四部40话为中心进行了对doremi在不同尺度下合理的重演。这一系列实在也可谓是影响深远了。

另外有一个值得一提的小趣闻,有一个比较脑洞的说法,03年佐藤顺一的百变之星灌注了他的期许,卡莱多乐团就相当于东映,主角苗木野空就是五十岚卓哉,亦师亦友蕾拉即为佐藤顺一本人,蕾拉在完成梦幻绝技以后离开卡莱多,就如佐藤完成美战以后离开东映,而在蕾拉帮助下由空完成的天使绝技就是doremi,此外在最后看到舞台的精灵的罗塞塔可说是作为未来希望的细田守,莱恩的位置与山内类似,王梅或许可比几原。虽说美少女们一想这原型瞬间都变成了一个个爷们让人整个人都不好了,不过这样看过去,倒是另有乐趣吧。

拙文一篇,谢谢观赏,说到这里,最后再一句题外话,本文其实竭力想要塞点几原,无奈水平不足,难以合适的插入,几原本身也复杂难讲,只得作罢,不过doremi与少革内在也可谓是千丝万缕,尽管洋葱王子不堪更深的诘问,doremi还是提供了走向几原乃至解读少革的道路,或者方向,此中奥妙,不再深入,不妨一补为妙?

封面: 小魔女doremi

© 沧海noG / Anitama

《小魔女doremi》的世界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