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幸运☆星》的时候没猝死,简直是个奇迹

畑亚贵×神前晓回忆两人的动画歌曲生涯

Broadcast|怠心客9月19日 6时30分

著名作词家畑亚贵在动画歌曲杂志《LisAni!》创刊 10 周年纪念网站上开设连载“以回想为名的 Anison Thomasson”,与曾经合作过的业内人士展开对谈。 连载的第一期 ,做客专栏的是作编曲家神前晓。曾经在《凉宫春日的忧郁》《幸运☆星》等作品中携手打造出众多经典名曲的二位作家,回顾他们曾经见证过的动画歌曲史。

作为动画歌曲界鼎鼎有名的黄金拍档,畑亚贵和神前晓曾经在多部作品中有过合作。因为回忆实在太多,畑的眼前浮现了非常壮观的走马灯。

要说两人的合作,首屈一指的当然是象征了 2000 年代的《凉宫春日的忧郁》和《幸运☆星》。然而,畑当时全力奔跑过了头,以至于对那个时代几乎毫无印象。虽然想得起自己参与过的作品,但是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却完全想不起来。只记得自己好像有时候在工作室里,有时候在酒馆里,还有“啊,我现在在输液……”。

到了如今,畑终于可以说出口,那段时期,她每个星期都要去输液。当时的她对工作沉迷过了头,不顾搞坏了身子。换做现在,如果身体状况不好,她会老老实实地休息;但是那时候,她根本说不出自己身体不好。因为周围的所有人都在猛力奔跑。

毕竟,当时的畑的步调实在迅猛过了头。《幸运☆星》光是角色歌就超过了 50 首,最初的系列出了十多张角色歌单曲,还有企划专辑。大多数歌曲的作词,都由她一个人包办。

两人在工作中第一次打交道,是 2006 年《凉宫春日的忧郁》的插曲《God knows…》和《Lost my music》。不过,当时,两人应该是没有直接见面,而是通过数字文件沟通。首次会面,应该是之后的酒会上了。

在有工作联络之前,两人对彼此的工作有所认知。神前对畑的印象,是“《阿兹漫画大王》的人”;而畑则觉得神前是“Namco 的人”。畑自己也是 KONAMI 出身,两人刚开始交流时,大概是聊过游戏的话题。

2000 年代前半,当时还是唱片公司的 Lantis 开始推动新的潮流,将 PC 游戏和家用机游戏的作家引入到动画歌曲界,打破领域的隔阂,汇聚起有趣的音乐。畑和神前都是搭着这波潮流,进入了动画歌曲界,才会相识的。两人共同的朋友,也为数不少。

而两人的拍档走入正轨,则是次年《幸运☆星》的事了。以 OP《もってけ!セーラーふく》为首,两人共同创作了数量庞大的角色歌曲。

当时的两人,生活中只有工作,完全沒有别的空隙。畑回忆说,就算去喝酒,也是和身边的工作人员去的。白天在工作室,晚上在酒屋,回去睡觉,醒来了去工作室,干完活去酒屋,再回去睡觉……一边泡着澡一边就睡着了,也是常事。当时自己没猝死,简直是个奇迹了。

神前当时没有同时接别的工作,为《幸运☆星》出尽了全力。他以为那么忙碌是正常的事,心想:“动画界和游戏不一样,真辛苦啊。”现在回想,其实当时的忙碌是非常异常的。只是身边的人都在那么生活,他们才错以为这是普遍现象。不过,也多亏了这种忙碌,他们度过了一个有趣的时代。

《凉宫春日的忧郁》和《幸运☆星》这种一部作品中诞生许多角色歌的作风,成为了某种潮流,一直延续到了 2000 年代末。而畑和神前两人也参与了许多这一类的作品。

到了 2010 年左右,畑忽然恢复知觉,意识到“这样下去身体要撑不住了”,必须改变工作方式和生活,于是开始控制工作步调。

然后畑负责所有歌曲作词的《LoveLive!》就开始了。

在参与《LoveLive!》时,畑开始心想,必须得努力,不再像以前那样勉强自己拼命了。这句话令神前有些难以对应:你不拼命了,还写得出那么多的词来?畑则笑答,她觉得,总之,晚上得睡觉了。之前,他们可是经常工作到半夜,然后跑去大白天就开始营业的酒屋买醉。但是,畑逐渐意识到,这样下去要死了。

神前也是一样,在《幸运☆星》后,又接下了《神薙》和《化物语》等作品。《化物语》除了配乐之外,还有 5 首 OP。那也相当不容易。

虽然进入 2010 年代,两人合作的频率下降了,却仍然在关注彼此的活动。

畑为了工作收集资料,看到神前的信息,便会想:“真努力啊,还是像拉车的马一样……”同时,她也会担忧神前的身心健康状况。

而至于神前,虽然畑的工作量实在太大没办法全部把握住,但因为同属 MONACA 的后辈田中秀和经常与畑合作,再加上又有《LoveLive!》,他自然而然就会听着听着就“啊,这也是畑老师”。

最近十年里,两人的合作屈指可数。先是 2010 年 Milky Holmes 的出道曲《雨上がりのミライ》。当时,是神前最没有记忆的时期。《凉宫》《幸运星》的时候,他同时只会接到那一部作品的工作;但是在成名之后,就会有大量工作涌来,有多部作品在平行进行了。

再次携手,要等到 2012 年《女子落语》的 OP《お後がよろしくって…よ!》了。那时候,畑的意识已经恢复了很大一部分了。

接下来 2013 年的《人鱼又上钩》OP《七つの海よりキミの海》,是两人最后一次合作了。畑作为人,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这么一算,两人已经有 6 年没有一起工作了。畑表示,差不多该再“来一发”了。神前则笑称,这话怎么说得像老夫老妻一样。不过,如今的两人如果再度携手,会做出什么样的歌曲,业界也非常期待。

这些年里,两人的风格当然也发生了变化。

神前说,他虽然基本上做的都是自己喜欢做的事,但是过去几年间,他越来越“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了。年轻的时候,他看这个也有意思,那个也有意思,什么都很新鲜,什么都让他食指大动。但是活接得多了,“喜欢”的门槛就会不断提高,会出现“我喜欢的是这个”的原则。再加上体力缘故,制作步调不可避免地会下滑。

畑也主张,若是要深挖一部作品,那花在那部作品上的时间当然也会增加,无法再像以前一样大量生产了。她开始想要挖掘的时间。如果是作词,她会挖掘可能有关的世界观作为参考资料,书籍也会尽可能阅读。这些努力,并不会 100% 反映到作品中,但是或许有些词句,是知道了这些东西,才写得出来的。她想要尽可能扩张自己的可能性。虽然输出的结果会变得很简单,但是她想在扩大输入、做出种种考量的基础上,投出简单的一球。这种心情越来越强烈了。

在动画和动画歌曲整个领域都在成熟的时代,自己也必须变得成熟,不能一直做过去的自己。

畑亚贵和田中秀和合作,为《潜行吧!奈亚子》系列创作了多首歌曲,包括著名的《太陽曰く燃えよカオス》《恋は渾沌の隷也》等。另外,在《花漾小屋百合开》《anHappy》《恋爱暴君》等作品中,也能见到二人的合作。

而对于当下的年轻创作者,比如说前文提到的 MONACA 田中秀和,畑认为,这个后辈非常有趣。在和他合作的过程中,能够明显看出他的成长。不管是作品的展开方式,还是外表都会发生变化。如今的田中开始留胡子,虽然畑第一次看到时有些惊讶,却觉得这样子很适合他,有种艺术系的总监的感觉。

神前也笑称,田中比原先更有范了。他不同时期的个人兴趣会反映到当时的作品里,所以才会如此富有变化。

近年的许多年轻人,都受到过神前在 2000 年代的作品的影响。神前认为,这些年轻人都很厉害,很优秀。他们学习的来源或许和自己完全不同,却也有从他们这些人做过的音乐中吸收继承下来、进一步发展壮大的部分。这让神前有种好像看着孙子长大一样的心境。

2010 年代的创作者,很多都是听着 2000 年代丰富的动画歌曲,想要写动画歌曲,才进入这个行业的。不过,神前认为,年轻人也都听了各种各样的优秀音乐,高效地从中吸收了养分,所以才会年纪轻轻就会有这样的成就。由于网络和付费订阅等新生事物,这些人听音乐的环境完全不同,输入信息的方法更加芳醇了。这样的年轻人和他们站在同一片动画的土壤上,也令神前感到非常有趣。有时候还会觉得“是我输了!”。

作为作词家,畑很少有这样的想法。歌词会受到个人人生的很大影响,人与人差别太大,就算嫉妒也无济于事。不过,她的个人活动中也会作曲,当以曲为焦点听别人的作品的时候,就会觉得“这样的曲我写不出来……好不甘……”。自己想做的事,别人轻而易举地就能做出来,会让人觉得非常懊恼。

畑亚贵最初是作为作曲家入行,后来因为提供歌词的《阿兹漫画大王》OP《空耳ケーキ》走红,才转向以作词为主。她在作词的同时,也作为创作型歌手发表自己作曲的歌曲,但风格大多晦暗颓废,与她身为作词家给人的印象大相径庭。

冲过波澜万丈的 2000 年代和 2010 年代,到了令和这个新的时代,畑想要用音乐尽情玩乐。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步调就挺好,一边工作一边写自己的曲,还有工夫去旅行,非常充实。但是为了实现这样充实的生活,她从 2010 年左右起花了 9 年的时间打造环境,和义务教育需要的时长差不多了。

神前也是一样。他在 2014 年身体崩溃,不得不无限期休养。而回归业界之后,直到现在,他都一直心怀不安,不知自己还能不能像以前一样作曲。他花了 5 年左右摸索该怎么做,终于看到了工作步调和打造环境的方向,接下来想要努力达到畑的领域。以前的速度感,现在已经是实现不了了,所以他想要用自己的做法来工作。

畑也说,如果工作接太多,就又要回到原先的生活了。所以不行的时候就要狠下心来拒绝。

在令和的新环境里,两人又会做出什么样的新音乐,值得期待。前面也说过,畑非常想再和神前“来一发”。但是用这句黄段子给对谈收尾,就又回到平成的节奏了。这让畑觉得不太妙。她决定,令和的目标是要走高雅路线——然而神前觉得这不可能。

神前表示,他之前和畑的合作,都是先有曲,再填词,从来没有过先词后曲的作品。倘若真能再度携手,他想要尝试一下先词后曲。

而畑回答,她原本就很少有先词后曲的作品。如果神前这么说,她就会发个 100 首歌词给他,问“你觉得哪首好?”。

出于兴趣,畑平时也会写一些不配曲的诗歌,但是大多基调比较阴暗。若是和神前携手,她还是想写明快宜人的作品。

被问及接下来想做什么样的工作时,神前回答,他基本上会对自己没有做过的类型的事物感兴趣。这么一想,他虽然给真人电影写过音乐,但是动画的工作却是以日常系作品为主,所以他对其他类型的动画有兴趣。

改编自河野裕小说的真人电影《消失吧,群青》,音乐由神前晓担当。去年,他还负责了米泽穗信小说改编电视剧《满愿》的音乐。

而畑透露,她想要写校歌。想写像大诗人北原白秋一样,在歌词里填满各地的自然风光,连呼学校的名字的那种校歌。

得到神前“那一起来做吧”的邀请后,畑更起劲地推销起了自己:她认为,校歌也要继承前人伟业、更新换代。她可以响应顾客各种各样的需求,不管是古风的歌词还是现代风的歌词,都没问题。

神前指出,校歌的责任非常重大,是要让处在小学、初中这个多感的时期的孩子们唱的。畑也称,希望给孩子们送去优美的日语和优美的旋律。

既然是在《LisAni!》网站上刊登的对谈,两人提出,不如先做一个 LisAni! 校歌,在 LisAni! 举办活动的时候先唱上一段,就像电视节目《The Drifters 的 8 点了!全员集合!》里的合唱队一样。

这个主意让畑非常兴奋,她希望一定要让自己写一首大人的校歌出来。对谈到此落幕——虽然神前觉得,“大人的校歌”这说法好像也色色的。

封面: 《幸运☆星》

© 怠心客 / Anitama

相关讨论音乐少女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