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8月30日 21时00分

集英社电子漫画杂志应用《少年 JUMP+》编辑モミー说,运营漫画杂志应用的人,经常会被夹在两种人中间:编辑出身的人,觉得“到头来关键还在于能不能做出精彩的漫画”;而 IT 领域出身的人,更在乎“只要这样这样提升应用的留存率和付费率就能收回成本了”。

モミー自己在漫画编辑部门和 IT 部门都工作过,所以,对编辑出身的人,他想说:“如果今后不能用电子技术打造出容易做出精彩漫画的空间和计划,那压根就没有可以做漫画的未来了。”而对 IT 出身的人,他有时也会心想:“不管你再怎么看着数据做出种种策略,只要漫画够好看,新用户也好留存率也好就付费率都会一口气涨上来,最有效的还是漫画的内容吧。”

モミー关心的,是怎样利用电子技术和手段,做出精彩的漫画。

已经有五十多年历史的《周刊少年 JUMP》的强项之一,就在于读者调查表。前些天,他对 JUMP+ 的新员工说,每个星期对照 JUMP 的连载内容和调查投票结果,可以学到很多编辑需要掌握的知识。但是,他明明运营着 JUMP+ 这个拥有大量用户数的服务,可以从中获得数据,更有参考价值的,却还是纸质的调查问卷……

モミー认为,漫画应用的目的是让新连载畅销,那么,关键就是能否获得这方面的数据,并且将其反映到漫画中——也就是说,能否充分运用电子技术的手段创造出精彩的漫画。

然而,虽然漫画应用爆发性增长已有 5 年左右,似乎却还没有这样的发明。

モミー认为,这或许是因为,这几年,漫画应用界的主流一直是卖已有书籍的电子书店类应用,所以才没有开拓这方面的田地。虽然因为电子书店的存在,在智能手机时代,以前难见天日的已完结作品更容易卖了,这是好事情;但是他还是希望能够打造出能从网络中诞生更多人气新作的土壤。

https://twitter.com/momiyama2019/status/1165935368501284864


漫画家小栗かずまた正在面向小学男生的杂志《最强 JUMP》上连载漫画《冰箱的腌之助!》。他观看杂志的调查问卷结果,发现,漫画读者的年龄一年比一年高了。少子化当然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但是儿童漫画卖不出去了,就意味着新的漫画读者也减少了。这对漫画界来说,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https://twitter.com/kazumata_oguri/status/1167064518582661121

漫画家稻垣理一郎刚出道的时候,他在《周刊少年 JUMP》的初代责编曾经对他说过:“漫画界最了不起的是《CoroCoro》(小学馆面向小学男生的漫画杂志)。”他至今都如此认为。当然,《最强 JUMP》也很了不起。

问题在于:

  • 人口金字塔中儿童极端地少
  • 而且归根结底儿童也没钱买书
  • 买书的是父母,所以从他们小时候就在连载的已有作品销量高,新作品加入市场的门槛很高

所以说实话,对作家来说,儿童漫画作为生意,油水实在太少了。明明是这个领域承担着业界的未来。

https://twitter.com/reach_ina/status/1167068243485347840

漫画家筱原健太认为,《周刊少年 JUMP》能够一直执少年漫画周刊之牛耳,就在于他们是最关心低年龄层读者的。就算再怎么不断腰斩,也总是会设立面向儿童的新连载,让它保持下去。只要打开了低年龄层的窗口,就能把年幼的新读者群一网打尽了。但尽管如此,近年,《周刊少年 JUMP》的读者年龄段还是在增高。

https://twitter.com/kentashinohara_/status/1167077959133384704


而这些当事人小朋友们,现在大概是没什么心情关心漫画的未来了。他们可是正在迎来一年中儿童自杀人数最高的时期:暑假结束、新学期开始的 9 月 1 日前后。

漫画家末次由纪回想,她小的时候,经常听到周围的大人对她说:“暑假快完啦~”这大概是用来打招呼的话,但她发现,这就好比人人都对她用“截稿日快到啦~”打招呼一样。自从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她再没有对任何一个小朋友说过这样的话。开学第一天说一句“今天开始就要上学啦”,就够了。

就算有漫画家会对截稿日视而不见,也绝不会有漫画家完全忘记截稿日。想来小朋友也是一样吧。他们也知道很快就要开学了。难道没有人告诉他们,他们就不会做作业吗?和原稿相比,区区作业,总有办法对付过去。所以没问题啦!(哪里没问题了)

https://twitter.com/yuyu2000_0908

封面: 《粉彩回忆》

© 谢枫华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