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制作现场的现状与未来

小岛庆祐、荒井和人、中圆真登座谈(下)

Broadcast|HB2018年8月25日 6时20分

动画业界待遇低和工作强度大早已不是秘密,近日kai-you上刊登了小岛庆祐、荒井和人、中圆真登三位年轻演出家的座谈会内容。三人就动画人的收入、海外资本对动画业的影响、日本动画的未来等多方面提出了各自的观点,一起来听听三位业界新锐对当前日本动画业的看法。

小岛庆祐:原画、作画监督、演出、分镜。

1991年出生,新潟县人。18岁来到东京,曾在GAINAX就职,现所属于2016年成立的动画公司REVOROOT。高中时代因为在niconico上投稿自己制作的动画《エアーマンが倒せない》而出名。

参加作品:《楚楚可怜超能少女组》、《悠悠式》、《一拳超人》、《ACCA13区监察课》等

荒井和人:原画、分镜、演出

1991年出生,东京都人。网名バリキオス,东京工业大学毕业。曾在GAINAX就职,现为自由原画师、演出家。

参加作品:《战姬绝唱SYMPHOGEAR GX》、《灵能百分百》、《Re:CREATORS》、《FLCL Progressive》等

中圆一登:演出

1988出生,东京都人。东京造型大学毕业,曾做过贞本义行的助手,中途以制作进行身份进入MADHOUSE,现在已转为自由演出。

参加作品:《花舞少女》、《小魔女学园》、《DARLING in the FRANXX》等


大家的差距正在逐渐拉大

三人如今都已从新人变为业界中坚力量,按道理说三人应该对新人辞职之类的业界危机深有感触,然而荒井却感觉现在有很多有才之人在加入业界。荒井自己进入动画业界是受到うごメモ(NDS上可逐帧绘画的软件)影响。

在荒井看来,数码设备的普及让制作动画的难度降低。很多人从很小的年纪就开始用数位板画画,到了入行的时候其实已经画了很多年,因此最近的新人都非常厉害。小岛同意荒井的说法,但另一方面,小岛也在强调动机的重要性,如果自己没有主动去使用工具的意识,照样是无法在技术上有进步。

小岛现在有一些机会去动画专门学校,在动画专门学校小岛观察到,虽然现在的学生都有手机,但在作画时却几乎没有人使用手机。手机可以找照片作为设计参考,可以从电影的映象中参考动作,还有各种各样的软件可以活用。所以说到底,工具只是工具,不管工具如何容易入手如何进化,会用的人就会用,不会用的人就是不会用,与用工具的人会被会动脑的努力的人逐渐拉开差距。

除了要主动去学习外,对动画的爱同样重要。现在小岛在公司负责新人教育,就感觉新人对动画的爱是在这个行业生存的关键。工作上简单的事务处理小岛可以教,但是作画之类技能仅仅通过进修学习还是很难学会。因此就算新人懂得动脑子利用努力提高,还是会在学习过程有很多困扰,所以对动画无爱的话真的很难坚持。


制作什么样的动画更能激励自己?

荒井最近听说,现在日本公司的动画九成都发往国外。小岛自己工作的感受是,发往海外的动画都能按时完成交回来。因为海外画得快,所以在制作日程不好时,就算社内有可以用的动画在,也依旧会向海外发外包,这也导致出现社内动画们没有工作做的情况。

最近除了TV动画,动画CM、广告、MV也在增多,相较于TV动画单价要高不少,而且工作内容也比较轻松,为了生活而转去做短片的人开始增多。小岛也不是一个非要做TV动画的人,他更在意自己能在一部作品中做什么,这才是小岛自己鞭策自己的动力。

荒井则比较喜欢出风头一点,参与制作的TV动画播出能让自己受到关注,这会让荒井的情绪高涨。反过来就算一些钱比较多的工作,但需要匿名,荒井则会拒绝掉,而小岛则更喜欢作为作品的核心成员参与动画制作,这种工作方式更能刺激小岛的干劲。只是作为原画师接一些琐碎的卡来画,学不到什么东西。

荒井刚入行时就觉得作画人员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少在媒体上露面。如果想在业界内提高知名度,小岛认为同时参与多部动画的制作,比起集中精力集中精力参与一部动画的制作,会更得到更多的表记机会,关系网也会扩大。不过能在某部作品中能成为固定轮换的作画监督、演出,则会与在一起制作动画的其他成员关系变得更加紧密,同样工作机会也会增加。还有,自己制作的集数,能请公司或者主要staff帮忙宣传一下,自己的知名度也会慢慢上升。


动画制作现场就是修罗场

荒井表示现在的TV动画日程非常奇怪,距离自己画完才过了两周左右的时间,动画就要播出。不过虽然不好的地方很多,能很快的看到自己的画,作为作画来说荒井倒是蛮开心的。还有,由于日程很紧张,荒井反而可以游刃有余的使用平时不能用到的实验性手法。对此,中圆和小岛都连忙表示自己没这个能力。

采访者的朋友是一位美术,接到过明明只有几天就要播出的动画的印象稿订单,而且订单还要求要在固定几小时内完成。印象稿完成之后的背景、编辑、摄影等工序日程都要精确分钟。看到三位资深业内,采访者非常想知道这样的情况到底是极端个例,还是说是经常有。荒井和小岛都表示这种情况是存在的,中圆表示这就是现在动画制作不好的地方。

虽然一部十二集的动画制作有一年多,但由于参与动画制作的人太多,还是很难很好地按照进程推进制作。而且就算加长制作时间,也会有在前期准备阶段把时间浪费掉的情况。中圆用脚本家举例,脚本家大多同时参与多部动画的制作,倘若脚本家迟到,那么就会导致脚本会议无法召开。

日本动画的制作系统已经形成,其中也残留了不少恶习,诸如“船到桥头自然直”这样没有计划的情况就存在于制作现场中。不管是根据用户私人喜好配信作品的模式,还是外资的融入,这些都不能改变业界现状。中圆认为,不对业界的系统来一次革新,大家还是会一遍又一遍在制作现场重蹈覆辙。

荒井还提到,虽然现在已经到了数码化的时代,工作效率也提升了,然而在不好的意义上,这也变成了可以勉强完成过去完成不了的工作的时代。过去不敢想的紧张日程因为数码化而变得可以完成,结果可能会让制作现场更加紧迫。


动画未来的希望和绝望

说到新尝试,小岛对汤浅政明的制作公司Science SARU非常有兴趣,因为Science SARU和日本业界的制作系统不同。中圆进一步解释了Science SARU的不同,该公司通过FLASH的トゥイーン来自动完成中割,也就是直接跳过了动画工序,减少了人力成本和时间。虽然也会有发动画外包的时候,但小岛却感觉用FLASH的公司有一种不依赖日本旧体制的感觉。

能在一年里高频次的生产高品质动画,荒井把Science SARU称为业界未来的希望。不过荒井也指出,由于做动画成本非常高,只靠一家公司制作是不可能做到的,即使新公司采取新的体制,当这家公司与旧体制公司合作时,也还是会受到旧体制的影响。

说到自给自足,中圆就提到了京都动画,京都除了音响以外,所有工序都是内部解决。虽然动画自己本社还是做不完,也能通过发包到自己长期合作的大阪、韩国公司完成,本质上也可以看做是自社完成。因为京都不会出现突发性的外包,制作人员的轮转也是决定好的,演出和分镜也是根据队伍的风格组成,也就能制作出品质更好的动画。

小岛也非常想要在有团队感的环境中工作,但现实是大家的工作地、工作时间都是分散的,与见不到面的人一起工作也是现在的普遍情况,所以很难组建一个稳定的团队。可是演出和作画监督的想法光靠画和简单的指示无法传达,因此一支可以面对面交流,又能相互理解的团队在制作上非常重要。中圆也认同小岛,能理解互相想要做的东西,也就可以减少retake,从而就能提升效率。

现在有名的监督们都会成立一个公司,把自己亲近的团队留在自己身边,小岛所在的动画公司REVOROOT就是如此。这样让小公司互相抢人,整个行业里的人会被拆得很分散。事到如今荒井则半开玩笑的盼望,业界有一场大改革袭来,大家全都变成一家公司的员工,然后根据动画题材划分成幻想动画部门、日常系动画部分、BL动画部门等部门。


参考资料:環境は改善されないが新しい才能は増え続ける? アニメーター本音座談会

封面: 《白箱》

© HB / Anitama

文章标签业界
小岛庆祐、荒井和人、中圆真登座谈
相关阅读
评论