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与暗的中间的……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7月31日 21时00分

推理小说家芦边拓看到某位前动画监督,有感而发:他能理解有人会觉得“接受方审美低下,制作方又谄媚这些人,导致低水平的作品泛滥,整个领域都被败坏,所以我的作品才得不到认可”;但是,一旦把这种话说出口,你不管是作为一个人、还是作为一个创作者,就都完蛋了。

https://twitter.com/ashibetaku/status/1156215871380922370

小说家、脚本家深见真也表示,会轻蔑读者或者观众的创作者,已经无药可救了。

https://twitter.com/fukamimakoto/status/1156360327778328576


轻小说作家 kt60 说,“主人公的前辈或者大哥”领便当的几率很高。因为他们作为引导主人公的角色非常重要,但与此同时,如果他们一直在线,就很容易和主人公抢戏。让他们半中央死掉,在剧本上也比较自然。所以,喜欢前辈或者大哥角色的人,自己喜欢的角色会死的几率就很高。

https://twitter.com/kt60_60/status/1156110409956352001


《周刊新潮》报道,资深动画人湖川友谦在雅虎拍卖上大量拍卖自己的亲笔插画,以此盈利。其中一张他曾担任动画作画监督的《银河铁道 999》女主角梅德尔的插画卖出了近 20 万日元的高价。而《银河铁道 999》漫画原作者松本零士表示自己并不认识湖川,并称此类行为必须经过自己许可,而湖川并未与他联系;更指湖川画风与自己不同,只有理解角色本质的松本自己画出来的梅德尔才是梅德尔。而湖川则反驳说,松本画的是漫画的梅德尔,他自己画的是动画的梅德尔;画自己设计出来的东西有什么不对。

https://www.dailyshincho.jp/article/2019/07300557

这篇报道震惊了业界内外的动画爱好者。湖川先生曾经担任《传说巨神伊迪安》《圣战士丹拜因》《宇宙骑士BLADE》等多部经典动画的人设、原画、作画监督,许多知名动画人或者是他的门下弟子,或者公开表示自己深受他的影响。他的《动画作画法》一书也是无数人的圣经。这样一位殿堂级动画人,如今却在做出这种事情,令敬爱他的后辈和爱好者们纷纷感到难以接受。

有不少动画人都认为,湖川先生是出于生计所迫,才不得不公开拍卖自己的画作。他们进而指出,动画人没有退休金,一旦离开了片场,生活就没了着落,所以许多人到了六七十岁都还是无法离开一线。可是上了年纪,视力、体力、注意力都会衰退;再加上对新技术的接受能力是个问题,即使坚持工作,收入也必然不如年轻时了。如果连湖川先生这样的传说级人物都生活窘迫,那么远不如他的寻常动画人想到自己的老后如何,便更是满心凄凉了。

而另一方面,新闻中松本零士先生表示自己不认识湖川先生,也非常匪夷所思:湖川先生是松本先生执导的《再见 宇宙战舰大和号 爱的战士们》总作画监督、松本漫画《银河铁道 999》动画版的人设,两人怎么可能不相识。甚至有漫画家不恭地表示,松本先生要么是在说谎,要么就是痴呆了。

一些更熟悉湖川先生的网友,给出了不一样的视角:虽然《周刊新潮》的报道从标题就指责湖川先生“贪婪”,但实际上,湖川先生非常热心公益,自东日本大地震以来,每年都会举办慈善活动,同时也积极向其他自然灾害的受害地区捐赠。他曾经在个人博客上贴出捐赠证书为证:

http://mo111room111.blog71.fc2.com/blog-entry-359.html

这样的湖川先生,会为了私利而高价拍卖画作,就更令人难以置信了。

再看湖川先生的雅虎拍卖页面,湖川先生开始拍卖,是在 2016 年 3 月 11 日。当时拍卖的画作,都明确注明是用于赈灾的义拍品。

https://aucfree.com/items/t467379150

除了画作之外,湖川先生还拍卖了一块《宇宙战舰大和号》非卖品手表。这块手表是西崎义展专门定制,作为初次和湖川先生相会时送给他的礼物,可以说非常贵重了。当时,西崎先生还专门叮嘱湖川先生藏好手表,不要让其他工作人员看见,可见这块手表即使不是独一无二,数量也是极其稀少的。可是为了赈灾,湖川先生不惜把如此有纪念价值的收藏品都提供了出来。

https://aucfree.com/items/x438788517

虽然 2016 年以后的拍卖品都没有了这样的商品说明,但如果其他拍卖品同样也是湖川先生为了赈灾才提供出来的,那么这一事件的性质,或许就会大不相同。

当然,不管湖川先生是出于好心还是为了私欲,不经官方许可,擅自贩卖绘制有版权人物的商品,还是难免侵犯著作权的指控。虽然他自己是动画的人设,但这一身份不但没有授予他人物形象的所有权,反而令他的行为比一般的同人创作更加敏感。

湖川先生的个人博客自我介绍里,写着这样一句话:“光与暗的中间的友谦”。这与他在此次事件中的处境,竟如此贴切,让人实在有些笑不出来。

封面: 《皿三昧》

© 谢枫华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