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相遇带来新的创作灵感

歌手大黑摩季访谈

Meeting Room|录音笔6月19日 6时30分

为《中华小当家!》《灌篮高手》《名侦探柯南》《假面骑士OOO》《全职高手》等作品演唱过主题曲的摇滚女王大黑摩季于 6 月 13 日、6 月 15 日在上海、北京两地举行了个人的首场中国巡演《大黑摩季“音乐权利”2019巡演——只凝视着你》,在现场演唱了一首又一首耳熟能详的经典曲目,征服了全场观众!巡演后,Anitama 也参与到了@大黑摩季maki 群访,畅谈这些经典曲子和新专辑《MUSIC MUSCLE》的创作幕后。


——这次是您的首次中国巡演,您在 2017 年参加了 BILIBILI MACRO LINK、今年也出席第 26 届东方风云榜音乐盛典颁奖礼,本次的巡演和这两次演出相比,您的心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

大黑 首先我很荣幸能够被邀请参加 BILIBILI MACRO LINK 和东方风云榜音乐盛典,在参加这两次演出的时候我也希望自己不会辜负众望。这次的巡演是我个人的演出,我个人的表演,而且是喜欢我的人为我而来的一次聚会,我不仅不能辜负他们对我的期待,更要周全地考虑到他们的需求,来回馈他们。昨天(6 月 13 日)的现场,真的让我非常感动。在日本虽然也有跟着我一起唱着副歌部分的人,但没有像这样形成一个团结的大合唱。在唱《あなただけ見つめてる》的时候,我第一次听不到耳返,大家的声音真的非常大声,《空》的时候也是,我让大家一起唱的时候,都非常配合。这些歌也是我自己写的,在听到大家一起唱的时候,比起我自己唱,更能够感受到大家对我的曲子的喜爱。

——前年是您出道 25 周年,发行了复出后的首张单曲《Lie,Lie,Lie,》。这首曲子也是《名侦探柯南》的片头主题曲,还是您首次为《名侦探柯南》演唱的主题曲。想问问是什么契机接到的这份工作,当时的心情如何?

大黑 这份工作真的是突如其来,而且到交货的时候还不到两周。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也是,“诶?!”感到十分惊讶,“你们认真的吗?不是在耍我吧?”我当时复出没多久,某种意义上是一边工作一边复健,结果当时跟我说“《名侦探柯南》主题曲离交货还不到两周”,我就慌了,很担心能不能赶得上,完全没有自信。若是在 2000 年以前,我唰唰就是一两首,写了非常多,节奏也掌握得很好。休息了一段时间,突然发来的工作就告诉我离交货还不到两周。但这真的是宛如天降的机会,而且我也很感激大家还记得我,总之先试试看,不行的话再换人。日语中有一句“从清水的舞台上跳下去”的谚语,当时真的是抱着这种破釜沉舟的感觉,脑子里只有“高兴”“惊喜”和“恐惧”。(笑)

——您创作了很多动画歌曲都给观众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请问您在创作这些曲子的时候认为哪方面是最重要的呢?是如何与作品本身相结合的呢?

大黑 不光动画歌曲如何,所有的歌曲都是这样。开始会拿到一份需求,首先把“自我”抛去,全盘接受并且去满足这些的要求,比如所想要表达出的主题、剧情等,总之先学习。我个人比较注意的是,不仅是要满足这些要求,还要回馈观众们的期待,加入一些“佐料”,最后再加进我个人独有的风格。

——想问问您商业出道的契机。

大黑 我原本在出道之前就有在玩乐队,参加各种试音活动,一次偶然通过了现在所属的事务所 Being 的选拔,虽然合格了但并不是说立马就能出道,先让我参加一些和声,然后我就去参加各种和声的工作。一次准备出国前,前辈(大森绢子)让我至少先唱下《STOP MOTION》这首曲子的样带,我唱完后交给前辈后,她唱的《STOP MOTION》非常好。当时制作人就在问,“这首曲子是谁写的啊?”开始找我了。明明我在这之前也写了很多曲子都交给制作人了,然而他跟我说“没人会在意你唱的样带”。(笑)结果我在美国刻苦修行的时候,他联系到我,“给我回来!《STOP MOTION》这首歌不错,你也来试试看!”就是这样反向输出又回到了我手里。这首歌本来是我送给我最喜欢的前辈的,我是不在意的,跟前辈商量后,她就跟我说:“你也唱吧!”于是,《STOP MOTION》这首歌不仅收录在她的专辑中,也作为我的出道单曲,完全是承蒙她的关照。因为她唱的《STOP MOTION》非常棒,这首歌才能像回旋镖一样回到我的手里。

——您为《中华小当家!》《灌篮高手》这些作品演唱的主题曲对在出生于 80 年代、90 年代的中国朋友们来说都是非常珍贵的童年回忆,那么在您的小时候都有哪些印象深刻的动画作品呢?

大黑 这些名字说出来你们肯定不知道。(笑)《网球甜心》《小甜甜》,还有《排球甜心》,大概电视剧版(上户彩主演)更有名,然后是《时间飞船》《机动战士高达》……我其实更喜欢男孩子看的动画,比如《宇宙战舰大和号》《甜心战士》也很有趣,还有《小鬼Q太郎》和《哆啦A梦》。我那时,最喜欢的应该是《网球甜心》,《排球甜心》仅此于《网球甜心》。当时经常被问,“你更喜欢蝴蝶夫人还是绿川兰子?”我毫不犹豫地就回答“兰子!”让我想想,还有《巨人之星》的星飞雄马也是我很喜欢的角色。

——2010年的时候,您和吉川晃司组成了“DaiKichi~大吉~”为剧场版《假面骑士×假面骑士 OOO & W feat. SKULL》演唱了主题曲《HEART∞BREAKER》。您昨天也演唱了《假面骑士OOO》的主题曲《Anything goes!》。想问问您对这两首歌以及《假面骑士OOO》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呢?

大黑 假面骑士确实太受欢迎了!平成假面骑士跟以前不一样,过去让女生演唱假面骑士的主题曲的这个项目是很难通过的。而且平成假面骑士的主题曲也很少有女生演唱的吧,当时我被选上的时候真的感到非常荣幸。我有两个弟弟,最小的那个很喜欢假面骑士,从藤冈弘主演的初代《假面骑士》就开始看了。我刚被选上的时候,没什么灵感。然后他就给了我很多平成假面骑士的录像带,这时候我就想不看不行啊。看了之后,真的非常有趣。

过去都是妈妈级的人才知道我,唱了《Anything goes!》之后,我突然在小朋友那也受到了很大的欢迎,再一次突破了我人生的巅峰。去灾区慰问演出的时候,小朋友们能跟我一起无伴奏合唱《Anything goes!》,真的非常高兴,还有小朋友们会叫我“maki酱!”(笑)真的太受欢迎了!

我本身的性格也更偏向男孩子,很喜欢这类英雄的作品,也很喜欢《奥特曼》和《超级战队》。因为我唱了《假面骑士OOO》的主题曲《Anything goes!》,在剧场版的时候,吉川的团队就来邀请我一起演唱。吉川也是我最喜欢的男艺人,高中的时候就集齐了吉川的所有 CD。我刚到东京的时候,一边打工一边去现在已经不在了的 Inkstick 那参加音乐节,我混到后台,甚至能够闻到吉川的味道那么近的距离。(笑)但我很害羞,没怎么敢直接跟他说合作的事,本来想说提供歌词就好了,结果还邀请我一起唱,我心里就想,“这机会终于来了!!”前段时间,吉川也问我,“什么时候再来合作一次吧!”真的感到非常荣幸。

——在您休息的那段时间,日本乐坛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您是如何看待这些变化的?

大黑 那段时间因为真的唱不了歌,所以完全与乐坛扯不上关系,过着普通的生活。首先感受到最大的变化就是,过去大家都是用录音机、外放音箱直接把音乐放出来听的,当我回到业界的时候,音乐都改成了数字数据,大家都开始戴耳机塞着耳塞来听音乐,在车内听音乐的也是,过去都是开着外放,很大声很震撼,现在在车内几乎听不到了。因为戴着耳机听,让“听音乐”这个概念在潜移默化中变了,所以音乐创作也逐渐变得要适应这样的环境。

原本写词作曲编曲其实和时代不怎么搭得上边,但是日本这边开始慢慢变得只剩下偶像音乐和舞曲了,摇滚越来越少了。“这就糟了!”我不擅长舞蹈,但我并不觉得我要去迎合这个时代去跳我不擅长的舞蹈,舞曲的热潮开始退化了,我就想也许还会再次迎来摇滚的时代呢,就这么等着,反其道而行之。开始戴着耳机听音乐这点确实让音乐少了很多的乐趣。所以我现在希望包括小朋友在内,能够重新学习正确听音乐的方法。比如音乐会,最好能够选择连小朋友们也能进来听的音乐厅,把音乐放出来,将声音渗透到骨子里,我希望能够创造这样让大家正确听音乐的环境,感受到原汁原味的音乐的魅力。

——《灌篮高手》的《あなただけ見つめてる》这首歌有怎样的创作背景呢?

大黑 为动画创作主题曲一般是指定,或者是代理商给出的要求需要怎样的曲子然后来找相应的歌手。先让对方听了曲子,曲子没问题后再填词,歌词上没特别的限制,是从樱木花道的视角来写,还是从流川枫的视角来写,或者是从观众的视角来看主人公,结果我是从赤木晴子的视角来写的。这之前《灌篮高手》的曲子包括原声带在内,都是很阳刚很有男子气概的,突然来了这么一首女孩子视角的歌,当时就在想上头会不会生气,结果过关了!

——去年年底发售了您时隔8年的新专辑《MUSIC MUSCLE》,专辑里的《時のしづく》这首新歌除了加入了 RAP 之外,还融入了中国的二胡要素,《全职高手》的主题曲《リベンジ》也收录在这张专辑里,想问问在《時のしづく》的曲子里加入中国元素的想法还有和《全职高手》之间的合作是怎样的一个过程?

大黑 《全职高手》这边是动画的制作方点名要我来创作新曲并由我来演唱的,拿到台本之后,和对方沟通,满足对方的要求。《MUSIC MUSCLE》这张专辑是我非常自满的最高杰作,我不知道中国这的制作方式,《時のしづく》里加入的这些元素全是来自我当时的灵光一闪。二胡的演奏拜托给了世界闻名的二胡演奏家贾鹏芳,我和贾鹏芳是在东大寺的一场活动中结识的,贾鹏芳和交响乐团一起演奏,他的二胡声穿透了整个东大寺,当时我就被他的二胡给折服了,“我想要这声音!”当时就通过双方经纪人互相认识了,“希望将来能和您合作!”当场给他发出了邀请。《時のしづく》这首歌的制作人是吉他手田中义人,他过去也因为受伤,很久没有弹吉他了,其实那时已经好了,但是没有进入工作状态,很多工作都被他推辞了,在闹别扭,但他是我的后辈,不敢违背我,我就把最难的编曲工作交给了他。他当时陷入了瓶颈,我就给他听了贾鹏芳演奏的二胡。随后,我又给了他一个很深奥的主题“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有价值”。我就希望这首歌里能够加入最为现代的 RAP、历史悠久的二胡以及在逆境中重振起来的田中义人的灵魂。不是我说强行要加入这些要素,而是我在拜托义人的时候,希望二胡能够治愈他的伤口。然后才想要加入最新的元素,这时候就想到了我的伙伴 ZEEBRA,他也是日本 Hip-Hop 界的领航人,其实不是那么好请的,但因为是我的请求,他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就是这样,一般人很难想到的三个音乐要素和我的声音融合在了一起,宛如奇迹。

真是有着各种奇迹,去爵士的活动遇见了在“Luxury”巡演时合作的贝斯手楠井五月,一直想和他合作一首曲子。那次他带着木贝斯来到录音棚,我弹钢琴,挑战了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的香颂,因为他的演奏实在太棒了,制作了一分半的前奏,这些都是灵光一闪。现在已经不像年轻那会儿都是由别人来决定要做什么音乐,都是我自己主动要做,或者是因为一些机缘巧合促成的这些契机。因为我喜欢中国,将来也会和中国这边联系得更加紧密创造出更多的音乐,未来是无法预知的。

《MUSIC MUSCLE》这张专辑诞生了之后,也是我复出之后,出道以来首次在日本全 47 都道府县进行了 85 场的巡回演出,将近绕了日本两圈,我从大家那感受到了爱和温柔,和各位音乐人的相识,都成了我珍贵的宝物。如果当时和其他的音乐人相遇的话,《MUSIC MUSCLE》的本质也会产生变化。这就是我认为创作的乐趣。新的相遇会给我带来新的创作灵感。这次来到中国,我也感受到中国这的音乐也是世界音乐的结合,我今后也会开始慢慢学习。

封面: 大黑摩季受访照片

© 录音笔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