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以今生描绘人间大爱

原作幸村诚谈《冰海战记》

Broadcast|izumi8月12日 6时30分

据漫画家幸村诚透露,距离他出道作品《星空清理者》(《ΠΛΑΝΗΤΕΣ》)连载结束挺久以前,《冰海战记》的构架就已酝酿成形。原本《星空清理者》的第 1 话,他是按单回完结作品来画的,因而等那话一画完,他便向责编表达了接下来想画北欧海盗故事的想法。不过《星空清理者》之后被允许继续画下去,对幸村而言,也算求之不得的好事。但由于上述这层原委,较之《星空清理者》,《冰海战记》在企划阶段的体量要来的更为庞大。

之所以选择绘制海盗题材的漫画,灵感源自幸村所阅读的探险家托尔芬·克尔塞夫尼(Thorfinn Karlsefni)的故事,也就是《冰海战记》主人公托尔芬的真实原型。相传此人要比哥伦布领先 500 年实现人类横渡大西洋的壮举。并且,这位探险家漂洋过海并非出于单纯的旅行游玩,而是从一开始便抱定明确的殖民目的,打算在彼岸的新大陆上永久繁衍生息,因而出发时船上没少带各式各样的生活物资。

试想,在那个消息极度闭塞,绝大多数欧洲人将大西洋视作世界尽头的年代,托尔芬船长竟然敢于策划如此异想天开且实操周密的越洋冒险计划,着实令幸村钦佩不已。自此,他便对这位敢想敢做的古代奇人生出了无限的探究心,只可惜在查阅了人们将托尔芬称为 SAGA 的相关古籍之后,幸村并未发现有关其成行动机的具体记载。于是漫画家索性脑洞大开,展开了一发不可收拾的狂想。

这位航海家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横渡大西洋的?究竟是怎样的人生际遇,才会令到托尔芬义无反顾地背井离乡?航行开始的前前后后必定包含诸多隐情。沿着一系列的疑问,幸村任凭思绪一路驰骋……待到他的脑内剧本进展到了某个阶段,幸村猛然意识到,这些想象的集合可以铸就一部长篇漫画。

《冰海战记》起始阶段举足轻重的登场人物无疑是托尔芬的父亲托尔兹。幸村最初设想的托尔兹,是一位叱咤风云,以一敌百的骁勇战将。某日,在两军对垒的厮杀过程中,这位将领突然有所顿悟,对无休止的杀戮生出了厌离。然而身为一介武夫的托尔兹,甚至无法以确切的言语来表达自己内心对于哲学的感悟,因而只能选择弃战而逃的笨办法,从此归隐。

此外,按照男孩从小仰望父亲脊背长大成人的普遍规律,托尔兹展现出的豪迈坦荡气度,自然而然成为了小托尔芬憧憬效仿的目标。因而从这层意义上讲,托尔兹可以说是依照托尔芬心中未来的理想而特意打造的。当然,为了让之后的追逐变得更加精彩,幸村落笔前就为这对父子预设好了在战斗能力及为人成熟度方面的悬殊落差,因此不惜在开篇花费大量笔墨用于渲染托尔兹的伟岸形象。

托尔兹父子身处的是一个崇尚男子孔武彪悍,并把将别国的金银财物劫夺返乡的行径视作英雄壮举,弱肉强食主义大行其道的非常年代。解甲归田后,托尔兹的日常言行、生活态度,与“海盗时代”信奉的价值观显得格格不入。作者本人十分欣赏托尔兹那般不落俗流的做派。无论世间的狂徒们如何利欲熏心,为所欲为,托尔兹总能淡定自若地信守内心尊崇的是非观念,循规蹈矩地行使着农人本分。

幸村自曝,自己骨子里比较怂,又胆小,从前就连打打杀杀的血腥场面也出于心理洁癖而避讳去画。好在有一天,他总算认识到,再这样一味挑肥拣瘦下去,只会给自己的创作设置诸多限制。正当他为此事感到纠结之时,脑海中忽而浮现出一句“若想让一块白布的白色更为显眼夺目,不妨往布上滴一滴墨汁”。幸村继而茅塞顿开,原来大可以将一则宣扬人世间真善美的故事,安置于最为崇尚野蛮暴力的人群与时代中,以便突出两者间更为鲜明的对比。一旦转变了旧有的观念,幸村觉得再怕下去不是个办法,因而也就咬牙放手在笔下开戒,努力绘就了如今这部《冰海战记》。

以最为野蛮粗暴的方式,去衬托人间的美好与爱,就连幸村自己都佩服起自己的大胆妄为。而当年他在创作《星空清理者》时,还只是一名二十多岁的愤青。彼时的幸村,一天到晚憋着股无名之火,一心惦记着要借助作品,给这个腐朽不堪的世界一点颜色瞧瞧。

随着年龄的增长,幸村开始思索,自己胸中的怒气究竟由何而生?思前想后,他先是将原因归结为年轻气盛时肌体内部荷尔蒙的分泌失调。不过后来他又想,假使这一理由不成立,那么多半是因为“爱”。并且,从那时起,幸村便隐约感到,“爱”将会是贯穿他今后职业生涯唯一想要用心描绘的主题。这点,他在连载《星空清理者》的时候就已尽力做了尝试,但仍旧觉得稍欠火候。因此他打算从另一角度再做诠释,于是便有了《冰海战记》。

幸村自认无法对自身作品做到客观评价,因而弄不清自己有没有将创作意图很好地传达给读者。他所要描绘的“爱”,并非通常所指的情爱“love”,而是英语词汇中的“agape”,也就是“上帝对于人类最高形式悲悯与大爱”。是一种近乎博爱的感情,而这正是幸村终身想要阐释的主题。当他对此有所察觉时,顿感周身上下掠过一阵从未有过的欢畅自在。此前他对于该画何种题材的迷茫,以及纠缠于心的种种困惑都在顷刻间豁然开朗。

虽然终于搞清了问题的症结,但每天的生活仍是一切照旧,不过比起原先浑浑噩噩不明所以的挣扎状态,幸村还是觉得,明白之后要轻松一些。由此他想到,倘若这世界的某处有和自己怀揣相同烦恼的人们,那么或许会因为读懂了自己漫画中想要传达的主旨,而获得心灵的解脱,而他愿意为这部分读者笔耕不辍。

至于此次动画版《冰海战记》,幸村说自己除了偶尔应邀观摩后期录制现场,顺便对声优们的精彩演技,以及动画师们的出色作画由衷赞叹一番之外,其余一概不问。因为他本能地意识到,多管闲事只能是没事给自己找罪受,因而乐得以一介看客的身份作壁上观。就跟用人不疑一个道理,幸村在见过以监督薮田修平及系列构成濑古浩司为首的主创班底后,就确信可以放心将改编事宜全权托付给对方,只因所有人都一脸严肃认真。尤其薮田监督,对于作品居然比作者本人还要了如指掌!

在看过动画的成品之后,幸村打从心底赞叹制作水准之精良。虽说动画与漫画分属不同领域,但幸村好歹也是靠画画谋生之人,因而十分清楚影像背后凝聚了全体制作人员何等的辛劳与心血。可以想见,制作现场在“地狱”中摸爬滚打的情形。因而对于大家的付出,幸村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幸村明明不止一次告诉制作方,动画版怎么改法都不打紧,可结果制作团队还是本着尊重原作的原则,一丝不苟地埋头苦干,这些都让原作者感受到难以形容的歉疚,其实大家完全可以更加自由地尽情发挥。不过,第一、第四话开头等处,观众们还是可以欣赏到动画独创的部分。

最后,幸村希望各位能尽可能支持一下深夜档直播,如果实在觉得熬夜辛苦,也可以观看网络配信。幸村在此担保,动画版制作品质实属上乘,绝对不会辜负各位的期待。要不然,错过了动画版,损失的可不是他这个原作者,而是您自个儿!


参考资料:
  • 《NewType》2019 年 8 月号

封面: 《冰海战记》

© izumi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