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片人的工作和TRIGGER的创立

舛本和也专访(三)

Interview|高濑司2016年6月29日 6时30分

采访整理:高濑司
采访日期:2016年4月8日
采访地点:株式会社TRIGGER

【受访嘉宾资料】

舛本和也(Masumoto azuya)

株式会社TRIGGER取缔役(董事)。取締役。《双斩少女》动画制片人。大学毕业后进入代代木动画学院福冈校区学习。2000年以制作进行身份进入动画业界。2006年加入GAINAX。在《天元突破》中担任制作主任·现场制片人。在《Panty&Stocking with Garterbelt》中担任制片人。之后于2011年和今石洋之、大塚雅彦等人共同创立株式会社TRIGGER。2014年,于星海社出版《制作进行》(日文原题『アニメを仕事に!――トリガー流アニメ制作進行読本』),介绍动画制作进行一职,引来话题。


■制片人的工作内容

——您在《Panty & Stocking with Garterbelt》的职位是制片人(Producer),但同时还兼任现场制片人(Line Producer)。您能否为我们解释一下制作进行、制作主任(Desk)、现场制片人的工作内容的区别之处?

舛本 之前我已经提过,制作进行负责的是单集的管理工作,而我在《天元突破》中担任的制作主任则负责对于每集的制作进行进行总括管理。举个例子,制作主任于制作进行,可能比较接近编辑部中主编之于编辑的地位。

而制作主任上面还有现场制片人,这是一个管理整条生产线的职位。动画的制作方式虽然随作品而变化,但是人事的任免,制作流程的日程安排这些涉及到“制作流水线的构建”的工作就是由现场制片人所负责的。另外他还要进行整体预算的分配和制作支出的检查。单从工作内容本身来说,现场制片人和制作进行以及制作主任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涉及到的工作规模和范围会大出很多。制作成本方面,他所能调动的金额会从300万日元上升到2亿日元,而人事方面,他则决定作品的监督与剧本这些轴心创作人员的人选。

——那么现场制片人和各集的制作进行实际上已经不存在工作交集?

舛本 是的,因为工作范围已经不一样了。现场制片人和制作主任倒还是会有交流,和单集制作进行则基本不存在工作上直接对口的机会了。制作进行在各集的制作中,如果出现问题就去找制作主任商量。而在作品的整体日程出现问题时,就轮到主任去找现场制片人商量。现场制片人收到这些问题的反馈后,或进行预算的修订,或是去和电视台调整交货日期,来解决问题。所以说制作进行和制作主任之间,制作主任和现场制片人之间需要有紧密联系和频繁交流,但是现场制片人如果跳过制作主任,直接对制作进行下指示,则并不会是什么好事。对于制作现场的流程和细节,只有制作主任才把握得最为准确。现场制片人如果跳过他而去直接联络制作进行,干涉单集制作的话,很有可能对其他的集数产生不利影响。

——那么现场制片人除了和制作主任之外,还需要和哪些部门保持密切交流?

舛本 首先是轴心制作团队,包括监督、系列构成、角色设定、总作画监督、色彩设计、摄影监督、美术监督等等各部门的领导。另外就是对口客户,也就是制作委员会。

——您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和各部门具体的对口方式呢?

舛本 动画的各个制作流程都有各自的专业人员负责。画线画的动画师、上色的着色人员、画背景的美术人员、把以上这些内容进行合成的摄影,这是动画制作流水线按顺序的运转方式。而各自的流程自然就存在各自的领导,也就是OPED中的制作人员表中,挂着“〇〇监督”头衔的那些名字。原画领导是作画监督、动画领导是动画检查、着色领导是着色检查、美术领导是美术监督、摄影领导是摄影监督。现场制片人通过和各个部门的领导进行交流,来对各部门的专业人员进行间接的管理。

——在一般的认识中,难道给各部门领导下指示这件事不应该是监督的工作吗?

舛本 确实如此。但是,一般我们认为,作品制作是由两大块构成的,也就是“作品质量”和“预算·日程”。负责“质量”的就是监督,所以他会对各个部门的领导下“表达·创作”方面的指示。而相对的,各部门的“预算·日程”则归于现场制片人的管辖范围。

——原来如此。

舛本 比如说,监督表示,这个片我要把质量做到这么一个水准,算下来要实现这个水准需要一个月,然而离交期只剩下两周的时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去找一个妥协的点,这方面的调整工作就归现场制片人管。比如找电视台商量,能不能把交期延迟?或者增加预算和人手,看能不能加快制作的速度?这些事务的决定权是握在现场制片人的手里的。

——那么再进一步的话,动画制作公司一方的制片人中,除了现场制片人外,上面还有一个动画制片人(Animation Producer)的职位。动画制片人和现场制片人的工作内容区别主要在哪里呢?

舛本 尽管名称上不同,但我个人觉得这两者之间并没有明确的界限。硬要找出一个区别的话,现场制片人是管理制作公司生产线的预算和日程的职位,动画制片人则是考虑如何把制作完成的作品进行宣传包装和商品化影碟化的职位。

但是,影碟要怎么卖、宣传采取怎样的手段,这些本来应该是制作委员会一方的制片人负责的,所以这些事务的决定权并不在动画制片人手中。但是如果把这些事务完全交给影碟公司的制片人来负责的话,因为这些人他们接触不到动画制作现场,对于创作者们相对陌生。很容易造成客户和创作者们缺乏交流,导致他们难以听取创作者方面的意见。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动画制片人站出来成为两者间的缓冲地带,为影碟公司和制作现场搭桥来转达协调双方的意见。当然了,这份工作同样也可以由现场制片人进行兼任,工作内容上并没有太过明确的区分。

■TRIGGER的信念

——《Panty & Stocking with Garterbelt》之后,您于2011年参与创立TRIGGER,并担任动画制片人一职,能否为我们讲解一下当时的经过?

舛本 《天元突破》和《Panty & Stocking with Garterbelt》之后,在今石洋之和大塚雅彦间发生过一场讨论,讨论今石下一步监督作品应该走怎样的路线。据说在那次讨论中,他们重新审视了“在GAINAX制作动画”的意义。他们觉得只要他们呆在GAINAX一天,他们制作的作品就永远只能寄于GAINAX这个品牌篱下。就算出了赤字亏了钱,反正有公司会来帮忙填坑,而不是他们自己负责。这对于创作者来说,可以说是非常宽松的环境,但却未必是健康的方式。他们觉得身为创作者,他们已经到了踏出下一步的时机,去挑战“自己为自己作品负责”这一新的难关。据我所知,这就是他们两个人决心新开公司,创立TRIGGER的原因。

——原来如此。那么您又是怎样才会参加新公司的创立的呢?

舛本 要成立一家动画制作公司,除了需要制作人员外,必然也会需要熟悉动画制作相关的管理业务的制片人才。我想是因为我在今石监督过往的作品中担任过制作主任和制片人这些负责管理业务的职位,所以才得到了他们的邀请。

——也就是说您在过往的工作中获得了这两位的信任。那么在TRIGGER的创立之中,您自身有没有希望通过新公司来实现的志向呢?

舛本 关于这一点,我一开始非常烦恼。面对两位的邀请,我表示希望给我一点仔细考虑的时间,当时要了整整一周。对于开设公司本身,我觉得是件很好的事情,而两位设立公司的理由——“为了制作下一步今石监督的作品而独立”也是非常简洁且有说服力的。但是放到我个人层面,我有什么理由去加入这家公司?从感情上讲,我肯定是非常想参加。但是当时的我并没能马上参透我这种感情的具体内涵。我觉得我需要把我的感情冲动用语言文字进行解释。否则单纯顺着感情来的话,将来公司规模越来越大,招人时我要怎么去说服我的下属?

——也就是说,为了让别人跟着您做事,您必须要给出一个明确的理由。

舛本 于是我就考虑了整整一周,结果某个瞬间我灵光一现。我脑中忽然浮现了“我想做一部今石监督的两小时原创剧场动画”这么一个目标。于是我就回复两位说,如果新公司能够定下一个目标,将来制作今石监督的原创剧场动画的话,那我也希望务必能够掺一脚。对此,今石监督和大塚监督表示,有朝一日一定会实现这个目标。在这份共同的目标之下,我们就联合创立了TRIGGER。

(未完待续)


访谈中使用图片来自于舛本和也所著《制作进行 : 一本书让你彻底了解动画制作》,由本书中文版出版方 飓风社 授权提供给Anitama,特此表达谢意。本书目前在国内各大书店销售,可通过下面链接或其他平台进行购买。

购买链接——制作进行:一本书让你彻底了解动画制作

封面: 《制作进行》内文图

© 高濑司 / Anitama

TRIGGER制片人舛本和也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