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使我免受牢狱之灾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3月14日 21时00分

漫画家大冢志郎发表过漫画入门题材的作品,平时也经常在推特上分享自己的经验,便有人说他“自己的漫画卖不出几本,还教别人怎么画漫画,真是不知道自己的斤两”。大冢却认为,不是超一流的职业运动选手也可以当教练,有不少人虽然作为选手素质平平,却很擅长教别人。教学和实际画漫画所需的能力完全不同。

https://twitter.com/shiro_otsuka/status/1105120715693449217


游戏设计研究者簗濑洋平恍然大悟:科幻等作品里,未来人穿着光滑紧身的衣服,那其实是适合 AR 的服装,在未来人眼里彼此都是盛装打扮的,而没有 AR 设备的我们只能看得到底料。

https://twitter.com/yoh7686/status/1105276186576338949


动画脚本家大野木宽转发了《飙速宅男》道具设计森木靖泰的一条推文,忠告各位年轻脚本家:动画里出现的小道具都是需要设计的。特别是在科幻之类的作品里,你顺手写下“花束”两个字,设计师就必须得哭喊着“什么样的花束才能体现出太空感啊”埋头苦画了。在使用小道具和场所的时候,都要考虑制作现场的负担。

https://twitter.com/dadasiko/status/1105672965876662272


日本音乐人、演员泷正则(ピエール瀧)因涉嫌使用可卡因被逮捕,其参加的 CD、影视剧、游戏等纷纷暂停出货、下载,或者临时宣布更换演员。这种只因一名出演者被捕便要株连其所有相关作品的做法,在日本早已备受诟病,此次也遭到了各界人士的猛烈批评。

插画家寿司陷入了沉思:为了避免作品因为演员犯事而被封杀,是不是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完全用一辈子都不会惹事的虚拟演员来拍戏了?可是再牵扯到虚拟演员“里面的人”呢?还是没得救?如果不仅仅是演员,连制作组成员都要成为株连的源头,是不是就无计可施了?

https://twitter.com/t_kotobuki/status/1105605303607779328

而推理小说家圆居挽自问自答了起来:

  • 和过去相比,因为吸毒被捕的作家好像确实减少了啊。
  • 要染上毒瘾首先得有钱……你懂了吧。
  • 呜。

https://twitter.com/vanmadoy/status/1105697218902745088

角川春树事务所的编辑中津宗一郎对这一类消息,只觉得百感交集。

他看历史上的艺术家、作家、音乐家和演员离经叛道的事迹,会觉得“艺术之路不能顾忌世俗伦理法律”,可是在现实中成为编辑之后,再看到这样的新闻,只想求饶。他可不想成为芥川龙之介《地狱变》里的登场人物。

中津认识一位别的出版社的编辑,对努力戒烟的插画家说出“为了能交稿,请您还是抽一根吧”,那位插画家最终戒烟失败。中津也能理解那位同行的心情,所以对这条新闻很难做出评论。吸烟虽然倒是合法,但也对健康不好。

也有公司信奉,不应该要求艺术家有什么伦理观,只要能做出畅销作品就行,可结果就是艺术家会难以生存,所以他们还是得跟艺术家说“老师,您这么做不好”,被艺术家嫌弃,拿不到稿子。

https://twitter.com/nakatsu_s


轻小说作家杂贺礼史感叹:在虚构的故事中体验过苦涩,可以培养出抗性,忍耐现实中尝到的苦涩;知道了现实的苦涩的人,虚构的故事里如果没有一定的苦涩,或许就会感到缺少真实性。但是他也能理解,在虚构和现实中都已经摄取了足够多的苦涩的人,会觉得“不要再给我虚构的苦涩了”。

https://twitter.com/saigareiji/status/1105584999783260160


日本的铁路,有的是直流供电,有的是交流供电,中间就需要一个无电的分相区。轻小说作家鹰见一幸乘火车旅行,经过分相区,脑海浮现出一句话:

载满了通勤乘客的电车,在进入异世界的同时,切换成了魔力推进,车厢下的发动机声戛然而止,不知不觉中,车窗外已经呈现出了异世界的景色。

鹰见继续构想:在连接这个世界和异世界的通道打开二十年后,探索和冒险都早已结束,异世界已经成了一个近在咫尺、随时都可以去的“外国”,只有物理法则不一样而已。铁道也已经开通,开发不断推进,如今异世界成为了东京的“睡城”。然而,有一天,这条通道忽然关闭了!故事就从这里开始写起。

故事可以用被留在异世界的人们的视角,也可以选择被留在这个世界的异世界人。已经过了 20 年了,文化冲击已经消散,语言和交流也不再构成障碍。技术也可以通用,比如说在这边世界靠电力发动的铁路,到了那边的世界切换成魔力推进等等。

https://twitter.com/takamikazuyuki/status/1105055648570466305

封面: 《邪神与厨二病少女》

© 谢枫华 / Anitama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